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前程

第二百八十七章 前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杨锐和景语兰骑着自行车,走到哪里看到哪里,煞是潇洒。

    只要不是上下班的时间,路上的自行车就不会拥堵,在宽敞的街面上骑行,也可以称得上是心旷神怡。

    景语兰长发飘飘,有时候在前,有时在后,欢声笑语不绝于耳,更是令杨锐身边环绕着一股名叫快乐的气氛。

    即使看到的家具不堪入目,杨锐也少见的没有觉得浪费时间。

    他是个效率至上者,当年贴小广告的时候,都会想方设法贴的多点广点,买东西更是如此。

    不过,因为是跟着景语兰,哪怕是在瞎转,却有美人在侧,这让闲逛似乎也变的有意义了。

    “这个怎么样?”景语兰指着一个书柜。

    “还行吧。”杨锐轻点了一下头,又指指旁边,道:“我看那个更好一点。”

    景语兰看了旁边一眼,又扫了标签,眉毛一弯,说:“太贵了。”

    “先看样子。”

    “后面几个都是一批的,有便宜的。”家具店的售货员少的没有横眉竖眼,大概是两人长的太漂亮了,她也分辨不出两人的年纪,就问:“是准备结婚吧,其实书柜自己打一个就行了,店里的要贵一二十块钱呢。你们年轻人买一套沙发很好的,像是这种布的,洋气又好用……”

    景语兰最终红着脸从家具店里出来了,买了一套餐桌和一个书柜,说好送货的时间和地点。

    “太能说了。”景语兰站在街上,深呼吸了两下,才很不好意思的道。

    “你还没见真正的销售员呢。”杨锐不觉得怎么样,却是看着景语兰的样子有趣,问:“继续逛?”

    景语兰调整好了心情,道:“床都没买呢,刚才的那张你看不上吗?”

    “再找找。”杨锐还挺有逛街的兴致。

    如果和30年后的家具相比,现在的家具无论实用性还是样式,都会显的更加中国化一些,换言之,就是缺乏时尚元素,不够洋气。

    不过,在杨锐看来,中国化的家具没什么不好的。80年代的中国,再次打开国门,开始了新一轮的东西交汇,交汇的程度不深,所以是中国的工匠学习外国的东西。这使得中国的元素保持的较纯正,选择的外国元素也很肤浅,可从另一个方向来看,这种低调实用,简约又初具艺术感的家具,其实是非常有韵味的。

    尤其是一些做工精良的家具,它们往往参考了国外的经典设计,融合国内工匠的手艺,配合现代设备,样式方面,其实很有后世的高级家具的感觉。

    而在材质方面,80年代的家具更是完胜。

    杨锐逛了一圈,几乎就没有发现非纯木材质的家具。或者说,非纯木材质的家具,反而会被单独列放出来,以显示其独特,数量极少。

    虽然在许多物理性能方面,纯木的材质略有逊色,但就家具本身的属性来说,30年后的人们依旧对其有所追求,只是价格昂贵,以至于无从追求罢了。

    至于纯木的粗细致密等方面的要求,相距三十年的差距就更大了,甚至只要比家具店出高一点的价格,在潘家园之类的地方,甚至能够买到老紫檀木的家具,如果不是60平米的房子太小,摆不开那些老式家具,杨锐早就直奔过去了。

    当然,若是出于投资的目的,83年购买紫檀木还是太早了一些,它们的价格攀升是从90年代开始的,到了90年代中后期,当市场上的紫檀木被大肆收藏以后,才开始了飙升的过程,而且,与差不多同时起步的房价,更早起步的邮票以及前后数代的股市疯狂相比,紫檀木的流动性和回报率并不尽如人意,不能说是一种最佳的投资模式。

    杨锐出于实用的角度考虑,还是陪着景语兰逛店。

    在他身后不远处,郝玉默默的跟着两人。

    郝玉不是有意要跟踪他们的,她原本只是心情不好,所以提前下班逛街而已。

    她也没想到,会在街头碰见杨锐和景语兰。

    遇见了,要想发现不了这两个人是很难的。

    杨锐和景语兰的身高都超过了普通人,体型身材更是健美醒目,即使只是背影,也令人一见难忘。

    郝玉不知怎么的,就跟了上去。

    那或许是好奇,或许是无聊,或许是为了主任强行摊派的任务……

    郝玉也因此看着杨锐和景语兰说说笑笑的买家具,最后竟而买了冰箱、洗衣机和电视机。

    郝玉同学毫无疑问的震惊了!

    现在的电影都讲艰苦朴素,万恶的资本主义浪费金钱的片段是要被一刀剪掉的,所以,普通人也就看不到资本家是怎么花钱的了。

    郝玉只记得,自家表姐买家具,足足用了半年时间,他们从婚前开始买家具,一直买到婚后,差不多是凑够钱了就买,发了工资就去逛,倒也开心。

    至于电器,普通人结婚买几盏灯,买一个缝纫机,就算是电器齐全了,条件好点才会尝试买电视机和洗衣机,买电冰箱的更少。

    仅仅是电视券等电器券就很难弄到,有的单位只给结婚的职工,而且要对方单位开出没有发放电器券的证明。

    杨锐买电器用的都是外汇券,买的也是外国电器,比在国外购买贵了三分之一都不止。

    这也是没办法的,景语兰即使能弄来电器券,也不可能弄来三张,而对杨锐来说,电视机没有可以,冰箱和洗衣机没有就遭罪了。

    一台电视机800元的价格,就杨锐来说,也实在谈不上心理承受。他当年也是经历了创业的男人,在花钱如流水的痛苦时光中坚持了很久,现在享受花钱如流水的快乐时光,一点负担都无。

    郝玉就看的有负担了。

    她一方面羡慕景语兰的漂亮大方,一方面又惊诧于杨锐手里的资金充沛——这么多钱,要是买了国库券,全所的人都不用均摊了,不光今年用不着均摊了,明年说不定都省下了,这样一来,每个月得多出十几块的现金。

    要不是脸皮太薄下,郝玉现在就想冲上去偶遇了。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杨锐在景语兰的小意埋怨下,将她送回了家,自己返回宿舍。

    他回到房间的时候,203寝室的卧谈会刚刚开始。

    “杨锐回来了。”上铺的毛启明从窗口探出头来,上下扫了杨锐一遍,说:“图书馆早关门了吧,手上也没拿东西,你干什么去了?”

    “瞎逛。”杨锐笑着脱了上衣,先整理明天上课的东西,又看了一圈,问道:“邱夏和蔡桂农不在?”

    “邱夏去自习室了,估计要一两点才回来,老蔡去选去了实验室,你不知道?”毛启明擅长钻营,在每个系都认识人,消息也最是灵通。

    杨锐摇头,说:“邱夏爱去自习我知道,老蔡去了实验室。”

    “他们动力系的什么实验室,具体不清楚,就前两天的事了,你们说说,老蔡这命,真好,大一就进实验室了。”毛启明啧啧赞叹,他是真的羡慕,因为现在的大学生分配由学校一手掌握,而学校的分配原则就是按照成绩和户口所在地,简单的说,好学生先分到好的单位,也尽量按照学生志愿来做决定。

    当然,毕业分配的学生志愿是比较模糊的,好坏单位也较为模糊,所以有比较大的挪移空间,但总的思路是不会变的,对于无权无势的家庭,学习就是好分配的唯一路子。

    到实验室工作了,意味着目前的成绩和学习态度受到了某位或多位老师的认可——在有些院系,进入实验室也是要经过讨论的,其结果就是分配的时候会占便宜。

    对京城的大学的学生来说,最大的便宜就是留京工作了。

    北大学生,如果留京,即使不去国务院军委这样的超牛单位,部委和直属机构还是装的下的,但如果不能留京的话,再强也不过是某省的省委,落差还是相当大的。

    有点腼腆的侯兵也翻了一个身,叹道:“老蔡确实命好,哎,他们搞动力的还有实验室,我们学数学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数学多好啊,像陈景润那样,一个人就撑起一片天。”毛启明笑着说。

    侯兵笑的苦涩:“我们还学微积分呢,老师说了,到毕业的时候,要把微积分计算练的像四则运算,就算我们出师了,接着还有什么拓扑学、微分几何、数值代数、概率论、复变函数……总之,学前人的东西就够我学到死了,更别说做研究了。”

    “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们系的董昊,入学的时候就自学完微积分了,现在都不用听课了,天天去老师办公室开小灶,等大学毕业,人家说不定把该学的都学完了,我们还学人家当年自学的东西呢……”侯兵声声颓然,确实是受到打击了。

    董志成此时从上面露出大脑袋来,道:“自学了微积分又怎么样,咱们这届的高考状元可是杨锐。”

    “我可没有自学微积分的精神。”杨锐连忙摆手,数学这种东西吃的是天赋饭,一脑袋的资料也是闲的,水平不够的,和高水平的数学家聊天半个小时就得扑街。

    侯兵却是振奋起精神了,道:“杨锐,我得批评你,你太得过且过了,你的成绩这么好,基础这么好,就该积极加入老师的实验室,别再耽搁了,这眼看着一个学期都过半了,再耽搁下去,明年的新生都要入学了。”

    “老候的话实在。杨锐,你还不知道吧,你们系的胥岸青也进了实验室了,他是咱们这届的高考第二吧,也挺厉害的。”毛启明又说了一条消息。

    “我再想想。”杨锐一笑。

    毛启明奇怪道:“想什么?”

    “总得想一个研究方向吧。”杨锐要把校内和校外的研究彻底分开,只有这样,才不会因为校内的实验干扰到校外的实验。如果校内的实验室的仪器都和校外是两个系统,总不能说校内外的实验有关系吧。

    杨锐想着想着,慢慢的睡了过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