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平价肉

第一百三十六章 平价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吕芝对打饭的事挺不乐意,还是泱泱的陪着姚悦去了,路上道:“房间里的懒鬼,隔一个操场的路都不肯走,偏要人送,胖死他。”

    “人家也许是做什么重要实验呢。”姚悦细声细气的道。

    “做重要实验还和我们说那么多话。多放油多放肉……”她学着魏振学的声音,扁扁嘴道:“穷酸地方,也不知道有没有油和肉。”

    “别乱说,让人听见了多不好意思。”姚悦拉了吕芝一把。

    “本来就是。”吕芝挑剔的道:“穷山恶水出刁民,看那人的样子,就知道西堡镇是啥样了,想想就一肚子的气,还肉不多油不多不开门呢,我一会拿肉贴在他脸上,对了,他刚才给肉票了没?”

    姚悦也连忙去看,脸色一白,道:“只有一张粮票,还有四毛钱。”

    “没给肉票还想吃肉?”吕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给他一壶热水,自己烫肉吃算了。”

    姚悦忍不住打了她一巴掌,恼道:“你还笑,现在怎么办?回去要肉票?”

    “管他呢,要不然咱们拿着钱回吧,四毛钱够车费了。”吕芝笑眯眯的,

    “看你出息的,搪瓷缸子也给你算了。”

    “别,我不用人家使过的。”

    “你昨天还用我的饭盒打饭呢。”

    吕芝狡辩道:“我拿错了。”

    “上周也是拿错了?”

    “谁让咱俩的饭盒像呢?”

    “我的是红色的,你的是黄色的,怎么像了?”

    “上面都有一个胖娃娃啊,哎呀,你说咱俩以后生孩子,是不是都生一样的胖娃娃?”

    “疯疯癫癫的,不和你说了。”姚悦娇嗔着推开吕芝,又问了一名学生,找到了西堡中学的食堂。

    未进院子,就能闻到浓烈的香气,吕芝皱皱鼻子,讶然道:“好像有肉味哦。”

    “鼻子真灵。”姚悦赞了一句。

    吕芝嘿嘿一笑,搂着姚悦的肩膀,道:“你别妒忌我,鼻子不好也能当猎犬的,只要你努力和勇敢。”

    姚悦叹服:“算你厉害,我不和你说话了。”

    “不说就不说了,不过,肉味真的好浓,喂,咱们也没吃饭,干脆在这里吃好了?”吕芝的口水在大量分泌。大学生在校都是有补贴的,通常由主粮粗粮票和现金构成,可以说是自上大学开始,这些学生就端上国家饭碗了,但是,学生补贴通常没有或者很少肉票,学生食堂往往只会做一两种肉菜,即使是女生,也免不了馋肉。

    姚悦笑了:“一点肉味就把你给勾引了,你没浪费好鼻子。”

    “一定要把我说成狗才开心啊,这样好了,你请我吃晚饭,我变狗也乐意。”

    “谁有钱请你吃晚饭,吃那么多。”姚悦嘟嘟嘴,又道:“你带肉票了吗?”

    “谁出门带肉票啊。”

    “那你还想吃肉。”

    “闻着肉味吃饭也不错啊。”吕芝舔舔嘴唇:“快点走吧,别过了饭点。”

    食堂内,吃饭的学生络绎不绝。

    姚悦走到前面,在瓦房前的窗口放下魏振学的搪瓷缸子,道:“我给实验室的老魏打饭。”

    “哦,今天换人了?要什么?”里面的大厨仍是西堡中学以前的大厨,只是变的更胖了,脸上的油也更闪亮。

    姚悦将四毛钱和一张粮票放在木制窗台上,道:“我不清楚,他给了我这些,然后要多放油多放肉。”

    “我看看,一斤粮票,吃面好了,臊子面怎么样?今天有焖肉,四毛钱,再加两块焖肉好了。”大厨一边说,一边就给搪瓷缸里夹了好大一坨面,然后浇上厚厚的肉臊子,最后在上面放了两块巴掌大的焖肉,喊道:“肉臊子面加焖肉,多油多肉嘞。”

    吕芝惊讶的险些把下巴掉下来,问:“不要肉票?四毛钱买这么多?”

    在1982年,四毛钱其实不少了,普通工人也就是40块左右的工资,普通农民一家人的现金收入也许只有200块。四毛钱全部用来买肉,或者用来买面的话,比碗里的要多的多。

    但在饭店或食堂,显然不是如此计算的。一斤的馒头算干面,通常只有四两,剩下的属于利润,熟肉本身就要舍一半,饭店还要多收一些。到学校附近的小饭店吃饭,两个人总要花去一两块钱,吃到的肉还没有吕芝见到的多。最常出现的情况是三个人要两盘素菜,一盘有肉丁的半荤菜,然后吃掉一个人一周的生活费。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物价很低,人们收入更低的时代。

    维持温饱,就已经是普通人的最大追求了。吃好喝好这种希望,只有少数人才能达成。正因为如此,读书继而做官才如此的令人羡慕,虽然不是每名官员都有贪污*的机会和胆量,但差不多每名公务员都有蹭吃蹭喝的机会和要求,在生活和享受上,即已达到了上层标准。

    而在正在读书,尚未做官的吕芝看来,四毛钱不仅是理所应当,而且便宜的吓人,更重要的是,不要肉票!

    肉票比钱可有用多了。

    否则,多少人家宁愿少买点别的东西,总愿意先买点肉的。

    但在正常的市场上,没有肉票光有钱,是买不到肉的。即使是黑市,也不能保证全天供应干净的肉制品。病死猪肉母猪肉等等肉联厂不收的猪肉,才是黑市供应的主力军,偶尔有些好肉,也得半夜三四点钟去抢,价格更是贵的离谱。

    厨师很享受吕芝的惊讶,哈哈笑道:“厉害吧?咱们吃的是肉联厂的特供肉,打七折,不要肉票,学生和老师管够。”

    “西堡中学的学生和老师才能买?”

    “那当然,别处来的,照样得给肉票。不过,价格还是七折,镇里就有人专门到我们食堂来买肉的。”大厨盯着吕芝,想从她手里赚点肉票。

    西捷工厂的投产,让杨锐在西堡肉联厂的话语权大增,事实上,他的大舅段华在工厂内亦是名声大震。再加上鸿睿班里有不少的西堡肉联厂子弟,杨锐就通过西堡肉联厂的工会,给西捷工厂一批平价肉,再转手卖给西堡中学。因为西捷工厂是合资厂,杨锐每月象征性的付出10美元,就省下了大笔的肉票。

    就他从捷利康拿到的2万美元现金,这种用法够维持一百多年的。

    不过,杨锐还是需要肉票的,一方面,他想给家里一点补贴,肉票比肉方便,另一方面,锐学组的其他成员家庭,也有类似的需求。

    这也是杨锐不断分润出来的好处。

    西堡中学的普通学生能省下肉票,锐学组的学员通过奖学金等手段,得到不同种类的奖励品。

    现在的锐学组仍然在赚钱,而大件的固定资产投资已经渐渐的少了,在史贵那边源源不断弄回利润的前提下,杨锐更愿意将之花费出去。

    以国内目前的经济状况,钱花在吃的方面,是最招人喜欢的。

    同样的原因,令吕芝很不满意,她盯着后厨锅里的大块肉片,转头咽了口水,回身就争辩道:“我们是西堡中学实验室请来的客人,来的时候没人通知我们要带票证,现在怎么办?”

    “实验室请来的?老魏还是杨锐?”大厨每天呆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学校内的事儿却是门清。

    吕芝的气势有点弱,她觉得举起老魏的旗子会更有用,但还是乖乖的道:“杨锐。”

    “杨锐请你们来的?做什么?”

    “做实验。我们是河东大学的学生。”吕芝机灵的拿出自己的学生证。这年月出门,没有身份证件是混不下去的。

    大厨一看,点了点头,道:“要吃什么?臊子面两毛,一片肉两毛。”

    “刚给老魏不是两片?”

    “所以叫油多肉多啊。”

    “不能给我们也多点?”

    “真是杨锐请你们来的?”

    “真的。”

    “行,就这一次,两片焖肉,一斤面。”大厨给她们舀在大瓷碗里,道:“井水洗过的,交八毛钱,两斤粮票。”

    吕芝有点肉痛的从口袋里拿钱。

    这顿饭固然划算,但一顿饭四角钱也不能说少。顿顿如此的话,普通工人是没办法养家糊口的。

    不过,魏振学是个特例,他老婆带着孩子在平江工作,而他从煤科院被贬到了煤科所,职级工资却没有少,一个月能拿56块。他把30块给老婆,自己留下26块,到了西堡中学做实验助手,杨锐又给他一份补贴,到头来,魏振学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每天都过的是满嘴流油的日子。

    当然,如此做的一个前提是不要肉票。

    姚悦从后面递了一张粮票和八角钱,道:“看在你这么认真斡旋的份上,我请你好了。”

    “我说说的,不用你请客?”

    “你都陪我走这么远了,我得请客。”

    “是你说的?我不客气了。”

    “嗯。”

    吕芝接过姚悦的钱和粮票,给了大厨,一人一碗装着厚厚肉片的臊子面,找了位置坐下。

    只吃了一口面,吕芝就深深的叹口气,道:“有这么一个食堂,实验室是空的,我也愿意来啊。你交好运了,同学。”

    “我是为了写论文。”说归说,姚悦吃肉的速度一点都不慢。

    吕芝已经顾不上说话了,好半天才抬起头兴奋的道:“汪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