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第1149章 老爷爷,这条鱼给我好么

第五卷 我的道晨界第1149章 老爷爷,这条鱼给我好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苏铭双目一闪,尽管白凤的喃喃之声依旧还在自语,可苏铭这里他救下白凤是因对过去的感慨,并非怜悯,更与情无关。

    从白凤决定利用苏铭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二人的命运会从此成为陌生。

    目光闪烁间,苏铭不再去理会白凤,而是全身瞬息黑光一闪,立刻极冥光以苏铭为中心,向着四周蓦然横扫,并未扩散太远,而是仅仅将着深坑覆盖。

    与此同时,在这极冥光覆盖的瞬间,苏铭的双眼缓缓闭合后,立刻从其身体内,飞出了一缕黑烟,这黑烟转眼化作了秃毛鹤的样子,它存在于极冥光内,身子渐渐如融化般,仿佛与这极冥光融在了一起。

    “凡炼之术,以意环绕至宝,以思为路,同入轮回!”苏铭双手抬起,向前一甩,顿时白色指环蓦然出现,漂浮在苏铭的身前,这指环极为庞大,几乎占据了这深坑的全部。

    苏铭神色带着凝重,双手在身前不断的变化印决,这些印决都是秃毛鹤传授给苏铭,如今从苏铭手中施展出来,一一沉入那白色指环中。

    但这指环却是丝毫不动,漂浮中对于这些印记没有丝毫的反应。

    渐渐苏铭双手掐诀速度越来越快,急速变化中,约莫过去了近百息的时间后,苏铭双眼猛然张开,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直接化作血雾,直奔白色指环而去,瞬息如烙印般,深深地刻在了那白色指环上。

    这指环猛地一颤,仿佛苏铭的献血在之前那些错中复杂的印决下被改变,具备了某种奇异之力,撼动了这白色指环至宝一般。

    可这颤抖只是刹那就恢复如常,但苏铭这里却是双眼猛然一亮。

    “这凡炼之术果然有用,这仅仅是第一炼的开始,居然就撼动此宝。”苏铭双目闪动见,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了双手之中。再次掐诀变化。这一次他坚持了近乎二百息的时间后,又喷出了一口鲜血,当那鲜血碰触这白色指环的一瞬,立刻这白色指环又一次的颤抖。

    且随着其颤抖,隐隐间仿佛有一道血丝要钻入进白色指环内一样,但很快这指环就出现了要恢复的迹象,苏铭毫不迟疑。身子一跃而起,环绕这白色指环不断游走,随着游走更是双手快速的掐诀,其速度越来越快,印决也越来越多,更是时而喷出鲜血。

    可若仔细去看。则可以看到苏铭喷出的鲜血,每次都是在这白色指环同一个位置,那里正是之前隐隐要出现白色血丝的地方。

    也就是这么一些时间,就已经让苏铭全身湿透,大量的汗水弥漫全身,甚至以他的修为,似乎也都无法承受般,毕竟那每一道印决的打出。都耗费了苏铭不少的修为之力。还有那喷出的鲜血,每一口都是蕴含了苏铭的魂。更是其心血。

    “九百九十八道印决,八口鲜血,如今只差一道印决,只差一口鲜血,就可以将第一炼开启!”苏铭气喘吁吁,但却神色露出坚定,身子一晃之下,右手抬起掐出第九百九十九个印决,在拍向那指环的刹那,他张开口喷出了第九口鲜血,这鲜血瞬息追上苏铭的右手,几乎与他同时落在了这指环出现血丝的位置上。

    “秃毛鹤!!”与此同时,苏铭在内心立刻传出神念。

    秃毛鹤那里已准备多时,此刻发出一声厉啸,其消失的身子骤然幻化,变成了一根黑色的针,不是刺向白色指环,而是直奔苏铭眉心,苏铭毫不闪躲,任由秃毛鹤所化黑针带着锋利之芒,刹那就临近后,直接刺入苏铭的眉心之内,完全穿透后,瞬息刺入其脑中!

    苏铭立刻感受脑海瞬间轰鸣,这轰鸣之声带着阵阵刺痛,回荡苏铭脑海,且不断的回旋之下,越来越大,直至完全取代了苏铭的一切意识时,从苏铭的眉心内,猛然间出现了一滴赤红色的鲜血,化作一道长虹,直奔白色指环那出现隐隐血丝的地方,在碰触后,这滴鲜血如融化吸收般,被那血丝立刻吸收之下,顿时这在白色指环内的血丝,如得到了滋养,急速的向着四周扩散蔓延开来。

    紧接着,苏铭的意识直接涣散,他的脑海瞬间一空,仿佛他的一切思绪都在这一瞬被斩断了一下,但很快的,他涣散的意识就重新凝聚,可当其完全凝聚后,苏铭张开眼的一瞬,他看到的已经不再是那被极冥光环绕的星辰,他的身体也已然不在了那破碎的星辰,而是出现在了一个苏铭从未见过的天地。

    “老爷爷,这条鱼可以给我么?”苏铭的耳边,立刻又一个俏生生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仿佛瞬间就将苏铭的有些茫然的意识拉回,让他双目瞳孔凝聚,看到了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蓝天白云的天空,大地山峦弥漫,而苏铭所在的地方,则是一个湖泊旁的小岛,岛上有些村民,苏铭坐在一出鱼台上,带着斗笠遮着阳光,在他的面前有一条鱼竿,正在垂钓。

    其旁在这木头搭建的鱼台边缘,木柱上挂着一个网,那网被吊着落入湖水里,隐隐可以看到网中有一条鱼正在游走,似想要挣脱,但却无法做到。

    苏铭身后,有一个蹲在那里的小女孩,带着天真,指着渔网,向着苏铭央求。

    苏铭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那是一个老者的身躯,双手粗糙,但尽管苍老可却没有裂痕,显然是经常钓鱼,时常碰到水留下的岁月痕迹。

    看着那鱼儿,又看了看小女孩,苏铭目中露出一抹明悟。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秃毛鹤之前对他说出的话语,那是告诉苏铭,有关这凡炼之术的轮回之意。

    “九次轮回,是你与这至宝的轮回,这轮回或许很短,但或许也会极为漫长,在这轮回中,你不再是你,至宝也不再是至宝。

    它会形成一缕意识,融入这轮回中,在这九次轮回里,你与它若结成了缘,则凡炼结束后,此缘就可以成为你与这至宝之间的联系,它将属于你。

    这看似简单,可实际上有不少困难,首先你要在轮回中找到它,只有将其找到,才可以结下刺缘。

    轮回,妙不可言,很少有人可以琢磨透彻,所以在这轮回中,找到它,是最关键之处,若你找不到,或者是找错了,那么就无法结缘,则凡炼也将失败。

    至于如何去找到,此事我也不知道了……”

    “老爷爷啊,这条鱼这么可怜,你不要吃它了,给我好不好……”在苏铭脑海回荡秃毛鹤的话语时,其旁那小女孩满脸央求的看着苏铭,再次以其稚嫩的声音开口。

    苏铭微微抬头,阳光被斗笠遮盖,落不到苏铭的脸上,他看着眼前这小女孩,又看了看那网里的鱼,眉头渐渐皱起,他无法分清,那至宝化作的意识在这第一场轮回中,到底是小女孩,还是……那条鱼!

    与此同时,在这场轮回之外,在那破碎的星辰上,被苏铭极冥光弥漫的深坑中,秃毛鹤在其内打着哈气,时而眼睛扫过不远处正盘膝打坐的苏铭,在苏铭的眉心上,有一道黑丝蔓延,与白色指环连接。

    秃毛鹤打了个哈气,又看了看那漂浮的白色指环,一副很是无聊的样子。

    “哼哼,还是鹤爷爷聪明吧,这么厉害的凡炼之法,都能被我想起,看来我以前一定是不简单,说不定是个大人物。”秃毛鹤无聊之下,便开始自我吹嘘起来,这种自我吹嘘的感觉是它最喜欢的事情,往往一旦无聊了,它就愿意如此。

    “说起鹤爷爷……咦,我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这凡炼之法似乎有什么弊端之处,似乎……似乎很是严重的样子?”秃毛鹤一愣,用爪子挠了挠秃秃的头,身子下意识的在这极冥光内游走起来。

    “奇怪,到底是什么弊端呢,该死的,怎么想不起来了……”秃毛鹤一脸恼火的样子,不知不觉的,竟飞出了这片极冥光,出现在了深坑外,但几乎就是走出的一刹那,秃毛鹤立刻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原本白凤所在的位置,它看到的是已经失去了呼吸的白凤,可在白凤的眉心,居然有一道黑丝,竟蔓延在了那极冥光内。

    秃毛鹤哭丧着脸,立刻顺着那黑丝飞入极冥光,直至在那白色指环处,看到了这黑色的连接所在,它……是与这白色指环连接的。

    “该死的,我想起来了,这至宝炼化时最忌讳四周有其他人存在,完了完了,这下子苏铭一旦失败,鹤爷爷我英明尽毁……”秃毛鹤满脸郁闷,它隐隐知晓不可斩断那黑丝,否则的话对苏铭那里影响极大,会直接导致炼化失败。

    而一旦失败,想要进行第二次,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如同是最初的印象,一旦留下,就很难改变。

    用爪子不断地抓着秃头,秃毛鹤忽然双眼内一闪,竟抬起爪子,在面前如掐指计算一般,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它忽然神色放松下来。

    “有一场隐隐存在的造化,嘿嘿,既然有造化在内,那么就算苏铭失败,也怪不得我没提醒了,对对,就是这样,我是为了让他获得造化才故意不说的,没错,鹤爷爷真是聪明,哈哈。”秃毛鹤得意的大笑,又开始了不断地自我夸嘘……

    总算更新上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