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451、452、453章 封神起!(三章合一!)

第451、452、453章 封神起!(三章合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还是三百万。”那巫神殿长老冷冷的看着苏铭,在他看来,眼前此人虽说有些小聪明,但显然不识时务,其修为即便是可以与后巫一战,但在他的强悍之力下,对方只是那被狂风卷碎的落叶,由不得半点反抗。

    且,这个价格,在他看来也已经是足够的了,历代巫神殿出价最高,也只是五百万而已,相比之下,三百万若对方不同意,那么也就不需要再去同意了。

    苏铭看了这巫神殿长老一眼,若是他之前没有经过哪些详细的准备,那么如今之路,只有将此石卖出一条途径。

    但苏铭既然敢站在这里,既然敢在方才如此与那巫神殿长老说话,就自然是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幕,有所预料。

    此刻他不再开口,而是右手抬起,青光一闪间,直接斩在了那赤石上,阵阵轰鸣回荡中,苏铭在那黑色小人眉心的画面对比下,在半晌之后,在四周无数人瞩目中,那赤石轰然崩溃,大量的碎末散开时,在苏铭的手心上,出现了一个头颅大小的透明山石!

    这山石晶莹剔透,看起来似蕴含了璀璨,其内封着一朵黑色的花,其中两片花瓣石化,但却是有那么一片花瓣,生机盎然,那黑色的花瓣上的鬼脸,更是看起来如在狰狞的笑。

    在这鬼灵花被开出,展现在此地所有人目中的瞬间,惊天的哗然之声,随之沸腾而起,那一道道凝聚而来的目光中,有嫉妒,有羡慕,有疯狂,有复杂,种种神情,人生百态之貌,在这大地的人群里,可以一一找到。

    “真的是鬼灵花,而且……有一片花瓣竟蕴含了如此生机!!”

    “这一片花瓣,已经成熟,且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只要方法正确,随时可以炼出第一鬼!!”

    “该死的,这块石头我当初开价了,可……可我为什么没继续争抢下去!!”

    随着四周之人的嗡鸣,南宫痕睁大了眼,呼吸急促起来,他望着苏铭,双目渐渐冒出光芒。

    “墨兄的运气实在逆天,随便的买了一块赤石,居然就开出了这样一朵鬼灵花,此花若整体看,石化超过了六成,但若是单独的去看那一片花瓣……这,这就是完全没有丝毫被影响的完整之花!!

    此花朵的价值,最少也要值七百万的样子!”

    苏铭望着手心上漂浮的这山石,右手一翻之下,立刻此山石消失,他看都不看那巫神殿长老,转身向着下方人群走去。

    四周八座大殿外,方才走出的那些人,此刻目光凝聚在苏铭身上,没有人阻止,毕竟巫神殿给出的价格实在太低,换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接受。

    那巫神殿长老同样看着苏铭走向大地的背影,神色依旧只是阴沉,可他没有说话,在他想来,这鬼灵花尽管不错,但还不值得他当着众人的面,去将其取来,只要对方在这九阴界,那么一切都有可能,不必急于一时。

    至于苏铭身边的那个开出了双色异芒的大汉,此时眼见四周气氛诡异,迟疑了片刻后,索性咬牙继续开始了切割,随着其切割,随着双色异芒的闪动,渐渐把四周人的目光又凝聚过来。

    苏铭回到了大地上,来到了自己的座位旁,兰兰三个少年男女,立刻激动的围了上来,四周的其他巫族之人,也都抱拳拜见,本要上前,可却被南宫痕瞪眼,不顾其之前表现出的豪客性格,将这四周要靠近之人,全部冷哼推开。

    对苏铭这里,南宫痕毫不掩饰羡慕,他看着苏铭,又想到了自己,苦笑中抱了抱拳。

    “墨兄……在下服了,对你彻底服气了!”在南宫痕眼里,苏铭是一个满身传奇之人,他能从弥漫了威胁的外界大地中,带着自己一路避开凶险安全来到巫城,他能凭着只是央巫的修为,能与铁木一战,且最重要的是这一战后,他与铁木的关系,竟根本不像是曾经厮杀的样子,铁木那里,从话语中能看出,似对苏铭有些认可一般。

    在九阴灵之地,苏铭更是让南宫痕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租下了那么无耻的九阴护卫,且在他为对方可怜之时,方才发现,原来可怜的是自己。

    似乎在苏铭这里,有一层迷雾缭绕,你越是想要看清,越是走进去,便越是会迷失在里面。

    直至此刻,南宫痕在目睹了苏铭随意的买下一块赤石,竟掀起了如此大的轰动,开出了鬼灵花后,他突然的恍然大悟。

    “在墨苏身上,必定是有一层神秘的光环,这光环无形无色,看不到,摸不到,但它的存在,会使得对方无法被人猜测……恩,跟着具备这种光环之人在一起,说不定我也能沾些过来……”南宫痕双目冒光,看着苏铭嘿嘿笑着,但他很快就神色一动,低声开口。

    “墨兄,我们要小心那巫神殿的长老,此人修为极强,且行事很是狠辣……而且我家老爷子常年闭关,如今威慑力弱了不少,怕是镇不住此人……”南宫痕一副与苏铭是自己人的样子,皱眉说道。

    此刻第七百零一至八百编号的赤石,也展开了竞拍,许是苏铭开出了这鬼灵花的缘故,后续的那些赤石的拍卖,已然达到了颇为激烈的程度。

    “而且墨兄也要注意啊,我们若有再看好的赤石,恐怕一旦开价,四周之人也都会疯狂竞拍……”南宫痕说着说着,俨然真的成为了与苏铭共进退之意,话里话外都是我们二字。

    “咳,南宫兄不必多虑,我虽说还有一些看好的赤石,但墨某缺少巫晶,也不会去再开价了。”苏铭摇了摇头。

    “我有啊!墨兄放心,尽管开价就是,我们这次要大捞一笔,这次我为了赌宝,可是准备了足够的巫晶!到时候我们兄弟二人,嘿嘿,怎么分好说,好说啊。”南宫痕一脸笑容,目中带着期待。

    他已经大彻大悟,必须要紧紧的跟在苏铭身边,一切与对方共进退,如此一来,就算再差,想来也终归不会差到如自己这段日子来,数百万巫晶租来上当的九阴卫,五十万巫晶瞬间付之东流等等……这个样子了。

    “这样啊……”苏铭看了南宫痕一眼。

    “墨兄不必犹豫了,没事,你我一见投缘,这些身外之物与我们的友情比较,又算的了什么,墨兄若需要,尽管拿去,你看我南宫痕皱不皱眉头!”南宫痕拍了拍胸口。

    “好吧。”苏铭没有拒绝的道理,说完此话后,他立刻向着天空此刻正在竞拍的第八百三十六编号的石块,喊出了价格。

    “五十万!”

    南宫痕一愣,他还以为苏铭会继续客气几句,然后自己再劝说几句,最后大家彼此都各有所需,然后推推就就的便达成默契,可苏铭这里竟没有再客气,而是直接参与了拍卖的竞价。

    他内心实际上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他的巫晶也不是大风吹来,而是辛辛苦苦换取来的,此刻看到苏铭随口就是五十万,立刻心痛,但脸上还是要表露出一副风轻云淡,甚至还必须要露出微笑,向着苏铭点了点头,显露出其大气之感。

    “墨兄,这块赤石如何啊?”南宫痕看着那天空上此块赤石,怎么看也都是与其他的石头没有区别的样子。

    而四周的众人,对于这一块石头的竞价之前是四十三万,但当苏铭开出了五十万的价格后,立刻如一粒石子被抛入到了水面般,引起了所有人高度的注意。

    如南宫痕预料的样子,实际上很多人都在盯着苏铭这里,已经做好了只要苏铭再开价购买赤石,就立刻跟随的样子。

    如今听到了苏铭喊出的五十万后,顿时有不少人一下子振奋起来,纷纷开价。

    “五十五万!”

    “六十万!”

    “六十四万!”

    “六十八万!”

    眼看这价格越来越高,苏铭回头看了脸上正隐藏紧张的南宫痕一眼。

    “南宫兄,你有多少巫晶?”

    “呃……还有二百多万的样子……”南宫痕内心一跳。

    “七十五万!”苏铭听到后,再次喊出了一个价格,其声音传入南宫痕耳中,让南宫痕心脏一下子收缩起来,内心一片矛盾,可偏偏还是要挤出微笑,露出赞同的样子。

    “墨兄,这块石头品质如何啊?”南宫痕心跳加速,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啊。”苏铭的话让南宫痕眼前险些一黑。

    “八十万!”在苏铭喊出了价格后,顿时有人再次开出价格,显然是打定了主意,要抢走苏铭看好的这块赤石。

    “要不要再加?”南宫痕目中有了血丝,死死的盯着传来这开价声音的地方,向着苏铭低声说道。

    “算了,我们拍下一个。”苏铭摇了摇头,这块赤石最终被人以八十万的最高价,买走了。

    第452章

    面对苏铭的话,南宫痕内心一阵抽搐,他自己花费巫晶拍下赤石时倒没有如此,但看着别人拿着自己的巫晶去拍卖,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尤其是这还是他之前心甘情愿,且主动提出来的,但即便是这样,真正面对时,南宫痕还是会忍不住心痛不已。

    当拍卖编号为八百三十七的赤石时,苏铭再次开出了价格,此后的每一块石头,他都如此,那一次次的开价,没有让南宫痕激烈的心跳平伏,始终都是随着价格的不断开出而紧张。

    甚至其中有那么几块,苏铭开出的价格极为果断,给人的感觉是势必要买下一般,如此一来,使得与其争夺之人更为剧烈。

    但也有很多人也看出了端倪,但此事本就是赌,倒也说不出什么。

    慢慢的,南宫痕也看出了苏铭的开价所显露出的含义,内心一阵窃喜之时,可就在这个时候,苏铭以一种疯狂的态度,对那编号为八百九十七的赤石,展开了让南宫痕心惊肉跳的开价。

    “八十万!”

    “九十万!”

    “一百万!!”

    “墨……墨兄,这……”南宫痕在一旁正要说话,苏铭已然站起了身。

    “一百五十万!”他毫不迟疑的喊出了这个价格,其目光扫过四周人群,显然势在必得,一旁的南宫痕看到苏铭这个样子,顿时在紧张中有些振奋,红着眼,也盯着四周之人,仿佛若再有开出价格,就是他南宫痕不共戴天的仇敌!

    “一百六十万!”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的从人群内传出,开出这个价格的,赫然正是苏铭之前切石时,站在他旁边的那开出了双色之芒的大汉,这大汉咬着牙,此刻同样双目通红。

    “一百八十万!”苏铭沉默了少顷,咬牙开口,一旁的南宫痕已经紧张到了极致,呼吸都急促起来。

    “一百九十万!”那大汉抬头盯着编号为**七的赤石,越看越觉得与编号六九七相似,再加上他始终在观察苏铭那里,这一颗是苏铭最执着开价的,故而便咬牙赌一把大的。

    “二百万!”可在大汉开出价格后,立刻有一个声音低吼而出,这一次不是苏铭开口,而是一旁的南宫痕,他扯着嗓子,大声的吼道。

    苏铭一愣。

    “二百一十万!!”那大汉已经快要窒息,疯狂的喊道。

    南宫痕睁大了眼,正要继续开口之时,苏铭干咳了一声,拉了一下南宫痕。

    “我们不要了。”

    “恩,啥??”南宫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随后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苦笑的看着苏铭,内心在那里不断地嘀咕着,他不是愚笨之人,只不过被此地的气氛左右,此刻明白过来,知晓苏铭的举动含义后,内心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他***,这不是自己的巫晶,若是换了我,我也敢这么玩下去……”南宫痕内心嘀咕,但脸上还是要挤出微笑,露出大气的样子。

    “这点巫晶不算什么,若墨兄看好此石,我们也能抢下去!”南宫痕颇为豪迈的开口。

    看着南宫痕,苏铭眨了眨眼,实际上在那大汉喊出了一百八十万时,他就已经要放弃了,毕竟他只是胡乱开价,让人们无法看出他真正要买的是什么,可南宫痕的那一嗓子,让苏铭也紧张起来。

    从八百三十多号直至九百号,苏铭每一次开价都留有余地,谨慎之下,再加上这一批赤石要一起开启,侥幸之人人皆有之,如此一来,才给了他这个空子,让不少人都钻入进来。

    随着这一百颗赤石在接下来的时间被一一切开,场面达到了激烈的程度,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烈一些,毕竟这一百颗赤石,绝大部分的购买者,花费更多不说,且还是从苏铭那里竞拍抢来,尤其是那二百一十万的赤石,更是被拍出此次的一个最高价。

    但,随着一颗颗赤石的开启,随着一声声轰鸣过后的崩溃,人群中的哗然之声越加强烈,但这声音里,全部都是失望之意。

    南宫痕看着那天空上的一百人,一个个沮丧中面色苍白的归来,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尤其是那二百一十万天价被买走的那块赤石,在众人紧张的目睹下,也全部成为了碎末后,那大汉在半空愣了半晌,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踉跄的归来时,这一次的切割,才算结束。

    也是怪了,这一百颗赤石里,只有一个出现了微弱的异芒,但里面却是与其他的石块一样,都是空空的。

    结束了一百颗赤石的开启后,在接下来这千颗赌宝的最后一百赤石的拍卖时,众人明显对于苏铭这里,有了提防,那种跟随的心思,也都淡了很多。

    以至于那拍卖的九百零一颗赤石,最终被苏铭以四十万的价格直接买走……

    在短暂的拍卖结束后,苏铭一共买下了四块赤石,除了编号九百零一与九百四十九外,还有另外两个是因无人继续开价,才落入到了苏铭手中。

    最终的价格,花费了南宫那里近二百万巫晶,让南宫痕在心痛之余,更多的是紧张血本无归,他多次的看向苏铭,但苏铭那看不出神色面具,却是让南宫痕更为紧张。

    当切割开始时,苏铭已然飞上了半空,他的出现,立刻吸引了四周无数人的目光,尤其是南宫痕,更是不断的期待奇迹的发生。

    “一定能成,一定能行!”南宫痕咽了一口唾沫,他的世界里,现在只有苏铭一个身影存在。

    当苏铭再次站在了环形法器之旁时,不但下方众人在看着他,四周那八座大殿的人们,包括那巫神殿的长老,也都看了过来。

    苏铭神色平静,右手抬起一指法器,顿时法器扩大,将编号九零一的赤石笼罩在内,滋滋之声回荡,甚至连其他的那些开启石头之人,也都先看向苏铭这里。

    苏铭闭着眼,神识在储物袋内的黑色小人上凝聚,慢慢的,随着那小人的颤抖,其眉心上渐渐出现了一副画面,那画面里的,赫然是一棵有着四片叶子的龙叶草!

    此龙叶草苏铭之前就知晓其存在,它有两片叶子石化枯萎,剩余的两片尽管还活着,可却生机不够,一副蔫蔫的样子,无法与苏铭的那颗七叶比较,倒是与九巫阁那白衣男子取出的,有些相似。

    轻车熟路,在众人的目光下,苏铭双眼蓦然睁开,被他操控的光环转动急速,轰的一声,就把这赤石直接一分为二的斩开,随着其斩开,双色异芒立刻显露出来。

    若仅仅是这样倒也罢了,但随着苏铭转动这赤石的位置,再次斩下之后,竟在那双色异芒内,再次多出了一代金色的光芒!!

    红蓝金三色缭绕,立刻映照在了所有人的目中,这一次,就连那巫神殿的长老,也都难以平静,神色动容,满是震惊。

    他都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整个场面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爆发出了滔天的音浪与哗然。

    其中南宫痕最是激动与兴奋,他站在那里,仰天大笑,那激动的样子,仿佛赌徒在压下了大半身价后,胜负一瞬中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时,那种难以自制的波动。

    “三色异芒……”

    “这墨苏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他竟具备如此惊人的运气,之前那鬼灵花就是他开出的,此刻这第二块石头,居然出了三色异芒!”

    “墨老弟,这次这块赤石卖给老夫吧,老夫给你一百五十万如何!”铁木那里,立刻抢先开口。

    苏铭回头向着铁木一抱拳,随后右手抬起,再次指向法器,切割之下,这赤石再次被斩开大段,与此同时光环急速转动,阵阵飞灰散开之时,那巫神殿的长老,神色极为凝重,他看的不是那赤石,而是苏铭!

    他不信这世间有如此运气者!

    “阁下这块石头,不如卖给我部,我部愿出一百八十万巫晶!”又有一人在这光环转动时,匆匆喊出价格。

    苏铭没有理会,在那里操控切割,半晌后,他双目一闪,右手蓦然抬起在那残破的赤石上一拍,这一拍之下,此石轰然崩溃碎裂,出现在苏铭手中的,赫然是一块不大的透明山石,其内那龙叶草,清晰在目。

    “龙叶草,这是四叶的龙草!!”

    “其中两个叶头还活着,此草尽管没有鬼灵花值钱,但也是少见之物,据说其特殊的效果,可解天下一切奇毒!”

    “我罗涛部愿出二百七十万巫晶,来购买这龙叶草!”

    “二百七十万就想要买下这四叶龙草?我九巫阁,出价三百二十万!”

    南宫痕心脏怦怦跳动,这种兴奋的感觉,是他在进入到九阴界后,从未体会到的,此刻听着那些开价的声音,他呼吸越加的急促。

    苏铭神色如常,此物他有显然品质更为优异的,低头看了南宫痕一眼后,苏铭手中这透明山石向着南宫痕一抛。

    “此石要如何处理,南宫兄决定就是。”

    南宫痕仰天大笑,身子一晃直奔半空而来,一把接过这透明山石,笑眯眯的看向四周之人,那巫神殿的长老,此刻皱了下眉。

    第453章

    没有去理会南宫痕如何处理这四叶龙草,苏铭右手抬起,虚空一抓之下,那第二块山石蓦然飞来,这山石刚刚被他放入法器内,苏铭立刻一指这法器,阵阵嗡鸣之声回荡,这块山石是苏铭胡乱买的,里面到底有什么,他不知道。

    此刻这法器急速转动之下,这赤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直接粉碎开来,其内一片空空。

    目睹苏铭这一次的失败,下方的人们内心这才好受了一些,若是苏铭再开出了什么物品,那么他们很难去相信,这还是运气……

    苏铭神色如常,倒也没有太多心痛,直接把第三块赤石隔空抓来,放入这法器内后,毫不迟疑的切了下去,这一切之下,苏铭根本就没打算能开出什么,可在这一切之后,突然的,从那切口内有异芒乍现。

    这异芒的出现,立刻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苏铭一怔,但神色看去却是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他的内心,于此刻竟加速跳动了起来,这与切开那十拿九稳的赤石时不一样,这种未知的感觉,这种心跳的震动,这种不知赤石内存在了什么的猜测,让苏铭第一次的感受到了,这赌宝大会上为何有这么多人热衷的原因。

    苏铭心跳略有加速,他盯着那赤石,操控光环在外快速的摩擦起来,随着摩擦,这赤石越来越小,片刻后,苏铭目光一闪,那光环中立刻出现了利刺,穿透进入这赤石内,连续数下后,在光环又一次的斩切中,赤石顿时只剩下了小半。

    但在这小半的赤石上,尽管只有一道异芒,可这异芒极为耀眼!

    苏铭心跳越加快速,这是他之前没有过的感受,正迟疑要如此再次去切下时,与南宫痕那里交易完的众人,纷纷看来。

    “咳,墨老弟,龙草既卖给了九巫阁,这块石头就卖给老夫吧,如何,老夫开价一百五十万。”

    “我开价一百七十万!”海秋部的圣女婉秋,此刻平静的开口,她的目光始终都在凝望苏铭,一直在观察。

    她这么一开口,白衣宿女也随之说出了价格,随之便是天岚梦。

    在看到天岚梦之时,苏铭内心有所波动,可眼下显然不是相识之时,且离开了蛮族的苏铭,对于天岚梦这里,也有复杂。

    此刻看到这三个女子再次如之前般相互开口,苏铭沉思片刻,他有些不甘心将此石就这么卖掉,索性又一次的切割起来。

    随着其切割,随着那轰鸣之声的回荡,当这块赤石被完全的打开,其内异芒消散,石内空空之时,苏铭面具下的嘴角露出苦笑。

    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心跳的感觉,也知道了南宫痕当时那笑容里蕴含的味道。

    “本可以卖出一百多万的巫晶,如如今……”苏铭暗自感慨,这种赌宝的滋味,的确可以引动人心的**。

    连续两次的失败,让那些看向苏铭的目光,正常了不少,在大多数人看来,苏铭或许真的是具备一定的运气。

    就连那巫神殿的长老,其双目也从苏铭的身上移开。

    苏铭深吸口气,体会了赌宝的刺激后,他还是感觉这种具备十拿九稳的方式,才是自己最喜欢的,其右手抬起隔空一抓,顿时那编号为九百四十九的赤石,向着他缓缓飘来。

    盯着这块赤石,苏铭内心有所迟疑。

    他很清楚这块赤石内的存在之物,或许会引起一场超越了之前鬼灵花的震动,因为其内的药草尽管枯萎,但在其生机不多的根部处,却是有一只沉睡的毒蜂!

    此毒蜂显然是万古岁月前之物,难以判断出其强大与否,但苏铭之前听邬多与南宫痕虽说的赤石开启,有药草,有法宝,有各种各样之物,但却唯独没有……活物!

    如他的那黑色小人,就可以算是一个活物,如眼前这个赤石内的毒蜂,它更是一个彻底的活物!

    “活物既比所有存在都罕见……那么一旦我将其开出,必定会在这里,掀起一场风波……”苏铭目光从下方众人身上扫过,从四周那八座大殿之人身上扫过,更是看了一眼那阴沉的巫神殿长老后,他的目光收回,落在了这赤石上。

    “我倒要看看,谁,敢来抢我之物!”苏铭目光一闪,与那能战绝巫的九阴老者有约定的他,现在完全具备这个资格,说出这句话。

    他平缓了一下呼吸,也做好了片刻后,此地或许将会被他所开出之物而疯狂的准备,慢慢的抬起手,按在了那法器光环上,立刻这光环交错,开始了摩擦。

    苏铭的凝重,渐渐也让下方目光凝聚之人,也都凝神看了起来,此刻的苏铭闭着眼,他的神识下,黑色小人的颤抖并不剧烈,这符合苏铭对这黑色小人的判断,这小人只对药草之物,反应强烈。

    如今这赤石内的药草已经枯萎了大半,唯独根部还有生机,故而对于这小人的刺激,被削弱了不少。

    只是在苏铭正要凭着神识里所看的小人眉心画面去进行切割之时,他忽然一愣,因为他看到,那储物袋内的黑色小人,其身躯竟微微缩了一下。

    这是退缩的缩,而非颤抖,这一点苏铭很清楚自己没有看错,他内心有了疑惑,但神色依旧如常,操控那光环继续摩擦,随着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大量的飞灰消散,苏铭震惊的发现,那储物袋内的黑色小人,竟再次退缩!

    这是退缩,是一种害怕的退缩,在那小人的神色上,更是于此刻显露出一种痛苦与惊恐的表情,苏铭看着山石内这黑色小人神色的变化,内心充满了疑惑。

    这赤石在没有被碎摩时,黑色小人尚还可以正常,可随着赤石的缩小,随着其内之物慢慢显露之时,这黑色小人却是明显的出现这种神色的变化。

    苏铭睁开眼,皱起眉头,但操控光环却没有停止,只是更为谨慎了一下,慢慢的,当这赤石被摩去了大半之后,他的黑色小人神色已经是恐惧至极。

    苏铭目光一闪,索性直接操控光环,在那赤石上猛地一切,这一切之下,立刻使得这山石少了一大截。

    与此同时,在这赤石之上的虚空,赫然出现了扭曲的波纹,紧接着,一股模糊地画面,蓦然的显露在了天地之间!

    这画面上的,是一株看起来很是寻常的青草,它有着不少长长的叶子,通体翠绿,若真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在它的每一缕叶片上,都存在了一条金线!

    尽管画面模糊,但这金线却很是清晰的样子。

    在这阴影画面出现的瞬间,下方的人群再次起了哗然,只是这一次的哗然,却是只出现了片刻后,就瞬息一片死寂。

    这死寂的原因,是那巫神殿的长老,他整个人第一次从其所在的大殿上飞起,其头发无风自动,他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甚至能隐隐看到他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

    对于一个修行多年,修为半只脚迈入绝境的老怪,这世间已经很少会有让其如此激动的事情了,但此刻,这老者竟无法控制心绪!!

    一切,都是因为那天空上,出现的虚影画面!

    “神灵线……这是神灵线叶!!”南宫痕喃喃,神色大变,惊呼出声,随着他的声音出现,铁木那里也认出了这曾见过图录的药草摸样!

    “这……这难道真的是神灵线叶,传说中九阴界的九大奇宝之一,封神之花的伴生叶!!”

    婉秋那里,此刻也是一脸难以置信,她怔怔的看着虚幻的画面里模糊的药草,呼吸急促起来。

    白衣宿女那里,其身一震,看着那虚幻的画面,又看了看苏铭,面色一下子苍白起来。

    天岚梦眉头一皱,她还没等思索之时,在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随着那声音出现的,正是那第一次走出大殿的,天岚老祖!

    “九阴界的九大奇宝,是当年竖立在此地的那座石碑背面所刻的图腾,其中之一名为封神花,此花有一个特征,在其盛开之时,它的四周会出现这种伴生的金仙叶,也叫做神灵线叶,这种灵线叶没有用处……但它的出现,就表示,这九大奇宝不是传闻,它们……是真的!!”天岚老祖的声音在天岚梦的耳边回荡,她能听出,老祖话语中蕴含的那种激动。

    “封神花……封神花……传闻此花之蜜,蕴含了位界之力,饮之一口……容颜万古不变,修为可以瞬间暴增,这种增长的速度,可以让凡俗之人立地成仙!

    可以让我等修士,超越境界,突飞猛进,更是可以让人感受到位界之力!

    这颗赤石里,亦或者后面的那些赤石里,说不定……就有这封神花,否则的话,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这金线叶!”

    “诸位族友,此石是我巫神殿南宫痕所买,若有人敢与本殿争夺,休怪老夫翻脸杀人,巫神卫,何在!”巫神殿的长老,这老者在看到那虚幻的画面后,整个人迈着大步,全身上下掀起了滔天的气势,走向苏铭,他根本就不在乎苏铭,他在意的其他大部之人,至于苏铭这里,在他眼里,如同蝼蚁!

    在他的话语传出后,整个巫城中,赫然有数百气息蓦然间爆发出来,化作长虹,从巫城的各个位置,直奔此地而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