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千载难逢的机会

第二百三十二章 千载难逢的机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想得满分的不止杨锐一个人。

    胥岸青同学也想得满分。

    事实上,他从小到大,不得满分的时候屈指可数。

    这已经不纯粹是教育问题了,就是他天资聪颖。

    小时候,胥岸青还经常被伤仲永的故事所教育,到了高中以后,就没人再提这个岔了。对国人来说,能考上大学自然成才,又何来仲永说。

    胥岸青心里却憋着一股劲。他是铁了心要拿第一名,而且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名。

    省内预考,胥岸青是第一名,但他仍不满足,因为第一只比第二名高了十分,且不是全面超过,在化学和生物这两门上面,胥岸青的分数都比对方低,更别说全国范围内,还有总分比他高的学生。

    而为了在这两门功课上洗刷耻辱,胥岸青在临考的一段时间里,将大量时间用在了化学和生物两门功课上,这一次,也是奔着满分来的。

    但是,得满分远不像是99分加1分那么简单。

    你得毫无纰漏才行。

    在做试卷的前半截的时候,胥岸青觉得自己毫无纰漏。

    但是,在做到酚醛树脂的制备的时候,胥岸青突然没那么确定了。

    不确定,就是有可能丢分。如果是普通的测试题,胥岸青大约是一笑置之,交了卷以后,看标准答案,无论对错重新记忆一次也就罢了。

    然而,高考就是最后的检验场了,一笑置之容易,以后再看标准答案,又有什么意义?

    “一定有个确定的解。”胥岸青不禁陷入了冥思苦想当中。

    直到考试还有30分钟的时候,胥岸青才匆匆丢下这道题,开始研做其他题目。

    当然,剩下的30分钟时间,对其他人来说是少了点,对胥岸青来说,答完题目还是没问题的,只是考完的心情不是那么好罢了。

    这也稍稍影响到了胥岸青在生物考试中的发挥,使他延长了半个小时左右,方才交卷。

    而当胥岸青走出考场的时候,考场外已是一片欢声笑语了。

    除了极少数人,无论考的好与不好,学生们都有理由大肆发泄一会儿,更别说,这里是广*州一中的主场,作为省属重点学校的学生,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有机会读大学,而如果仅仅是重点、本科和大专的区别的话,即使考的不好,失望之情也不会如此浓郁。

    “老胥,才出来啊。”王成笑呵呵的打着招呼,手上拿着一根冰棍。

    胥岸青有点不想搭理他,可王成身边却有不少的同班同学,想到大家即将分道扬镳,各奔前程,胥岸青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

    王成做好了被胥岸青无视,见他过来了,心里挺高兴,说:“来吃根冰棍,这鬼天气,热死人了。”

    “老胥,接着。”另一名男生从身后的自行车后座上取了冰棍,丢给胥岸青。

    自行车属于一名老人,后座被改造了一番,紧紧地卡着一个正方形的泡沫箱,泡沫箱内是一床被子,被子里装着冰棍雪糕。他选的地方正确,这才一会儿的时间,箱子里的冰棍都快被清空了。

    胥岸青拿着冰棍,看了一会儿,才揭掉上面的纸皮,放入口中,清凉的感觉瞬间引爆味蕾。

    “好吃吧。”王成看他舒爽的表情,笑道:“以前从来没见你吃过冰棍,有啥忌讳?”

    “忌讳你还问?”旁边的男生笑了。

    “别打岔,这不是要毕业了?再不问,以后都没机会问了。”

    他这么一说,胥岸青心里顿时流过浓浓的回忆,笑了笑,说:“也不是忌讳,以前热天吃冰棍,肠胃不舒服,所以就不吃了。”

    “哎呀,你肠胃有毛病,不应该吃冰棍的。”

    “高考都结束了,肠胃不舒服又有什么关系。”胥岸青眨眨眼,引来一阵笑声。

    胥岸青仔细的吃完了冰棍。他的肠胃挺好的,不吃冰棍只是为了避免风险,以免影响到学习而已。

    虽然天赋很好,但胥岸青每天的学习时间都超过12个小时,这才是保证第一的不二法门。

    “我回去了。”胥岸青向周围的同学打了个招呼,提着书包,走向路口。

    王成迟疑了一下,追上去道:“老胥,留个联系方式吧。”

    “哦……那我留个电话吧。”胥岸青写了一串数字,交给目瞪口呆的王成。

    “你们家有电话?”王成一惊,转瞬释然:你家都有车,有电话也不奇怪。

    胥岸青从不给人详细说自己家里的情况,现在也是点头,说:“不是我家的车,那是公车。”

    “公车和你家的也一样。算了,你早点回去估分吧,等录取线出来前,我联系你,咱们再聚一聚。”

    “录取线之前?”

    “当然得录取之前了,你想啊,录取信寄过来了,你就是大学生了,到时候再说聚会,没考上的同学哪里有心情。”

    胥岸青“哦”的一声,不愿意多说此事。

    王成哈哈一笑,道:“那就再见了,估分悠着点,别吓坏大家啊。对了,你准备考哪个学校?像你这样成绩的,用不着分数出来,再决定学校吧。”

    “我还没想好学校呢,你呢?你也用不着分数出来再决定学校吧。”

    王成一愣,大笑:“没想到你老胥不声不响的,也会拍马屁呀,厉害,厉害,你进了社会也要了不得啊!到时候,咱们同学就指望你了。”

    “进了社会,谁指望谁还说不上呢。”胥岸青又来了一句。

    王成听的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赞道:“没话说了,就你今天说的这个话,以后有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说。”

    胥岸青微微抬了抬下巴,再说两句闲话才道别。

    王成望着他的背影,吐了一口气,才回到同学堆里去。

    今天是个轻松的日子,所有人都可以暂时为高考结束高兴一下,不过,也就是今天罢了。

    从10号开始,许多学校都重新召集学生,然后重新再做高考题。

    这是一种较为原始的估分方式,学生们按照自己的回忆,将高考题重做一遍,再由学校老师判分,从而得出他的大致分数。

    相比之下,杨锐的橡皮擦记录显然先进不少,大部分小题都可以记录在橡皮擦上,准确而且节省时间。

    大题记下答案和主要公式的话,也能够做出较为准确的判断。

    就杨锐自己参加高考的经历来说,采用这种方式,估分与实际分数的差值波动往往在10分以内,应该说是非常准确了。

    不好的地方在于,抄写答案要耗费一些考场上的时间,83年的选择题还很少,填空题却很多,因为,不是每个学生每门课都能完成的拿回答案,除此以外,记答案在橡皮擦上,就不能太早交卷了,否则,很有可能被看作是作弊准备。

    但不管采用哪种方式,准确估分对高考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用流行的话来说,高考七分靠考,三分靠报。

    换句话说,志愿报的不好,考分再高也没有用。

    如果是今年以前,河东省的志愿在考试前报,需要考虑的问题反而没有那么复杂。但在83年,河东省第一次采用先考试,再报志愿的方式,不仅学生们不适应,老师们也不适应。

    现在还没有四通八达的网络,获取信息的难度比之后世差了几个数量级,除了少数有经验的老师以外,大部分人都是两眼一抹黑的。

    要说83年的学生和老师不会估分,有点冤枉他们,但你要是说他们志愿是胡报的,差不多也是实话实说。

    放在30年以后,今天考上了大学的历史见证者,或许会用调侃的语气说自己的懵懂和好运。

    但在1983年的当下,在见证者们还不知道自己是好运还是霉运的时候,没人有力气调侃。

    而杨锐若是以补习老师的角度宣传此时,他会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事实上,他就是这样给鸿睿班的学生们说的。

    因为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当所有人都不懂得怎么报考志愿的时候,志愿的报考就有了非常大的运作空间。

    这不仅意味着上了分数线的学生,有机会报考更好的学校,而且意味着有可能跳上分数线,达到高一个层级。

    也就是说,在报考正确的情况下,二本压线的学生,有可能报考极好的二本学校,而二本高分的学生,却有机会替补进入一本学校。

    这当然不容易,但是,当所有的努力都已经兑现以后,再有这样一个机会,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了。

    杨锐还没有提到跳线的问题,已经让鸿睿班的学生阵阵骚动了。

    看似筋疲力尽的学生们,都用仅存的力气,看向杨锐,浑身疲劳也仿佛烟消云散。

    杨锐得意的笑了,又道:“首先,还是得估分。”

    刚刚因为志愿而兴奋起来的王国华顿时泄气:“那你等我们估好了分,再说报志愿的事啊。”

    “我提前说,就是为了让你们明白报志愿有多重要,另外,也是为了让你们知道,准确估分有多重要。这时候,分数一定要估算的精确,拿不定主意的,都要来问我,我不怕麻烦,你们也不要怕麻烦,今天晚上,咱们就耗在这里了。”

    “要估多准确?”

    “不算作文,10分以内,算了作文,最好也是10分以内。”杨锐沉吟了一下,又道:“你们估分估的准确,之后才敢大胆的报考。每份卷子,最好评判一个准确度,就用分数表示,负几到正几……”

    王国华表示明白,又问:“那你帮我们估分,你自己什么时候估分?”

    其他学生也关切的看向杨锐。

    “我啊?”杨锐莞尔,道:“我用不着估分,想报哪个就报哪个了。”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