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看美女的正确姿...

第一百八十五章 看美女的正确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西堡镇这样的地方,人们的业余生活是朴素而乏味的,没有电影院,也没有ktv,谁家要是买了电视机就是一个居民文化中心了。

    张博明戴着手铐出现,简直如同一场大戏似的,瞬间吸引了无数的目光,几分钟后,由此带起的人群,就比明星出街还要多了。

    围观的男男女女也不介意拥挤,还兴致勃勃的讨论警察抓人的原因。

    “这是谁家的孩子,谁认识?”说话的人声音很大,不仅不怕别人听到,还巴不得别人听到。

    街对面的人立刻接上了话,说:“平江来的,是省里的老师,前些天来我店里买过东西。”

    西面的面店老板举起了手,吸引注意的喊道:“对对对,是平江的老师,和前些天的老师们一起来我们这里吃过饭,还说我煮的臊子好。”

    “这是为什么被抓了?”

    “平江来的老师,到西堡镇能出什么事?”

    “不会是把人给杀了吧。”

    “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咋会杀人了。”

    “斯文就不会杀人了,哎呀,陈阿姨你也会说斯斯文文这样的词了?”

    陈阿姨是个爽利的妇女,大着嗓门笑骂:“我天天卖菜给老师们,学两个词算什么……”

    杨锐听着听着笑了,这些人的议论,活生生的就是论坛加人肉搜索的模式,而且畅聊无限,连个管理的版主都没有。

    段航带来的两个人,就能挡着人群不要拦路,抑制议论是没办法的,也没有抑制的必要,这里没人喜欢张博明,他的名声好坏,也无人关心。

    景语兰却是升起了一丝的同情,虽然不喜欢张博明的轻浮,但他毕竟是相熟的老师。

    于是,景语兰问道:“杨锐,你知道张博明怎么了吗?”

    “你想知道?”杨锐反问。

    景语兰迟疑的点点头。

    杨锐有点不舒服的道:“你知道了以后,准备怎么做?”

    “想办法通知他家里人吧。听说监狱的环境都很差,他又不是本地人,如果没人通知,他家里人或许还会以为人丢了。”景语兰认真的道。

    杨锐摇头:“警察审问以后,第一件事就通知他的工作单位,所以,他家里人不可能不知道。算了,我去帮你问问吧。”

    如果不是景语兰正好碰上,杨锐并不准备特意说明张博明的案件的。可既然遇到了,景语兰对他又有同情心,杨锐也就有了新的计较。

    他挤到了人群里面,对押解张博明的二娃挥挥手,道:“我有位朋友,想了解张博明的情况,你一会儿把人送到了,能不能再过来,给说一下。”

    “你不是知道情况?”二娃被人群吵的头昏脑胀,有点不想再跑一趟了。

    杨锐握住他的手,笑道:“见到人你就明白了,不用特别做什么,就把案子的真实罪名,还有来龙去脉给说一下就好了。不用提我,我们去史贵家的小饭店,点好了菜等你。”

    史贵家的饭店在西堡镇算是好的,二娃一听来劲了,却问:“你怎么不让你表哥过来说?”

    “他不是我表哥嘛,人家万一以为他帮亲不帮理,那就起了反效果了。”

    二娃侦查员的素质终于被点亮,嘴角挂笑,说:“是个女的?”

    “是。”杨锐承认道:“是我英语老师,平江师范学院的。”

    “老师?厉害。”二娃感慨了两句,趁机休息了一下,又去押解张博明去了。

    他们要将张博明送到镇派出所,再等县拘留所派的车抵达,将人送上车,任务就算完成了。

    杨锐回头,找到景语兰,道:“咱们先去饭馆里等着,他有时间了,过来给咱们说情况。”

    “你认识这个警察?”

    “乡里乡亲的,互相都认识。”杨锐说着领着景语兰去史贵家的小饭馆。

    史贵忙着做销售,现在每个月仍能赚上千块,小饭馆就由老婆管理了,还从娘家找来了一个大侄子,每天忙里忙外的招呼客人,倒也维持的不错。

    相对于一个镇里的其他饭店,见过世面的史贵饭店显的略微高档一点,景语兰见到摇摇头,说:“别到这种店里浪费钱了,咱们找个卖馄饨的等着好了。”

    父亲没有倒台以前,景语兰是不缺吃穿的,如今父亲遭难了,她和母亲的收入不仅要支付日常的花销,还得存下钱来,用于上访的开销,也就变的节俭许多。

    杨锐笑笑,说:“不光是咱们要吃饭,请来说话的公安,也是要吃饭的,去馄饨摊子,人家会生气的。”

    景语兰没办法,道:“早知道就不让你去找他了。”

    “不是你要问张博明的案子吗?”

    “就是想打问一下,你如果说要请客送礼,我就直接打电话了。”景语兰紧了紧呢子大衣,跟着杨锐进了史贵的饭店。

    杨锐这次有点高兴了,虽然不能证明什么,但在表面来看,张博明在景语兰心里,显然不值一顿饭钱。

    一会儿,二娃哼着歌,叼着烟进了史贵的饭店:“史贵婆娘,给上几个好菜。”

    做公安的,平日里没太多的进项,就是吃吃喝喝上有福利,二娃和尚他们跟着段航,平日里也是大嘴吃四方的主儿。

    杨锐不以为意的补了一句:“上盘牛肉。”

    在后厨的老板娘听到了,从小窗口探头看了看,笑道:“一听要牛肉的,我就知道是杨锐你来了,要怎么做?”

    “二哥喜欢怎么吃?”杨锐对二娃客气了一句。段航能叫二娃,他却是不能叫的。

    二娃听说牛肉,早就流口水了,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不能浪费了,便道:“你决定,好吃就行,好吃就行。”

    杨锐也不推辞,高声问道:“湘姨,牛肉是什么时候的?”

    “头天宰的牛,鲁西黄牛,最多四岁龄,不是耕地的牛。按你说的,选的是里脊肉。你今天要是不来,我就准备给你送山上去了。”史贵给杨锐做销售,杨锐又多在饭店里光顾,他家的饭店,自然会按照杨锐的要求,购买一些食材。

    就牛肉而言,放养和饲养的区别就不像羊那么大了,美国和澳大利亚的牛肉多用放养的手段,只是因为放养的成本更低,而非放养的牛肉更好吃。日本著名的神户牛肉,就是饲养的和牛,而且,也不会像是传说中的那样喝啤酒做按摩,好的牛肉的核心是品种,其次是饲育方式和部位。

    当然,牛龄也是挺重要的。不过,这个问题只在80年代显的重要,再过个十年二十年的,人们用耕牛渐渐的少了,想找老牛也找不到了。

    杨锐琢磨了一下,道:“里脊肉用来炖的话浪费了,还不一定比牛腩好吃。既然肉还新鲜着,要不然,咱们就白切着吃,用高压锅先打了血沫子,再煮熟了以后,放盐和胡椒,最后泼热油在上面,像是凉菜,又可以趁热吃。”

    二娃听着就馋了,连连点头,说:“就白切着吃,白切好。”

    湘姨在里面听到了,说:“高压锅煮也要半个小时的。”

    “等的住吗?”杨锐问二娃。

    二娃像是点头娃娃似的,喝了口水,遮掩后,才道:“等的住,怎么等不住,咱们正好用这个时间说案子。”

    他是小警察,平时下乡混吃混合,能见到一个大肘子,就算是招待周到了,多数时间见到的是红烧肉和大盆的鸡肉,遇到条件不好的,甚至只有鸡肉,所以,这次跟着吃牛肉,也算是开了洋荤。

    整个西堡镇,除了杨锐这个不差钱又不省钱的吃货以外,其他人连牛肉都很少见到。

    景语兰听的有些发呆,低声道:“你别花太多钱了。”

    “没事,你们来了,就添双筷子而已,我自己平时也吃的。”杨锐鼓了一下胳膊,道:“你有看到我卧推的,锻炼很需要蛋白质的。”

    景语兰才不会那么容易被骗,轻声道:“补充蛋白质,可以用豆腐或者黄豆的。”

    杨锐呵呵傻笑两声,当没听见,又扭头道:“湘姨,煮肉的汤里不要放东西,肉煮好了,把汤放点盐和葱花,端给我们。”

    二娃咕嘟一声,吞了口水,强迫自己转身,道:“景老师,你是想问张博明的事是吧?你是他的?”

    “景老师是想帮忙,觉得张博明有点可怜什么的。”杨锐代替景语兰回答了,以免二娃有不好的联想。

    二娃“哦”的一声,再看景语兰精致的五官,庆幸之余,道:“普通关系就好,张博明这种人,还是不要多接触为妙。”

    “啊?”

    二娃放低声音,道:“张博明犯的,是流氓罪。”

    “啊!”景语兰轻叫一声。

    二娃得意的笑笑,说:“张博明最厉害的罪名,是分别灌醉了四个女人,强行发生关系,如果法庭判的重的话,少说要在监狱里住二十年,除此以外……”

    “不用再说了。”景语兰听不下去,打断了二娃。

    二娃有点尴尬,这样不行啊,不聊案子的话,怎么好意思等牛肉上桌。他组织了一番语言,再次开口道:“咱们不说刚才的了,不过,张博明这个人是有点怪的,他喜欢写诗歌,还喜欢画画,认识女人的时候,他就送诗歌,熟了以后,他就画画……”

    为了拖延时间,二娃给张博明短暂的犯罪过程拼命灌水,并且自己编造出一些情节来,听在杨锐耳中,张博明很快已经具有了变态杀手和连环凶手的特征。

    杨锐也不去阻止,只当是听故事,同时坐在侧面,欣赏景语兰的面容。

    在这个买本书都困难的年代,看美女的正确姿势,只能是看真人。

    好在还有真人可看。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