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够低调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够低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杨锐没有立刻展开pcr的研究,尽管只需要一个好创意,一个好实验室以及两三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就可能完成这项实验,但是,一鸣惊人的背后,可能有更多的麻烦和工作。

    一鸣惊人就像在闹市中挖出一筐子黄金,需要不错的运气和极佳的技巧才能将之搬运回家,最早做这件事的同志是位君主,有实力开开心心的给大家演了一场荡气回肠的剧目。

    pcr在原本的历史上,其实也有一鸣惊人的成分,发明人穆里斯72年从学校毕业就没有正经的做过学术,直到79年进入西特斯公司也不受同事待见,做的是实验室生产的工作。pcr的首篇论文投给了《自然》未能发表,投给了《科学》也未能发表,最终是发表在了《酶学方法》上,就影响力来说,后者与顶级期刊是天壤之别。

    即使是这名可以说是普通的研究员,他也有一个伯克利分校的phd——虽然phd可以翻译成博士,但不是所有博士都叫phd——他的毕业论文登在了《自然》杂志上,那还是72年的事,放在中国,妥妥的学术大牛的起步,而在美国,这样的简历其实也很有帮助,至少让换了三四份工作的穆里斯很是随心所欲。

    相比之下,还是大一新生的杨锐,连有基础都称不上。

    而要在科研方面打下基础,更多更好的论文永远是不会错的。

    杨锐读研的年代,国内大学的学术气氛已经很浓厚了,正经学霸都要在校期间努力“积累paper(论文)”。

    那个年代,一名优秀的学霸,在大一入学的时候,就可以开始考虑阅读论文了,有些从小爱科学的孩子,可能在读大学以前,就决定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和研究方向,和重生了一次的杨锐的节奏是差不多的。

    大一读论文,大二学论文,到大三和大四的时候,碾压级的学霸能攒出三五篇的论文,这样,当他们毕业的时候,才能得到院士级或者长江学者级的前学霸教授的关注,进而有机会加入优秀的科研团队,前程一片光明。想要申请出国留学的也是一样,积累了论文的的轻而易举的拿常青藤大学的奖学金,纯考试的学生,就唯有看运气了。

    大学和中学,是一个不尽相同的世界,虽然还是用分数论英雄,但很多分数是隐藏起来的,实力不足的甚至不知道其他学生拿到的分数是什么东西。

    杨锐仍然是一名大学在校生,用这个身份去憋pcr技术,很可能浪费了机会。

    因为仅仅是身份问题,就有可能让他各种评选中失分。

    杨锐考虑再三,首先将目标放在了southern印记杂交的发展上。

    这是一项75年就开发出来的技术,也是研究基因图谱的基本技术,主要用于测定专一性的核酸片段。

    而为了检测复杂基因组中的单拷贝基因,或者多基因家族中的真基因和假基因,各国科学家在过去几年里,做了很多的工作。

    换言之,就是发表了大量的论文。

    大量的论文意味着大量的引用,杨锐准备以此作为垫脚石。

    因为印记杂交技术是pcr的前置技术,杨锐研究正热门的印记杂交技术,一方面可以让研究的线路清晰,一方面可以节省实验仪器的投入,最后,还能在本领域建立一定的声望。

    读汉语言文学的声望刷的再高,在分子生物学的会场上也是陌生人,同领域的热门题材,最是适合刷声望和影响因子。

    杨锐据此整理着实验思路,每隔几天,就去“上地”看实验室的基建情况。

    为华锐实验室准备的仪器也在一天天的增加,只等着基建完成就可以安装。

    在此期间,杨锐还得按着课程表上课。

    不像是成名了的科研大拿,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见不完的人,杨锐这种没有组织的科研员,平日里想找个人讨论一下都不容易,许多课程重听一遍,还是有些作用的。

    特别是教授们上的专业基础课,虽然简单,却是韧性十足,很有些嚼劲。就杨锐现在的水平,算上两世为人的经验和专业能力,也不敢说比代课的教授强,既然如此,听课总不会有坏处。

    而就另一方面而言,现在逃课也是不容易的,大一新生都在认认真真的听课,课前还有班长点名,一个人逃课是非常显眼的。

    杨锐只在听到某些无聊的部分,才戴上耳机,做自己的事。好在北大教授的水平不错,即使是基础的部分,也能讲的有声有色。

    然而,尽管杨锐觉得自己乖的不行,系里的其他人却不失这样看的。

    连续两个星期,生物系的民主生活会,都谈到了杨锐。

    所谓的民主生活会,就是党员、预备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们参加的小会,会上要做批评和自我批评,身边的人自然都是可以批评的对象。

    杨锐虽然自诩低调,每天按时上课,完成作业,抽空去图书馆,只穿基础款的阿迪达斯,吃食堂,骑凤凰牌自行车,躲在宿舍里听随身听,但在其他人看来,按时上课和写作业是理所应当的,杨锐的其他行为更是与低调无关。

    开学第三个月的首次民主生活会结束,班长刘安平不得不找上杨锐,说:“杨锐同学,咱们两个谈谈吧。”

    杨锐想了一下,才认出是班长,出了宿舍门,笑道:“咱们俩不太熟呀,谈点什么?”

    “我是代表咱们系来的,咱们边走边说。”班长挺严肃的,带着杨锐往宿舍楼外走,并道:“你看你不是和我不熟,你和班里同学都不熟吧。”

    “宿舍的几个算是熟了。”

    “那不行,你要积极和班级同学沟通,不能窝在自己的小环境里。咱们考入北大都不容易……当然,杨锐同学作为全国状元,学习方面应当是很轻松的,但每位同学都有属于他的优势,你应该汲取别人的优势,弥补自己的劣势。”班长代表院系谈话,很有政委的风范。

    杨锐望着这名身材销售,表情肃然,浓眉小眼的班干部,有点好笑的道:“不是应该发挥自己的优势,隐藏自己的劣势吗?”

    “什么?”班长刘安平的脑筋没转过来。

    杨锐侃侃而谈,道:“你看,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如果什么都学,最后什么都不精,这样的学生对国家和社会的用处是有限的,但是,如果发挥自己的长处,运用自己的长处,对国家和社会的用处是不是比较大?你比如说我,我觉得我不擅长说相声,也不擅长文学创作,你一定要让我学说相声或者编故事,毕业以后再做相声演员或者作家,这不是摧残观众,浪费大家的时间吗?”

    “没人让你做相声演员编故事。”班长被杨锐说笑了,转瞬整容,用怀疑的语调道:“你的意思是我在和你说相声?”

    “怎么会,您疑心病也太重了。”杨锐就算这么想的,也不会承认。

    班长其实也拿他没辙,只能继续说服教育道:“总之,你要多多参加集体活动,比如开学的篮球赛,迎新晚会,文娱委员白玲找了你好几次,你都没答应吧?这样不好,就算你不喜欢篮球赛,迎新晚会朗诵一首诗歌也不错不是?”

    “对,对此我检讨。”杨锐顺着对方的意思来,以其尽快结束两人的对话。

    班长刘安平对此表示满意,表情松弛了一点,道:“另外,你平时的生活也应该注意。”

    “哦?哪方面?”

    “首先是穿着,有同学反映,你有多件印着外国字母的成套运动服和运动鞋,频繁更换,虽然说,学校不要求着装,但是,咱们班的很多同学都穿布鞋和棉布衣服,常年不换,你这样每天怒马鲜衣的,在师生中的评价不好。”

    “师生评价不好”这样的词,就和“组织上”是一个意思,杨锐只是诧异的道:“我看咱们学校,穿皮鞋和呢子大衣的学生也不少,怎么我穿运动服就变成怒马鲜衣了?”

    杨锐买的阿迪达斯基础款运动装和运动鞋固然不便宜,但同学都不认识,以同类的山寨货来判断的话,比呢子大衣和皮鞋还便宜。

    刘安平郑重的道:“别人的呢子大衣和皮鞋就一双,你有多少套运动服?再者,你的衣服上经常都有很大的英文字母,这让人的感觉也不好。第三,你的衣服颜色鲜亮,给人的印象深刻,这就把你给突出了。当然,咱们不能以服装来评判人,你喜欢穿这些衣服,我们也不能给你没收了,但还是建议你注意影响。”

    杨锐哭笑不得,运动服的颜色鲜亮且不去说,硕大的英文字母其实就是因为买的是便宜的基础款。

    就这,杨锐还得庆幸自己是83年上的大学,要是早几年,天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我如果只穿一套衣服,颜色朴素一点,没有英文字母,即使是呢子大衣和皮鞋,都没有问题?”杨锐不可能去穿土布内衣和绿军装的,且不说他可怜的审美也是有底线的,这种衣服的舒适度也实在不高。

    辛辛苦苦的赚了钱,不能穿不能用,那才是真的土财主,杨锐是不可能做这种人的,因此只能独辟蹊径。

    班长没有听出杨锐的意思,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道:“对的,你现在的衣服可以寄回家给兄弟姐妹,或者偶尔穿一下也无伤大雅。与同学的着装保持一致才比较好。哎,其实我也不想和你说这些容易得罪人的话,但同学们反映了,我也不能不找你谈话。再者,这对你也有好处,无论是毕业分配,还是在校获得荣誉,学校都会考虑学生的口碑的……”

    “我明白,我明白。”杨锐连忙打断他的话,问:“还有呢?”

    他其实也不想搞特殊化,基础款的阿迪达斯放在后世,网购只要几十块,任何人都可以买一打随便穿,如果不是80年代的条件实在太差,杨锐还是愿意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的。

    而按照班长的说法,既舒服又低调的办法还是有的,他只是走错了路线。

    班长停了一下,又道:“还有一些小的地方,比如你在食堂里吃饭的时候,有同学反映你的花销比较大,经常点两三个肉菜,另外,有的菜吃不完就倒掉了。”

    杨锐突然很想大喊一声“冤枉”,他自觉吃食堂就够低调了,没想到吃食堂也会吃出错来。

    想了一下,杨锐解释道:“我经常点肉菜是因为锻炼身体需要补充蛋白质……”

    “学校体育系的同学运动量也很大,他们也没有像你一样顿顿吃肉啊,其实吃饭吃饱就行了,早几年大家还在饿肚子呢……”

    杨锐心想:早几年我宁可不吃饭也不吃食堂。

    叹口气,杨锐道:“我明白了,我以后注意不在食堂吃饭了。”

    班长以为说服杨锐了,很高兴,道:“剩下的都是小问题,比如说你骑的自行车,凤凰牌的吧,现在京城里也不好买,不过买了就买了,也没关系,还有背包,你好像有两个包,一个双肩背包,一个皮包,皮包是个干部包吧,上面还写着上海两个字……”

    “假的,人造革的,8块钱买的。”那包还真是杨锐在地摊上随便买的,平时来往图书馆带书方便。

    班长点点头:“人造革也挺好的了。行,这不是什么大事,你注意一下就行。”

    “算了,我换掉好了。”杨锐从善如流,本来就是一个人造革的假包,拿着也不是特别方便,还不如换个舒服点的布包。

    班长很高兴,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这说明杨锐同学也是积极靠拢集体,靠拢组织的……”

    “谢谢组织关心,我一定从善如流,改正自己。”杨锐一边说一遍想:以后看来只能穿手工定制的衣服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