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九十六章 转向

第九十六章 转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进了干休所,国医外贸的工作人员也就算了,弗兰奇却被震惊了。

    清澈的江水环绕干休所半周,紧邻着湖畔树林,风景秀丽不说,地方还异常的广大。错落有致的小楼点缀在花坛、草坪和树木之间,全是二层规格的小别墅。

    门口自然是有现役军人站岗的,擦的雪亮的钢枪闪闪发光,渗着淡淡的威严。

    由工程部队完成的道路施工平整而清洁,照抄自前苏联的设计,很有波罗的海风格。远离白色医护楼的平坦高地,还有国内少见的温水游泳池……乍看上去,整个干休所的外形几如奢华会所一般。

    “我们要见的,是某位高级政府官员吗?”弗兰奇小心翼翼的询问。来到中国之前,他是接受过大使馆培训的,如何正确面对中国平民,如何正确面对中国官员,都有详细解说。这其中,也免不了一些危言耸听的地方,免得他们犯了大忌。

    面见中国的高级政府官员,显然是要非常注意的。

    弗兰奇也瞬间变的紧张了。这就好像中国人在缅甸,或许很不在乎月入300元的缅甸平民如何看待自己,可要是见到缅甸将军,怕是少有几个人能摆出高傲的姿态。

    要是将军的住所外面还有持枪卫兵,感觉就更不同了。

    陆成才也没有来过干休所,同样好奇的张望,并给弗兰奇解释道:“这里是给退休的军队干部居住的,在中国叫干部休养所。”

    为了翻译这个词,陆成才费了好大的劲。

    弗兰奇不明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和退休的军队干部讨论商业?”

    “你想要的技术所有人,也就是杨锐,他的爷爷是退休的军队干部。”

    弗兰奇讶然:“他是将军的儿子?”

    “没有那么高级,但是,也有一定的权力。”陆成才心想:要是有地位的将军的孙子,咱们还谈什么啊,能给的好处给了就行了。

    尽管是这样想的,陆成才同样不怎么安心,低头对同来的公司领导道:“海处长,咱们就直接找进去?”

    海处长的年龄比陆成才大10岁,职位高了一级,却是极重要的原料药和精细化学品销售处的处长,完全决定了国医外贸在原料药和精细化工品两方面的销售决定。在国内医药制剂和医药器械外销极少的情况下,海处长可以说是整个国医外贸总公司最重要的处长。

    不像是陆成才,他的关注点并不在单一的辅酶q10的技术上,他在乎的是与捷利康公司的合作关系。

    既然捷利康公司在乎,他就在乎。

    国药外贸终归是个外贸公司,而国内能出售的原料药和精细化学品实在太少了。从他们的角度来说,此时的销售额是比利润更重要的东西,只要能做大盘子,他们就愿意。

    因此,海处长很和善的对圆胖子弗兰奇道:“现在来看,咱们得和他的家人谈判了。军队的干部和我们国企的不太一样,有些难说话,你得注意了。”

    “一定一定。”弗兰奇低头说话,声音很低沉。

    海处长这才发现弗兰奇的表情不对,但要说帮他开解一下,又觉得没必要。

    反正是老外想要,国医外贸也没坏处,先听听看再说。

    谈判的地点就定在了干休所的餐厅里,这里也没有雅座或者包房,杨锐等人还选了个中央的位置,看起来像是把餐厅包下来了似的。

    当然,实际上不停的有老头儿来来往往,讲究少食多餐的,嘴馋的,误了点吃饭的,有一个算一个,来了都要和杨山聊两句。

    弗兰奇等人光是介绍就用了十分钟,让他再次见到了80年代的中国速度。

    总算互相之间认清楚了人,陆成才咳嗽了一声,道:“咱们先来确定一下意愿吧。捷利康公司现在是想要购买杨锐的技术,也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国医外贸也愿意促成此事,杨锐……同志,你们现在是有出售的意愿吧。”

    杨锐坐了坐直,却没说话,他还是个中学生的年纪,虽然是技术所有者,但在此处,说话也没什么分量,不如不说。

    杨山更不会按照陆成才的路数来说话,啪的一声把酒杯放在他面前,道:“光说话有什么意思,先喝一杯再说。”

    “杨书记,我不太会喝酒。”陆成才来之前,也是了解了杨山的公开信息的。

    杨山“哼”的一声:“不会喝酒你来做什么?耍嘴皮子?”

    陆成才表情更苦,被杨山的气势所摄,低眉顺眼的道:“我是做翻译的,不就是耍嘴皮子的嘛。”

    “那也得喝。”杨山的军队作风,根本不给他一点喘息之机。

    海处长一看,连忙道:“要不这样,我敬大家一杯,咱们一起碰一杯。”

    他说着就站了起来,举杯面向杨山。

    杨山和他碰了一下杯子,抿了一口,道:“我老了,身体不行,医生不让喝酒。”

    “这……这个……”海处长饶是酒国英雄,他也没法逼一个干休所的老革命喝酒,再看看杨锐,红唇齿白的少年郎,也不适合拼酒。

    至于锐妈和段航,根本就没上桌来。

    海处长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杨山才没那么多顾忌,点着陆成才道:“赶紧的,把你这杯清溜了。”

    陆成才被逼无奈,垂头饮了。

    剩下海处长,孤零零的站在对面,多少有点不高兴。

    杨山笑了笑,先给陆成才满上,然后招手叫了个勤务兵过来,道:“陪海处长把酒喝了。”

    “是!”勤务兵两脚一并拢,拿起杯子,一口干了,亮出杯底,再敬个礼,回头又去站岗了。

    这也算是个台阶了,海处长只好将酒喝了,再坐下,绝口不提敬酒。

    杨山却没把陆成才给放过,又逼着他喝了三杯酒,才动了筷子,说:“喝酒伤身,吃点凉菜再喝。”

    陆成才没法和有勤务兵的老干部讲道理,打碎牙齿往肚里吞,狠吃了两口卤肉,方将胃里的恶心压了下去,道:“杨书记,我们其实是很有诚意的……”

    “你们国医外贸,在这件事上,是个什么角色?”杨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口打断。

    陆成才挺了下胸道:“我们主要是牵线搭桥,捷利康公司正在和我们国医外贸谈合作,希望从国内进口一些医药和器械到国外销售,这也是我们的主要工作。当然,技术转让也属于外贸销售的范畴……”

    “他们分钱给你们吗?”

    “不分……”

    “这么说,他们掏钱买走了杨锐手里的技术,杨锐拿到钱,你们什么都不要,是这个意思吗?”

    海处长使劲咳嗽一声,道:“杨书记,原则上,我们医药外贸不干涉捷利康公司此笔技术收购,但是,我们希望把它们放在同一个框架里来谈。”

    “那要多长时间?”

    “可能要一段时间。”海处长笑笑,道:“这也符合咱们国家的中长期规划,合起来谈判,也能争取到更好的条件。”

    杨锐微微摇头。合并谈判,他本人不是谈判主体,自然有被殃及池鱼的风险,总体条件也许是提高的,单独的某一个项目的条件就不一定了,到时候,他还得和国医外贸再谈一次,与其如此,真不如和捷利康干净利落的做交易。

    不过,国医外贸的着眼点就在国内外合作上面,哪怕辅酶q10能在未来给他们赚到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这些大老爷们也是不关心的。因为像是捷利康这样的大型医药公司,往往能出数千万美元乃至数十亿美元的规划图,这样的“未来”放在报告里,自然是更显眼的。

    杨山也是知道杨锐的立场的,颔首道:“既然这样,我就再叫一个人。杨锐,去把你大舅叫来吧。”

    杨锐稳稳的点头,回头将大舅段华叫来了。

    人到了,自然又是一通介绍。

    弗兰奇懵懵懂懂的打招呼,不明白一名在肉联厂工作的中国人为什么出现,海处长和陆成才却是面色微变。

    这时候,爷爷杨山的坐镇效果已经起来了,杨锐整了整袖口,微笑着用英语问:“弗兰奇先生,贵公司是一定要和国药外贸合作呢,还是与其他公司合作也行?比如具有生物制品加工能力的其他中国公司?”

    陆成才喝了酒以后就脸红,现在更是急的滴血,连忙给海处长翻译。

    海处长其实也听得懂一点简单的英文,甚至不用听懂,他就知道杨锐想做什么。

    80年代的国内生物制品公司都是归属于肉联厂所属的,但管辖权是卫生部的,就权属问题来说,有点乱。但不管怎么乱,他们都和国医外贸不搭界。

    问题是,现在只要能和外汇搭界的,那都是能通天的大好事。

    国医外贸现在和捷利康谈着大买卖呢,不在乎这么一点利润或者投资额,一个地区的肉联厂就不同了。

    海处长敢肯定,只要有1万美元的好处,当地肉联厂就敢把官司打到卫生部去。反正都是为公家的事争小圈子的利益,名字被大领导看到了,只有好事没坏事。

    不等弗兰奇回答,海处长先道:“不管这个肉联厂,没有外贸出口权。”

    “不好意思,西堡肉联厂还真有。”段华说起西堡肉联厂,颇为得意的道:“我们西堡肉联厂自60年代开始,每年开始向华约国家出口白条肉,近年来更是扩展到了南非和东欧各国,所以,出口权的问题,不用担心。”

    “白条肉和医药不一样。”

    “生物制品究竟算不算医药,我觉得要从出口品的形态和特征来说明,有时间,我可以写一篇文章请海处长品鉴。”杨锐给对方笑了一脸的泥泞,又转过头来,对弗兰奇道:“捷瑞康公司想要购买我的技术,还是为了辅酶q10的制成品吧。不过,就我了解的情况,在英国采用组织提取法生产生物产品,成本比东南亚地区明显高出20%以上。西堡肉联厂拥有一家生物制品的初级工厂,只要进行简单的投入,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向捷利康公司供应辅酶q10的制成品,不知道,贵公司是否由此意向?”

    “投资额呢?”

    “30万英镑可以起步,100万英镑可以建设一家很不错的工厂了。”80年代是生物制品公司的黄金时代,所谓的工厂,也就是放大的实验室,钱多了建大一点,钱少了建少一点,仍然属于机械仪器和人员的简单堆积,门槛相对较低。

    当然,杨锐也是要了一个小数字,免得吓到捷利康。30万英镑的投资额和弗兰奇提出的1000英镑的买断价格,还是有着相当差距的。

    海处长和陆成才听到杨锐的要价,都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投资哪里有这么好搞定的,要是吃顿饭喝几杯酒就能有100万美元,国医外贸全体喝死了算。

    弗兰奇果然陷入了沉思。

    杨锐淡定的加入筹码:“新工厂设备运抵,三个月内可以开始生产,原料充足的情况下,月产量30千克。”

    辅酶q10是含量极低的生化产品,以80年代的标准,100克猪心的产量也就是30毫克都不到,国内提取到20毫克就算是好成绩了,30千克的辅酶q10,意味着至少100吨的猪心提取物,规模很不小了。

    像这种产品,制药公司都是有多少卖多少的,随便一个有钱的心脏病人想多活两年,就可能要消耗几百克甚至更多的辅酶q10,用欧美的说法,这更像是一种有效的实验性药物,也属于特权的争夺。

    弗兰奇不由自主的问:“你的条件呢?”

    海处长和陆成才,又是一口气提了上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