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70章 戏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70章 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想到这里,聂振邦的目米,膘向了旁边的刘振涛,张勇军在班子里,是紧紧靠拢于刘振涛的,这事情,会不会和刘振涛有什么关系。聂振邦也在衡量。

    表面上,聂振邦却是点头道:“张副省长,请讲。”

    张勇军点了点头,随即道:“聂书记,我个人觉得这种情况,完全是一种偶然,有可能,大货车司机疲劳驾驶,突然偏离了方向,然后,警觉过来,又回归正常。或者,货车突然出现了什么故障,这都是有可能的。既然大货车没有和弘毅同志的车子产生任何刮擦的痕迹。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人,是不是有以权谋私的嫌疑。老百姓看着,会不会觉得因为死者是省领导才如此。这样的话,会不会影响不好?”

    随着张勇军的话语落下,聂振邦的目光一直都在悄然的观察着刘振涛,从刘振涛的表情来看,中间,一闪而逝的惊讶,可以推断。对于张勇军此刻的表现,刘振涛是不清楚的。

    这时候,王本昌却是举手道:“聂书记,我也说一下看法吧。”

    王本昌?聂振邦心中一动,目光望向了刘振涛,果不其然,刘振涛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但是,这种神态也是一闪而逝。刘振涛的城府气度还是有的。在心理的掩饰上也很到位。

    但是,就是那刹那间的异常,就透露出了他的心思。可以理解,张勇军算是他的部下,向来都走得比较近。但是,此刻却是和王本昌凑到一起去了。这能不让人怄心么?

    本身,王本昌就和刘振涛不怎么对付,此刻,这不是雪上加霜么?

    这时候,王本昌却是缓缓道:“聂书记,我觉得,勇军副省长的话,也不无道理,众所周知,林州市那边,因为几大矿区的原因,大型货车,重型货车都比较多。而且,习惯性的疲劳驾驶,超载驾驶。路况也比较的拥挤。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林州市的车祸发生率,要比全省的整体水平高出了六个百分点。”

    说到这里,王本昌却是环视了一下众人,微笑着道:“当时,车流量大。货车恐怕也难以找到了。大动作的话,我觉得,会给人一种劳民伤财的不良影响。”

    对于王本易的话语,聂振邦是州之以鼻的。所谓不良影响,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两人说来说去,无非就是想说。就此结案而已。

    真要是车流量大,那么,为什么车祸当时,却没有多少车子,也没有出现什么目击者呢?这简直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此刻,刘振涛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如果说,刚才还只是预感的话,那么,此刻,刘振涛就是有些愤怒了。自己手底下的人,却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和别人搅和到了一起。

    虽然,省委班子,不像是下面地方上地市和县市班子。毕竟,能够到省委班子这一个层次的。都应该算得上是有门路的。不说背景多深多厚,至少,对京城那圈子都应该不陌生。

    怎么说,这省委班子的任命都在上面,京城没几个说好话的,能有这种层次?所以,省委常委班子,一般都是合作的关系。不存在谁是谁的心腹嫡系,谁是谁的忠诚部下等问题。

    可是,张勇军公然如此。对刘振涛造成的影响那也是不可估量的。刘振涛的脸上必然是不太好看的。就在刘振涛准备说话的时候,旁边,陈涛却是咳嗽了一下,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此刻,陈涛这才是慢条斯理的挪动了一下身体,开口道:“听了大家的讨论,也听了事故调查组的报告。我觉得,还是告一段落为好,疑点虽然有,也可以在接下来接着查下去。目前,最主要的是,向上面汇报的问题。先结案。然后,有新的疑点,也可以再继续嘛。”

    陈涛的话语,初一听起来,似乎是很公正。但是,实则是居心叵测,暗藏玄机的。在场的人,都能听明白。

    结案了,那就说明,事情告一段落了。已经定性了。也向上面汇报了。然后,再去查,有了疑点,有了证据,再来重新推翻。他以为,别人都是白痴么?推翻之前的论调。上面会怎么看,会不会觉得陇西省班子工作不力?

    这种事情,也亏他想得出来。但是,此刻,聂振邦也拿陈涛没有什么办法。他要离开了。上面需要有一个汇报,总不能是拖着。从这些话上就贸然的断定陈涛和凌霄煤矿有联系,就断定王本昌和张勇军和凌霄有牵连。这是不行的。

    法制社会,什么都讲究的一个证据。此刻,谁也不能证明。凌霄煤矿和这个事情有瓜葛。此刻,只能说班子里有分歧。而不能怀疑他们被某某收买了。至于分歧,这也是正常的,什么事情会没有分歧呢。人无完人,你聂振邦不认可,总不能随意污蔑别人有异心吧。皇帝都没有这个本事呢,更何况,这还是民主社会。

    此刻,聂振邦的目光,恰到好处的和刘振涛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闪现过一丝短暂的交流。聂振邦随即呵呵笑着道:“陈副部长的考虑也是有道理的。既然上面追得紧。我看,报告上,陈副部长可以拿着现在的报告汇报。至于结案,我看暂时就没有必要了。目前。不是还有一位当事人么?我看,还是等弘毅同志的司机苏醒过来之后,再做决定好了。振涛省长,你看如何?”

    这最后一句话,聂振邦则是逼迫着刘振涛表态了。此刻的情况,单纯靠自己,难免显得独断专行。但是,拖着刘振涛就不一样了,刘振涛也是新增补的中央委员。这一个身份。再加上自己入局委员。就足以把陈涛压得死死的。两人要是不松口,这结案二字,也不是陈涛可以拍板的。说白了,陈涛只走过客,这事情还是陇西省的事情。

    刘振涛颇有深意的看了聂振邦一样,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但是,此刻刘振涛却是清楚,自己不得不和聂振邦站一起。张勇军的突然变故,本就让刘振涛有些恼火。借此机会,敲打一下也好。让张勇军看看,这陇西省,到底是谁说了算。

    随即,点头道:“我赞同聂书记的意见。”任何会议上,有了最主要的两位的首肯,什么事情都好办了。书记和省长都同意了。其他人,即便有什么想法,也只能保留下来。这就是铁律。这就是身份地位的区别。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陈涛的脸色一如既往,淡然、平静。看在聂振邦眼里,并不惊讶,这点修养城府都没有,陈涛也不配有这样的地位。

    “呵呵,既然聂书记和刘省长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就暂时先按照目前的材料进行汇报。”陈涛若无其事,笑呵呵的说了起来。

    下午,聂振邦和刘振涛都选择了回避。陈涛这边,由王本昌为他送行,省委两台奥迪出动。王本昌亲自送行到机场。

    此刻,在省委宾馆门口,看着陈涛的车队离开,聂振邦也走了出来。

    “书记,回办公室?”这时候,刘振涛从后面已经跟了上来。停下脚步,聂振邦笑着道:“振涛省长,一起?”

    走在省委宾馆连接省委大院的林荫小道。在两人的身后,夏岗和刘振涛的秘书则是走在一起,远远的跟随。

    看着刘振涛,聂振邦却是微笑着道:“振涛省长。不必在意。人还是要向前看。当前,最重要的,还是陇西的发展大局。正好。我也准备找你专门讨论几个问题。一是汽车城项目的落户选址问题。一个是施安市的石油城项目问题。一个是全省植树造林的问题,最后是秦阳机场的扩建问题。”

    刘振涛自然是明白,聂振邦说的什么。不必在意,指的是张勇军的事情。淡然一笑,道:“呵呵,书记,您多心了。人各有志。这是避免不了的。伟人都说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无法阻止的事情。倒是书记的雄心壮志,让我吃惊。四大项目。这里面,初步估算了一下,除了秦阳机场扩建的项目小一点以外。其他三个项目。这可都是涉及千亿的大手笔啊。资金可是大问题。”

    刘振涛的能力还是有的,一开口,就直指问题的核心。聂振邦微笑着道:“资金是问题啊。关于资金。我也正准备和你商议一下。最近,我准备去一趟京城,跑一跑资金。另外,在环境改造上,我想交给你,看看,省内各大农业院校。研究所这边,有没有什么新品种的速成林树种。”听到这里,刘振涛沉吟了一下,速生林,这的确是改善环境的一大杀器。如果,真有这样的优质树种研究出来。能够在三五年之内成林。环境保护的改善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正在琢磨和考虑,省内,甚至是国内有无这样的科研成果。在后面,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振邦书记、振涛省长。”

    刘跃光从后面赶了过来,一到旁边,刘跃光却是神色凝重道:“书记,转移弘毅同志司机的救护车在路上堵车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