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七十五章 补助

第七十五章 补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榜的锐学组成员,他们的惊讶不比其他人少。

    曾经有过估分经验的人都知道,感觉自己考了多少分这种东西,在面对一门考试的时候还有点用,面对六七门考试的时候,是一点都不靠谱的。

    有的学生会在自己做出了难题以后自我感觉良好,有的学生会在遇到了原题的时候自我感觉良好,有的学生会在胡乱填满了空格以后自我感觉良好,相对的,有的学生没做出难题就会自我感觉不好,有的学生会在遇到了原题而忘记的时候自我感觉不好,有的学生会在空了题目未做以后自我感觉不好……

    十分乃至二十分的错漏,在感觉里是很难判断出来的。

    锐学组的学生虽然学的刻苦,可他们要同时复习六门课,每门课能够投入的时间并不多,大部分人在考试的时候,还沉浸于“我的某门课”能拉分的程度。

    整体上升更简单的概念,在80年代的高考复习中是不存在的。

    这个时候,人们羡慕的还是数学十几分却被北大录取的钱钟书。这种好像日本漫画中的角色信息,仿佛是给天才的天然注脚。

    然而,天才永远都是少数,更多的人之所以偏科,是因为专注一门自己喜欢的功课,能出成绩的功课,从中得到的成就感更高。

    所以,直到2014年,仍然有许多优秀的学生是偏科生。要让他们自己改正观念是很困难的事,而在此时,老师或家长的帮助往往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将一门功课从75分提升到85分,远比一门功课从85提升到90分简单,所以,出于应试的目的,消除短板比拔高更重要。

    不过,这种方式在短期内的效果一般,不少人甚至都感觉不到成绩的上升。

    可这一次的全科目测试,却让全校学生看花了眼。

    锐学组成员几乎各个在三百分以上。

    而这,以前是回炉班的尖子生才能达到的分数。

    “我怎么觉得,咱真能考上大专。”王国华得了348分,已经达到了大中专的分数线,这本来是他复读的目标,瞬间达到,不禁感慨万分。

    曹宝明也盯着光荣榜上自己的名字看,口中道:“组长说了,咱们锐学组的人都要考本科,大专可不够。”

    “就你这得陇望蜀的德性,有了本科的分,就想考重点了吧。”

    “咦,会用成语了啊,不错不错,我怎么记得有人之前说要考河东大学的?”

    “你小子给我闭嘴。”王国华见曹宝明把私下里的话都给说出来了,气的上去就打。

    两人当众闹腾起来,直到被周围同学幽怨的眼神所感染。

    参加过锐学组补习的学生,普遍能够增加一些分数,可要说增加三四十分以上的,只有锐学组的正式学员。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学生都明白,加入锐学组,多出20分是什么概念?那是火辣辣的前途。

    别说是河东大学了,别说是普通本科了,只要一个大专文凭,毕业回乡,最起码是南湖地区的干部,回乡能比镇长都风光。

    李铁强第一个受不了,鼻子里哼了一声,道:“350分都没有,就考河东大学?那我不是要考中科大了?”

    王国华被他说的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笑了,说:“要我自己复习,我今年肯定报大中专,现在有锐哥补习,我还真就考河东大学了,倒是你,考不考中科大,不用给我们说,爱咋滴咋地。”

    这么一句大实话,把李铁强呛的厉害,青着脸,说:“我凭自己考大学,你有种也别让人帮。”

    “你最好连书都不要读,自己推导公式算了。”李学工从后面挤了出来,站在王国华身边帮他说话。

    “我……我不靠别人,我自己考。”李铁强大声喊了一句,担心被锐学组的人堵住揍一顿,快步离开了看榜地。

    正在不远处说话的杨锐被他的宣言给震了一下,转瞬一笑,没当回事。西堡中学以前还没有能考上大学的学生呢,如果一句宣言就能上大学的话,又何至于此。

    在全国只有30万个名额,却有上千万青年的80年代,有毅力有智力有运气有宣言的孩子太多了。

    除此以外,杨锐也不在乎李铁强能不能考上大学。高中毕业以后,同学们都会分道扬镳,除了他的锐学组,其他人联系机会大概会很少,李铁强的人生与他,应该会是两条平行线了。

    这是一个急速发展的时代,考上了名校的学生,考上了重点的学生,考上了普通本科的学生,考上了大专的学生,还有没考上大学的学生和有背景的学生,它们都会运行在不同的轨道上。

    尽管会交汇,会上升,会下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双方是没有交集的可能了。

    反而是适才很开心的许静,有点触动的道:“不如让李铁强回到组里来,他的成绩不错,再认真补习一下,说不定能考个好学校呢。”

    “这样的人,考上好学校又有什么用。”黄仁已然充分的理解了杨锐的思路,抢在杨锐前面作答道:“锐学组的升学率提高不是免费的,这里是所有志同道合的同学的集体,如果可怜他,等你以后出人头地了再可怜他也来得及,否则,人家还不见得领情呢。”

    “他如果在组里,说不定能考上本科呢。李铁强也考了好几年呢。”许静轻轻摇头。

    黄仁乐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就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估计还会想把组长给踢出去,然后独霸油印试卷的利润。许静,没想到你虎背熊腰的,还挺多愁善感……”

    “我什么时候多愁善感……我哪里有虎背熊腰了。”许静又羞又恼,怪责的推了黄仁一把。

    身形普通的黄仁如遭重锤,咚咚咚的向后连退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杨锐捂着脸,叹口气,帮忙解围道:“不要再玩了,看完了分数就休息一下。黄仁,把锐学组的成绩整理一份出来,做好平均分等统计,下午时间拿给我。另外,通知所有人,下午继续训练。”

    最后一句话,把黄仁吓了起来,顾不上尾椎疼痛,问:“下午训练吗?训练什么?”

    “我好像听到了继续训练几个字。”李学工和王国华路过驻足。

    黄仁连连摆手:“你肯定是听错了,就是普通的讲课对吧,有什么要继续的?咱们先前是在为考试而特训啊,现在考试结束了,特训自然也就结束了。”

    “考试虽然结束了,特训的制度还是保持下来比较好。”杨锐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出了他最喜欢的部分:“虽然不再进行综合训练,但训练的时间和制度都不会改变。也就是说,今天下午要进行至少8个小时的训练,明天全天是12个小时左右,都请安排好作息时间。”

    凡是锐学组的学员,都不由自主的唉声叹气起来。

    曹宝明小心翼翼的道:“我每天都要锻炼肌肉呢。”

    “保证做题的时间,你爱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但不能熬夜。夜晚是短期记忆向长期记忆转化的时间,如果熬夜了,会造成白天记忆的东西晚上就忘掉……”

    曹宝明尽可能的想要将自己从题海里拉出来,又说:“我必须要做工呀,不做工就没钱吃豆子和牛肉了,不是说,锻炼肌肉要大量摄入蛋白质吗?”

    “确实需要就写申请上来,组里补给你。”杨锐说的干脆利落。

    “啥?”曹宝明不能理解杨锐的想法。

    杨锐笑笑,道:“现在的锐学组已经收缩为三十多人了,嗯,算上后备组员,也只是40多人,所以,明确的说,锐学组的资金就是为咱们这三四十人服务的。所以,大家不管是有学习上的问题,生活上的问题,甚至是家里的问题,凡是需要钱的,都可以向组里申请,只要组里的资金健康,我们就尽可能的满足。像是曹宝明这样,为了更健康和有型的身材而锻炼,因而缺少时间打工赚钱的,说明情况,组里也可以给予一定量的补贴。”

    “这样也行?”

    “当然可以,家里条件不好的,父母生病,有弟弟妹妹要照顾,或者家里负债等等影响到学习的理由,都可以申请补贴。”杨锐顿了一下,道:“现在组里每个月能剩下600块左右的余钱,平均到每个人的头上有将近20块呢,都不要客气。”

    “那就是每人都能申请20块?”王国华眼睛亮了。

    “不止。”杨锐笑眯眯的,道:“如你王国华,家里没负担,你又没有用钱的地方,这不就省出20元?我也不用钱,也能省出来20元。”

    对于30多人的锐学组,所有人都可以说是知根知底,哪个用钱哪个不需要钱,不用调查都能猜个*不离十,杨锐也无心制定更严格的规定。他的原则就是锐学组不积攒资金,多了多花,少了少花,没钱也就没钱了。

    如果要用此时的公司性质来分辨,目前的锐学组就是一个集体企业,只不过分红快的有点没节操罢了。

    不过,出于一种长期发展的想法,杨锐顿了一下又道:“组内成员互帮互助是咱们锐学组的使命之一。今天申请了资金的组员,等到日后有了钱,我也希望你们能捐一些出来,帮助有需要的其他组员……”

    “如果读了大学,恐怕好几年都赚不到钱。”曹宝明低声说。

    杨锐莞尔:“锐学组会持续下去的,总能等到各位发达之日。”

    他这么一说,却是让无数人的眼神都亮了起来。

    而在锐学组以外的学生,再是羡慕嫉妒恨,亦是无可奈何,目前实行推荐制和考察制并行的锐学组,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进入的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