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21章 获印!

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621章 获印!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有资格,成为它的主人么……”苏铭的心中,浮现出这么一句话。

    东荒钟,蛮族圣器,当年一代蛮神之宝,遗留泽福后代,威慑外族之物……即便是那让帝天降临了两个投影分身的邪宗汲黯,也只是能将此宝改变一些降临的轨迹,不敢或者是无法将其毁灭之宝!

    “显露一山一河,就堪比蛮魂后后期的极限之力,若是它展开了全部的九山九河九荒漠,那么爆发出来的波动,会达到一种什么样的境界……”苏铭睁开了眼,他的身后宝秋身子颤抖,神色露出挣扎,双手不断地变化印决,但却死死的咬着牙,没有去央求苏铭出手。

    随着血色光幕将这阁楼完全的显露在外,使得宝秋的外族气息与修为,在这一刻清晰的暴露在了东荒钟下。

    这修为的波动,是仙族的婴变与化神之间,此刻在传出的一瞬,那东皇钟向下猛的一压,这一压之下,整个阁楼猛的一震,宝秋身前那虚幻的女子雕像,立刻崩溃,四分五裂爆开,她更是喷出一口鲜血,面色苍白中,身体似被辗压的随时可以碎灭。

    眼看那东荒钟再次下沉了半丈,如此一来,如溺水之人身上突然出现了沉重的大力,要将其深深的拽入水底一般,使得宝秋的目中起了绝望。

    隐隐可见的,模糊间,随着那东荒钟的下沉,似有一抹钟体的虚影降临,直奔宝秋而来。此刻已然临近了这阁楼,它将穿透阁楼而来,按照其使命,去杀戮一切外族之人。

    苏铭轻叹,转过了身,在那虚幻的钟体穿透了阁楼,就要降临在宝秋天灵的刹那。他向前走出了一步,这一步迈去的瞬间,苏铭出现在了宝秋的身后。其右手抬起,向着那来临的虚幻钟体,轻轻一托!

    这一托之下。苏铭全身蓦然一震,但他的神色却是如常,在他的右手上,那虚幻的钟体不再下沉,而是被他生生的阻挡。

    几乎就是苏铭的右手与这虚幻的钟体碰触的瞬间,天空上那东荒钟,传出了一声绵长的钟鸣,与此同时,在苏铭的内心里,更是有一股莫大的意念瞬间来临。

    这意念没有话语。而是泛着冰冷与沧桑,在苏铭身体内扫过后,重新回到了那天空上的东荒钟内,接近着,一股更为强大的威压。再次降临,似要绕过苏铭,去将那宝秋镇压而亡。

    天空上,一山幻化!

    此山足有万丈,虚幻中高耸,在此山出现的一瞬。整个邪灵宗内所有观望之人,一个个神色立刻有了变化,那太上长老申东,更是双目蓦然一闪。

    整个邪灵宗内,蛮劫至今,唯有他可以让这东荒钟幻化出一山一河,其余之人,都没有资格让东荒钟如此,只是下沉的威压,就可责罚外族生死。

    此刻,是此番蛮劫内,申东之后第一个,在蛮劫宗出现了一山之幻。

    “宝秋……”太上长老申东低声自语。

    在那一山出现之后,此山占据了小半个天空,那山是青山,一股盎然的生机弥漫四周之下,此山向着那在血色光幕上被凸显出来的阁楼,骤然降临而去!

    宝秋在苏铭身旁,此刻睁大了眼,她可以感受到那天空上的一山之力,这是她之前从未想到过的,会在自己经历这蛮劫时,出现幻化之山!

    苏铭双目一闪,他忽然察觉,自己方才的想法错了!

    这东荒钟在自己身上收回了意念后,幻化出此山,不是针对宝秋,而是……自己!

    苏铭脸上露出微笑,想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再去看那降临的虚幻之山,一眼看出了此山,并没有真正的杀机!

    这一点,除非是如苏铭般是当事人,且有与他一样的分析判断,否则的话,外人绝难看出端倪,无论怎么去看,这一幕都是蛮劫降临。

    “没有杀机的一山之力,因我出现从而降临的此力……既不是为了抹去我的存在,那么就一定是……一次试炼!”苏铭双目光芒蓦然的闪了一下,有精光毕露而出的同时,他脸上的微笑更盛,目中的精光内,更有一抹尊敬。

    与旁人不同,对于这东荒钟,苏铭因邯山钟而熟悉,因方才的那一幕幕而哀伤,因其执着而尊敬,哪怕它……只是一件宝物,但苏铭依旧尊敬!

    此刻在这一山之力降临中,苏铭右手抬起,拇指在食指上一划之时,立刻出现了一道细微的伤口,鲜血溢出,染红了苏铭的右手食指,在他抬头感受那一山之力越加接近,旁边的宝秋身子颤抖更为剧烈之时,他染了鲜血的食指,蓦然的在宝秋那洁白的额头上一抹。

    将其鲜血,抹在了宝秋眉心!

    那血痕如一个记号,在被抹去的一瞬,宝秋完全的愣在那里,因为她发现,在那鲜血落下后,自己竟一下子,感受不到了丝毫威压!

    仿佛被置身于外,仿佛被东荒钟忽略,被这蛮劫直接放过!

    这一幕,让宝秋心脏怦怦跳动,她心神骇然的,看着苏铭,目瞪口呆,内心翻起大浪,诸多的不解,让她呼吸一下子急促。

    她难以理解,为何苏铭只是在自己眉心一抹,就可以让蛮劫将自己放过。

    她更是不明白,这一切对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他到底是谁,到底具备了什么样的修为,到底来自何处……与这东荒钟,又有什么样的关联。

    她能猜出,这里面必定是隐藏了一个巨大的隐秘,这隐秘到底是什么,她迟疑中,似想起了什么,其双目立刻睁的老大,怔怔的看着苏铭,神色里显露出的,是无法置信与恍惚的迷茫。

    轰的一声巨响回荡天地,在邪灵宗所有关注之人看去,那幻化的一山,此刻穿透了二层阁楼,直奔其内降临,包括申东在内的所有人,在判断上都没有预料到,在宝秋的屋舍内,还有另外一人存在。

    如今,在他们感受,此刻应是宝秋在对抗这一山幻化之力。

    苏铭右手蓦然抬起,他的长发急速飘动,他的长衫舞旋,他的双眼目不转睛,看着那穿透了阁楼的虚幻青山,轰然而来,似要将其灵魂直接镇压而溃,可就在那虚幻青山来临的一刻,苏铭的右手抬起间,向着那虚幻的青山,猛的一按!

    这一按之下,一声闷闷的轰鸣骤然回旋,这轰鸣之声如波纹扩散,回荡了整个邪灵宗山峰内外,但这声音肉耳是听不到的,这是唯有灵魂可以感受到,魂音。

    在这魂音下,但凡是听到之人,即便是那申东,也都神色出现了长短不同的恍惚,脑海此声回旋,久久不散。

    而此刻,在这阁楼内的宝秋,她看到了一幕,让她这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甚至刻入到了灵魂里,成为永恒的一幕。

    她看到,苏铭在微笑!

    在苏铭的身体外,在他右手抬起与那虚幻之山碰触的瞬间,出现了又一个虚幻的物质,那……也是一个钟!

    此钟在苏铭的身体外幻化,将其笼罩在内,可以模糊的看到,在这虚幻的钟体外,有九头之兽浮现,尽管雕刻的不是山河大漠,但显露在苏铭身体外的钟,却是让宝秋在看到后,在震撼中,有了一种似看到了东荒钟的错觉。

    那让所有人灵魂恍惚的魂音,也正是那一山之力与这虚幻的钟,相互碰触后散发出来!

    宝秋更是咬着下唇,看到了那一山之力,竟在碰触了苏铭与其身体外的虚幻之钟后,没有爆发出丝毫的杀机与威压,而是如融化一般,直接的消散开来,涌入到了苏铭身体外的那虚幻之钟里。

    随着那一山之力全部消散开来,全部融入邯山钟内,苏铭的这口钟体的外表,除了雕刻九婴外,更是多出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山!

    “汝之出现,符合吾主烈山余留之则,在蛮之大地外族占据之时……降临东荒塔……此塔九十九层,若能闯入顶端,可为吾之新主……更有烈山之明万界之悟,获者,知命……”

    “汝之修为,尚不足以承受吾之力……赐汝一山为记,凭此记……可入东荒塔……展开血炼之路。”

    “汝为第一位获山印记者……东荒塔显,你之后将有二十六人陆续获得资格……”

    一个冰冷沧桑的声音,在苏铭的脑海回荡,这声音说出的话语,让苏铭双目蓦然一凝,片刻后,当这声音消失之后,随着血色光幕的变化,这二层阁楼顿时被遮掩在内,外面又显露出来的,已然是邪灵宗其他的试炼蛮劫者。

    苏铭双目闪动,脑海内的声音尽管消散,但那话语里透出的含义,却是让他需要好好地琢磨琢磨。

    “东荒塔……看其意思,此塔必须要符合一些规则后,才被允许降临下来,这些规则中除了蛮族大地被外族占领外,更有一条,是我的出现。

    烈山修……”苏铭目露沉思。

    一旁的宝秋此刻怔怔的看着苏铭,渐渐神色里起了敬畏,不管是灵魂间的主从关联,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无论哪一个种族,对于强者的尊敬,都是世界发展的不变永恒。

    “宝秋,多谢主人。”宝秋轻轻站起身,向着苏铭,抱拳一拜。

    --------------------------

    推荐票已经掉没影了,可有推荐票支持一下?(。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