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264章 三个方法

第264章 三个方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一笔,是此刻苏铭自身的神通中,最强的一划!

    这一划,他临摹自司马信的蛮神变第一式,经过了诸多的日日夜夜,在一次次的静心画去间,使得这一笔,蕴含了他苏铭的造!

    这一笔,已经不是司马信的那一剑,也不是与天岚梦比试时的那一划”而是此刻,苏铭修行至今,代表了其生命,代表了其来到南晨之地后的一幕幕曲折坎坷,代表了他在乌山的回忆,这种种的一切融合在这一笔之内,使得这一笔,就是造!

    如同这世间,在这之前,永远找不到苏铭划出的这一笔,这一笔的勾勒,似无中生有,创造出了一个属于苏铭的…”天地一造!

    一笔在天,这天地色变,但却风静云不动,划,破之间,与那巫族老者全身汗毛所化的巨大蜥蜴之舌,蓦然碰触。

    一声凄厉的惨叫与惊天动地的轰鸣,在这片巫族的大地,在这大地上的丛林内,突然的回旋,若穿透九天,传向八方。

    那烟气凝聚而出的巨大蜥蜴,其舌头立刻崩溃,被这一划,被这一笔,被这天地间属于苏铭造出的指剑,瞬息爆开。

    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在那巨大的蜥蜴之舌爆开的一瞬,那扑向苏铭的蛮族七人,立刻一个个神色大变,他们的双眼里,有刹那的光芒闪过,这光芒不是来自他们的自身,而是双目折射此刻苏铭的这一笔惊天。

    这光芒闪烁的瞬间,七人身躯齐齐一震,最前方的一人,其身躯颤抖间轰然爆开,化作了一片血雾消散。

    其后第二人,则是身子剧震,其右凳与右腿,赫然如被一剑扫过,与身躯分离,惨叫中向后倒卷。

    其后第三人,胸口上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长痕,仿若他的胸膛被当成了画板,苏铭的那一笔,挥舞落在了其上。此人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瞬息苍白无比,神色露出了骇然。

    其后的第四人,那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青年,此人相貌英俊,脸上的刺腾不多,但如今在其脸上,却是有一道血痕撕裂,从其额头连接右胸之上,他的嘴角溢出鲜血,身子蹬蹬蹬连续后退数步,这才勉强停下。

    其后第五人,上半身的兽皮灰飞烟灭,在心口处,有一道淡淡的血痕,尽管很淡,可依旧划,开了皮肤,流出了鲜血。

    其后第六人,衣衫同样碎裂,但胸口,无痕,可其面色,依旧煞白。

    最后一人,毫发无损,但他身子的颤抖,却是最强烈的一个,他亲眼看到自己的同伴,一死一残一重伤,其余的,均都有从重至弱递减的伤势。

    而这一切的根源,只是眼前这个蛮族之人,右手抬起似随意的一划,!

    这一划,摄取了他的魂,震撼了他的心,让此人心神震动间,不知觉得对苏铭,升起了一种此生难以对抗的感觉。

    有这种感觉的,并非是他一人,其身边的其他人,同样如此,苏铭的这一笔,一直闭着眼,看起来很是随意,如信手捏来般的天地造画,重创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身,更多的,是他们的胆!

    他们的心!

    他们,害怕了,恐惧了,对于苏铭来说,与巫族交手很少,同样对于巫族之人来说,也并非人人都有与蛮族交手的经历。

    苏铭觉得蛮族之人的术法充满了诡异莫测,同样的,在巫族之人看去,苏铭的神通之术,不但诡异,更是透出一股让他们不理解的骇然。

    如这天地的雷霆,它为何会出现,如这天空的雨,它为何不是从地面飘升,而是从天降下,这些不解的事情,或许有智者明白其究竟,但对于巫族的大部分人来说,还是不懂的。

    苏铭的这一笔,也同样的是他们不懂的!

    这在他们看去,不是神通,不是术法,他们不理解,为何就是抬起这么一划,竟具备如此惊天动地的力量。

    他们更是不知晓,这一笔一划,即便是在蛮族的大地上,也都极为少见,因为这的确不是术法,这是造!

    这是,苏铭的天地造画!

    这可以说是苏铭,第一次的,完整的爆发出了属于他自己造之意的,真正显露!如大师兄的造化之音,如二师兄的造化之手,此刻的苏铭,这是他的造化之画!

    一笔勾勒,以天为幕,以人为纸,笔过七人……,如在宣纸上以墨画出,其渗入之力,可透数纸!!

    第一张纸最浓,此后慢慢削弱,直至最后一张时,方才淡化。

    苏铭睁开了眼,喷出了一口鲜血,在他睁开眼的一刹那,他有了明悟,在这之前的他,始终对于造之一字的理解,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更是对蛮族其他人施展的古之造,有些不知其解。

    天邪子是个好师尊,但同样他也不是一个好师尊,很多事情他并未告诉这些弟子,只是让他们去自己明悟。

    悟透了,也就懂了。

    在这一瞬间,苏铭懂了,什么叫做古之造。

    他方才画出的那一笔,准确的说,只能算是一古一造。只不过尽管是一古一造,但这却是真正的创造,与司马信的十古乃至百古一造,看似一样,但实际上却是迥然不同。

    当苏铭能画出十笔这样集合了他最强之力,且每一笔都具备天地之力,而还各自不同的后,那么这十笔一出,便可称之为,十古一造。

    若百笔,则百古一造,若千笔,则千古一造,若苏铭能在这一笔上,走到一个无法思议的程度,画出一万笔集合了大成,且依旧还是同形不同神的笔画后,这样的一划,就会被称之为,属于蛮神的,万古一造!

    这样的笔画,与他在和天岚梦比试时画出的那数万笔,是不同的,那数万笔的画出,最终只能衍变成集大成的一笔,而万古一造需要的,是这种集大成的一笔,最少也要达到一万个不同,才可。

    苏铭,懂了。

    可在他明悟了这些的同时,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心,出现了强烈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他的心有了紊乱,是他的脑海里,因那方才的一笔画出,出现了两个不同的女子,那两个女子,一个是白雪中白衣的白灵,一个是抬头一脸坚毅,目露轻蔑的紫衣白素。

    这两个本不同的人,拥有着一样的脸,一样的野性之美。

    “心变…”,这个词语,苏铭从天邪子那里听到过几次,也知晓自己正面临第一次心变,但他实际上,是不懂心变为何物的。

    这一点,天邪子也没有详细去说,依旧是那种对于其弟子的态度,一切,都需各自去悟。

    直至此刻,苏铭在画出了那一笔后,如同是把心神的一切都融入了进去,随着那一笔与天地连接,如宣泄一般,完全的释放出来后,他的心神是空的。

    在这空明间,他明白了古之造,也因空空的心神里,出现了那两个女子,而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变。

    在人的一生中,七情六欲,是影响自身的源泉之一,它会让人无法静心,从而出现紊乱,当这种紊乱出现之时,若不能较好的处理,则难以继续修行,因心都不静了,又怎能融入其他之中。

    这个时候,可称之为心变。

    这个时候,就要想办法,让自己继续平静,办法之一,便是战!

    战心变,以战为证!如天邪子带着苏铭,让他看到自己去战那七师弟!

    办法之二,就是斩!

    斩心变!如在这巫族的大地上,紫衣一出,无千颗心血,不会消散!

    办法之三,就是淡忘……,忘记心变的根源,忘记了,也就没有了。

    如天邪子带着苏铭去看到了那造殒的老者后,说出的那句话。

    “他是个瞎子,你看出了么……”,

    不管那老者是不是瞎子,这一句话,透出的含义,本身就是一种淡忘。

    在这一瞬间,苏铭懂了,他更是明白了师尊对其的爱护,不是在言辞中,不是在神色里,而是在一幕幕行为上,去告诉他,什么是心变,又该用哪些方法,来面临心变!

    他更是明白了,师尊为何要让自己来追杀那斯辰男子。

    “或许,师尊的心中,除了告诉我巫族的残酷外,还有一个深意”…”苏铭此刻在感受到,天邪子没有说出口的话语。

    “战、斩、忘”…师尊的选择,是让我来……斩心变!”

    斩心变,杀了白素,直接就可化解这场心变,没有了白素,就引动不了苏铭心中对于白灵的记忆,就谈不上存在其影,无法静心。

    若还不能,就去淡忘,忘掉了一切,也就自然度过了心变,若还不能,就去战,战司马信也好,战其他人也好,在那战斗中,去证自己的心!

    这就是天邪子,指点苏铭之路。

    “若那种冷酷无情,没有七情六欲,这样的人,是否就没有心变……”苏铭在明悟了这一切的同时,又有了不解。

    这一切恩绪,都是苏铭在画出了这一笔后,睁开眼的一瞬,明悟的,看似缓慢,可实际上,只是他的右手,从天空划,完后,落下的一刹那。

    随着他嘴角溢出的鲜血流淌,苏铭身体猛的一晃,倒卷而退,直奔丛林深处疾驰。

    他这最强的一笔,可以去战那七人,但苏铭心知,他战不了那天空上阴沉望来的老者,唯有借这一笔划过后的带给巫族之人的震撼,换来那一顿的机会,迅速逃遁!(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