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东风尚幼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东风尚幼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涂宪一路顺利的来到南湖市,想到要去的是下面的乡镇,出于各种考虑,干脆找到了南湖市科委,询问当地的情况。

    涂宪拿出了北京钢铁学院的工作证,立刻得到了南湖市科委的热情接待。

    这不是南湖市科委的服务态度好,纯粹是因为涂宪的地位使然。

    80年代的大学教师还是非常受人尊敬的,社会地位因为他所在的学校和掌握的专业知识而有所不同。

    但一般来说,大学教师通常都掌握着其他单位和企业急缺的知识,

    比如西堡肉联厂去年玩不转的排骨罐头生产线,你想要不赔钱,领导不想被上级批评,职工干部不想少奖金,你就只能找掌握技术知识的人帮你忙。

    在21世纪,大部分的公开技术都有很多人掌握,即使是比较高端的技术,掌握它的专家学者也不止一个,同领域开会,怎么都能装满一家酒店。国内实在找不到人了,去外国请人也可以,专业的技术咨询公司满街都是。

    若是要求不高,像是杨锐那样的研究生,凑吧凑吧,查查资料,也能对付着用。

    但在1983年,甭管公开技术还是非公开技术,掌握的人都非常少,大部分技术,放在那里也没人看得懂,更多的是找资料都不知道怎么找的人,稍微高端一点的东西,搜遍全国,也就一两个人能做。

    但反过来说又不同了,懂技术的人,往往不止掌握着一门技术,而是掌握着多门技术,找他们帮忙的人很多,而他们的时间又有限。

    这个年代为什么那么多发明达人,为什么那么多技术革新能手,那都是被环境逼出来的自学成才者,也是当前中国解决技术问题的无奈小路。

    等到20年以后,当国家培养出上千万大学生的时候,类似的新闻报导就很少了。工人改进了技术是新闻,大学生改进了技术就不是新闻了。

    稀缺的知识,在80年代的中国,完全可以当做是一种异能般的存在。

    涂宪作为北京钢铁学院的讲师,相当于一名刚入门的科学魔法师,南湖市科委的人不见得现在能用得上他,可也不必吝啬笑容。

    一名年轻的办公室文员被派了出来,不光给涂宪介绍当地情况和注意事项,还专门陪着涂宪上车,帮他买票,并给司机嘱咐了之后,才最后离开。

    涂宪舒舒服服的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就等着发车。

    旁边的老汉既是无聊,也是好奇的问:“你是省里的干部吧,是去西堡中学的?”

    这次轮到涂宪好奇了,问:“您怎么知道?”

    “你这衣服,我在南湖市就没见过,鞋也是,新崭崭的,在咱们南湖市,可没人这么穿。”老汉很有福尔摩斯的潜质,倒也是现在的商品少。

    不止是南湖市,平江市也没有什么成规模的衣服市场,普通人买衣服都是去百货公司,而百货公司的商品,都是放在那里很多年了,有的型号,从60年代开始卖,卖到80年代末还在卖,工厂也毫不放弃的继续生产,连生产线都不用换,省钱是真的省钱。

    相比之下,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就不同了,虽然不至于像二三十年后那样色彩缤纷,人们的选择总是要多一些,百货公司也不至于只有一个。

    涂宪尽管是一般教师,但他或者老婆排排队,总能买到不错的物件,这是河东省人比不了的。

    涂宪看看周围来往的人,不由笑了,说:“我是外地来的,不过,您怎么知道我要去西堡中学?”

    “你这样的知识分子,老有去我们西堡镇的。”老汉说着得意一笑,说:“你现在坐的班车,就是新开的,知道不?”

    涂宪讶然,坐起来道:“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咱们镇的西堡肉联厂,和外国人合建了一个新厂子,知道不?好多人来考察,咱们西堡镇是出人才的地方呢……”

    “和外国人合建的工厂?”涂宪平日里的信息获取渠道就是广播和报纸了,身在北京,很难知道河东省发生了什么事,他倒是知道捷利康在天津的建厂计划,对西堡肉联厂却是一点了解都无。

    老汉也说不出所以然来,点头说是,又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大学里的教师。”

    “刚那人呢?”

    “南湖科委的,我不认识路,请他们介绍一下。”

    “是怕去乡镇出事吧?”

    涂宪颇有尴尬的笑笑。

    老汉也笑,说:“没啥,现在的车匪路霸确实多,我上次去亲戚家,坐的也是大班车,路上直接让人抢了,说起来丢人,一车的人都看着,让人家把售票员的钱都拿走了。”

    “没抢乘客的钱?”

    “他们敢!”老汉瞪起了眼:“要乘客的钱,那不是让人拼命吗?”

    涂宪笑着称“是”。

    老汉得意了,说:“你们大城市里来的不知道,有些地方乱的呀……不对,你知道嘛,咱怎么说着说着说拧了。”

    接着,老汉就念叨起来了:“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看你是怕的嘛。”

    “是,肯定要怕。”

    “你怕了能找市委,咱们小老百姓就不行喽。”

    “是市科委,不是市委。再说了,我也是小老百姓。”

    “你是干部,不一样。”老汉挪了挪屁股,又道:“我孙子今年上中学了,就报西堡中学,以后也做干部。”

    涂宪本来不准备聊天了,听他说到西堡中学,不由继续打问起来。

    老汉再次露出得意的笑容,从腰里抓起旱烟杆,搓上烟叶子,一边抽,一边念叨了起来。

    对镇里的居民来说,今年的西堡中学,委实有不少能念叨的东西。

    中巴车一摇三晃的,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西堡镇,但这也比以前快多了。就在两个月前,从西堡镇到南湖市,还得先到溪县,再从溪县往南湖市去,现如今,路虽然没变,中间换车的等待却省下了,要是算平均时间的话,能缩减两个小时都不止。

    涂宪在车上就问好了去西堡中学的路,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奔着西面的小山而去。

    不多久,就见写着“西堡中学”的大门了。

    涂宪给门房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得以进入,转过拐角,就见一大片空地被围了起来,一辆解放卡车正在十几名学生的注目礼下,缓慢的行驶。

    “这就是学校买来学车的卡车?”涂宪问路边的学生。

    学生撇撇嘴:“学校?人家杨锐用稿费买的,白给大家开。”

    “杨锐?哎,杨锐在哪里?”涂宪再顾不得其他了。

    学生指了指空地,道:“站那里,穿运动服的就是。”

    涂宪看了半天,表情怪异的道:“那个是学生吧?”

    “是呀。”

    “我问的不是这个杨锐,我问的是杨锐教授,或者是个副教授,总之,应该是大学和研究所里工作的。”涂宪此时回忆起来,自己竟然没有认真的问过杨锐工作单位,也是两人的来往信件太严肃,以至于他都没有时间聊些私事,他现在倒是准备来谈些私事,可总得先找到人吧。

    学生摇摇头,说:“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杨锐是有个研究室的。”

    “研究室?什么样的研究室?”

    “就是好多仪器,烧瓶什么的实验室,你要叫研究室就是研究室了,反正比我们的学生实验室复杂的多。”

    “好吧,我知道了。”涂宪决定先找这个学生杨锐谈一谈,同名同姓同在一个学校,想来应该会知道对方是个什么人吧。

    涂宪报着此等想法,进入尘土飞扬的练习场,和杨锐打了个招呼,道:“你好,我是北*京钢铁学院的涂宪……”

    “呀,我刚收到信,你就到了?你好你好,我是杨锐,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毒出心裁的涂老师长的很大众呐。”杨锐和涂宪亲切握手,一点都不因为自己年轻而有所迟疑,倒是多了些见“信友”的兴奋。

    涂宪呆若木鸡。

    毒出心裁出自独出心裁,是杨锐给他取的绰号,由于涂宪选定的多个植物,都是著名的有毒植物,包括了水仙、马蹄莲、郁金香、紫荆花等等。

    涂宪当时是欣然接受,能被杨教授称作独出心裁,他心里是非常高兴的,说明自己入了他的眼帘。

    然而,当杨教授变成了杨同学的时候,涂宪的感觉实在怪异。

    一个中学生!这怎么请到钢铁学院任教?

    杨锐笑眯眯的,继续和涂宪握手。

    涂宪的确入了他的眼帘。

    对科研工作者来说,重要的不是给出了什么答案,重要的是他会提出什么问题。

    在杨锐看来,涂宪写信问的问题,是非常好的问题,如果解决了,就等于说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更难得的是,涂宪身在北京,方便杨锐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杨锐因此而积极回答涂宪的问题,至于涂宪目前的发傻,杨锐不怎么关心。

    19岁的天才科学家多了去了,比如拉格朗日在19岁的时候,就与欧拉通信讨论“等周问题”,进而为变分法奠定了理论基础,同年,拉格朗日成为都灵皇家炮兵学校的教授,20岁,拉格朗日在欧拉的推荐下,被任命为普鲁士科学院通讯院士,无论是同时代的欧洲学者,还是所有在200年后读理工科,被拉格朗日定理虐的死去活来的学生,面对19岁的拉格朗日,都得乖乖的献出膝盖。

    杨锐掌握着超出时代的技术知识,他的年纪和身份,就已经被知识所覆盖了。

    不管涂宪愿意还是不愿意,他总得自己拐弯。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