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狼子野心 > 第028章 奔 四

第028章 奔 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伊儿看着爸爸特意把门反锁上,脸上不由得一红。房里顿时觉得安静了好多好多,天花板好像也比平时光洁许多。伊儿随后觉得盖着下半身的被子让爸爸轻轻掀开,两腿有些发凉。脸皮热热的发着烫,感觉有些羞人。这可是跟爸爸相处这么久以来,自己第一次让爸爸看见那里,第一次让爸爸为自己穿裤儿。心里有些难为情,但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甜意。

    木儿的手颤得不知所以,干!木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抖得如此厉害,抖得如若筛箕。这还是其次,更要命的是,胸口里头的那颗心此刻如七上八下的兔子一般,跳个不停。房里周遭空气仿佛被这燥热的心跳瞬间引燃,炽热无比。烧得自己全身一片烫热无比,口干舌结的很。

    把盖在丫头的下身的被子揎开一半,在灵微的空气里,在洁白无瑕的光纯床单上,在木儿的眼睛伊儿美巧巧的露着两条藕白到极致的美腿。隐约里透着一种唯美到极致的黄金比例,雾蒙蒙里让木儿时有时无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协调。

    这是一双美腿!毫无疑问。虽然还不到魅力怒放的时刻,但此时已然具有引人发狂的向往。这双美腿就这样乖巧巧的横陈在**床单上,虽只现出四分之三,但却更撩动木儿心神。木儿吞着口津,极力忍住眼神不看被单边缘的那片隐约处。

    那是一片掩盖在被单下,丫头最为珍贵的私处。其实被单盖得极妥,刻光不露。之所以木伊儿敢往那里看,是因为,木儿怕自己会忍不住再次揎开。露在被外的大腿处,渐渐已有厚软**。淡淡浓浓间散放着伊儿美感,一份欲感。

    但,理智告诉木儿,不能看!

    这是一件蕾丝小裤,当木儿拿出这件小裤时,脑门冷汗“刷”的流了下来。

    “呃~”

    当时只顾着赶时间,没有仔细看。哪知道这小裤居然设计的如此挑逗。这件小裤质料以半透明为主,四周缀有蕾丝滚边。

    不知道丫头会不会生自己的气?

    木儿想了一会儿,随后便释然了。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穿上吧,着了凉就不好了。

    木儿收好小裤,小心翼翼地往伊儿小脚丫上套着。套了好大一会儿也没见套好,我干!男人干这事还真不是专业的说。

    心里正发毛的时候,丫头先前并拢的两腿悄悄然分开了。满头大汗的木儿试着一套,居然顺利的套进至脚肚上。

    木儿大大吁了一口气,总算成功了一半。

    伊儿羞闭着双眼等了半天,爸爸也没能帮自己穿上内衣小裤。爸爸那边急得满头大汗,伊儿自己这边更是羞红一片,微眯着双眼不敢往床尾看。只觉爸爸若有若无的拿着小裤往自己脚丫上套着,悉悉索索的声响传来,爸爸的手指偶尔跟肌肤触碰之下,竟有些自己从未品受过的异样感觉传递全身,一阵粉热不耐。难受得真想哼出声来~

    就在两相为难时候,伊儿先做出了举动。

    羞怯同时,悄悄分开并拢的双腿,好让爸爸顺利替自己穿上小裤。

    但是难题又接踵而来,木儿好不容易把蕾丝小裤推拉到丫头的大腿处时,手上紧攥的小裤再难寸行。伊儿日益丰满的臀部压得被褥再无一丝缝隙

    就这样,伊儿在床上,木儿在床尾一连试着好几次都没能成功。急得木伊儿头大汗

    正在没辄的当儿,伊儿又悄悄的挺腰撑腿。木儿见状,拿着小裤的双手连忙往前面一送。情急之下,两只手没有了支撑点,一下子扑在伊儿身上。

    “呀~”伊儿睁开眼,折起身子,上身被子滑在一边。

    伊儿脸面嫩脖立时嫣红羞粉一通,从爸爸提着小裤霎时贴着自己大腿外侧滑拉而过后,激起丝丝麻意,这股麻意就好像电击一样,溯着早已有些粉漫的皮肤砭着全身。要命的是,那款内裤不知是什么质料,划在不知为何变得敏感的肤表上,竟会有种腻爽快感。更要命的是……更要命的是,爸爸这时一脸扑挤的位置,真是…羞死人了!那丝丝呵出的热气正透过中空无絮的被子刺激着那里,烘焙着一股酥意,**的异感刹那间周身泛滥开来。

    这也实在不能怨木儿,无心之过,并不是有心之失。

    木儿在挣扎一通后,马上急间道:“丫头,没事吧?”

    “没…没事…”丫头面色满红,全身颤粟得伊儿说不通畅。

    “吓死我了。”木儿有惊无险地笑着。

    接下来的长裤,在木儿的帮助下,两人在颤颤惊惊的心绪里穿上了,木儿自然忙得全身是汗。心里感叹道,伊儿自小照顾自己几年,可想而知其中艰辛。自己才帮着丫头穿伊儿衣服便如此困难且满头大汗,更何况那时自己醉酒以后,伊儿翻着一个大汉子脱衣了。

    这几年下来,真是辛苦伊儿。

    木儿边想着,边拆出一只70C罩杯,对于这种女孩的独有私物,木儿并不陌生。小时,伊儿性情懵懂,只是图个方便,也顺带撒骄,才让木儿帮着解扣。而后随着年伊儿长大,渐知一些风月。可已经习惯了木儿帮他宽带,于是这个暧昧习惯,伊儿和自己一直保持着。

    木儿隔着薄被把把丫头扶起,默不作声的递给丫头。

    伊儿粉霞满面,接过乳杯,矜持小心。

    过了一会儿,伊儿仍把粉背侧向木儿,要木儿帮忙绑那扣子。自己实在没有力气了~

    这个倒是木儿在行的,伸出手悠悠慢慢的扣好。

    接着是一件女式衬衫,木儿看着伊儿轻轻推开床被,轻软无力的穿好衬衫,转过身对木儿轻声问道:

    “好看吗?木凡?”

    那件衬衫穿在伊儿身上恰到好处,波浪型的衣摆显得洁简无比,加之气质纯澈,单纯无比伊儿,这样怯声怯语的问自己。

    “好看,好看。我们家伊儿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呵呵~”木儿心思恍惚。

    木儿想到一副场景:

    窗外暖阳小照,自己斜倚在旁,看着属于自己的女孩轻轻、缓缓,穿衣、打扮,偶尔转过粉脖问自己好看不好看?

    好一副“奴家打妆为君看”的家景。

    好一句“奴家打妆为君看”,想到这,木儿连着又想起另一句。

    “红袖添香夜读书,卿正欣喜吾欲狂。”

    是呀,伊儿欣喜,我却狂。

    “木凡~”

    “嗯。”

    “好无聊,给伊儿讲个故事好不好?”

    伊儿俏眼看着头上的天花板已经有几分钟了,真的是无聊。

    “好吧,我给你讲一个船长的故事。”木儿心不在焉的点头。

    “嘻嘻”丫头一子转过身,倾对着木儿,很有兴头地看着木儿。

    “呵,伊儿要讲的这个船长可不是一般的人,他可是真人真事。他是大明海军的创立者,奠定人。他啊,他叫史密逊。这人没有什么特长,就是够狠。”木儿顿了一下,说道:

    “据说在一次南北战争的接触海战里,他指挥的船队敌方的一支主舰拦腰撞沉。敌舰舰长站在舰头嘲弄他,说‘看你还怎么横,投降吧!’……”

    “那后来怎么样了?”正听得入神的伊儿见木儿故意卖关子,连忙催着快讲。

    “这时,史蜜逊说了一句话‘还没开始呢。’接着指挥落水的水员杀上对方舰船,没过多久便把敌方水员全数擒住。”

    “嘻嘻~这个叫史密逊的家伙还真是够恨的。”伊儿听后笑了起来。

    “是呀,这个家伙对于历史的贡献恐怕也就这么一句话了,‘还没开始呢。’”

    “伊儿。”

    “嗯。”

    “我们的爱情就像这句话一样,还没开始伊儿爸爸绝不放弃,你也不要放弃。好不好?”木儿突然捧着伊儿的脸说道。

    伊儿稍稍惊讶的看着今天有些失常的爸爸,重重的点头。

    也许伊儿并不明白爸爸是因为什么原因说出这些话来,但是伊儿并不介意这些,重点是,这是爸爸说的。这就足够了!

    “他们说什么人血白蛋白只能维持三天,我这一辈子只相信过一次命运,但那是唯一的一回,以后再也不相信命运。”

    木儿深情凝视着伊儿,她的眼神,她的轮廓。

    “你相信爸爸吗?”

    “嗯!”伊儿再次重重点了一下头,“丫头一直相信爸爸,一直相信木凡,一直相信。”

    这时女医生伊儿门走进来,把一个急救箱递给木儿:“你确定要这么做?她的身体不能长时间颠簸。”

    “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吗?”木儿看着她,“你知道有一种痛苦吗?白天太阳拼命追逐着月亮,夜里月亮又竭力追逐着太阳。永生之年不能相逢,这种痛苦你尝试过吗?”

    女医生听后无言,她确实没有经历后。干她们这一行的,清心寡欲是基本要求。

    “我尝试过,我不想尝试第二次。所以我必须这么做,我一定会这么做!”木儿坚韧无比地看着女医生。

    “你可要想好了,即使你到了京都,人血白蛋白也只在‘太医院’那个地方才有收藏,他们也未必能给你。”

    “你不要再说了,那些问题不需要你考虑,他们不给也得给!”木儿大手一挥,阻到女医生的继续说语。

    大步走至丫头床前,看着已经满含热泪的丫头:

    再也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抱住木儿脖子,偎在木儿怀里呜咽起来。

    木儿并没安慰丫头,而是卷起床上的被子裹在丫头身上,横身抱起丫头,空出伊儿手提着急救箱,一脚踹开房伊儿大步走了出去。伊儿医生看着人去床空的房间,口里却在喃喃自语:

    “这么自信,他究竟有什么凭恃?”

    ……

    ……

    夕阳向晚,残日如血。木儿把丫头安置好后,抬头看了一眼天穹边上那一抹艳红。

    “此次一去京都,伊儿活,则我活。若是丫头殒身,便把当年污损母亲的那些老狗绞杀个伊儿,再随伊儿去了。伊儿便不再寂莫,我也不再有遗憾!”

    木儿再看一眼残阳,眼里透着无比不屈和坚彻。我倒要看看,是你不长眼的势力强,还是我的人定胜天的绝决强?

    木儿朝天上云朵看了会儿,继而往地上啐了口痰。一脸的不屑,一地的中指。

    “干!”

    最后还冒了一句狠话,上了车。

    楼下窜出一抹白线,抱抱亦是侧着头斜乜着眼,睨了天上一眼,在车门未关之前终于跳进车里。

    商务车喷了一地尾气,开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