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八十九章 重复试验

第八十九章 重复试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鸿睿班被单独成列,和其他班级一起,站在西堡中学门前,做欢迎的排场。

    杨锐嘟囔了一句“记者而已”,就被卢老师赶紧打断,说:“这可是国家级的大报,里面的每一句话,都是全国人都能看到的。你可别闹别扭。”

    “我平时也不闹别扭啊。”杨锐哭笑不得。

    卢老师目光炯炯的看了杨锐一阵子,道:“你是实验室的负责人,必须得呆这儿迎接,要是觉得无聊,你就到边里休息,等人来了,再叫你,别找不着人了。”

    大家都站着呢,杨锐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休息去,转念一想,管它呢,为了一个记者站俩小时,也太傻了。

    于是,杨锐毫不犹豫的利用了特权,回到了阴凉的教室里。

    其他学生只能用羡慕的眼神看他,没人会觉得不公平,杨锐现在做的事儿,已经完全超出了普通学生的想象,享有特权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从西堡中学向下,是一个无遮无挡的大土坡,宽阔的机耕道下面,有一条二级公路连接。以80年代的标准来说,西堡镇算得上是交通便利了。

    不像是后世,现在的大工厂都是国企的,油价相对较低,车辆的素质堪忧,很少有司机敢用2。5吨的火车去拉5吨货的。因此,穿行西堡镇的二级公路尚算平坦,经常十几分钟也没有一辆车经过,而若是有车过去,又会卷起厚厚的黄土,在闷热的空气中经久不散。

    学生们从早晨等到中午,不得不分批吃饭,然后又等了三个小时左右,才见到一辆轿车和两辆吉普的组合从省城的方向驶来。

    不用说,车队中午是被留饭了。

    杨锐也没什么立场去抱怨,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也配合着去站岗。

    领头的上海轿车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缓慢的爬上了大坡,停在了西堡中学的门前。

    学生们动作熟练的做出欢迎的表情和姿态,杨锐做戏做全套,也无所谓的甩着胳膊做无知少年状。

    轿车后门开,走出的是一名高瘦的干部,接着是两名陪同而来夹克衫干部,最后,副驾驶座打开,出来的却是一名身着苏蓝色短衫长裙的女生,大约二十一二岁,短发齐肩,长裙齐踝,神色飞扬,像是个准备游行的民国女学生似的,用乌溜溜的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记者是女的?”杨锐摆动的手停了下来。

    刘珊“呀”的一声,拉住杨锐的袖子,问:“女人做记者不好吗?”

    “没什么好不好的,就是来到这里以后,还没见过……这种。”杨锐不由自主的叹口气,心想:我还真是个宅货啊,来到80年代好几个月了,结果就去了两次平江,都没好好的游玩过。唔,也不知道82年有什么好玩的,仔细想想,还是感觉实验室最舒服。

    “手上的动作不要停。”这次是卢老师的低声警告。来的可是省市县教育局的干部,虽然不一定有多高的职位,可对西堡中学来说,都算是钦差大臣了。

    杨锐只要继续摇晃胳膊,像是个被风玩坏的柳条。

    女记者身材颇为婀娜,身量也高,在一群灰蒙蒙的干部群中,如众星捧月一般,须臾间就走到了学生们的队列前方。

    “这位就是发表论文的杨锐同学了。”校长赵丹年总算没有把杨锐给芸芸众生掉,笑出一脸的皱纹,向干部们介绍了一番。

    只是在杨锐眼里,自己更像是挂在架子上的猪头,大家都是大眼瞪小眼,就是一方适合说话,一方不适合说话。

    “杨锐同学,你好。”女记者主动伸出右手来,声音清脆的道:“我是《中国教育报》的记者丁亚琴,第一次看到你的资料,有点不敢相信呢,听说你发表了论文在外国期刊上,能看一下吗?”

    “样刊在实验室呢。”杨锐是个心理年龄30的大宅男,被这样一个年轻女记者居高临下的询问,多少有些不适应,声音也变的低沉和简短。

    在别人眼里,这更像是一个羞涩的男生的正常表情。

    高瘦的呵呵的一笑,从后面露出半张脑袋,说:“那咱们去实验室吧,我也挺好奇的,丁小姐,你走前面?”

    丁亚琴向他笑笑,又回身拉了杨锐一把:“杨同学一起来。对了,你怎么想到要自己弄一间实验室,然后写论文的。”

    “瞎弄。”杨锐话音刚落,赵丹年开始猛烈的咳嗽。

    女记者莞尔。

    杨锐摸摸脑门,道:“我是在长期的学习中,逐渐摸索到了一系列的学习方法,为了证实自己的一些想法,增强实践经验,我在校长、老师以及同学们的支持下,开始了自己的实验室创建之路……”

    明知道是套话,丁记者还是装模作样的记了几句。

    杨锐不由赞道:“敬业。”

    “我还没有摩挲到自己的工作方法呢,当然要认认真真的,才能创建自己的职业道路。”丁亚琴身上荷花的清香,令人容易放松警惕。

    杨锐轻轻的落后了一步,微笑不语。即使是做研究生的时候,杨锐也见过太多和蔼可亲的医药代表,有些很专业,有些很性感,当她们怀揣着目的而来,总是带着刺的。

    高瘦的干部立刻窜前面来,陪在丁记者的另一边,笑道:“丁小姐以前没有到过乡镇中学吧?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西堡中学坐落在西堡镇……”

    杨锐趁机脱离,低声问赵丹年道:“校长,这些人都是什么来路?”

    “陪在丁记者身边的是省教育局的蒋德蒋科长,河东大学的化学系毕业,进局两年,青云直上,年轻有为。”校长知道杨锐想问什么,短暂的介绍以后,又说:“市局来的王科长是负责宣传的,和县局的鱼科长处的不错,他们都是为了报导来的。蒋科长年轻气盛,你让着点。”

    “看您说的,我今年也就18岁,差不多都过了年轻气盛的年纪了是吧?”杨锐觉得校长揽来的活计麻烦了,硬是给堵了一句。

    赵丹年没好气的道:“蒋科长和丁记者年纪相近,有话聊,你年轻气盛做什么?”

    杨锐想说“不争馒头争口气”,可再想想,没意思的。人家男未娶女未嫁的想要搞对象,我掺和什么啊。于是幡然醒悟,我果然是成熟男人,要不然,年轻气盛的时候,哪里会用“想”这种活动啊。

    一行人到了实验室,见惯了大城市的大学仪器的丁亚琴神色如常,随意的问了几句,就要杨锐重复论文实验。

    陪她一起来的摄像师此时方才从后面跑上来,拿了一个相当于后世微单的照相机,准备给杨锐拍摄。

    杨锐迟疑了一下,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先看样刊?”

    他可不想给一群人做重复试验。一方面,这些连辅酶是什么都不懂的人,看了重复试验也是白看;另一方面,这些人里要是有懂得什么是辅酶q10的人,就可能学走他实验里的关键步骤。

    发表到国外的论文,虽然说明了实验流程,但却缺少了关键的几步实验,以及由此产生的数据,这样的论文,没有杨锐的帮助和授权,是不可能进入实际生产的。

    这就像是杨锐交给夏侯欢的蒸发结晶器一样,你好像看到了很多东西,却没有看到实际的东西。要重新研究一遍,支出大于收获。

    然而,杨锐若是给他们当场表演了,关键步骤就不受控制了,赵丹年当日没有提到这一点,杨锐也没有想到,遂成尴尬局面。

    大家都看到了杨锐的遮掩,市县两级的干部,顿时用严厉的表情看向赵丹年,确认后者一切正常以后,才收回目光。

    高瘦的蒋德科长心下一顿,抽了一本单行本,一边看一边道:“杨同学,有什么问题吗?”

    这次,不等杨锐再说,校长先跑了出来,忙道:“没问题。大家先看一下期刊,我们做一些实验前的准备。”

    说完,他将杨锐扯到了一边,低声问:“有什么问题?”

    “我的这组实验,里面有几个步骤,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杨锐低声回答。

    “还保密,怕什么?他们哪懂这个。”赵丹年撇撇嘴。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算了,我试一下。”杨锐知道拖不得,再次回到实验室中央,道:“实验需要一名助手,我的实验助手正好不在,你们有谁会用这些仪器的吗?”

    “我会。”蒋德蒋科长得意洋洋的站了出来,道:“我在大学里是学化学的,接触过一些实验方面的训练,也做过实验助手。我读了杨同学的做法,《用皂化法提取辅酶q10并提高其产量》,如果真能做到,每年可能给制药公司节省下不少的资金,您像命令管理实验助手一样命令我就好了。”

    “河东大学的毕业生?本科还是研究生?”杨锐从柜子里拿出一堆容器。

    蒋德微笑说:“本科,考研的时间太久了。”

    杨锐稍松一口气,转着脑筋,应付着差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