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女监狱男管教 > 第17章 生龙活虎

第17章 生龙活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张富华马上就被监视里面的女人给包围了起来,然后这些女人开始在张富华的身上不停的抓着,摸,已经不足以满足她们内心里面对男人的渴望,张富华没有动,盯着花然。

    这是一群张富华见过的最疯狂的女人,疯狂到她们可以把一个男人生生的活吞下去,张富华几次举起了自己的警棍,不过终究没有落下来。

    直到有一个女人抓到了自己的下面,很用力,疼的张富华一呲牙,看着疯狂的女人们再也忍无可忍,举起自己的警棍拼命的抡了下去。

    “啊。”

    ()

    “啊。”

    一阵阵凄惨的叫声后,这些女人都纷纷的退了下去,抱着头蹲在了自己原先的位置上,不敢在过来侵犯张富华。

    拎着警棍走到了花然的面前,张富华问道:“怎么回事?”

    “这个蔡甸红多管闲事。”花然满不在乎的说道。

    张富华手里的警棍不由分说的就打在了她的肩上。

    “啊.”花然哪里受过这样的气,站起来怒视着张富华。

    “说,怎么回事。”张富华用警棍指着她:“说。”

    “男人,你知道你刚才打我那一下有多疼吗?如果你真的有本事,用你男人的东西来弄我,用这警棍算什么。”花然在姐妹们的面前丢不起人:“我怕你是那东西硬起来还不如这警棍的百分之一吧。”

    “你会知道我的那东西有多大的。”张富华手里的警棍再次打了下来,这次打在了花然的腿上:“不过现在你要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花然咧着嘴角,半跪在床铺上,暗暗咬牙。

    “她,她抢了我们的活,自己不做,每个月都抢,要是不蔡姐帮我们的话,我们的活都被她抢光了。”一个胆子大一点的女人说道。

    “有这样的事吗?”张富华冷冷的看着花然。

    “我是这个监室长。”

    “我问你有没有这样的事,你只管说有还是没有就可以了。”张富华挥起了自己的警棍。

    “有。”花然盯着他的警棍。

    张富华手里的警棍如同雨点一样砸了下来,打的花然抱着脑袋不断的哀嚎着,到板铺上不断的翻滚着。

    打了一阵,张富华也有些累了,停下,看着还在板铺上嚎叫着的花然,冷笑一声。

    吕萍这个时候理所当然的进来收拾残局,在张富华刚进去的时候,吕萍不断摇头,直到张富华挥舞着警棍驱赶身边女人的时候才点点头,等到张富华打花然的时候,嘴角上已经扬起了满意的笑容,虽然有些诡异。

    把花然抢过来的活计都还给了其他的犯人,然后又给花然记了大过一次,也就是说,这一年之内,她都休想再减刑了。

    “吕队,我每个月都交”

    “住口。”吕萍凤眼一瞪。

    “我。”花然颓废的低下了头,不敢在说话。“我告诉你们,想要争取减刑,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给我呆着,而且要自力更生,要是在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会给她记上大过,直到吗?”

    “直到了。”女犯们齐刷刷的喊道。

    说完之后,吕萍看了看张富华,语声轻柔:“我们回去吧。”

    张富华看了一眼蔡甸红,眼神中有着一分男人难得的温柔,或许他自己都感觉不到,这一次之所以打这些女人,打这个花然,就是为了蔡甸红,他潜意识中想帮着蔡甸红在这个监室里面奠定她的地位。达到无人可及。

    蔡甸红没有看他,而是在一边恶狠狠的看着吕萍,女人的直觉最为敏锐,此时的她看的出来,吕萍已经把自己的这个男人当作了猎物。

    被张富华宠幸了一次的蔡甸红已经把张富华当作了自己的男人。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就这样被别的女人抢走,更不想让张富华去碰吕萍这样的女人,但在这个环境里面,张富华这个新来而又单纯的男人,又如何能抵挡的主吕萍身经百战的成熟女人的诱惑呢?

    第18章青涩女孩

    下班之后,张富华已经无家可归,只好去了孟丽那里,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孟丽什么也没说,拉着张富华就去了她的房间,这一夜两个人什么都没有做,相敬如宾,张富华因为白天已经做过了,在加上自己父亲的死让他很难受,所以没精力,而孟丽显然是因为接的客人实在太多,一直打不起精神,就这样,两个人相拥着睡了一夜。

    早上起来,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张富华洗漱了之后就出了五月花,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忽然想起了母亲,想起了赖爱华,想起了自己过去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了,现在可以和一个小姐住在一起,可以同犯人做那种事,甚至还打了女人,难道自己真的是一点点变坏了?那么以后还能坏到什么样子?张富华不敢去多想。

    “先生,先生。”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挡住了张富华的去路,小女孩眉目清秀,很是漂亮,不过身子还没有完全发育完成,更多的是一份青春的羞涩。

    “什么事?”张富华看着小姑娘,见她羞羞答答,问了一句。

    “我,我想卖了我的初夜,你,你买吗?”小女孩的声音很低,说完了之后就低下了头。

    张富华惊呆了,没想到这么一点小岁数就出来卖这个,真的让他觉得世态炎凉。

    “你为什么找我?为什么又要卖自己的初夜?”张富华盯着她那两个很小的山峰,没有太多的兴趣,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大多羞涩,也不懂得怎么迎合男人,又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做起来笨手笨脚,应该不会太舒服。

    “你,你看着像个好人。”小女孩沉默了一下,终于抬起头:“我想救我妈妈。”

    “那你打算卖多少钱呢?”张富华苦笑。

    “我,我不知道,我妈妈在家里躺着等死呢。能救活她就行。”小姑娘双眼闪烁着泪花:“先生求求你,买了我吧,帮我救救我妈妈。”

    “你妈妈怎么了?”

    “她,她差点被人砍死,要是,要是再不送医院的话,怕是活不过来了。”小女孩竟然抽泣起来。

    ()

    “被人砍死?你们家有仇人?”

    “不是,我妈妈看到了她不该看的。”小女孩拉着张富华的手:“求求你,现在就买了我吧,我,

    我们去我们家做,然后你帮我救救我妈妈好吗?”

    “我现在也是身无分文,没有钱。”张富华摇摇头,他知道那种失去了亲人的痛苦,不过他剩下的那点钱也仅仅够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帮了小姑娘,自己接下来就没有办法生活了。他第一次意识到,钱,原来真的是一个好东西。

    “我知道你有钱的,我知道。”小姑娘拽着他的胳膊不肯放手。

    “那好,你说说你妈妈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我可不想自己也把命给搭上。”张富华也仅仅是好奇。

    “她说,说她看到了一个什么粮油被人杀了。”

    “粮油?张粮油?”张富华眼睛一瞪:“是吗?”

    “是,对,对,就是张粮油。”

    “走,带我去你家。”张富华没有想到那个被砍的女人居然看到了自己父亲被杀的场景,那她一定是知道凶手是谁了。

    两个人跑到小女孩家里的时候,那女子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张富华试图问点什么,女人嘴角抖动,发不出声音。所以只好背着她去了医院,把自己的那点钱都给了医院,刚好够手术的费用,看着女人被推进了手术室,张富华摸摸的祈祷着:你千万不要死。

    “你跟我去我家一躺吧,帮我把我和我妈妈的生活用品拿来。”小姑娘带着羞涩的看了一眼张富华强壮的体魄。

    “好。”张富华点点头,这个女人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父亲死因的女人了。也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他不能让她死。

    两个人一路又返回了小姑娘的家,进屋后,小姑娘就关好了房门,然后脱掉了自己上衣和里面的小衣服,露出了自己那一对青涩的小巧的山峰。

    “我不想欠任何人的,我的第一次是你的了。”小女孩见张富华错愕,忙解释道:“做完了之后,我们各不相欠,你是站着来,还是到床上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