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34章 一片废墟(第二更)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1034章 一片废墟(第二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玉简是当初的尘焚老祖所送,其内标记了第五真界的一些区域,这玉简苏铭已经铭记在了内心,此刻行走时,约莫数日的时间,他看到了一条白色的河。

    “萎五冥河……”苏铭脚步一顿,看向那条如斩断星空般的冥河,还有那冥河的两个遥远的尽头处,存在的两个……庞大无比的虚无之洞。

    这两个庞大的虚无洞,不知贯穿了何处,存在于这片星空内,中间是流淌的白色冥河,如……两只空洞的眼。

    当苏铭第一次看到尘焚老祖有关第五真界的玉简时,他看到其内勾画的第五冥河,只是简单的刻画,但当初他的脑海中,这第五冥河,应该是白色的。

    因为白色代表的是一股冥意,此冥非死而是一种意之所化的样子,如今,苏铭看到了第五冥河。

    他发现,此河与他脑海中想象的,一摸一样,还有那连接了冥河两端的,那如眼睛般存在的虚洞,也符合苏铭想象中的画面。

    “第五冥河的一侧,有一颗星辰,叫做焚尘……”苏铭喃喃,这是玉简上地图的刻画,当他抬起头时,苏铭身躯一晃,向着那第五冥河而去。

    越是接近,一股死亡的气息就越是弥漫,苏铭看到了在那第五冥河内,漂浮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直至苏铭离开,他忽然脚步一顿,回头时看向那第五冥河。

    他隐隐有些觉得不太对劲,但又一时想不起来,到底什么地方让自己出现这种感觉,沉默中,苏铭轻声开口。

    “秃是……”

    他在呼唤其储物袋内的秃毛鹤,但却没有丝毫回应,皱眉间苏铭神色融入储物袋看到了其内……竟没有秃毛鹤的身影。

    苏铭双目一闪,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为强烈起来。

    沉吟片刻,他选择了漓开。

    直至苏铭离开,那第五冥河内的众多尸体,依旧漂浮,只是”……这所有的尸体,全部都是如趴在河水中般,看到的只是他们尸体的后背,看不到他们的脸。

    苏铭走在星空中,不知过去了多久时间的流逝,让他在这第五真界内,似乎遗忘直至他看到了远处的星空内,出现了一颗星辰。

    那是,一颗燃烧中的星辰,浓浓的火焰扩散开来,使得此星置身于火海中,颜色赤红。

    此星,正是尘焚老祖所言的,他们火灵一族的起源之地。

    苏铭望着那星辰他内心那不对劲的感觉,再次的强烈起来,可依日是没有找到具体,他的心神内立刻警惕只是这警呢”也找不到丝毫的危机。

    这片星空,从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他没有看到第二个生命的存在。

    苏铭沉默,带着迟疑,走向了那火海中的焚尘星,走过火海,当他踏上此星时,他的神识散开,依旧是没有在这星辰上,看到丝毫生命的痕迹。

    大地是一片沙漠,一片在火海中燃烧的沙土,天空赤红被火焰弥漫,整个星不……没有河流,没有树木,有的只是这全部的沙土。

    从其内,抓起了一把燃烧的土苏铭将其放入储物袋中,他仔细的再看了一眼这焚尘星默默地转身,离开了。

    在这没有生命存在的第五真界,苏铭茫然的走着,整个天地,整个苍穹,只有他一个人,四周的寂静,渐渐化作了一股窒息之意,让苏铭的内心如有一股发泄不出的压抑。

    但偏偏这一切,在他感觉,似乎本就该是这样的,这第五真界本就该是没有了生命的存在,是一片死亡的苍穹,这里的破碎,这里的废墟,一切的一切都与他想象中,没有丝毫的不司,一摸一样……

    时间的流逝,一年一年的过去,苏铭始终在这星空内疾驰,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地图上标记的,很是遥远的一颗星辰。

    一颗,叫做塑冥的星辰。

    那里,是他们塑冥族的家乡,也是他们一族的圣地,当年的塑冥老祖,就是居住在那塑冥星上。

    时间在这无声无息的过去后,当有一天,苏铭觉得似乎这颗星辰应该快到之时,他看到了前行的星空内,出现了一颗水蓝色的修真星。

    那颜色在星空里,很是特别,让人一眼看去,便绝不会忘记。

    “塑冥星……”苏铭看着那蓝色的星辰,他的身体一震,沉默中,一步步的走近,直至他走入到了此星,踏入到了这星辰的天地之间时,他看到的大地,是一片废墟。

    唯独那海水的颜色,湛蓝中波浪卷动,一片安静,就连浪花的声音,也似被隔绝开来。

    大地上,一处处废墟,碎石弥漫,可以依稀看到,这里曾经有很多城池,可如今却是都化作了废墟。

    山峰中,没有太高的存在,有的只是断裂的痕迹,似乎见证了当年在这里,发生的一场震动整个第五真界的战争。

    在半空的苏铭,看着大地,看着那一处处废墟,他沉默的走去,走过这众多城池的废墟,直至在此星的正中间,他看到了一片海中的岛屿,这岛屿上,有一座坍塌了大半的巨大宫殿。

    在这宫殿外的广场上,原本应该是有竖立着很多雕像,可如今,只剩下了三个。

    其中两个已经没有了头颅,显然是在当年的战争中崩溃,唯独一个雕像,还保持着完整,那是一个女子的雕像。

    苏铭看着雕像,那是他的母亲,那如今躺在棺木内,于第五烘炉中吸收生机维持生命的女子,这是她的雕像。

    余下的两个从其位置来看,其中一个在正中间的,应该是这群雕像内的最重要之人,尽管没有了头颅,但也可以想象的出来,这雕像,应该是属于塑冥老祖。

    其旁,一个是苏铭的母亲,而另一个……

    苏铭带着复杂的目光看去,没有头颅的这具雕像,一如苏铭对其父样子的模糊与不清啊……

    苏铭沉默了很久,他转身在这塑冥族的星辰上,几乎走过了所有的位置,直至数日后,当他再次回到这里时,他盘膝坐在了母亲雕像的前方,默默的坐在那里,看着雕像,看着四周,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时间慢慢流逝,一年、两年……五年……十年……

    苏铭一直盘膝坐着,一动不动,但他的双眼内,却是在这岁月的流逝中,隐隐凝聚着精芒幽光,渐渐的闭合。

    在这时间的游走中,在那神源星海的核心区域,第五海内,外界看不到的第五海最深之处,那里,一片海雾翻滚间,存在了一座巨大的祭坛。

    这祭坛上,摆放着一面巨大的镜子,这镜子通体水蓝色,晶莹剔透,散发阵阵强劲的威压,这威压扩散开来,如在镇着整个第五海,让此地的海雾翻滚,总是在达到了一定程度后,不得不安静下来。如今,喜怒哀怨四个面具之人,盘膝坐在这巨大的镜子四周,彼此都没有闭目,而是凝望那如水晶般的镜子。

    许久,带着哀之面具者,低头轻叹一声,这一刻其目中散出的不再是冷漠,而是一种复杂。

    “不忍了么?”随着叹息回荡,带着怒之面具者,转头看去,沉声开口,其声音带着一股浩荡之意,更透出如睥睨天下般的霸气。

    “老夫的确不忍,你也如此。”哀之面具者,淡淡开口时,看了一眼怒之面具者。

    “或许当年,我是错误的。”怒之面具者,沉默低头,许久,长叹一声,喃喃低语。

    “从我等放弃了三荒大界的身份,成为暗晨海守护使者的一刻起,我们就与当年的过往,划分了界限,与当年的一切情感,斩断了联系。

    这只是暗晨海的第一层考验,若他连此地都无法看破,则不是暗晨一百八十大界所需之人。”低沉的声音,骤然间,从那喜之面具者那里,回荡开来。

    “喜怒哀怨四大传承,你当年曾言,除了喜怒哀怨外,实际上还有一脉传承,暗晨海的守护者,也应该是五人,这第五人,是什么?”桑沙哑的声音,蓦然的从那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怨之面具者口中,淡淡传出。

    “喜怒哀怨绝,第五脉传承,是没有丝毫情感再内,消散了七情六欲的绝之面具。”喜之面具者,淡淡开口。

    “老夫也有一问,我等三人传承多代,你也曾言,唯独你喜之传承只有一代,老夫很好奇,你当年在三荒大界的身份,到底……是谁?”哀之面具者,立刻开口。

    “到了你三人该知晓之时,一切自然会明白。”喜之面具者,平静说道。

    怒哀怨面具三人,闻言沉默,但却均都以奇异的目光,看向喜之面具者。

    就在这时,突然地,他们四人环绕的那晶体镜子,其内立刻一片混沌,云雾缭绕间,如风起云涌般,猛的卷动起来,更有嗡鸣之声回旋,使得这怒哀怨面具三人立刻看去,唯独那喜之面具者,神色如常,依旧冷漠。

    第二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