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重做试验

第三百一十七章 重做试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要我做金属玻璃的实验?”魏振学只听杨锐说了一半,就叫了起来:“我是做化学的没错,可咱不做这个啊,你也是搞研究的人,不能看见化学的项目就让我做吧,我不做。”

    “不是让你做出来,是让你重复试验,检查它的数据,你不觉得数据太漂亮了?画出来的曲线几乎和经典曲线一样了,数据处理都快省下了。”同样的实验,数据好看的解释起来就简单,说服力更强,数据不好看的就需要用数字和计算来解释了,难度更高,说服力更弱,这就好像车辆走匀速直线运动好计算解释,车辆要是走堵车运动,计算解释肯定比堵车本身要烦的多。

    研究员追求漂亮而经典的曲线,这是最好的实验数据,然而,现实的实验大多数都是不好看的数据组成的,经典曲线可遇而不可求,尤其是国内目前的实验条件,你不能指望筛眼比黄豆还大的筛子下面只有芝麻。

    魏振学被杨锐转移了视线,低头重看论文,一会儿说:“是挺漂亮的……但我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我想做化合物合成,不想做金属玻璃。

    “搞研究做实验的,哪个不是边学边做的?你先把金属玻璃的实验做出来,以后我资助你搞化合物合成。”

    魏振学被说的有些心动了,问:“那我就照他论文的模样重复一遍。”

    “只重复一遍不行,你必须做出结果来,或者证明这个结果做不出来。”杨锐停了一下,道:“对外的话,你就以这篇论文为比较,做一个延伸论文,如果结果证明李鑫的论文确实可行,你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投稿发表好了,算是给李鑫增加一个引用。如果结果证明李鑫的论文不可行,你就以自己的论文受到了影响,向杂志社和李鑫的单位投诉。”

    杨锐现在只是怀疑,他也不能肯定李鑫的论文就一定造假。人家万一是真的走****运,做出了漂亮曲线呢?

    魏振学又看了作者的名字和单位地址,说:“重做论文也不好做呢,我以前搞煤化工的,和轻工不一样。”

    “我知道,可你不能继续做重工吧,总要转一个方向。”

    “我想做化合物合成。”

    “化合物合成这个方向当然好,我不反对,现在是想找你先做这个实验,是你帮我忙啊。”

    “我想做化合物合成。”

    “化合物合成的设备还没到不是?你闲着也是闲着,做这个实验,不耽搁功夫。”

    “我想做化合物合成。”

    杨锐的脸都绿了:“咱们不说化合物合成行不?”

    “这个实验用的仪器,咱们实验室没有,全部买下来,少说得二十多万。”

    杨锐松了一口气,说:“我想办法给你借。”

    大部分的实验仪器是专业的,不做该领域的实验,以后都可能用不上,而且,仪器也不是电器,掏钱就能买到,订货的时间往往长的令人发指。

    魏振学想了一下,点点头说:“材料也要几千块。”

    “这钱我出了。”这是逃不脱的钱,要重做实验就得花钱,往往还得多花钱。

    因为对方做出了结果,实验就结束了,你得证明做不出结果,当然得要多做实验。所以,重做论文也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因为检查和重复论文往往比直接做出来还难。

    比如号称中国最牛化学所的中科院有机化学研究所,就曾经有过博士生造价的丑闻,她的院士导师不得不派出数名博士生,用了半年时间,花费巨资才确定了造假的事实。

    当然,人家是高智商的高端造假,用院士的话来说,是把30分的成绩造假成了90分。李鑫的论文水平在那里放着,如果造假了,也不可能像是人家那样高端。不过,要证明此点,至少得比李鑫的论文水平高端一点,才能做到。

    这也是无数研究者前仆后继的造假而未获惩戒的原因之一。造假的成本很低,而证明造假的成本却很高。

    魏振学有段时间没好好做实验了,新的实验室建成才没多久,好的项目所需的经费也不少,杨锐都没开工,他自然也没有东西可做,本人是饥渴难忍。

    思来想去,魏振学道:“你让我重做这个论文可以,但你得让我做第一作者。”

    杨锐莞尔:“别第一作者了,这个项目全是你的,除了时间上的要求以外,我不做别的要求。”

    “真的?”

    “千真万确!”杨锐心想:你就是让我做第一作者我也不做啊,学术打假这样的名声,好听不好玩。

    魏振学却是一下子高兴了。

    他写的论文不多,给杨锐做助手期间,跟杨锐混出来的多是第二作者,实际上,杨锐给出的第二作者都寥寥无几,必须是魏振学深入参与过的论文,才会给他第二作者的名头。

    而作为研究者,每个人都希望写着自己名字的论文越积越多。

    第一作者才算是你写的论文,第二作者神马的,也就是科研民工以下有点用,以后就很难产生效果了。

    “就这么说定了,你看好吧,只要有一点问题,我都给你揪出来。”有钱有实验室,还许诺给位置,这样的环境,包养一两个研究员还是很妥帖的,魏振学的态度也发生了大变化。

    杨锐这时候一笑,说:“这是得罪人的活,你就不怕得罪了人家?”

    “他要是被我查出来,做不了人的……咳咳……”魏振学豪迈捶了捶自己的胸脯,然后被自己打的咳嗽起来。

    刚刚有点被他情绪感染的杨锐,无奈的看着险些捶伤了自己的魏振学,甩甩手走了。

    魏振学当天下午就开始了实验的准备工作。

    杨锐则是装着糖衣炮弹前往北京钢铁学院,让涂宪帮忙找北京钢铁学院的化学系借仪器。

    作为北京科技大的前身,北京钢铁学院最强的是冶金系,化学系也在第一集团内,算是国内极好的化学专业了,各种研究设备也是非常的齐全。

    不过,再齐全的设备也不能敞开了给外面的人用,涂宪虽然在化学系呆过,也只能做个引荐,让杨锐用糖衣炮弹砸几个预约出来。

    用“手榴弹”都不能攻陷的阵地,也就不用多想了,杨锐返回北大,再找唐集中帮忙。

    以电泳实验室为名发表出去的论文已有4篇,尽管其中的两篇尚未发表,这种惊人的效率,也让唐集中对杨锐再次刮目相看,借实验仪器的事,更是爽快的帮忙的。

    杨锐差不多用了两天时间,才将需要借用的仪器在未来两周里预约好了。

    魏振学根本没想到杨锐的速度如此之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好加班将实验准备弄了出来,然后跟着杨锐去认门,再按预约时间使用仪器。

    从实验室里借仪器,向来都是极难的,杨锐做实验狗的日子里,印象最深的经历就是借仪器。

    实验狗们的情商普遍不高,有时候拒绝的生硬的令人受伤,但为了完成实验,又必须要去借仪器,白天不行就晚上,晚上不行就凌晨,有时候还要承受对方的监督乃至毁约,总的来说,前往别的实验室用仪器,感觉上就像是小学期间向同学借玩具,只不过,小学的孩子互相之间都是没心没肺的,实验狗的心肺功能若是不够的话就容易受伤了。

    好在杨锐的弹药充足,各个实验室的研究员也够淳朴,往往两包烟就能换一个笑脸,与研究生时代的窘迫完全不同。

    这一番行走,也让杨锐多认识了一些研究生、讲师等科研民工,因为实验室大多数是他们管理的,导师虽然掌握着实验室的大权,却不可能细致到连实验室的空闲时间都给管理了。

    周五,杨锐照例在食堂请客,几个有空的实验室研究员也毫不客气的蹭吃。

    现在的学生多不宽裕,有杨锐这样一个冤大头定期请客,自觉出了力的都愿意来。杨锐也觉得方便节省,往往招呼一大桌子的人,都花不了十块钱,做事还方便的多。

    几个人正吃的高兴,李鑫突兀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笑道:“你在这里呢。”

    他笑的有点寒碜,下槽牙磨着道:“杨锐,是你给厉教授放话了吧?”

    兴师问罪的气氛,瞬间让餐桌上的气氛跌了下来。

    杨锐的小狗腿孙汝岳放下筷子,问:“你谁啊?”

    “关你屁事。”李鑫肚子里一窝火,呛了孙汝岳一句,还是对杨锐道:“我准备报陶教授的研究生了,你有本事再给陶教授放话,我算你厉害。”

    同为牛级教授,厉教授是能直达天听的轻工业专家,陶教授就只是业界大拿了,档次差了不少,怨不得李鑫生气。

    杨锐则被李鑫说的一笑,问:“你找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不过,你怎么就非要在北大读博,清华也不错呀,对不对?”

    “我还就和你杠上了,有本事你就再让你高教司的亲戚打电话。还有,孟亮的处分你最好取消了,否则,小心我们写大字报揭露仗势欺人。”李鑫哼了一声,不屑的看看周围的本科生,转身离开食堂。

    他以为杨锐是用背景压人,自然一点都不担心读博受影响。国内招收博士生的教授的确不多,可也不少,而且都是有些影响力的牛人,背景压人这种事,不可能一路做下去的。

    杨锐失笑,心想:一个论文造假的研究生,还考什么博士,写什么大字报啊,公信力这种东西平时是没什么用的,考博士或者搞街头政治却是少不了的。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