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特务吗

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是特务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杨锐来了?怎么回家这么长时间,这些老师们都是来看你的,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平江的周老师,数学教的很好的……”薛达城听到杨锐的声音,就决定帮他一把,主动站在了张博明和杨锐之间,

    从人群的缺口中走出来的,果然是笑吟吟的杨锐。

    薛达城却有些捉急。他是个爱才之人,之所以来见杨锐,第一原因就是看到了他的预考试卷。尽管杨锐没有给予薛达城相应的礼遇,薛达城也没有太大的怨念,只是觉得他的性格和做事方法,不适合一中,没有继续他的邀请罢了。毕竟,在薛达城眼中的杨锐,也就是个十八岁的少年人,不懂得人情世故是正常的。另一方面,杨锐在外国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故事,也让薛达城的爱才之心重起,会做题和会做研究是两码事,后者显然更具有“人才”的表征。

    对这样的人才,薛达城不想他因为得罪了张博明而倒霉。

    别看张博明只是老师,他只是因为河东省的局势尚不平静,暂且沉淀一段时间而已。

    经常代表一中接触各方人物的薛达城对省机关中学张博明印象深刻。

    这家伙是个背景深厚的官二代,他的母亲做了外交官,却是大院里出身的女人,认识很多人,他的父亲张胜琪,尽管在运动中蹉跎了数年,平反以后,张胜琪还是凭着以前的关系,回到省委做了水利厅的厅长。在全国都为冗官而挠头的年代,得到一个正职,可是比厅官本身难太多了。放眼全国,为了某个第一副职而打官司到中央的事件屡见不鲜,多少老革命受了冲击和委屈,平反以后依旧没有职位安置,“年纪轻轻”的张胜琪竟然做了颇有实权的水利厅厅长,自然备受瞩目。

    作为张胜琪唯一的儿子,张博明就算不仗势欺人,身上的光环也不会少,何况杨锐明显的让他丢脸。

    薛达城担心杨锐取祸,简单的介绍了两位老师以后,就介绍张博明道:“张老师是省机关中学的语文老师,也是省文联的成员,年轻有为。”

    以张博明的年龄来说,能进入省文联,本身就是背景的象征。薛达城希望自己的暗示,能够提醒到杨锐。

    张博明此时也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杨锐:个头,比自己还要高一些,长的似乎也挺端正的,整个人的气质也好,笑的无比讨厌——虽然不愿意承认,张博明还是发现,就他引以为豪的外表而言,杨锐更胜一筹。

    至于学识,预考第一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在场的这么多老师,有的是因为西堡中学而来,有的就是因为杨锐而来。

    也曾参加高考,并顺利通过的张博明,很清楚第一的分量。所谓人外有人,他自小聪明又接受极好的教育,依旧距离第一十分遥远,杨锐的第一名,显然也不是白得的。

    有了这样的认识,张博明看向杨锐的表情不善,却没有贸然开口。

    他估计,学霸到杨锐这个程度,既然指出了自己的失误,多半是不会错了,再狡辩,无非是自取其辱。

    张博明无比的懊恼,早知道就不应该为了耍帅用英语。他的英语在同学中是不错的,但对英国的名言,他也不是百分百的背下来了。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究竟该怎么说,在预考第一的杨锐纠正以后,张博明现在也不能确定了。

    他更担心的,是景语兰对自己有负面看法。

    说英语是一回事,说英语结果说错了,又是另一回事了。

    前者可以有多种解释,后者用轻佻来形容都算是善良。

    张博明微微转头,却见景语兰颇有好奇的看向杨锐。

    这下子,张博明立刻血气上涌。

    .77nt/19181/敢情你是看上了我的女人!

    虽然杨锐年纪很小,但长的帅成这样,又有智商,张博明本能的感觉到巨大的威胁,他的脑袋也疯狂的转了起来。

    “景老师,让您见笑了,我的英语水平低微,看来是班门弄斧,引人发笑了,读书的时候惫懒,名人名言也是记一个大概的意思,没有细抠过,多谢杨同学指出我的错误。”张博明以谦虚的语气,解释自己的错误。

    有点轻描淡写,但本身也就是轻描淡写的错儿,若非脸面上实在难看,否则根本算不得什么。

    事实上,他错的也不算太离谱,也就是几个单词的正确用法罢了。就国内目前的水平来说,能说一口普通话版的英语,已经算是高级知识分子了。

    张博明以前倒是常用满口的英语勾搭小女生,但这一次,他的主打菜是诗歌,也就不用特别争辩英语的名言名句是否正确。

    同时,他还若无其事的点出杨锐的鲁莽,可谓是用心良苦。

    张博明也觉得自己挺机智的,甚至有种反败为胜的感觉。也是杨锐的外形和前后表现,给了他巨大的压力,才能迸发出如此的急才。

    杨锐微微笑了两声,正想说话,却听景语兰先道:“你就是杨锐?”

    “是。”杨锐疑惑的抬了抬头,他出声只是有点看不惯张博明。

    景语兰用水一般的眸子望着他,问:“你看过莎士比亚吗,原版的?”

    “没有,怎么可能。”杨锐哈哈一笑,他能指出张博明的错误,是因为他脑海中有的是类似名人名言的读本,随便拉出来一本比较一下,就能准确无疑的装模作样,至于莎士比亚这种鸿篇巨著,他连中文版的都没有完整的读过。

    就算是学霸,也是分类型的,莎士比亚什么的,明显超出了普及范围,就像是史记春秋一样,用来装13可以,做休闲读物就太辛苦了。

    景语兰追问:“没有读过原版的莎士比亚,那你是专门背诵了著名的英语句子用来考试吗?”

    “大概类似那种。”杨锐没办法,只能这么说。

    “能看看你读的书吗?”景语兰眨眨眼接着问。

    杨锐略有些不耐烦,但看在对方很是漂亮的份上,还是遵循着脸世界的规则,勉强推辞道:“书放在家里了,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借走。”

    “哦……”景语兰拖了一个尾音,有点发颤,非常好听。

    张博明听的心都要裂了。

    这是为什么啊!

    就比我帅一点,或许英语好一点,女神就恨不得到他家里去?

    张博明觉得不能让两人的对话继续下去了,他使劲咳嗽一声,换成老师的姿态,道:“杨锐,你这几天去哪里了?这么多老师可都等你呢。”

    同样的话,薛达城说出来和张博明说出来,味道截然不同。

    杨锐不得不向周围人笑笑,说:“不好意思,我听说成绩好,太高兴了,就回家报喜去了,没想到会有人来学校,实际上,成绩好是因为赵校长为我专门做了一系列的安排,我本人就是蒙头学习。”

    这一串话,基本上全是假话。

    杨锐回来是因为西堡肉联厂派来的民兵快要坚持不住了。西堡中学就这么大,有人把守的实验室受到了一拨又一拨的老师们的关注,杨锐要是再不回来安顿一下,两名民兵就要被说情的人给挪开了。

    不过,假话听在别人耳朵里,反而觉得像是真话。

    杨锐倒是想说真话,只是真话往往不好听,比如说:我早知道自己成绩好,所以一点都不觉得惊喜,我才懒得回家报喜,我是知道你们要来逃难去了。我成绩好是因为我是重生的补习老师所以这么牛掰,赵校长就是放羊式安排,我除了学习以外啥都做……

    要是这么说,杨锐估计能得到年度笑料的称号。

    于是,老师们纷纷在杨锐的假话中点头微笑。

    和做行政的人不一样,老师总是要好说话一些,尤其是对学习好的学生,向来是不吝啬微笑的。

    杨锐也趁机装作好学生的模样,道:“我先回教室了,这次回家好几天,再不努力,就要落后了。薛老师,张老师,再见。”

    “好,你先回去吧。”张博明只要杨锐离开景语兰的视线就满意了,也不在乎杨锐的态度。从这一点来说,他也是一个纯粹的人。

    薛达城暗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张博明不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否则就麻烦了。

    众人目送杨锐离开,又重新回到了看戏状态。

    张博明心里有了危机感,进攻性大增,继续道:“景老师,您对莎士比亚有兴趣?我有时候也看外国文学,对了,我以前还模仿普希金,写了一首诗,就在笔记本的前面。”

    他的笔记本里,可是记载着数年的作品,张博明觉得景语兰只要读一遍,就会理解自己的才华,绝对不是一名高中生所比拟的。

    然而,景语兰并没有按照张博明的剧本走,她告了一声罪,反而将张博明的笔记本换给他,循着杨锐离开的路线而去。

    主角离开了,老师们也就散去了,有心工作的就去找赵校长了解情况,纯休假的就继续自己的悠闲生活。

    张博明心生疑窦,等景语兰走的远了,悄然跟了上去。

    一会儿,就见景语兰拉着一个学生,问了两句,转向宿舍区。

    张博明紧跑两步,追上该学生,问:“景老师刚才和你说什么?”

    被叫住的是个初中女生,有些畏惧又有些羞涩的看了张博明一眼,低头道:“她问杨锐的宿舍是哪间。”

    “你告诉她了?”

    “告诉了。”

    “她还说什么?有没有说问杨锐的宿舍做什么?”

    “没说,她说话特好听,我就没多问。”初一的女生,实际只上了五年多的学,此时想起老师的教导,不由在心里问:刚才那个姐姐那么漂亮,不可能是特务吧。

    张博明却没有心思管她了,小跑了两步,又拍拍脑袋折回来,问:“杨锐的宿舍是哪间?”

    小女生登时脑洞大开,问:“你是特务吗?”

    ……

    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