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八十章 猜谜

第一百八十章 猜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杨锐的逻辑表达能力很好,三言两语的将想法说完,然后看其他三人的反应。

    段航有点吃惊,段瑞却是沉默思考,二舅母宋雁反而决断最快,似笑非笑的瞄了眼杨锐,道:“能用不能用,试试看就知道了,想那么多做什么。”

    “意思是,试试?”杨锐有点兴奋,却又心里没底。

    宋雁笑说:“失败了也没啥损失,你去做,我们继续想其他办法。”

    段瑞有种始终慢一拍的天赋,老婆都说了两句了,他才赞同道:“主意不坏。”

    宋雁甩了他一个白眼,道:“跟家里人也这么说话,我看你赶紧换个岗位吧,天天搞什么组织党群工作的,人都傻掉了。”

    段瑞苦笑:“我去组织部,还不是你爸帮忙?”

    “我爸是为你好,谁知道你个榆木脑袋,就学会含糊说话了,现在问你炒什么菜,你都说不清楚了,早晚老年痴呆……”

    “我也是为了工作。”

    “你一个正科级的副部长,有什么工作?”

    “怎么就没有工作了,我还是人事局的局长呢。”

    “人事局局长,不干人事……”

    “唉,怎么骂人了。”

    “不是我骂的,是老百姓骂的。”

    杨锐和段航面面相觑,两夫妻吵架,旁边人绝对是插不上嘴的。

    杨锐等不住了,咳嗽一声,说:“二舅要是也同意,我们就上去执行了。”

    段航则说:“咱们这边的情况,通知一下我爸,免得他也跑过来。”

    “去吧,大哥知道我们在呢,肯定守在电话机跟前呢。”宋雁说了一句,见段瑞又是光点头不说话,气的骂道:“家里人说话,你都不敢表态……”

    杨锐捅了捅段航,两人赶紧离开,上楼去了。

    办公室里,蓝国庆和张博明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蓝国庆还好,张博明却像是猫窝里的耗子似的,不停的转圈儿,见到来了,眼神凶狠的跟刚跳完广场舞上公交车,准备吃自助餐的大妈似的,喊道:“我要打电话,给我接线,我要往平江打电话。”

    “打电话不着急,先说说你们查到了些什么吧。我们溪县公安局也好配合你们。”段航按照杨锐设定的步骤,施施然的说了起来。

    杨锐站在他后面,望着张博明不说话。

    被关了大半个小时的张博明愤怒极了,道:“我们查什么,关你什么事?”

    “两位从省厅来,到溪县公安局查案,还什么消息都不透露,你们这是微服私访,查窝案呢?”段航哈哈的笑了两声,像是说笑似的。

    白主任和谢科长都没有笑,事实上,他们是控制着肌肉,才没有让表情变化。

    窝案!

    这个词对有的人是笑话,对有的人来说,却像是催命符一样。

    自今年以来,河东省爆出了多起窝案和串案,其中就有信用社的案子,一个县自主任到小职员,几乎被抓了个干干净净。本身就烂泥一般的溪县信用社和县联社,早就如惊弓之鸟一般了——准确的说,全省的信用社和县联社都如惊弓之鸟一般,否则,蓝国庆也不至于先去县联社,再到信用社,免得刺激了他们。

    白主任也是藏好了汽油,随时准备一把火将账目全烧光的。

    段航一句说笑话,却恰恰符合白主任和谢科长无数猜想中最可怕的一个。

    要不是查窝案,至于从省城派警察到溪县来吗?

    总不能真是为了一个杨锐的信用社档案吧。

    至于张博明的省领导身份,若是假的,就是迷惑人的,若是真的,说不定就是为了在大案里抢功劳的。

    白主任和谢科长不由自主的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越想越害怕,又如何笑的出来。

    在前些年,那些一批批倒掉的老干部和新干部,不就是被这些笑嘻嘻的年轻给弄下去的吗?

    先是查一个小案子,然后揪出大案要案……

    就信用社这个烂摊子,实在是太不经查了。

    杨锐看着他们的表情,暗暗点头。

    现在就看怎么坚定白主任和谢科长的想法了。

    白主任和谢科长各有背景,以及背景的背景,串到最后,就是县委书记和县长两个人。

    换言之,如果发生窝案,白主任和谢科长固然跑不掉,县长和县委书记也要倒霉。

    溪县的县委书记是空降干部,县长是本土出身,根子扎在地区,他们两个要是信了白主任和谢科长的通风报信,再加上杨家和段家,性质与后者独自抵抗迥然不同。

    张博明的老子张胜琪作为厅级干部,能量自然巨大,但刚刚平反的他,引起一个县的反噬,也不会好过。

    之后,想来他也不会随意的招惹溪县人了。

    蓝国庆稍微迟钝了一些,但察言观色,也有点猜到两人想要祸水东引的策略,厉声道:“段队长,说话要讲道理,我们什么时候微服私访了?我明明白白的拿了省厅的工作证出来的,我再说一遍,我们没有要查杨锐以外的人的想法。”

    “不是窝案?”

    “没有什么窝案不窝案的,我们就是做案件前的调查。”蓝国庆竭力解释,却因为本身目的不纯洁,难以说清楚。

    段航暗赞杨锐,同时追问道:“你说做案件前的调查,什么案件?”

    “小案子。”

    “信用社的小案子?”

    “当然不是,是这个杨锐的案子。他犯事了。”

    “杨锐的案子,是指他在信用社的存款,还是他在信用社的贷款?”

    “你是故意往信用社上面扯吧。”蓝国庆干脆说破了。

    段航呵呵一笑,说:“不往信用社上面扯也行,你说是查杨锐的案子,杨锐是我表弟,是我叔的外甥,你查杨锐,难道就不查我们?”

    蓝国庆一滞,他来的时候,才没想到会查到哪一步,再者说,这么亲密的亲戚关系,说是完全不牵扯,也显的太假了。

    白主任和谢科长神色一暗,却仍然沉默着,现在首当其冲的是杨家,他们还有足够的证据去恐慌。

    杨锐觉得该自己出现了,他站到张博明对面,道:“张老师,你不是机关中学的老师,怎么和公安混在一起了,还出来查我。”

    张博明的脑袋里千思百转,他设想了一系列的答案,又都推翻,他也知道,现在一个回答不好,结局会截然不同。

    蓝国庆等了十几秒,见张博明说不出话来,暗骂一声,道:“都说了,是为了案子,张老师是我请来协助查案的,他和杨锐接触过,了解一些情况,又是机关中学的老师,政治可靠。”

    他是咬死了查杨锐,而免得波及到更广泛的层面。

    杨锐见张博明自己没反驳,设计好的几个问题就用不上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段航,自己退到了后面。

    段航笑笑,说:“既然张老师不是公安,那就对不住了,二娃,和尚,搜他的身。”

    张博明一听急了:“凭什么搜我身。”

    蓝国庆也挡了一下,被绰号二娃的公安笑嘻嘻的顶住了肩膀。

    蓝国庆也不想爆发更激烈的冲突,只能默认了对方的行为。下面还有段航带来的亲信呢,反抗起来是白吃苦。这年月,当兵的和当警察的,打人起来都很狠,新人入职的培训课就是怎么耍黑手,各种繁多的招数,蓝国庆有些见过有些学过,但绝不想尝试。

    和尚面无表情的用一只手稳住张博明,另一只手就在他身上拍。

    张博明没有蓝国庆的觉悟,气的扭动身体,道:“你乱拍什么,你凭什么搜我身?”

    和尚抬了一下头,左手把他往前一带,右手就重重的击在了他的胃部。

    “嘭”

    张博明被打的连退两步,干呕了起来。

    其他人掩住鼻子,都当没看见。

    几秒钟后,和尚揪着张博明的衣领,将他竖了起来,还是不说话,就用手在他身上拍。

    张博明痛的弯腰,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再说了。

    蓝国庆暗叹一声,心知今天是走不脱了。这边要是有心让他们回平江,又怎么敢动手。

    一会儿,张博明身上的零碎都被掏了出来,铁臂阿童木的笔记本,显眼的落在桌子上。

    “我看看。”段航抢先一步,将笔记本拿在了手里。

    面对白主任和谢科长,段航立起笔记本翻页,接着,就见一张纸飘飘荡荡的落在了地上。

    这一次,段航和杨锐的动作明显慢了一拍。

    纸被白主任拿在了手里,展开来,就见左侧一些英文字母,右侧是一串单开的不明觉厉的数字。

    数字多以五位,六位和七位数字居多,因为上面没有标注,也不知道数字表达是什么,但白主任和凑过来的谢科长,都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县信用社的盘点和审计账,多数也就是五位、六位和七位的数字。

    而在左侧的英文字母,两人也竭尽全力的记了下来。

    “我来看看。”段航给了他们相对充足的时间,才将纸拿了回来。

    张博明忽然福临心至,大喊道:“那不是我的。”

    杨锐笑了,翻到笔记本后面,读道:“雨中,我在雨中,透明的心情,写这种东西的,不是你还能是谁?”

    二娃和段航不怀好意的笑了出来。

    笑过,段航又说:“白主任、谢科长,你们俩没事,就先回去吧,这间办公室,今天先借我。”

    “行。”白主任和谢科长毫不犹豫的出了门。留在房间里什么都做不成,还是出去了好。

    他们默契的下了二楼,又给段瑞打了招呼,一个回了后院,一个回了县联社。

    而到了各自的地方,两人做的第一件事,都是要了纸笔,将记录下来的英文字母,一股脑的写下来,然后召集亲信,一起猜度:“chj”,“zh”,“ms”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