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女监狱男管教 > 第65章 妙不可言

第65章 妙不可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威胁我?”

    “那就看你敢不敢跟我赌了。”张富华迎上他的目光,丝毫无惧。

    良久之后,男人摆摆手,刀疤脸收起了刀子,重新坐在了男人的身边,刚坐下,腿上出来一阵剧痛,疼的刀疤脸脸色铁青,紧咬牙关。

    男人的脸色阴沉着,看着身边刀疤脸:“兄弟,对不起了,为了方芳,我只能这样。”

    “你。”刀疤脸看着自己腿上被刀子扎进去的部位,咬咬牙,刚要掏出自己的刀子被男人一脚踹倒在地上。

    “就当时积点阴德,为我的方芳做点事。”男人俯身掏出了刀疤脸的刀子,在他另外的一条腿上又扎了一刀,确定他跑不了了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田丰,你好狠。”刀疤脸恨恨的说道:“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田丰点点头,走到了张富华的身边,将刀疤脸的刀子交给了张富华:“人我交给你了。”

    张富华接过刀子,笑了笑。蹲在了刀疤脸的面前:“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

    “你做梦。”刀疤脸吐了一口。

    “我想你应该知道东方非那东西被割掉的事情吧,是我做的。”张富华笑着说道:“你也想和他一样吗?”

    刀疤脸的脸色一变。

    “你在医院里面杀的那个女人还记得吗?”张富华玩弄着手里的刀子,问道。

    “记得。”刀疤脸果然很听话。

    “你为什么杀她?”

    “她看到我们办事了。”

    “是你们杀的张粮油?”张富华的脸上挂着笑容。

    “是。”

    “谁让你们杀的?”

    “上面。”

    “上面是谁?”

    “没见过,每次都是在五月花领任务。”刀疤脸索性都说了出来。

    “黑蜘蛛的五月花?”

    “其实五月花的真正老板是田丰,黑蜘蛛也只是在给他做事。”

    “那田丰的上面是谁?你们又为什么杀张粮油?”张富华问道。

    “田丰的上面还有个二老板,我们一向都是奉命行事,至于为什么要杀张粮油,我也不清楚。”刀疤脸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恩,你已经知道很多了。”张富华起身,把刀子扔给了他:“你走吧。”

    “你为什么要问这么多?”

    “她是你杀的那个女人的女儿。”张富华指着徐温柔,顿了一下说道:“我是张粮油的儿子。”

    “那你为什么要放了我?”刀疤脸身子一颤,眼前的两个人都跟自己有血海深仇,他们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过自己呢。

    “我只是想了解真相,何况,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张富华说完,拉着徐温柔就走了出来。

    坐在车上,两个人各自点燃了一根烟。

    “为什么刚才不杀他?”

    “杀了他,我们就中了田丰的计了。”张富华摇摇头:“留着他去对付田丰远远比我们杀了他好。”

    “那我们的仇就不报了?”

    “报,但是不是找刀疤脸,他不过是一把刀子而已,我们要找到那把握着刀子的手。”

    回到了住所之后,各自洗了澡,张富华躺在了床上,徐温柔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个人穿的都很少,彼此能感觉到对方身体上的温热气息,徐温柔此时还沉浸在刚才面对死亡的那种恐惧中,尤其是当刀疤脸将刀子架在张富华的脖子上的时候,她知道一旦杀了张富华,她就会被两个男人蹂躏一番,然后在杀掉,其实死亡原来离她那么近。

    越想越是觉得害怕,徐温柔抱紧了张富华,一条腿缠在他的双腿上面。

    “你害怕?”张富华搂着她,感觉的到。

    “恩。”徐温柔朝着他的身子上凑了凑。两个人的身体没有交融,却是交融一般的贴近,徐温柔甚至能感觉到张富华的雄壮正在一点点的勃起,顶着自己的身子。

    “我也是,不如我们让我进入到你的身子里面吧,这样你就不怕了。”张富华抿嘴一笑,将徐温柔压在了身子下面,身体连同嘴巴铺天盖地的就压了上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