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章 破裂

第一百章 破裂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怎么回事?”海处长气势汹汹的来到外间,语气不善。

    “杨锐新发表了一篇文章,英国人很不高兴。”陆成才低声解释。

    海处长一凛,问:“什么文章?”

    “依然是关于提高辅酶q10的产量的论文,听捷利康的人的意思,他好像更新了技术,大概是这个意思……”陆成才费力的解释,他自己其实也没有弄太明白,如今亦是现炒现卖。

    海处长眉头拧成工字,问:“更新了技术,就是有了更新的技术?这不是好事吗?”

    “不不不不……”坐在不远处的弗兰奇心情也不好,听着自己翻译的话,难得跳了起来,在翻译的帮助下,高声道:“他泄漏了技术,他将我们合同中规定的,应该独家授权给我们的技术公布了出来……”

    “公布了出来,全部?”海处长一下子觉得手指头冰凉了,他以为杨锐要同归于尽了。

    “不是全部,是其中一个关键点。”陆成才刚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紧张的手抖,他从身后的桌面上拿来一本几乎要被翻烂在美国出版的《生物化学及系统生态》,低声道:“英国人走外交包裹送来的,听他们的意思,杨锐的技术总共有十几个关键点,他目前完整公布了其中一个,然后又证明和猜测了几项更新的技术,发表在了这家期刊上,编辑还给了导语。英国人刚刚检索到的。”

    尽管现在的计算机检索技术不发达,但各国科学界早有成熟的科技情报检索方式。就生化制药而言,日本系的《科学技术文献速报》速度最快,全部检索的时间也不过一个月,荷兰和法国次之,然后是美国和苏联,英国捷利康这样的公司,为了尽快得到最新的科技信息和专利申请,往往会委托专人或设立专门的部门来检索与本公司相关的科技情报。简单的来说,在他们关注的领域,半个月时间已经很长了,如果动作缓慢到半年时间,再好的制药公司也只有倒闭一条路。

    不久即将兴起的甲骨文等数据库公司,没少从制药公司身上赚钱。

    海处长悄然松了一口气,道:“只是一个,没什么关系吧?”

    “从生产的角度,没关系,但从法律的角度,这是违反合同的行为,我们的合同都建立在这些关键点的基础上,现在少了一个,原有的合同已无法继续使用,所以,今天的签约,无法进行了。”弗兰奇的沮丧不比海处长来的少,他也迫切的希望提高自己在集团内的位列。

    其他的话,海处长都没往脑子里进,他就听清楚了一点:今天的签约无法进行了!

    这是要大丢面子啊。

    海处长使劲摇头:“不行,今天的签约必须要进行,你们对合同有什么疑问,现在提出来,我们现在就修改。”

    他掏出钢笔,竟是要当场改合同的意思。

    到了此时此刻,可来不及循规蹈矩了,外面多少人等着看签约呢,京城总部的高官们,也指望着他们能拿下一个开门红。

    合同出了问题,以后再说,签约不能进行,情何以堪?

    弗兰奇兀自摇头,道:“我们的工作人员检索到了杨锐的文章以后,执行副总裁就取消了航班,因此,签约已经无法进行了,抱歉。”

    海处长的脸“唰”的变成了猪肝色,又气又急:“取消了航班?你们前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通知我们?”

    “我们也在核实此时,大概几个小时前,我们的生物工程人员,‘刚刚’在实验室环境确定了杨锐公布的关键点正确,从而推翻了合同。”弗兰奇没说“不关我事”就算是客气了。

    他说明到了这里,摊开手,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就要离开。

    海处长的脑袋已是乱哄哄的一片,红的黄的蓝的,像是被镇关西打了三拳似的。

    然而,目前的环境却不给他思考和休息的机会。

    “弗兰奇先生,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海处长踉跄的拦住一行外国人。

    他紧紧抓着弗兰奇的胳膊不放,学着小日本那样低头鞠躬,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哑声道:“我们双方合作的基础还在,弗兰奇先生,过去这些天,我们的谈判不仅是为了这项技术本身,还是为了我们两个公司的合作,对吗?这仅仅是一次小小的挫折,让我们想个办法,来弥补此事如何?就在隔壁,现在坐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全国媒体,地方媒体,行业媒体的记者都在等待咱们今天做出的决定,不用等到晚上,这些决定就会被所有人知道,我们应该冷静的,谨慎的对待此事,您同意吗?”

    弗兰奇迟疑了一下,说:“我同意。”

    海处长的衬衣都被打湿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油汗,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累过,又不敢停顿的继续道:“我来整理一下,目前,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继续签约……”

    “签约不能继续进行了!”

    “弗兰奇先生。”

    “我没有签约的资格,也不会这样做的。”弗兰奇凝视着海处长,被胖脸挤出来的小眼睛异常的认真。

    “我们可以想想别的办法,海处长的西装都贴到背了。

    弗兰奇摇头,用前两天学的中文说了一个“老海”,又道:“你如果只是想讨论签约的话,我们必须要退席了。”

    用中文说话,能够缓和谈判桌上的气氛,这是英国人早就掌握的技巧。但是,今天的气氛注定是难以缓和的。

    “签约暂且放下。”海处长艰难无比的说出这句话,然后全身都像是被水打了似的。

    他不怕巫尘远,但让全公司做蜡,怎么想都有无数,无数,无数多的后遗症。

    海处长只能安慰自己,现在重要的是挽回局面,不是让局面完美重现。

    短暂的思考了二十秒,海处长竖起食指,道:“第二个问题,是杨锐公布的关键点与合同不符,你们希望我们如何弥补?不是说有更新的技术吗?我们用更新的技术来替代原有的技术不行吗?我相信,杨锐也是为了追求更好的技术,才公布了之前的技术,对不对?弗兰奇先生,请先坐下来如何?”

    弗兰奇甩甩手,还是坐回了椅子上,道:“关键不是他公布的这个技术。”

    他的动作令海处长轻松,话语却让海处长紧张:“麻烦您尽量详细说明,是你们更想要以前的技术吗?”

    他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些外国人到国内来购买所谓的过时技术,但买回去以后,稍加改造或者不加改造,却变成了新型技术,这在一些传统行业比较多见,医药行业却是只有传闻而已。

    若是如此,谈判估计会更难了,但也没关系。

    然而,弗兰奇再次摇头:“新技术更好,如果按照杨锐论文中所写的话,生产的辅酶q10会更加稳定。”

    海处长眼中露出了希望,忙问:“这是好消息,对吧?”

    弗兰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目光沉重的望着海处长,道:“现在,捷利康总部有一个怀疑,国医外贸是否真实的拥有碱皂化提取辅酶q10的技术产权。”

    “什么意思?”海处长有技术产权的概念,但他并没有真正的做过产权的交易,国内的研究所要是有什么新药或者新成果,想要外销的话,不给国医外贸好处就算不错了。所谓的技术产权,在研究所之间虽然不是免费赠送和学习的状态,但只要给一点潜规则范围的好处,自由交流也不受到控制。

    有时候,一项重要技术的转让,就是一顿酒的事儿。许多国内领导的风光都体现在这里,尤其是那些中途调任的领导,才不管研究所曾经的积累用掉了多少的人力和物力,能卖人情的绝不会手软,这么多年下来,很难给予国人技术产权的直观印象。

    拿到一个技术的完整权力,并用合同来规范,这种思维模式,中国的官员们还在学习,并要学习很长的一段时间。

    弗兰奇看海处长的表情,失望的叹口气,道:“现在请让我确认一下,这项技术,是由杨锐独立发明的,是吗?”

    “这个……是的。”

    “你们以此为基础签订的合同,是否得到了杨锐的授权呢?”

    “这个……”

    弗兰奇暗道:果然如此。这些天,他没有见到杨锐,就觉得不太安心,不过,商业谈判和技术分开,也是国外的潮流,弗兰奇每天被灌酒灌的半死,也顾不上许多。

    不过,海处长的答案,终究不是他想要的。

    “你们要的是技术,我们交给你们技术,这样不行吗?”海处长不明白的问。

    弗兰奇再叹一口气,问:“那么,你们现在拿到技术了吗?”

    海处长脑袋轰的一声,鸣了!

    他回忆起了几分钟前,刚刚收到消息时的恐惧——如果杨锐将所有的技术公布了,国医外贸能怎么样?

    艰难的扭过脖子,海处长问陆成才:“没人去把杨锐的技术要来吗?”

    陆成才暗骂:我一个外联部的翻译,这也能怪到我头上?

    不过,陆成才也不想最近一些天的积极表现化为乌有,勉为其难的道:“听说技术科的人去找过杨锐,他当时在学校里做什么实验,据说实验有毒,后来再找,没找到……”

    海处长肚子里翻天覆地,真想吐一身给单位的人看看。

    技术都没拿到,就匆匆忙忙的想卖掉,还撇开技术所有人。

    就他所知,直到现在,巫尘远都没有找杨锐说过一句话。

    但是,这能说是巫尘远自大?

    海处长不觉得。相同的位置,就算不做这么绝,他也不可能把一个高中生拉上谈判桌的。

    怪只怪这个中学生太妖孽。

    仔细想想,要是不够妖孽的中学生,也做不出这样的技术。

    现在的学生,都是些什么材料做的?

    海处长又急又恼,这件事更难了。

    “弗兰奇先生,请给我们一点时间来确认此事如何?只要技术还没有公布出去,这事就还能挽救。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海处长示意陆成才去确认技术是否拿到了。自己则郑重而诚恳的向弗兰奇低头。

    弗兰奇白乎乎的似笑非笑:“你们需要的也许不是一点时间。嗯,我们会再逗留几天,你知道在哪里找我们。”

    “请……再等一下……”

    “没什么是我们能做的了。”

    “至少……请到会场简单的说明一下。”海处长尽其所能的为单位挽回颜面,虽然已注定是颜面尽失。

    弗兰奇微颔首,道:“我的同事们要先回去了,他们还有工作。”

    不用再多说什么,一等英国佬摇着******离开了。

    弗兰奇继续坐在椅子上,品着有点怪味的红茶。

    海处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使劲喘了两口气,道:“去个人,把巫总叫出来。”

    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装不存在,传递坏消息这种事儿,最伤害人品了。

    ……

    六个小时后,面色铁青的巫总倚着轿车的窗户,大吐特吐。

    海处长一样眼珠犯浑,紧紧的抓着前排靠椅,说:“开慢一点好了,太阳还没下山呢。”

    “来不及了,继续开,踩油门。”巫总的目光向前再向前。

    司机深吸了一口气,脚下又加重了一些。

    深黑色的上海牌轿车仿佛不存在减震效果似的,疯狂的起起伏伏,像是将脚下的二级公路给包夜了似的。

    “见到杨锐,我亲自来谈。”巫总攥着拳头,浑身充满了斗志,以及愤怒……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