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1190章 心灵的胜利

第1190章 心灵的胜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最后一幅画面里,雕刻的极为复杂,更是带着一些粗糙,似乎雕刻之人心神正处于某种不平静的状态中,但依旧还是坚持着雕刻,似要将什么事情记录下来。

    那雕刻内,高高的平台上,有一个老人正双臂抬起,在其上空大殿漂浮,在其下方,无数族人跪拜,他们神色露出激动,露出期望。

    只是,那激动若是换一种心态去看,将会看到那不是激动,而是惊恐,那期望同样换一种心态去看,那不再是期望,而是绝望与悲伤。

    画面结束了。

    粗糙的雕刻,与之前的几幅完全不同,似乎这个故事最终没有说话。

    苏铭沉默,转身间,再次看向四周,可他始终看不到身后存在的那个苍老的身影,正无声无息的望着他。

    目光扫过四周,苏铭皱起眉头,这里在他感觉没有丝毫生命存在,可之前那声音明明出现,沉吟中苏铭忽然双目一缩,他看到了在那下方的尸骸深刻旁,似乎存在了一个不同的区域。

    其身一晃,直奔下方尸骸深坑,转眼临近后,苏铭盯着在尸骸深坑旁,靠近岩壁的地方,那里的地面有一个淡淡的凹陷。

    那凹陷的样子,仿佛是一个人在这里打坐了不知多少年,慢慢使得岩石下沉,形成了打坐的烙印。

    看着此烙印,苏铭双目收缩,慢慢临近后蹲下身子,右手抬起在那凹陷的痕迹上一抹,这一抹之下,他全身汗毛瞬间竖起,因为这里,散出微微的温意。这说明在不久之前,此地还有人打坐。

    “那是老夫打坐的地方。”就在这时,苏铭的身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这声音出现的极为突兀。苏铭之前没有丝毫察觉。且这声音就仿佛是有人靠着他的耳边话语一样,让苏铭毫不迟疑的修为爆发。身子向前一冲之时猛的转身,可转身之后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苏铭的心跳急速,他的头皮发麻,突然的。他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你在找什么?”

    苏铭神色变化,这一次没有立刻转身,而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右手抬起,指环猛然间散出波纹,向外扩散的刹那,他立刻一晃直奔远处,在冲出时。其身大力一转,看向身后,可哪怕是如此,他依旧是什么也都没有看到。

    苏铭心脏跳动加快。他尽管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但却可以肯定,对方必定就在自己身后,沉默中,苏铭压下心神,索性盘膝坐了下来。

    若是对方要对他出手,早就已经出手了,既然至今还没有出手,苏铭苦笑中也唯有盘膝坐下,低声开口。

    “多谢前辈之前解救之恩。”

    四周一片寂静,苏铭仿佛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没有丝毫的回应之声。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就是半个时辰,苏铭心神一动,缓缓地站起身子,慢慢向着此地洞府的出口那里走去,可就在他走到那出口的一瞬,突然其四周虚无扭曲,刹那间苏铭苦笑的发现,自己竟不知怎地,又被传送到了之前盘膝打坐的位置。

    “前辈既不说话,也不让晚辈离开,有何吩咐但说就是,晚辈若能做到,必定全力以赴报答前辈之前解救之恩。”苏铭深吸口气,沉声说道。

    “你是哪个部落的小家伙?”在苏铭话语传出许久,他的身后出现了淡淡的声音。

    “乌山部,晚辈是乌山部的族人。”苏铭内心一动,没有丝毫迟疑立刻开口,也做好了对方必定是没有听说过这个部落,一旦问询后的说法,可就在苏铭正等着对方质疑时,却是听到了来自身后那沧桑的声音中,让苏铭心神猛然震动的话语。

    “乌山部,大蛮部落分化十三部落之一……”这话语落入苏铭耳中,让他心神一震的同时,他的肩膀上多出了来自身后那老者的右手,这干枯的右手只是在他肩膀上一拍,立刻一股霸道的气息直接钻入苏铭体内,刹那间游走一圈后向着苏铭的魂一冲。

    没有去进行什么搜魂的举动,只是与苏铭的魂略一碰触,这股气息就倒退开来,回到了其肩膀的位置,回到了那只落在苏铭肩膀的干枯右手之中。

    “的确有蛮族蛮启的气息,不过你的魂属于大冥部,魂中还有一缕不属于本界的滋养之意,哼,通婚之事,老夫当年最为反对,不过你也算是蛮族之人,倒也没有说谎。”苍老的声音回荡时,苏铭的脑海掀起了滔天大浪。

    “乌山部……居然真有乌山部,蛮族……大蛮部……还有我的魂他居然说是大冥部,这……”苏铭心神无法平静,被老者的这一句话,彻底翻滚。

    “我与你做一笔交易,蛮族的小家伙,你既然能来到这里,也算与老夫有缘,虽说你魂与气息有些驳杂,但无论是大蛮族还是大冥族,都算是老夫友族小辈,这交易对你有大造化。”沧桑的声音淡淡开口,带着一股岁月沉淀的腐朽。

    “若之前前辈判断晚辈不是友族小辈……”苏铭没有立刻去询问什么造化,而是迟疑了一下,压下内心之前被老者话语引起的浩荡,低声开口。

    “与无数岁月来进入这里的其他人一样,被老夫搜了魂,扒了皮,剔了骨,风干后加上一些作料,喂了祀兽。”老者淡淡说道。

    苏铭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又继续问了一句。

    “那些获得了前辈大造化的其他友族小辈呢?”

    “你在外界所看到的那些红雾中出现的残次品里,有他们的身影。”老者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可落入苏铭耳中,却是化作了寒意。

    苏铭沉默,那老者也没有说话,直至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苏铭苦笑叹了口气。

    “前辈的大造化,是给晚辈一次升先为灵先的机会吧。”

    “恩?你这小娃倒也精明,是从之前老夫喝散那些残次品的话语里,判断出来的吧,没错,给你的大造化,就是一次升先的机会,你既然喜欢分析,那么可以分析一下老夫给你这个造化,需要与你完成的交易是什么,你若能猜到,老夫会给你一些赏赐。”老者话语一顿,似多出了一些之前不存在的情绪,可依旧是淡淡的开口。

    “你只有一次猜测的机会。”老者的声音回荡之时,苏铭双目闪烁起来。

    “前辈应该不是要离开此地……”苏铭缓缓开口之时,他身后老者冷哼一声。

    “不要耍这些无用的心机。”

    “前辈是要让晚辈帮你找出,到底是谁,灭杀了你的族人!”苏铭忽然开口,声音斩钉截铁,此事是苏铭在赌,只不过就算是输了也没有损失,但苏铭想要赢,因为这一场他与那老者之间的接触,他一直被动,被对方一直存在于身后,在心里上就已经被种下了阴影,甚至这阴影会越来越大,直至让苏铭再没有丝毫反坑之心,会被对方完全的操控了心神。

    他要掌握主动,那么只是微不足道的主动,对苏铭而言,也是一种反坑与挣扎。

    而这个答案,也不是苏铭凭空胡乱的想象出来,他是通过几个蛛丝马迹产生的判断,其一,是此地已经是成为了废墟,成为了这天灵族人的埋骨所在,可这老者依旧还是在这里,默默地陪伴着他的族人,从这里可以看出一二。

    还有就是,那最后一幅刻画上,明显粗糙,那画面中所表达的事情,充满了诡异,如没有结束一般,这里面存在的事情有很多,这天灵部落的灭亡要么是寿元断尽而死,可骸骨中有孩童,就将这个可能抹去。

    还有就是被那些红色身影灭杀,但以这老者的强大,此事虽说有可能,但也存在了不可能,还有一个,则是其他的外因导致,只是苏铭这里可猜测的机会只有一个,所以他毫不迟疑的,说出了这个答案。

    尽管说出,可苏铭自己也没有把握,但当他身后在他这句话说完,一直沉默时,苏铭知晓,自己的猜测,应该是有正确的可能。

    “或许,各族通婚的事情,当年我应该同意……”许久之后,一声长叹从苏铭身后传来。

    “你很聪明,善于观察细节……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可也是错误的,灭杀族群之人,是我自己……

    说出你要的赏赐!”老者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丝悲哀,缓缓回荡。

    “晚辈不要赏赐,只希望看一眼前辈的真容。”苏铭沉默少顷,双目一闪果断说道。

    “你果然很聪明……看得到与看不到之间,对于一个人的心理有着完全的不同。”半晌之后,苍老的声音回荡之时,苏铭的身前虚无扭曲,慢慢走出了一个老者。

    那老者全身尽管脏兮兮的,可苏铭还是一眼就认出,对方正是那最后一幅壁画上,被无数族人跪拜,盘膝坐在那高台上向着天空大殿伸开双手的老人!

    老者双目内一片深邃,可在这深邃中却是存在了麻木与茫然,但更多的时候,则是深邃的让人无法直视,仿佛与他目光的对望,可以将人的灵魂都被吸撤进去一样。

    他站在那里,身上没有丝毫修为的波动,但在苏铭感受,却是有一种比当年看到道海之先,还要强烈无数的威压,似乎此人与道海之先,有着一个境界的差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