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二百章 西餐

第二百章 西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景语兰穿着红色的裙子,映的皮肤雪白粉亮,像是能擦出水来似的。

    她大概出来的匆忙,几乎没有打扮,只将头发拢了起来,反而显出天生丽质的风情。

    当然,扶在杨锐肩头哭泣的时候,杨锐感受更多的,就是温柔和绵软了。

    此时此刻,大约是景语兰最脆弱,也最需要照顾的时候,她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扑在了杨锐身上,又大又软的胸部紧贴着杨锐,随着她的哽咽而起伏,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享受。

    杨锐用后脚跟,轻轻的关上房门。这个时候,双扇门什么的就糟透了,好在后楼还算安静,今天也没有什么人来拜访,拥抱的姿势才能维持的久一点,享受也才能久一点。

    杨锐节操尽起,才没有给老师打马赛克,

    不长时间,景语兰抹着眼睛站直了,羞涩的说:“不好意思……”

    “好事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杨锐一语双关的笑了笑,招呼景语兰坐在沙发上,又给她泡了茶,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你帮的够多了,平反的意见下来了,现在一切顺利。再过两天,我爸爸会先到平江停留几天,然后就会去京城。”景语兰声音柔顺,又紧挨着杨锐,像是播音员在耳边小声说话似的。

    就是如此靓丽的播音员,很容易让年轻人把持不住。

    杨锐低头看着景语兰,突然笑道:“到京城是要重新安排工作吧,以后您就是*了,到时候,我到了京城,您可别忘了我这个学生。”

    “你怎么知道我也要去京城?”景语兰有些惊讶的抬起头。

    杨锐耸耸肩,说:“平江师范学院也就是那么回事,这份工作对你是权宜之计,平江对伯母大概也是如此。你父亲要去京城,你们十有*也会举家搬离,景伯父的工作确定了?”

    “确定了。”景语兰坐直了,用手帕擦擦眼角。她过来是想通知此事的,只是心里实在激动,她又习惯了用英语向杨锐倾诉心事,才会又笑又哭的,此时斟酌一番,说:“大舅跑了几次北*京,现在平反意见后面,建议将我爸爸调到中国丝绸公司,还是做副职。”

    “副总经理?”

    “是。”

    “还算不错。”中丝公司与中纺总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在级别上都是一致,前者早期也有经营棉麻等杂品,后者早期也有经营过丝绸,从中纺到中丝可以说是平级调动,而且拓宽了路子,并没有吃亏。

    当然,10年前就是副总,十年后仍是副总,总不能说是占了便宜。但这个时代就是如此,平反以后能立刻任命为同级别的央企实职,哪怕现在的副总数量增加了一倍,那也是极不错的,好多人连官复原职都捞不到,以至于闲赋在家,或者直接去了政协人大养老也不鲜见。

    “就是我不能再给你教多久的英语了。”景语兰垂头说。

    杨锐笑了,说:“你也不是立刻就要调走,走之前,就请继续教我好了。”

    “那当然。只是……你帮我们这么多……对不起。”

    “这是好事,用不着说对不起的。”杨锐确实为景语兰高兴。这个年代,调工作比找工作还要难。正常人都想去大城市工作,去离家近的地方工作,但就官僚来说,又哪里能让你有一事满意。从一个省调工作到北*京,难度实在不小,景语兰能在父亲平反之际就调动,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景父受到重用。

    这当然是好事,对双方都是。

    景语兰与杨锐考虑问题的方向不同,她眨眨眼,有些期待的问:“你的成绩很好,高考准备考哪所学校?你如果想上北*京的大学的话,我可以帮你打问些消息。”

    “我还没有正式决定。”

    “做好决定,要告诉我。”景语兰有些遗憾。

    杨锐点头说“好”。

    沉稳的杨锐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名中学生该有的模样,景语兰想起自己进门时的模样,突然有点脸红:“我爸爸也挺高兴的,说一定要感谢你,我这次来,也是想邀请你到家里坐坐,我父母都想见你,在平江或者西堡镇都可以。”

    “就在平江吧,他逗留的时间也不长吧。”杨锐换成了英语。

    景语兰会心一笑,心情忽然变的极好。

    “我请你吃西餐吧。”杨锐打量着景语兰,又道:“平江饭店为了招待老外,特意请肉联厂切出牛排,别处很难吃到。”

    “那我要好好品尝一下。”用英语说话的时候,景语兰变的更加落落大方。

    “我先打电话预约,你可以洗漱一番。”杨锐颇有绅士姿态的起身。

    景语兰“呀”的一声,捂着眼睛说:“是不是特丑?”

    “没有,就是有痕迹……”

    “砰。”

    杨锐话没说完,景语兰已经带着包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站在全瓷砖的卫生间中,景语兰只觉得心跳加速,又羞又乐。

    她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在过去这些年,她从来没有感受过,也从来没有设想过。

    过去这些年,家里的重心,都在维持生计和父亲身上呢。

    现在,父亲平反,能够重新获得收入,顿时将所有的压力都解脱了出来。

    “我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了……”景语兰想着母亲给自己说的话,却是陷入了迷茫:“我想做什么呢?”

    她对着镜子,大脑渐渐的放空。

    一会儿,杨锐的形象,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高大、英俊、帅气、聪明、大方……

    景语兰猛的甩甩头,看着镜中羞红了脸颊的自己,心想:我是她的老师,我现在想做的事,就是教他英语……嗯,一定要将他的英语水平提高。

    景语兰握紧了拳头,嫩白的手指节如脸颊一般泛红。

    ……

    平江饭店的西餐厅提供牛排、羊排和鹌鹑三种主餐,相对而言,前菜和汤的种类却异常丰富,而且有后世少见的俄罗斯鱼子酱,且是黑鱼子酱。

    杨锐看到菜单的时候,也是犹豫了一下,才点了鱼子酱,8美元每份的价格,怎么都不能算少了。

    不过,上菜以后,杨锐却大呼厉害。

    因为中国厨师在一个装饰精美的木盘上铺了冰,然后堆了满满的鱼子酱,并使之冒尖。

    冒尖的鱼子酱!

    杨锐粗略的估计一下,这么一盘子,怎么都得有一斤了。

    即使如此,餐厅的经理还特意过来说明,道:“鱼子酱是从巴库运到莫斯科,再从莫斯科运到北京,再到平江的。莫斯科的鱼子酱,每公斤已经到了20多卢布了……但质量是最好的,我们平江饭店是河东省唯一有配额的。”

    言下之意,咱没赚您的钱,更没坑你。

    卢布的汇率比美元少一点,因此,20多卢布应该有十几美元。算一下,平江饭店一盘子鱼子酱要价8美元,除了不像前菜,还真的不贵。

    当然,招待领导和外国友人的饭店,本来就不需要赚钱。

    杨锐谢过餐厅经理,开始往嫩黄的吐司上涂黄油。他当年也曾有机会尝鲜,但像是现在这样大口品尝,却是想也别想。进入21世纪以后,鱼子酱的价格突飞猛进,好的鱼子酱在销售终端,每公斤的价格高达数千美元,以至于富人的宴会上,鱼子酱也只能在冰上平铺一层而已,

    一口一个星期的工资,一口一个星期的工资,那才是吃者伤心,看者留涎。

    而在80年代,普通的苏联人还能吃得起鱼子酱,中国人其实也吃得起,8美元虽多,也不至于完全拿不出来。而且,也用不着每次都吃一斤这么多,一两或者二两的鱼子酱,对富裕阶级亦是美妙的享受。

    换算成可乐的话,杨锐吃的这盘鱼子酱,也就是一打可乐罢了。

    景语兰知道杨锐不缺钱,加上心情正好,也美滋滋的品尝起了鱼子酱,其手法比杨锐还要熟练。

    “你以前吃过?”杨锐看景语兰将鱼子摆放的如此整齐,干脆将自己涂好黄油的吐司递了过去,让她帮忙。

    景语兰笑着放下自己那片吐司,举起杨锐的吐司看了一下,又用刀子刮掉一些,才开始往上落鱼子,口中说道:“以前爸爸还在职的时候,家里经常有父母的朋友来,很多都是苏联人,他们将鱼子酱当作很好的礼物,我吃了几次以后,也觉得不错。我妈说鱼子酱明目,经常在考试前给我吃。”

    “我考试前能有肉吃就不错了。”杨锐也颇有些怀念,却是很快将纷乱的想法抛之脑后,专心享用起了8美元一盘的鱼子酱。

    正规西餐持续的时间远比中餐要长,当然,是比不喝酒的中餐所用的时间要长。

    因此,吃西餐能够让用餐者较长时间的聊天,而它提供的氛围也非常好,尤其是一道菜紧接着一道菜,不急不缓的时候,西餐侍者优质的服务,总能给人一种我们是高帅富和百富美的暗示。

    相形之下,无论是上菜快的中餐还是上菜慢的中餐,都不能尽如人意,杯盘狼藉的桌面往往也不够好看。

    所以,西餐对于交往初期的情侣来说,是非常适当的选择,对于正在了解的双方,也是极不错的。

    一餐过后,无论杨锐还是景语兰,都感觉到了对方若有若无的快乐。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