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为了方便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为了方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王晓芸在生物制品研究所工作,就生物方面的条件来说,在国内是第一等的。她本人对工资和职级方面的要求不多,就是对研究本身比较感兴趣,因此,王晓芸其实很在乎安定的环境。

    涂宪从安稳的化学系转到生物系,王晓芸原本是不太赞同的,不过,夫妻两人做相同的专业也有好处,王晓芸也就默认了此事。

    至于现在,涂宪说要去华锐实验室,王晓芸自然更不赞成。但她不想打击丈夫的积极性,索性答应去华锐实验室一看。

    涂宪却是颇为积极,第二天就联系好了杨锐,带着王晓芸直奔荒凉的中关村。

    实验室内,诸人皆是忙忙碌碌的。

    涂宪还没有正式加入,于是在门房做了登记,问:“杨锐在不在里面?”

    “杨总去考试了。”门房说这个话的时候,表情有点不自然。

    涂宪也是一愣。虽然早知道杨锐是在校学生,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他其实多忽略了这个问题。

    对他来说,杨锐首先是一家外国期刊的审稿人,其次是一家香港公司的实验室负责人,潜意识里,涂宪根本没有将杨锐的学生身份给列出来。

    门房的一嘴“考试”,却是给两人提了醒。

    王晓芸抿嘴一笑,道:“既然他去考试了,咱们就先回去吧,你明天不是还有监堂……”

    说到这里,门房都笑了出来。

    涂宪使劲咳嗽一声,说:“有志不在年高。”

    “说的是。”王晓芸乖巧的回答一句。

    涂宪叹口气,说:“杨锐交代了什么没?”

    “他说考完试就尽快回来。我去叫黄研究员出来吧,杨总不在,他负责,你们先进来坐。”门房每天的事情不多,也就是记着来来去去的人。

    “那就等一等。”涂宪拉着王晓芸坐到小耳房里。两人顶着日头骑自行车过来的,也是出了一身大汗,总不能就这样回去。

    这一等就是十几分钟,到王晓芸不耐烦的时候,门房才搓着手出来,身边还跟着大四生贺全贵。

    贺全贵说:“黄老师的研究做的正紧张呢,让我陪你们转转。”

    “老涂陪我不就行了。”王晓芸个子不高,表面文文弱弱的,实际上极有主见。

    贺全贵笑呵呵的道:“您过来了,我们总得派个人接待吧,黄老师是真的抽不出空,要不然也不会让你们等这么一阵子了,他本来是想一个实验做完就过来的,结果中间出了岔子,实在不好意思。”

    “算了。”王晓芸见人家这样说了,也不能不依不饶,只是表情冷淡的进门,打定主意走上一圈就回家,打死也不能让涂宪在这个实验室里浪费时间。

    涂宪拍拍贺全贵的肩膀,和他并排往里走。

    杨锐的华锐实验室,目前就是由几个院落组成,中间较大的建了楼房,旁边的小院子依然用着油毡的平房。

    只要的几个小组的实验都在楼房里进行,黄茂和杨锐也是身兼数职,分别掌握几个小组的进度。

    这也是杨锐迫切的需要招人的原因之一,独立的小组原本应该有独立的人来负责的,这样才能加快进度。

    实验楼内做了简单的装修,铺了现在较为少见的瓷砖,墙面涂成了淡蓝色,但除此以外,也没有什么显眼之处。

    王晓芸向四周看看,无所谓的道:“挺干净的。”

    “实验室里面比较好。”涂宪像是个炫耀玩具的小孩子似的,拉着王晓芸直奔第一间的公共实验室。

    王晓明挣了一下,没有脱开手,无奈的被涂宪拖入其中。

    此时的公共实验室内,只有汪颖一个人在工作,见是涂宪和贺全贵带来的人,只点点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王晓芸冷漠的看看四周,然后表情慢慢的优点软化了。

    “你看这个试验台,杨锐亲自画图定做的,是不是比咱们的试验台方便?”涂宪献宝似的,又问:“小贺,我记得这个试验台还申请了专利,是不是?”

    “是,在好几个国家申请了专利,花了钱的。”贺全贵非常配合。

    “你看看,是不是挺好。”涂宪站到实验桌前面,装模作样的做实验,以表现实验桌的方便。

    有普通教室四分之三大小的房间里,两组实验桌横放着,桌面上的架子上,是五颜六色的试剂,而在实验桌的两端,则是自来水管和水池,上面同样有架子,像是刺猬似的横七竖八的伸出木杆,用来晾晒烧杯烧瓶等器皿。

    王晓芸试了一下,确实觉得方便,笑笑道:“你们杨总还挺多才多艺的。”

    在实验室里,这个词是褒义还是贬义,很难说的清楚。贺全贵倒是自然的道了谢。

    “你看实验室的材料,还有设备。”涂宪继续献宝。

    王晓芸像是逛博物馆似的扫过。

    杨锐准备的仪器虽然,也没有超过生物制品研究所的范畴。对一心做研究的王晓芸来说,这样的设备是没什么诱惑力的。

    唯一让她看上眼的,也就是一台400倍放大的显微镜,这东西能看清楚细胞,但核内物质就不是很清楚了。

    王晓芸知道,这样一个小东西,进口的日本货就要两三万美元,欧洲货更贵。

    生物制品研究所里用的最好的显微镜也就是400倍放大,而且放在专门的房间里,任何人用都要写申请和报告,相对麻烦。

    不过,到华锐实验室工作更麻烦。想到这里,王晓芸对他们能随便用400倍的显微镜,也就没什么羡慕的了。

    “就这些了?”王晓芸看过显微镜,对其他东西就没什么兴趣了,迈步想走。

    “隔壁也是,隔壁都是。”

    “哦。”王晓芸推门就出去了。

    贺全贵和涂宪落在后面,捅了捅他,笑道:“嫂夫人不好伺候啊。”

    涂宪苦笑:“她以前在法国留学过,对硬件设备要求高,没办法,习惯了欧洲人的实验室,再回国看看,确实不适应。”

    “我是说脾气,好像有点倔?”

    “岂止是有点倔。”涂宪压低声音,说:“咱们私底下说啊,我这个对象是属驴的,得顺毛捋。”

    贺全贵“噗”的捂住嘴。

    王晓芸又看了两间实验室,没什么表情的进了魏振学的实验室。不像是前面两间,魏振学见人来了很开心的招呼,还停下手里的工作,给王晓芸倒了杯茶,然后才继续拿起移液器。

    王晓芸看着他打几枪,换一个枪头,放在盘子里,打几枪,换一个枪头,放在盘子里。

    接着,就见魏振学将堆了一盘子的枪头,唰的一下倒在了垃圾桶里。

    王晓芸正喝茶呢,也唰的一下站了起来,茶叶洒在衣服上都不知道。

    “就这么倒了?”王晓芸伸着头,看到的是小半桶的枪头。

    枪头是塑料制品,像是一个尖锐的漏斗似的,前端针眼用于吸液和出液,后端根据容量,会有一定的储液空间。

    这样的量产枪头自然是消耗品,购买时都以千个论价,便宜的十数元,贵的数十元。但用的也很快,因为不同的溶液不能混用枪头,枪头接触了其他东西,或者在空气中暴露的时间长了,也要更换,为了精确快速的完成钾通道的实验,杨锐大量购买了移液器和枪头,并且复制了详细的使用规范。

    魏振学以前是搞有机化学的,也没有用过移液器,现在刚刚换了方向,也只能按照杨锐的使用规范做事,抬头见王晓芸表情狰狞,不由怕怕的问:“怎么了?我又弄错了?”

    “你不能直接给倒了啊,我们所也买了进口的移液器的,这些枪头也是进口的吧,像你这样用,一天就能用掉上百个枪头,一个月下来,枪头就得花几十美元,这怎么行。你应该先分类,用之前就考虑,这个溶液能不能去除,能去除的枪头放在一起,不能去除的使用枪头就要集中使用,你刚才做的这些,都是能去除的溶液,取上来清洗杀菌消毒,再用几次都没问题的。”王晓芸说着伸手,道:“给我双手套,我帮你捡起来。”

    “我自己来,我自己来。”魏振学被说的心虚了,伸手抽了一只cpe手套戴上,又在cpe手套外面,戴上一*胶手套,再翻起垃圾桶,将里面的枪头全捡了出来,问:“现在怎么分类?”

    王晓芸用看二货的表情看魏振学,道:“你戴手套戴两只是什么意思?还有,你把新新的乳胶手套伸到垃圾桶里,那还能用吗?”

    魏振学茫然道:“实验室里都这样啊。”

    “都戴两个手套?两个手套有啥用?”王晓芸看他这么浪费,都要狂躁了。

    正好涂宪从后面过来,听他们说话的声音大了,忙跑过来解释道:“戴两个手套是为了方便,你看,里面的塑料手套比较松,防护性和方便性都不好,乳胶手套虽然方便,但太薄了,又不防汗,同时戴两个,一个是增加防护性,一个也是方便,老魏,你给演示一下。”

    “哦,就是脱起来方便呗。”魏振学说着,揪住里面的cpe手套,一下子将两个手套给脱了下来。

    乳胶手套就是医生常用的手套,有弹性但比手小,半透明且轻薄,能够紧紧的裹在人的手上,非常便于操作,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不过,就像是很多医生会戴两层手套一样,实验室里只戴一层的乳胶手套也会不安全,一旦刺破,任何能令蛋白质改性的药水,都会让人受伤。

    另一方面,戴着手套工作容易出汗,本就轻薄的乳胶手套的韧性还会进一步的降低,不止工作时增加危险,脱的时候还能麻烦。

    在杨锐读研的时代,不是精确操作的时候,大家都习惯了戴两个手套,用完一翻一扔,非常方便。

    王晓芸却是看的耳垂都要翻起来了:“一次用两个手套,就是为了脱的时候方便?”

    “真的方便,你试试……”魏振学被王晓芸的表情给震慑了,小意的递上手套。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