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5章 一根钗子与拨浪鼓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55章 一根钗子与拨浪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苏铭左手一晃,立庶道馗山无限的放大,转眼就化作了千丈山峰,被他抬起间,向着前方募然一甩。

    立庶此山轰鸣间破空而去,直奔那中年男子而去。

    其速之快,转眼就临近此人。

    “你还是分不清,掌缘的起落。”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他右手抬起,向那来临的道馗山一挥。

    “缘起缘灭,只在一念之间,这世间的所有事物,都有缘在,如这山石……它与你有缘,故而能被你得到,可这缘,老夫说段……就断:”中年男子淡淡开口,随之大袖一挥,立刻那道旭山募然间就停顿在了他的身前:

    苏铭双目一缩,他立煎看到道尬山上似乎出现了无数丝线,这些丝线与自己冥冥中连接,可在这一竟,在那中年男子甩袖间,那些丝线竟齐齐断开。

    随着丝线的断开,苏铭身子一晃,一股空空的感觉顿时在其心神内浮现,与道旭山的联系,居然就此被斩断!

    这不是单纯的收走了苏铭的法宝那么简单,这是如其所说,斩断了这道旭山与苏铭的缘,使得他与此宝,从此之后没有了缘,将不再拥有。

    “缘起缘灭,寻找你下一个主人去吧。”中年男子话语回荡,那道馗山颤求间,消失在了虚无内,就在其消失的氟那,苏铭右脚抬起向着星空一踏,立煎这星空震动,那消失在虚无的道旭山,被生生从消散的状态内反震出来。

    “你应与掌缘者交过手,不知那人如何给了你信心,让你以为……掌缘,可以力敌?”中年男子笑了笑,那笑容里带着一丝讥讽。

    “你走不到我身边万丈,因这是你我之缘的尽头。”中年男子淡淡开口时,立竟苏铭面色一变,他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募然间从虚无内爆发,轰鸣间,其身倒退,从之前距离那中年男子数千丈,直至被逼退到了万文,甚至他有和强烈的感觉,无法……接近其万丈之内:

    仿佛,这就是一和不能被驱散的规则。

    这与苏铭之前第一次与掌缘间接交战完全不同,甚至他明明感觉,眼前之人要比当年那位弱了一些,可即便是如此,却让苏铭有和明明此人不如当年那位,可在对抗上,却是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的感觉:

    “缘……”苏铭心神一震,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为何,掌缘生灭,会被人称之为掌缘!

    掌控的是别人的缘,唯有将这天地苍穹的缘都掌控,方可被称之为……营缘!

    苏铭双目一闪,右手一捏之下,立庶其右手的山石募然间散发出刺目的白芒,这白芒闪动间,苏铭体内的神源之力大范围的融入其内,使得此山石化作了数干丈之大后,一声怒吼回旋间,山石化作了巨响。

    可惜没有了道旭山的厉鬼,无法形成厉鬼称象图,但此象嘶吼间,立庶冲入前方万文之内,只是……就在其冲入的一瞬,这巨象通体一震,居然在苏铭的目中急速的缩小重新化作了山石,其上无数与苏铭冥冥联系的丝线,在这一刹那,骤然断裂。

    “如此,也妄与老夫一战?”中年男子淡淡开口间,右手抬起向着苏铭一指。

    “观你之身有三,此缘存三,断你修为之缘!”

    此言一出,万文外的苏铭身躯一震,一股剧痛在其魂中浮现,那是撕裂的感觉,如身躯被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强行撕开,要将其融入在一起的修为分身,与其魂撕开,一旦被撕裂,那么苏铭的修为分身将会与其法宝一样,变成独立的存在,不再被其掌握。

    苏铭双目紫光滔天,他的身体在这颤求中,修为分身立庶出现了重叠虚影,似要被撕开一般。

    “断你肉身之缘。”中年男子微笑,开口之时,再次一指。

    苏铭脑海轰的一声,他的噬空分身也出现了重叠,与其魂存在的联系,随着那中年男子的断缘之言,出现了要撕策的迹象。

    ‘再断你……厄苍之身!”中年男子双眼精光一闪,右手抬起隔着虚空蓦然一斩。

    轰!

    苏铭的身体外,三大分身向着三个地方倾斜,眼看就要被撕裂分离开来,剧痛在苏铭的三个分身的神情上强烈的表现出来。

    苏铭甚至有和感觉,自己的意志要被撕成三份,若真的被撕裂开来,那么他就等于是变成了三个独立的自己,如此一来,就等于是失去了真正的自我。

    甚至他的记忆也都在被撕裂,使得他的脑海内浮现出了以往的一暮幕,这些记忆正在破碎,但他没有惊慌,要解开自身之危对苏铭而言,他有办法,最简单的就是召唤沙土之灵,这也的确是他的计划之事,可如今,他没有这么做,因为在这记忆的撕裂里在苏铭的脑海里,他看到了当年再乌山时……学到的某一个术法:

    在看到这术法之时,苏铭忽然间,明悟:

    此时此煎,在苏铭这危机之时,远在神源星海之外,在那深渊废墟之外,在处于一片战争之中的……道晨真界内。

    道晨宗里,有一处高耸的祭坛,这祭坛上空无一物,唯独在正中心的位置,存在了一处地面的斋缝。

    此地,是道晨宗内一处很寻常的地方,甚至可以说在道晨宗内,这样的祭坛存在了很多很多,无人知晓它们的作用,但却有祖讪遗留,道晨宗的祭坛,不可踏入。

    一共九万七十多个,祭坛,存在了九万七十多道篆所,唯有道晨宗那些古老的存在方知晓,这些鼻绫实际上,是一个个类似坐标的所在:

    它们联系在一起,就可以成为一个完整的坐标,指弓着……整个道晨真界的老祖……道晨劫主闭关之地。

    那是一个与整个道晨界在虚无中连接的碎篆之虚,是一个断层空间,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除了道晨外,无人知晓。

    道晨劫主已经闭关了很怎很久……

    若是苏铭能站在一处祭坛上,展开其邪眼的全部力量,甚至还必须是他的修为超出了现在,达到了掌缘的程度后,那么就会以邪眼看到,这裂缝内……存在了无数虚无的碎裂,若能目光贯穿所有祭坛的篆缝,就可以在它们彼此连接之后,将这些碎裂连成一片,会看看一扇门。

    门后,是存在于虚无内加空间。

    那是,道晨闭关的空间工

    此煎,在这片空间内,存在了大量的白雾,在这雾气的深处,能看到盘膝坐着一个人,此人纸着头,全身被雾气笼罩看不清样子,其身上没有生机,而是一片寂灭工

    在他的身靠,放着两样物品,一个是一根钗子,另外一个则是孩童的玩具,一个拨浪鼓。

    如今,这拨浪鼓正在颤求,其上甚至出现了几道裂缝,那裂缝在不断地蔓延,仿佛随时可以使得整个拨浪鼓碎掉一般。

    盘膝坐在那里的身影,看不清是否睁开了眼,但却能看到,他仿佛许久不曾动弹的身体,竟随着那拨浪鼓裂缝的出现,颤了一下,他的右手更是缓缓地抬起。

    随着其抬起右手的动作,这整个空间立煎起了无尽的轰鸣,甚至这轰鸣都影响到了外界,使得整个道晨真界,在这一庶,凭空的出现了星辰风暴。

    这风暴横扫整个道晨真界,震撼了无数正在交战之人,甚至震撼了道晨宗乃至整个仙族联盟,这样的星辰风暴,使得整个道晨真界仿佛变成了一个瓶子,在剧烈的摇晃:

    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风暴,这是……第二次!

    第一次时,是在一干多年前,那一次的出现,没有人知晓原因,出现了约莫数息后,这风暴就自行的消失,成为了被无数人猜测不出的谜团。

    如今,一干多年后,这风暴再次的出现:

    没有人知道,这风暴的出现,其根源竟然是这碎裂空间的身影,抬手的动作掀起的风造成,这身影的手缓缓抬起,似要力触摸那正在碎策的拨浪鼓。

    可还没等他的手碰到这拨浪鼓,立刻此鼓上的策缝,竟不再蔓延,而是快速的逆转,自行的愈合起来,使得那身影的手,在半空一顿:

    渐渐地,能透过雾气,模糊的看到这身影似乎在微笑,那笑容很是慈祥,也隐隐带着一丝……愧疚。

    神源星海内,苏铭这里,他正在被强行撕开的三具分身,此刻在这耍被撕裂中,随着苏铭抬起头,随着他目中露出的明悟,竟有那么一瞬,出现了静止:

    “我的确大意了掌缘之强,的确过高的估算了自身……但,这一战也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掌缘!

    掌控苍穹众生的缘,恒……这世间旁人的缘或许好掌,可自身的缘却是最难,你……能掌控苍穹的缘,但想必还无法掌握你自己的缘:

    这也是我为何觉得,你比如我当年遇到的那位的原因所在。”苏铭抬头间,右手抬起:

    “这一战也让我明白了,在我儿时学到的一击术法,为何会让我至今都印象深庶,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难以捉摸,因当年的术法,不是寻常之术,那是……掌缘之术:”苏铭忍着剧痛,随着右手的抬起,向着前方万丈外的中年男子,募然一斩。

    “斩……三煞!!”

    求推荐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