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顺序

第三百四十七章 顺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胥岸青很想问问华锐实验室的进度,又怕被人识破了身份,于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安静的吃自己饭盒里的菜,也没有去碰桌上的红烧肉。

    孙汝岳好心给他夹了一块,道:“都是同学,害臊什么,多你一个吃不穷我,少你一个省不富我。”

    “那我不客气了。”胥岸青狼吞虎咽的将肉吃了,连拨了好几口米饭。

    他也有些天没吃肉了。学校的食堂里,一毛钱一份的菜是丁点荤腥都没有的,久旷的味觉就像是离群索居的少年乍然来到了集市,几乎来不及反应,就被无数的信息给充蒙了头脑。

    “好吃吧。”孙汝岳嘿嘿的笑了两声,又道:“我报考专业的时候就想,等我读完了生物学,我就造一种专长肥肉的猪,吃的少长的快,然后天天都有红烧肉吃。”

    一桌人全都笑了出来。

    胥岸青亦是莞尔,问:“那你现在怎么想?”

    “现在?我就想跟着唐教授和杨锐好好学,以后进外资企业,挣了钱,全家都吃红烧肉。”孙汝岳停了一下,见大家都注意到自己,于是有些低声道:“捷利康在天津的工厂,给每个工人的月薪都开到100多块了,你们知道吧?”

    “怎么不知道,不是说深圳的玩具工厂里,民工的工资都有两三百?”现在的学生并不忌讳进入外资,因为政府的宣传的关系,爱国主义通常是以另一种方式来表现。

    胥岸青家在广州,听到他们讨论深圳,不由问道:“你们毕业了以后,想去深圳?”

    “我不想去,离家太远。”一名学生大嚼着米饭。

    孙汝岳也摇头,说:“我想做研究,去外企挺好的,去深圳做工人,还是算了。”

    “谁去深圳是想做工人的,深圳也有研究岗位吧。”

    “深圳的技术活都是交给香港人的,用不着我。”

    “你也不会什么。”

    两个学生就此争执起来。

    孙汝岳笑笑,面向胥岸青道:“还没通姓名呢,我叫孙汝岳,大二生物系的,在唐教授的实验室帮忙,你呢?”

    “你叫我阿青就行了,我是生物系大一的。”胥岸青有点慌乱的通名报信。

    孙汝岳也没有过多的联想,和他握了握手,道:“我们几个都是生物系的,以后见的多了就熟了,看你长的挺壮的,打球吗?”

    “哦,不,不太打,我偶尔玩一下乒乓球。”胥岸青担心他们喊自己去打球,提前推脱起来。

    孙汝岳有点失望的“喔”的一声,道:“你个头不错,不打篮球浪费了,玩音乐吗?我们准备凑个小的交响乐团。”

    “为啥是交响乐团,不是,你怎么有时间玩这些?”胥岸青混乱了,他每天可是忙的不可开交,正常想来,杨锐的实验室成员也应该如此才是。

    孙汝岳不解的道:“我做实验的空闲就看书,剩下的时间就打球了。”

    “做实验不是应该特别忙吗?”

    “前些天是,我们这几天进度快,材料都有点跟不上了,空闲的时间就多了,再说了,忙也不是我忙,杨锐和黄老师是够忙的,我们做助手的就清闲多了,再说了,实验室里还有其他助手,大家交换着来,总不能忙的连上课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吧。”

    胥岸青不安的点头,他其实就忙的没了上课休息的时间。不休息,他觉得没什么,但没有时间好好上课,还是让胥岸青有点心虚的。

    然而,理查德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他对试验进度的要求非常之高,每个人每天的工作量都被压的死死的。再增加实验助手也不现实,理查德不愿意继续培训助手了,随着实验的进行,其他人要跟上实验进度也很费事。

    孙汝岳以为胥岸青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换了个表情笑道:“你知道不知道,咱们中国人也拿了一个国际作曲大奖。”

    胥岸青茫然摇头。

    “韦伯国际作曲大奖,得奖的是谭盾,这是中国作曲家得的第一个世界大奖,厉害吧?”孙汝岳的表情,像是自己得了一个大奖似的。

    胥岸青配合的说:“厉害。”

    “更厉害的在后面。这个谭盾还在中央音乐学院读书呢,和我们一样是学生。所以说,我想先组织一个小的交响乐团试一下,乐器就从学校借,如果能行,我就去请谭盾给咱们做指挥,到明年再接新生的时候放出来,砰!肯定能把所有人都给镇住了。”孙汝岳越说越兴奋,交响乐可是高雅音乐,要多高雅就有多高雅,而这样的活动,也是80年代的学生最喜欢参加的。

    对比一下也能明白,连康德的读书会都有几十上百人报名的时代,其实任何一个有眉目的东西,学生们都愿意体验。

    胥岸青颇有些好奇的问:“演奏交响乐是需要一些乐器基础的吧,你能凑够人?”

    “凑够多少算多少,要不然,怎么说是小的交响乐团。”

    “你会什么?”

    “长笛、手风琴,二胡也会。”

    胥岸青瞬间面瘫。他在家里的时候,是真的接触过交响乐团的,但对孙汝岳所说的三种乐器,他显然更熟悉。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孙汝岳搓搓手,道:“我们水平不行,多练习就行了,我看你形象不错,不如加入进来。我今年大二,你大一,这样刚好,等我大四的时候,就把交响乐团交给你们,到时候乐团正好成型,怎么样?”

    “我考虑一下。”

    “这还考虑什么。”

    “你又做实验,又打篮球,又搞乐团,还要上课学习,有那么多时间吗?”

    “我刚学的,时间啊,挤挤总会有的,大学的时光就一去不复返了。篮球是业余活动,实验和乐团,我会妥善分配经历的。”

    “做实验应该很忙吧。”

    “没你想的那么忙,重要的是合理分配工作,知道吗?”孙汝岳用学长的语气道:“以前的时候,我们都是助教给分配工作,那家伙不懂装懂,其实也就是大学刚毕业,自己都没怎么做过实验,就让我们一个试验做完了,再做下一个,完全是线性的。现在有杨锐组织,情况不一样了,实验安排的紧凑,等的时间少,明白吗?”

    胥岸青明白,但不相信的摇摇头。

    孙汝岳叹口气:“这有啥难理解的,就是减少等待的时间,不能就按照实验顺序来做,简单的和复杂的交叉起来做,等待时间长的实验,中间就做简单的,安排的好,就节省时间了。”

    “这搞起来很麻烦吧。”

    “不简单,我看他们把工作流程图画了一个墙,两三天就要擦一次,不过,做次图几十分钟,省下的何止几十个小时,要我选,我还是愿意在杨锐手底下做。”孙汝岳接着停了一下,拍拍脑袋,道:“杨锐也是大一生物系的,你们是一个班的?”

    “同专业不同班的。”胥岸青接着追问道:“你说要画工作流程图,然后分配实验顺序,要是实验出岔子了怎么办,比如有一部分做不下去了,那后面提前做的实验,不是也报废了?”

    “报废了就报废了,目前还没什么浪费。”

    “杨锐对实验就这么熟悉?”

    “唐教授的说法,杨锐这种,是有敏锐的嗅觉的。咦,你对实验方面也挺熟悉啊,你也有加入实验室?”孙汝岳总算是有点反应了过来。学校目前招收的研究生和博士很少,本科生进实验室是很常见的,但数量也不会太多。

    “我以前在卢教授的实验室工作,现在不做了。哎,我吃完了,你们先吃。”胥岸青不等孙汝岳回过神来,端着饭盒就跑。

    “这人叫什么名字来着?我怎么记不清了。”孙汝岳迷糊了。

    同座诸人纷纷摇头。

    胥岸青的饭盒里还有些菜和米饭没吃完,他不敢就此倒在水池里,学生会的学生都在那里埋伏着呢。

    他装模作样的带回实验室,然后卷在报纸里丢进了垃圾箱。

    朱家豪在努力的做着实验,见到胥岸青,就推给他一张纸,道:“教授刚才来了,留下让你做的实验,今天估计要到12点了。”

    胥岸青翻开来看了眼,总共就是三个小实验,却因为共用几个实验仪器的关系,不得不按顺序来做。

    胥岸青顿时一阵不爽,道:“理查德的学生,就是那个加州大学的博士,他在做什么?”

    “人家刚来,说是没吃过烤鸭,中午被校工会的人请去全聚德了。”

    “妈蛋。”胥岸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只觉得疲劳阵阵涌过心头。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