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女监狱男管教 > 第54章 疼痛难挨

第54章 疼痛难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吕萍吓了一条,不过还是身手敏捷的用双手挡住了东方非的身子,目光中透着一份无奈:“你,五年了,你不应该强迫我,今天晚上我是你的人,陪我喝一杯,好吗?”

    看着吕萍的神情,东方非愣了一下,随后冷静了不少,微微点点头,拿起了桌子上的杯子,一仰头,一杯酒倒进了肚子里面。

    “我已经喝过了,该你了。”

    吕萍又道上了两杯,递给他一杯,两个人一起喝掉了之后,东方非只感觉自己一阵头晕目眩,眼前一片金星缭绕:“你,你在酒里动了手脚?”

    随后眼前一黑,瞳孔里面定格着吕萍狡诈阴险的笑容。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绑在旁边一个小卧室的床上,动弹不得。张富华和吕萍站在床边。

    东方非挣扎了两下,气喘吁吁的说道:“吕萍,你居然敢在我的酒里面动手脚。”

    “我要是你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会老老实实的。”张富华手里拿着刀子,慢慢的挪到了他的脖子上:“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东方非冷哼一下,恶狠狠地看着张富华:“你敢吗?”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吗?”张富华的脖子往下压了压,东方非的脖子上便被刀子割出了一道血印:“这五年你都干什么去了?”

    “你杀了我啊。”东方非眼睛一闭,嘴角上扬着嘲讽的笑容,不为所动。

    “你确实很像一个爷们。”张富华拿过一边的枕头盖在了他的脸上,手里的刀子扑哧一声就扎在了他的腿上。

    东方非闷哼一声,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腿上的鲜血汩汩的向外流着。

    “五年前你已经死了一次,五年后你不介意再死一次吧。”张富华拔出刀子,拿开枕头:“五年来,你都干什么了?”

    “我,我做了别人的雇佣兵,攒了一些钱,所以回来了。”

    “还有人敢用你这样的雇佣兵?真是笑话。”张富华怎么看他都不像是雇佣兵,至少眼睛里面没有雇佣兵该有的杀气。

    扑哧,当张富华的第二刀扎在了东方非腿上的时候,他的表情是狰狞的笑容,没有想到如此折磨一个男人会给自己带来这样的快乐:“你该不想让我扎你第三刀吧?”

    “我说,我说实话。”东方非咬着牙,疼痛难挨:“其实,这五年来我一直都没有走,在给老大卖命。”

    “老大是谁?”张富华问道。

    “不知道,从来没见过。”东方非说道:“我们只是帮着他运一些东西过来。”

    “运什么东西?从哪里运过来?”张富华问道。

    “这些不能告诉你,不然的话,我也是死路一条。”东方非看着张富华:“死在你手里总比死在他们手里要好。”

    “为什么会忽然想到回来找吕萍?”张富华冷冷的问道。

    “因为我知道她有了别的男人,我不甘心。”东方非苦笑一下。

    “我会让你甘心的。”张富华手里的刀子一晃,直接扎到了他的双腿之间,东方非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自己男人的东西就这样被张富华一刀给割了下去。

    收起刀子,张富华在他的身上擦了擦血迹:“如果你还不死心的话,下一次我就打断你的双腿。”

    “你。我,我要告你。”东方非的精神几乎快要崩溃,没有了那东西,自己下半辈子就什么都不能做了。

    “好啊。”张富华微微一笑:“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

    东方非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在一边一直看着的吕萍此时倒是有些惊慌了,拉着张富华的手走出了房间:“富华,惹了这么大的祸,我们该怎么收场啊?你差点杀了人啊。”

    “五年前你不是也差点杀了她吗?”张富华看着她因为紧张而喘息不止的胸脯,在低领装的映衬下,一道深沟若隐若现,不禁让男人浮想联翩。

    张富华一把将吕萍搂进了怀里,低头看着那低领装下面的风情,怦然心动:“我们现在应该做点两个人该做的事情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