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羊肉盖被

第一百七十一章 羊肉盖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等张博明走了,景语兰方才发现房间里就剩两个人了,她的思维还处于2000元稿费的震惊中,此刻没话找话的问:“你给科学画报写了什么文章,这么高的稿费?”

    “一篇科普文章,名字叫,有好几万字,所以稿费比较高。”杨锐将稿费通知单和存折收好,以后能不能继续吃肉还得看它们的。西捷工厂给的钱虽多,却不方便暴露出来,再者,中国人在香港注册公司,合法不合法也是两说,透出来都是麻烦。

    “你这里有吗?我看看。”景语兰现在也不好就此离开,不如找件事来做。

    杨锐点头,从书柜里翻出几本。他在写文章以前买了本看文章风格,以后又买了两本,之后就再没有看过了。和后世的科幻小说相比,80年代的科学画报实在不够先进。

    景语兰是学文的女孩子,只看文学不看科学,倒也读的津津有味。的切入点非常好,又是正发生在外国的事,杨锐的这篇科普文章能登上全国性的杂志,可读性自然不弱。

    该杂志甚至还有向杨锐约稿,可惜他当时已经赚到了第一桶金,开始筹备发表论文,也就没有时间捣鼓小说了。

    和生物实验以及论文比起来,杨锐远远谈不上擅长小说,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小说也更多,根本是碰都不想碰了。

    景语兰却看的有趣,时不时的问上两句,有中文有英文,杨锐则通通用英文回答。

    看到中段,景语兰还对美国人做的生物圈二号有了兴趣,让杨锐用英语给她解释什么是“模拟地球环境的微型人工生态循环系统”。

    对于此类专业英语,杨锐可比日常对话还擅长,一口气就吐出大量的专业名词。

    景语兰瞬间惊呆,过了一阵才叹服道:“你查了不少书吧?当时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挺不容易吧。”

    “还好吧,你问的正好是我擅长的部分。”杨锐半真半假的道:“我从小喜欢生物,看生物论文之类的,备了不少生物相关的单词。这篇文章也是先看了外国的论文,再写出来的。”

    “怪不得能在上发表。”景语兰对此还是挺佩服的。

    在中国的发行量每期有100多万份,这是个相当恐怖的数字,粗略估计,每期至少有上千万人看它。此数据要到2005年以后,才会被重新打破,而在90年代,国内最好的杂志也不过卖十万份而已,许多杂志社因此而倒闭。

    张博明也是因此黯然离开的。作为一名文艺青年,的分量是相当重的,80年代的杂志对人们思维的影响,对人们时间的占用,对人们信息渠道的占有,是前所未有的,每天投寄给他们的文章亦是汗牛充栋,能够脱颖而出,的确很不容易。

    虽然有杨锐过去的经验,却是完全由他自己撰写的。

    说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杨锐也是颇为骄傲。

    景语兰重新刷新了对杨锐的观感,两人谈论的问题也慢慢深入。

    到一锅羊肉熟透的时候,杨锐对景语兰的了解已增进两倍由于。

    “咱们就在炉子边吃吧,反正就这一道菜。”杨锐掐着时间,将铝锅的盖子打开,放了盐,又搅和一通,笑道:“好像是成功了,咱们一边吃一边聊天,当是炉边谈话了。”

    “罗斯福的炉边谈话?”景语兰眼神一亮。

    “是。”

    “你知道炉边谈话,你从哪里看到的?”

    “哪里都能看到吧。”杨锐回答的小心翼翼。

    景语兰果然摇头,道:“现在英文系的学生,知道炉边谈话的都没几个人,不少人还以为资本主义就是一成不变的呢。”

    “哪有什么主义是一成不变,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癌细胞倒是有可能万岁万岁万万岁,生物体系和政治体系,都不可能。”杨锐失笑的同时,转移了话题。

    景语兰的注意力也不在杨锐如何获取信息的,颔首道:“说的对。政治体系不可能一成不变,罗斯福的炉边谈话就是一次明证,听他前七次炉边谈话,谈的都是新政,是社会、工业和劳工的问题,当然,还有他一直强调的救济和复兴,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向*靠拢的改革……我认为,现在的中国社会,最需要谈的也是社会、工业和工人问题……”

    她显然对此问题有深入的思考,杨锐也不打扰,就让她自说自话。

    说话,在某些时候也是理顺思路的方式。

    景语兰说不定能就此发表一篇重量级的论文呢。

    杨锐倒不担心她说错话什么的。自80年代开始,因言获罪与学术界的关系就不大了,学者以论文的形式探讨意识形态或者社会经济,差不多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倒是大众媒体,一旦转载了某些文章或节选,往往引起轩然大波。

    现实是,一些普通人根本忍受不了的言论,在学术界却连偏激都算不得。

    不过,自由的代价向来如此。你要言论自由,你就要忍受青少年看,你要回到石器时代,你就要忍受9岁的儿子当众野合,11岁的女儿生儿育女。

    一边说让人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一边要求限制和封杀“****色情”,那不是自由,是特权。

    杨锐在景语兰的长篇大论下,默默的完成了羊肉盖被的全部制作,然后舀了大大的两碗,放在各自面前,又放好筷子,道:“用热水烫过了。”

    景语兰悚然惊醒,立刻收声,道:“我好像说的太多了。”

    杨锐知道她担心什么,笑笑道:“你是师范学院的教授,谈的又是美国政坛,用的还是英语,有什么关系。”

    景语兰一想也是,刚刚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摇头道:“教授就轻松了,我现在还是讲师呢。”

    “只要是大学老师,这就是护身符,你一口咬定是学术讨论,什么事都不会有。再说了,现在的政治气候,也没有那么紧张了。”杨锐劝慰了两句,运动刚刚过去,人们仍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担忧,景语兰害怕也不奇怪。

    景语兰缓缓点头,说:“我可能是受父亲影响,谈到政治问题的时候,就有点激动。这些年,我都小心的避开这种事,没想到在你这里,又没有忍住。”

    “不止是你谈到政治问题激动,我看现在的人谈到政治问题都激动。”杨锐推了推碗,又道:“想吃主食的话有馒头,我在烤箱里丢了两个,不吃主食就配土豆吧,光吃肉也行,看个人喜好。”

    “光吃肉?”这么奢侈的吃法,显然出乎景语兰的预料。

    “我先吃了。”杨锐为免景语兰不自在,首先动了筷子,一边吹一边大口的嚼了起来。

    他每天都要晨跑和器械锻炼,消耗的能量不是一星半点。后世的健身冠军们都是依靠蛋白粉之类的来补充营养,杨锐既没有地方去买这些东西,也不需要真的锻炼出健美先生似的身材,所以就用大量的肉食做填补。

    四五斤的羊肉熟了以后只剩一半多的重量,就算没有景语兰在,杨锐也就吃两顿而已。

    景语兰被杨锐粗豪的吃肉方式所激烈,也夹起一块小排骨,放在唇边一咬,浓郁的肉香混合着油脂的醇香,瞬间将她的味蕾唤醒。

    “真不错。”景语兰由衷的赞赏,下筷的速度也悄然加快。

    先炒后闷的羊肉被锁住了肉汁,以至于全熟以后,依然鲜嫩多汁,薄层的脂肪被闷的半化不化,滋润着厚薄不一的瘦肉,令整块肉的档次都有提高。

    杨锐一口气吃了三碗羊肉才降低速度,景语兰在他的激励下,也吃了满满一碗肉和土豆,浑身热乎乎的。

    “我来刷碗吧。”看杨锐吃好了,景语兰主动要求。

    “你是客人……”

    “客人也可以帮忙的,再说了,我还是你的老师,不能让你光忙活。”景语兰再次脱掉外套,露出修长的身姿,将碗碟收好,又弯腰提水,就在房间里洗了起来。

    杨锐挪了挪身子,望着景老师丰腴的****,也失去了帮忙的兴趣。

    就当是福利吧,家庭教师每日福利の放松,听起来就很带感。

    ……

    参观团来了又走,随着元旦的临近,来的人越来越少,走的人越来越多,悬在杨锐头顶预考第一的光环,似乎也渐渐的消失了。

    景语兰回了一趟学校,第二周又返回来。

    张博明却是重整旗鼓,听说景语兰回了西堡中学,也跟了过来。

    杨锐赶也不好赶,只当没看见他。

    景语兰和他继续用英语聊天,顺便用英语教授语法。

    这也是景语兰想到的一个折中法子,用英语来说语法,自然是更加说不清楚,但从另一个方面,又更符合杨锐的要求。他想听就听,听不懂也没关系,等景语兰下次再讲也就罢了。

    杨锐的闲时间之多,远超景语兰的预计,两人将大量时间用在了英语上,关系也渐渐熟络起来。

    与此同时,杨锐的实验室也重新开启,生活在紧张中平淡了两周,接着被来自英国的电话给搅乱了。

    西捷工厂到了年末分红时间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