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查账

第一百七十七章 查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县级行局中,财政、电力这样的部门,既有权又有钱,是一等一的部门,公安、宣传这样的部门有权而缺钱,税务和工商有钱而缺权是二等的部门,县联社比起税务和工商,更缺权而更多钱,只能说是一个肥缺。

    但是,就算只是一个肥缺,要坐稳了位置也是很不容易的,没有县里的强势人物的支持,没有一点靠山和背景,又怎么可能坐地捞钱。

    谢科长与杨家没有特别亲密的关系,可同在一个城市,互相之间却熟的不能再熟,杨锐得了全省预考第一的消息,谢科长也是听说了的。

    所以,当张博明和蓝国庆说明他们要找的是杨锐的时候,谢科长的第一想法是通知杨家。

    这是白送上门来的人情。

    至于省里领导的公子,谢科长也就是听听罢了,大家离的太远,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交集,天知道这又是哪位领导的第几位公子,谢科长也不指望着再升官了,县联社的位置,已经让他非常满足了。

    在机关工作的人,都是浑身安着机关的,一碰就动,谢科长在路上稍微耽搁了一会,他的手下就将消息传了出去。

    在县公安局刑警队的段航,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他这个位置,注定了接触面广,又是老段家的孩子,几乎是每个单位都有一两个熟人。

    接到消息,段航一边给西堡中学打电话,一边又给自己老爹打电话,让他探问是谁在找事。

    两边都通知到了,他才给西寨子乡打了电话,给党委书记杨峰说明情况,然后穿上外套直奔显信用社。

    差不多是他到的时候,张博明和蓝国庆也到了。

    溪县是个中等县,信用社在最繁华的主街道上,占据了十几米长的街面,盖了两层楼,修了一个大院子。

    如果不是外面挂着信用社的牌子,这里和邮局也没有多少分别。

    柜台后的员工懒洋洋的,看到县联社的科长带人进来,虽然都站了起来,可那精气神,与吸过大烟的军阀老兵也没什么两样。

    县信用社连县政府的二级机构都算不上,对普通职工来说,升职通道几近于无,加薪也绝无可能。因此,在这里工作的职工就是一个混字,对县联社也没有多少畏惧。

    倒是信用社的主任,紧赶慢赶的从楼上下来了,叱喝了两声,用讨好的语气道:“谢科长来指导工作了,几位里边请,里边请。”

    张博明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这和他在书里看到的旧社会大掌柜似乎是一个样的。

    蓝国庆轻轻咳嗽一声,道:“咱们就去里边好了,外面说话不方便。”

    “里面请,小刘,去倒几杯茶来,没眼力价的。”信用社的主任违规打开柜台门,将几个人都放了进来,再关上铁门,将他们迎上二楼,笑道:“谢科长,今天是个什么主题?”

    “这位是省公安厅的蓝主任蓝同志,这位是张同志,他们是来了解咱们信用社的一位储户的资料的,我来做个见证。白主任,西堡镇的资料,你这里都有副本吧。”谢科长笑眯眯的,算是用表情给白主任宽心了。

    白主任惊疑不定的点了点头,沉闷的道:“副本按说是有,但我得找找。”

    “白主任,你不用有顾虑,我们就是单纯的找一位储户的资料。”蓝国庆好言好语的说。

    张博明沉默不语,他没有处理这种事的经验,不说话反而更好。

    白主任连连应是,却是起身道:“我催一下底下人,倒一杯茶也耽搁这么久。”

    刚打开门,就见一名小年轻端着茶壶上来了。

    白主任气的给了他脑门一巴掌:“怎么现在才上来?”

    年轻人很委屈:“我是小跑着送过来的。”

    “没规矩,谁让你跑了!”白主任气就气他来的太快,生生毁了自己的借口。

    蓝国庆哈哈一笑,说:“白主任,茶就不用麻烦了,咱们先看资料吧。”

    “这个……“白主任就看谢科长。

    谢科长捧着肚子当没看见,扭头去欣赏风景了。

    白主任有点理解了,扭头笑道:“资料肯定是有的,不过,我们的档案有保密制度,蓝科长的介绍信,给我们看看吧。”

    蓝国庆一愣。看不到资料,这个差使就办砸了。

    他这时候才觉得棘手,一边猜测着张博明要查的是何许人也,一边将白主任拉到一边,绷着脸道:“白主任先看我的工作证,是不是真的?”

    “工作证没问题,但要从档案室取东西,您得有介绍信。”国内没有搜查令之类的东西,介绍信的威力则大大加强了,尤其是高级机关的介绍信,往往有着多种功用。

    但正因为如此,介绍信的管理比法院的管理还严格,想要在白纸黑字上盖公章,非得有单位领导同意才行。

    蓝国庆自然不能找省厅的领导给自己一封模棱两可的介绍信,不过,他有自己的办法。

    在白主任眼里,这个原本笑嘻嘻的蓝科长,慢慢变的可怕起来,他的表情就像是派出所训斥街头混混时那样,两边鼓起,两眼圆瞪,牙根咬住了,说:“你要介绍信,我就回省厅去开,回来的时候,顺便带点人,把整个信用社都查一遍,你说好不好?”

    这个威胁是比较难实现的,可白主任确实害怕。

    他再次看向谢科长。

    窗口前装作看风景的谢科长装不下去了,咳嗽一声,道:“蓝科长说笑话呢,让你找资料,你就找好了。”

    “好好好。”白主任笑了两声,像是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要是蓝国庆真带人来查账,白主任宁愿把账本一把火给烧了。也是因为谢科长出现在面前,他才愿意拿资料出来。

    张博明烦闷非常,总算等到了一句准话,不耐烦的道:“我们要找的人,明天预约了1500块的取款,从西堡镇的信用社取。”

    “我这就去找。”

    “派个人去就行了,哪里好意思让主任亲自去。”蓝国庆一把拉住了他。

    白主任无可奈何,打了内线电话,让下面的人找了送过来。

    一会儿,还是先前倒水的小年轻,将一个档案袋拿了上来。

    白主任取出来瞅了一眼,就心叫不好。

    杨锐开的账户,根本就没用假名,两个大大“杨锐”,立刻让白主任想到了他的背景。

    全省预考第一的名头也许没什么用,名声却是刷起来了。

    白主任尚在头痛怎么办的时候,蓝国庆稍微带了些劲,将白主任手里的档案袋给抢了过来。

    张博明站在他的右侧,两人一起看了起来。

    新开的账户,除了第一页的信息以外,只有两页的存取款的备份,里面多是数十上百元的收入,取款则是几次整百元的。

    张博明没有看明细,而是先看最后的结余,结果发现有3000余元。

    这里只是杨锐的部分存款,但在张博明眼里,已经多的无可复加了,他父亲蒙冤数年,国家补发历年工资,也不过5000余元,正经存下的几乎没有,他想不明白,杨锐是从哪里来的钱。

    “肯定有问题。”张博明点了点结余,道:“一个高中生,怎么能有这么多钱。”

    “一些是稿费,一些是借款。”段航拾级而上,正好回答张博明的问题。

    “你是谁?”蓝国庆皱眉看向穿着警服的段航。

    “溪县刑警队队长段航,我听说有省厅来的干部到溪县办案,特地带人来配合。”段航指了指后面,楼梯下方,能看到还有三四名公安站着姿势。

    蓝国庆顿时嘴里一阵发苦,他是打着省厅的名义来帮人办私事的,最不想碰到的就是地方公安。

    张博明听不懂他们打的机锋,疑惑的道:“段队长认识杨锐?”

    “认识,他是我表弟。”

    张博明“哦”的一声,说:“怪不得他们都躲着我,可惜,躲着也没用,这么大的一笔钱,已经超出他的稿费收入了,我觉得,您表弟有的解释了。”

    “我刚才已经解释了,稿费,以及借款。”段航不为所动。

    张博明步步紧逼:“借款是从谁那里借的,有借条吗?谁能证明?”

    “我借给他的,一共12500块,我跟信用社要的长期无息贷款。信用社就能证明。”段航说的流利非常,这是他电话里和杨锐商量过的。

    张博明的气势为之一顿,转瞬又笑了,说:“一万两千五百块,这么多钱,你借给一个高中生,他用来做什么?”

    “建实验室啊,买实验仪器,买实验材料都要钱,反正是无息贷款,我贷来没用,就给了杨锐。”段航的解释,不光解决了资金来源问题,还解释了资金的去向。在大量现金交易的国内,杨锐的实验室也被部分掩盖了起来。

    张博明不认识实验仪器,只是本能的觉得很贵。然而,12500块也着实不少,令其一时间没了主意。

    眼看着就要无功而返,蓝国庆站出来,道:“无息贷款是有条件的吧,你怎么能借给杨锐?”

    “我就是帮老乡完成一点任务,正好杨锐也要用钱。你要说借的不对,我承认错误。”段航一阵光棍气。

    白主任此时也回过味来了,忙道:“确实是帮我完成任务。上面要我们贷款,县里愿意贷款,又有资格贷款的人却少的很,段队长给我们帮了大忙了,要不然,信用社当月的工资都要打折。”

    不像是30年后,80年代敢贷款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敢贷款的人里面,符合条件的就更少了,银行和信用社为了完成任务,找亲戚朋友贷款,也是行业内人尽皆知的秘密,说出来还是不说出来,都算不得什么事。

    唯一可能有点问题的,也就是“无息”两个字。不过,这笔钱只要能还上,段航连处分都不会受,蓝国庆也不能用此点来攻击他。

    “我再看看。”张博明将杨锐的信用社资料抓在手里,一行接着一行细读。

    段航撇嘴笑了笑,却道:“你们两个都是省厅派来的调查员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找我就行了。对了,我来的时候,给南湖地区公安局打了电话,通知了此事,局里的人一阵子也就到了。”

    蓝国庆的马脸霎时间变白。

    上级部门派了人来,地方部门派人接待是理所应当的,但他和张博明的组合,却实在是太不恰当。

    这要是捅出来,可不是一个处分能解决的。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