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女监狱男管教 > 第189章 真的厉害

第189章 真的厉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田丰为什么要杀你?”张富华问他的同时,刀子放在他受伤的胸口上。

    “因为我出卖了他。”男人倒也干脆,命都要没了,还在乎什么尊严。

    “如何出卖的?”张富华再问,刀子又往下落了几分。

    “他和别易交易的时候,我报了警,结果就这样了。”

    “交易什么?”

    “毒品。”男人老老实实道:“没想到,田丰居然溜了,只是毒品被扣掉。我想,用不了多久,他的东西就能弄出来,电视里有这方面的新闻吗?”

    张富华摇摇。

    “那他就是买通了关系,封锁了消息。”男人摇头:“想不到田丰真的有这么厉害。”

    “你为什么要出卖他?”张富华双目狰狞。

    “因为他对不起我。”男人道:“两年前,她祸害了我,还把她扔到了牢房里面。”

    “你妹妹是谁?”张富华再次问道,隐约的感觉自己,自己可能认识。

    “她叫花然,两年前不知道为什么就进了监狱,没有罪名也没犯错,一直都在里面呆着,出来之日遥遥无期,我恨田丰,所以要报复。”男人咬咬牙。

    花然的哥哥?张富华心动一凛,想不到花然去探蔡甸红底细的事他都不知道,看来田丰还真不是一般的狠。

    “你每个月都给你妹妹汇钱?”

    “不汇钱她们就不让她安生,我没办法。”

    张富华又是一愣,按照自己的思维和事态来看,田丰和于监狱长和吕萍是一伙的,是拴在一条绳子的蚂蚱,花然既然是为田丰做事,被田丰送进去,吕萍又怎么可能勒索她呢?这不是自相残杀吗?难道这其中,还有不能说的秘密?这关系是自己弄了吗?

    摇摇头,张富华很确定,他们是一起的。

    “你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花然吗?”张富华有些好奇的问道。

    “见过一次。”男人似乎回忆着什么伤心的往事,眼神黯淡下去。

    “说来听听,花然都和你说什么了?”张富华越来越想了解这层看似很清晰实则凌的关系,想知道在深牢大狱一直被压抑着的花然究竟说了什么。

    “她没说什么,只是叮嘱我不要再做了,免得回不了头,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回不了了。”男人忧郁道:“既然杀不了田丰,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帮着花然照顾好她的父母。”

    “你不是她的哥哥吗?她的父母?”张富华有些凌乱。

    “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是花然的父收养了我。”男人轻描淡写。

    “你爱花然?”张富华从他的表中,揣测出来一点韵味。

    “当然,此心不变。”放下豪言壮语。

    张富华没说什么,收起了刀子,想了想,问道:“你花然的多深?”

    “为她去死。”男人很坚定的说出了四个。

    张富华抿一笑,意味深长。

    出了男人的房间,张富华站在窗沉思了良久。抽了两根烟,重新做回了沙发,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

    “今天晚你还回去吗?”孟丽再次靠过来,葛珊珊坐在沙发的一个角落,双腿蜷缩着,将那两条修长嫩白的腿彰显的更加有魅力,食指和中指指尖夹着一根烟,显得落寞。

    “不回去了,在这住。”张富华点一根烟:“今天晚陪着你。”

    葛珊珊手一抖,咳了几声,被烟呛到。

    “那我们去我的房间吧。”孟丽喜出望外,她都已经很久没有被这个男人碰过了,自然是很想品尝一下那种在床上男人亲热的味道。

    “那我呢?”葛珊珊重新坐好,看着两个:“我睡在哪里?”

    “姐,你就在沙发将就一宿吧,我们是小别胜新婚,你别跟着掺和了。”孟丽说干就干,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拉着张富华的手就进了屋子。

    屋外坐在沙发的葛珊珊脸色很难看,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屋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