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手撕闺蜜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手撕闺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于凤,你怎么来了?”姚悦的话里带着生疏,更有深深的怀疑。

    西堡中学和河东大学是两个毫无关联的地方,在西堡中学见到于凤,又是在两人见面不久,姚悦立刻就能猜想到于凤的目的。

    机敏如学生会干部,不免也一时口拙。于凤更是担心的看了一眼杨锐,为了避免她识破自己的算计,故作熟络的迎上前去,搂着姚悦,笑道:“我不是听你说西堡中学怎么怎么样,恰好有时间,就来看一下。”

    她不看杨锐还好,看了杨锐,顿时让姚悦炸了毛。

    这时候的姚悦,就像是一只懒洋洋的猫,平时懒得卖萌懒得理人,可要是有人跑到自己面前,给主人卖萌,她是不能忍的。

    她的神情动作,加上动物属性的话,就是一只弓起腰,竖起尾巴的猫。

    当然,姚悦不觉得自己像喵星人,更是将自己的感觉埋藏在心里,可在动作上,她是毫不犹豫的甩开了于凤,冷言道:“我不记得给你说了西堡中学。”

    姚悦不是个善于表达的女生,冷言冷语已然是她能做出来的极限了。

    于凤被甩开了亦是笑眯眯的,转了个身,像是好朋友似的道:“别生气嘛,我来帮你提包。”

    说着,她就捞起姚悦新买的帆布包,想挂在自己肩膀上。

    “啪!”

    吕芝毫不客气的将于凤的手给打开了,道:“咱们又不认识,你拿包做什么?”

    如姚悦这样的女孩子,就算是十分生气,也不会做出如此激烈的动作。吕芝却不一样,她虽然都没有完全弄明白情况,却不妨碍她分清敌我。

    对待敌人,给一巴掌又算得了什么。

    于凤的手背瞬间红了一片,笑容再也聚不起来了,寒声道:“这是什么意思?在学校好好的,出门就翻脸了?再说了,她又是谁?”

    即使被打了,她也知道问题的症结所在。于凤才不在乎姚悦和吕芝高兴还是生气,她在乎的是杨锐怎么想的。

    她的表情动作,也包含着惊讶和委屈,仿佛不理解姚悦和吕芝的态度似的。

    忙了两天时间,于凤连论文方向都没拿到呢,她现在关心的是不要让杨锐恶了自己,否则,这一趟可就白跑了。

    随着高考的临近,杨锐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于凤也不知道以后是否有这么好的机会,再能找到这么厉害的人来指导自己写论文了。

    看看杨锐的预考成绩就知道了,全省第一,那是正常人能考出来的吗?

    河东大学倒是有几个厉害的助教,还有今年新毕业的留校牛,可河东大学再牛的学生,也没有状元牛,更没有发表过两篇外国期刊的。

    再者,于凤能找到的教师和学长,本身也忙的厉害,面对论文的时候,本身亦有敝帚自珍的嫌疑,很少有人愿意认真的做指导了。

    像是杨锐给姚悦那样批改论文的,一个都没有。

    国内学校的科研气氛是越来越浓了。以前的时候,学校评价教师的时候,还会通过两个方向来评价:教学水平怎么样,以及科研成绩如何。

    但是,自从年初的教育工作会议提出了“科研优先”的口号以后,学校评价教师水平就只有一个标准了:科研成绩如何。

    某些老教师教了一辈子书,学生也喜欢,但要是没有科研成果,该退居二线的就得退居二线,而且,连评职称都受到限制。年轻老师受到的压力更大,没有科研成果几乎是举步维艰。

    留校和新招聘教师的标准,自然也有了明显的倾向。去年的时候,一些成绩好的学生,或者是学生会里受到赏识的学生干部,都可以留校,可到了今年,不仅名额大大减少,留校的要求也倾向于实验室。没有一篇拿得出手的论文,想留在河东大学这样的重点,已经变的非常困难。

    于凤抓住杨锐这颗稻草,轻易是不想撒手的,面向姚悦和吕芝的时候,她简直如刘胡兰一样刚强。

    “怎么回事?”吕芝被于凤的态度给弄糊涂了,问姚悦道:“你认识她?”

    “见过一次……”姚悦想把两人见面的故事叙述一遍。

    于凤哪会给她这个机会,笑着打断道:“这几天见了一次,不能说是见过一次吧。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这是反客为主了。

    姚悦又气又恼:“我们是来做实验的……”

    “做实验?”于凤飞快的动起了脑筋,她先前就有怀疑杨锐的论文是在哪里做的实验,虽然就条件来说,河东大学和平江生物研究所都有能力,终究是不够方便。

    不过,于凤当时并没有就这个问题深想,这毕竟是一个神奇的年代,袁隆平的杂交水稻实验就是在下放的破房子里做的,还有搞物理的拿着自己的材料全中国的找仪器做实验,杨锐即使利用了外省的设备,她也不感觉奇怪。

    照于凤的思维,杨锐只要帮人家弄一个有水平的论文大纲,想发表文章想疯了的研究员还不得跪着扑上来,借用一下公家的仪器,简直是太正常不过了。

    可姚悦的话却点醒了于凤,杨锐可是有外国公司做后盾的。

    想到此,于凤立刻问道:“你们准备在哪里做实验?”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吕芝再次凶悍起来。

    接着,她也不要于凤回应,直冲杨锐而去,吼声震天:“杨锐,你收留这个狐狸精要做什么!”

    姚悦听的面红耳赤,以手遮面,却是露出两只赤色的耳朵。

    于凤更是恨的牙痒痒,千算万算,算不到吕芝这种莽撞的马大哈。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她修炼出来的一应技巧,在吕芝面前,还真发挥不出大用途。

    杨锐其实有点明白,只是此刻方才从看戏模式切换过来,笑道:“我可没有收留,她找我问些论文的事,我正忙着呢,行了,别吵吵的让人笑话。”

    吕芝大踏步的向前,本来挤的像是上下班的公交车似的人群,竟而神奇的闪出了一个通道,让她直面杨锐,问道:“她要你帮她写论文,你就给写了?傻不傻?”

    “还没写呢,我时间金贵,哪里再有时间给人写论文,批改都没时间。你们走这么远累不累?先吃点东西?”杨锐身后就是赵丹年和一票老师,实在不适合聊天打屁。

    姚悦快走了两步,拽住吕芝,低声道:“小芝,别闹了,让别人看笑话。”

    “我才不怕笑话呢。”吕芝说是说,看姚悦羞不可抑的样子,还是收敛了一点,指指于凤道:“你跟我们一起来,有话问你。”

    这个姿势,倒是颇有大姐大的风范,不用说,她是要给好姐妹出头了。

    杨锐暗暗点头,别看吕芝长的普普通通,这个性格却是比许多人出挑的多了。

    于凤踌躇两秒钟,一跺脚,道:“吃饭就吃饭,谁怕谁。”

    她也不能让吕芝留在这里,大骂自己是狐狸精呀。

    名声搞臭了不说,杨锐估计也会避嫌,那她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么一琢磨,于凤大胆的拉住杨锐的袖子,道:“你不是也没吃饭?走吧。”

    周围瞬间寂静几秒钟,然后发出震天的口哨声。

    无数的学生眼睛都直了。

    杨锐亦是一身冷汗,这可是摸一下小腰就能判流氓罪的年代,于凤虽然没敢手拉手,拉拉袖子也是胆大包天的动作了,落在30年后,这就等于是停车坐爱步行街,周围一圈人光看着汽车有节奏的上上下下欢呼鼓劲去了。

    姚悦的眼眶莫名的红了,一股子委屈袭上心头,让她恨不得转身就回学校。

    总归她不是个纯感性的小女生,脚下拧了两下,却是当先向食堂而去。

    吕芝狠狠的瞪了一眼杨锐,追着姚悦去了。

    用正统的想法,杨锐和于凤的关系肯定是不一般了。

    于凤得意的一笑,也是偷偷的抹把汗,要不是灵机一动,血气上脑,她今天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呢。

    “让让,让让。”

    清亮的女声来自身后,于凤只觉得胳膊上一股大力传来,拉着杨锐袖口的手就被撞开了。

    刘珊挺了挺胸脯,不易察觉的瞄了一眼于凤,说了个“不好意思”,当先而走。

    于凤愣了愣,嘴角露出笑来,小声对杨锐道:“没想到你还挺有桃花运的。”

    “结果的才算桃花,不结果的就是落花。”杨锐没有于凤设想中的温柔,语气反而更加生硬了。

    换一个80年代的小男生,或许真要被于凤给糊弄过去,可30年后的宅男就不一样了,没有结过婚的总谈过恋爱,没谈过恋爱的也做过备胎,没做过备胎的还可以竞争千斤顶,至不济,打气筒的位置总是虚位以待的。

    从一个遍地女神的时代来到1982年,杨锐是不可能为了一下拉小手就把自己卖掉的。

    何况,他实际连小手都没碰到。

    走出了几十米,远离人群以后,杨锐放缓了步伐,道:“你准备用多长时间写论文?”

    尚在冥思苦想对策的于凤一听大喜,以为杨锐就要松口了,忙道:“我想在明年5月以前发表。”

    5月分配工作,实际分配或许要再早一点,于凤想留校,就得在此之前做出成绩来。等分配完了,再想调动就太难了,兴许写三五篇论文都不够。

    杨锐“哦”的一声,道:“一个月等发表,差不多有4个月的时间?”

    “是。”

    “没其他人帮你了?怎么就找上了我?”

    “以前找过学校的讲师,还是没能发表。”于凤言简意赅的说明,心中满是希翼。

    杨锐想了一下,道:“既然没别处去了,就先留在西堡中学吧。最近可能有些人来学校,你帮我招待起来。”

    于凤听前半句特高兴,听后半句就皱眉了:“怎么招待?”

    “就把你刚才对付姚悦和吕芝的那套拿出来,该笑就笑,该哭就哭,该撒泼就撒泼,该耍流氓就耍流氓,总之,让学校内的情况可控,明白可控的意思吗?”

    “你才耍流氓!”于凤啐道。

    “我刚才说那么多,你就记住这一句?”

    被看穿了,于凤也就没有装模作样的必要了,没好气的道:“哪些人要来?”

    “我也不清楚,这次不小心得了个河东省预考第一,估计会有些人来吧,最好是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开开心心的打发走,需要经费了,你就找黄仁。”杨锐知道高考状元的繁忙,却不知道预考状元会有什么情况。

    不过,就算让他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认真答题,拿一个预考第一回来的。

    全国31个省和直辖市,将会诞生62名文理科预考第一,接着还会诞生62名文理科高考状元,每年循环一次,比真正的学术大牛少太多了。还不如拿了鼓舞士气。

    于凤筹码太少,想了想屈服了,道:“我帮你招待客人,你就帮我写一篇论文?”

    杨锐嗤笑一声:“想什么呢,你要是达到我要求了,我就指点你几句,给你写论文你就不用想了。”

    “你以前已经答应要指点我了,我帮你找到理由解决鸿睿班的麻烦,你不记得了?”

    “我记得,当时说要给你一个研究方向。我现在给你好了,蛋白质怎么样?”

    “蛋白质什么?这个命题太广泛了。”

    “你给我搞好接待,我就给你一个细致的。”

    “你耍赖!”于凤的眼神如刀,恨不得将杨锐给剐了。作为纵横河东大学的美女干部,她何曾吃过这种瘪。

    杨锐不以为然,道:“你撒谎在前,总之,爱做不做。对了,还有一件事。”

    “你别得寸进尺!”于凤银牙紧咬。

    杨锐当没看到,道:“你去给姚悦道个歉,说明一下情况,她要是跑掉了,你就别想有什么指点了,回学校自己憋论文去。”

    于凤满脸的怀疑:“你不会真和姚悦好上了吧?”

    杨锐瞥她一眼,道:“哪那么啰嗦,要做不做。”

    他培养姚悦做实验助手也费了些功夫,平白损失一个能翻译外国文献的实验助手,肯定会大大拖累他的研究进度,这可比一个于凤重要多了。

    于凤被逼的直想一走了之,然而,在毕业生包分配且分配半终身制的时代,拒绝杨锐,只是将自己推向更憋屈的状态。

    于凤理智的做出决定,握紧拳头,从腹腔里吐出一个“好”字。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