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软卧包厢

第二百五十八章 软卧包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火车缓缓启动,列车员来送了一次热水,包厢内就安静了下来。

    杨锐又拍了两张照片,便将照相机交给了文思摆弄。

    作为报社编辑,文思喜欢摄影,但接触好相机的时候并不多,尤其是红旗20这种旁轴测距的高端相机,好不容易得到它的摄影记者都爱护如己身,最多只能借给他把玩几分钟,拆换一个镜头都是不可能的。

    杨锐却是将三个镜头都拿了出来,甚至拿出一个胶卷,随便文思使用。

    他虽然有收藏的*,不过,照相机这种东西,增值速度是远远赶不上通货膨胀的,所以,收藏只是对消费*的一种解释罢了,他既然将之拆出来用了,其实就没有指望收藏它能赚钱。

    文思显然有些乐不思蜀,一会的功夫,就坐到了杨锐这边,和他讨论起广角和标准镜头的区别。

    杨锐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权当是旅途中的消遣。

    文小满乘此机会,仔细的端详着杨锐的模样,越看越觉得好看,小心脏更是砰砰砰的直跳。

    她对这次的旅途,实在是太满意了。

    “烤鱼怎么不吃了?”马丽华轻轻的推了女儿一把。

    文小满的脸瞬间红了一下,掩饰着用手捂住,说:“不想吃了。”

    “刚才不是看你挺爱吃的?怎么了?”

    “就是……就是吃饱了。”文小满其实是不想自己狼吞虎咽的样子被对面的漂亮男生看到。

    虽然烤鱼很好吃,虽然文小满很多时候都不顾及形象,但是,身着一身黄蓝相间的运动服的杨锐,也确实有点漂亮过头了,远远超过烤鱼的美味等级。

    马丽华不太理解的看看残余一半的烤鱼,摇头道:“你平时都能吃两三碗米饭的,今天怎么吃这么少?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哪里有,老师不是说让我们保持体型吗?要为明年考试准备了。”文小满深深的低下头,似乎在为这些年被消化的米饭而忏悔。

    “这孩子……”马丽华看看剩下一个半的烤鱼,道:“老文,别玩了,趁热把烤鱼吃了。这个,小杨,你也吃一条。”

    “不用了,我出来的时候吃过了。”杨锐谦让了一下。

    马丽华果然不再劝,又将半个烤鱼推到文思面前。

    “我等会再吃。”文思忙着玩相机呢,忙不过来。

    马丽华只好自己拿起来吃。她右边,老公盯着杨锐的相机看,她左边,女儿盯着杨锐看……

    马丽华突然心生警惕,用胳膊肘倒倒女儿,道:“你,看书去,作业都没做。”

    “我做了。”文小满很不乐意。

    “做了也看书去,曲谱背了吗?”

    “背了。”

    “背新的去。”

    “哦。”文小满低低头,又瞅一眼杨锐,抽出本音乐教材,默默的哼了起来。

    小姑娘的音调很不错,也成功的引起了杨锐的注意。

    这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一双眼睛极有灵气,头上扎两小辫,活动而伶俐。

    用超过时代的话来形容,这简直就是一只萌系的二次元女孩。

    “真不容易啊,能在80年代遇到这么萌的女孩子。”杨锐暗自评价了一句,却也没有盯着人家看,转而打开姚悦送给自己的木盒。

    木盒挺大,又高又宽。第一层打开,是炸成焦黄色的里脊和肉丸,闻起来就喷香扑鼻的。

    第二层,是经典的宫保鸡丁,鸡肉的大小匀称,颜色鲜亮。

    第三层,则是用一个小小的铁饭盒,上面还附着纸条一封:将热水灌入最下层,就可以保持饭菜的温度。

    纸条上的字迹纤细,正是杨锐熟悉的姚悦的笔触。

    杨锐打开铁饭盒,里面满满的装着颗粒晶莹的米饭。

    “是你对象刚刚送的?”马丽华突然问了一句。

    杨锐惊醒似的抬头,笑笑没说话。

    文小满嘟嘟嘴,问:“杨大哥,你读北京大学,她呢?”

    “她在河东大学。”

    “那你们两个以后不是很难见面了?”

    杨锐不置可否的笑笑。

    马丽华拽拽女儿,道:“好好背书,管闲事。”

    “不是你先问的?”

    “我能问,你不能问。”

    “独裁。”

    “恩?”

    “哦,知道了。”文小满再次嘟嘟嘴低下头,眼睛却是亮闪闪的看着杨锐。

    杨锐也觉得不能让她再问问题了,于是笑笑合上木盒,拿出管慎买给自己的walkman,戴上耳机,闭目听了起来。

    轻轻的音乐,从耳机中流淌出来,看的文思和马丽华目瞪口呆。

    文小满反而雀跃的道:“是随身听,小月用的也是这种。”

    “我记得你说过,小月的随身听是她爸爸从国外带过来的?”文思见杨锐好像听不到,若有所思的问女儿。

    “是呀,放一张磁带进去,就可以边走边听了,所以叫walkman。”文小满读的是音乐,班里同学的条件都不错,也是见过这种新产品的。

    “在家里听不是一样,干嘛要边走边听?再说了,后面有车过来都不知道,多危险呀。”马丽华很不满的摇摇头,道:“你说外国人也有意思,这么好的技术,做什么不好,做这些东西。”

    “外国人的想法和咱们不一样。”文思说了一句,又将目光放在了照相机上。

    这样的机会不常有,他想多看看,琢磨琢磨,反正在火车上,闲着也是闲着。

    杨锐闭着眼睛,听着似曾相识又未曾听过的粤语歌,体会着时空流转的奇妙与属于自己的安静。

    火车哐当哐当的向前奔跑,黑烟滚滚而出,喷向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优哉游哉的在天上飘荡,似乎对地面上的一切都漫不经心。

    窗外的绿树出现又消失,青山与小溪一闪即过,又反复出现,它们令画面变的单调起来,也令杨锐昏昏欲睡。

    不多时,换了两遍的磁带自动停止,杨锐没有再换,翻了个身,发出均匀而细小的鼾声。

    “唉,你说这个小伙子,家里是做什么的?”马丽华一拉老公,说起了八卦。

    文思同志比划着相机,不耐烦的道:“你管人家是做什么的,河东那么大,我哪里知道。”

    “这不是让你猜嘛。”

    “我猜不着。”

    “喂,我问你,你手里的相机,值多少钱?”马丽华换了个方式,问了起来。

    文思稍微有了点聊天的兴趣,嘿嘿的一笑,说:“你别问多少钱,这个可是红旗20,你有钱都买不着。”

    “怎么说?”

    “这是70年做的相机,79年就停产了,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马丽华配合的问。

    文思一笑,道:“太难做呗,你看这镜头,这机身,全都是仿德国人的相机,而且做的比德国人的还好,这些光学玻璃,那都是老师傅一个一个磨出来,总共就没产多少个,全给中央媒体了。”

    “那你们社还有一个?”

    “咱不是北京日报吗?近水楼台先得月,那老小子软磨硬泡要来的,都舍不得给人看,我这次回去,得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那要是买不到,这个小伙子怎么弄到的?”马丽华问出关键问题。

    文思想了一下,又摇摇头,道:“说不定他家里人借给他的?要不然……”

    “把话说完,急死人了。”

    “要不然就是从香港买的。”文思说着摇摇头,道:“也不能,那太贵了。”

    “多贵?”马丽华好奇的就是这种问题。

    文思竖起三根手指,道:“三千多港币,参加了好几个展览会,就没卖出去几台,人家外国人都觉得贵。”

    “三千港币?”马丽华重复了一遍,赶紧抓住文思的胳膊,道:“这么贵的东西你还玩?弄坏了你赔得起吗?赶紧给人家好好的放回去。”

    “唉,你说话怎么就那么像我们社的摄影记者……”

    “你放不放?”马丽华举起了桌上的烤鱼。

    “放,我放还不行嘛。”文思委屈的将相机给收拾起来,装好放在了桌面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