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37章 古筝如月映双影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37章 古筝如月映双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恩,我的名字叫做牙九。”那孩童不怕生人,或许是能感受到苏铭的善意,大声的说道。

    他的话语一出,立刻让正交谈的白常在等人一愣,纷纷侧头看去时,一个个立刻发现牙九这孩子正向着一片空旷说话。

    众人一怔,尤其是白常在,更是双眼一闪之下神识蓦然散开,但却没有发现丝毫异常。

    “九儿,你在和谁说话?”子烟快走几步,来到了牙九身边,低声问道。

    “这里有个大哥哥,他问我是不是叫牙九。”孩童天真的眨了眨眼,指着苏铭说道,他不知晓,他的这就话,立刻让子烟面色大变,尤其是牙木那里,平日尽管木讷,可此刻却是双眼寒光一闪,猛的出现在了牙九身前。

    白常在更是全身煞气散开,冷笑中向着那片空旷,森森开口。

    “居然有人来了南泽岛,阁下既已出现,何必藏头藏尾,还请现身!”

    “白爷爷,大哥哥已经走了啊。”牙九在其父亲的身后,连忙说道。

    “他已经走了,他把这个给我,说我是个好孩子呢。”牙九抬起手,在他的手心内,多出了一枚白色的鳞片。

    这鳞片看起来很普通,对于南泽岛众人而言,这鳞片他们熟悉,那正是每一条海龙身上,唯一的一片逆鳞所子。

    白常在面色一变,猛的转身看向不远处那条被他擒获的海龙,此龙身上原逆鳞所在的地方,此刻已没有了逆鳞。

    “大哥哥人很好啊,还夸我聪明呢,他给我这个礼物,说如果当我以后长大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这个礼物可以让我化险为夷九次。”小牙九看着四周的亲人。稚嫩的声音回荡开来。

    子烟面色苍白,她可以想象得出,若是他们这群人都看不到的身影,此人会有多么强大,要知道以白常在的修为,哪怕是如今蛮族九大势力中那些古老的曾经在四代蛮神时代被册封的老怪,也无法做到让白常在都无法察觉的地步。

    婉秋皱起眉头,看了看四周,没有说话,子车那里双目闪动。似在思索着什么,看向远处。

    白常在迟疑了一下,从小牙九手中将那白色的鳞片拿起。仔细的看了几眼后,他的双目蓦然收缩,甚至呼吸都急促起来。

    这一幕立刻引起了四周旁人的紧张。

    “白前辈……”牙木迟疑了一下,低声问道。

    “此人没有恶意,他……他的修为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仅仅是这鳞片给我的感觉……就可以毁灭老夫千百次要多。”白常在沉默片刻,沉声凝重的开口。

    他这就话一说,立刻让四周之人纷纷倒吸口气,子烟那里抱着牙九,面色连续变化数下,其旁牙木则沉稳一些。但依旧是神色中露出无法置信之意。

    婉秋依旧皱着眉头,但目中的凝重也同样随着白常在的话语而引动了神情的严肃。

    唯独子车,他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人应不是这一界之修,在这一界里,哪怕是那些老家伙,也无人可以达到这样的修为,这已经是……我实在无法理解。也说不清的程度,只是感觉此人的修为毁灭整个蛮族。也只是一念之间。

    且……这鳞片上让我有种血液沸腾之感,之前的感觉你们想必也都感受,这是……一模一样的感觉。

    故而我断定,此人……来自外界!”白常在神色越加凝重,隐隐似有些担忧的样子。

    四周一片沉默,子烟等人对于白常在的话语不会怀疑,可正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觉得有些后怕不已。

    “对了,哎呀我想起来了,那个大哥哥说让白爷爷将这鳞片放在眉心,就可以将你体内的暗伤恢复,此事算是他报答你当年之恩。”小牙九连忙开口。

    这句话一出,四周之人心神再次一震,尤其是白常在更是面色一变,他的伤势只有他自己清楚,那是多年来始终存在,一直无法驱除的隐患,可以他的修为,他的伤势找不到能对其帮助者。

    沉吟中白常在双目一闪,没有犹豫将那鳞片立刻按在眉心,在这鳞片碰触他额头的刹那,白常在体内轰的一声,一股柔和之力顺着鳞片冲入其体内,横扫一圈,轻而易举的就将其多年来始终纠缠无法化解的暗伤,直接消散。

    随着暗伤的消散,白常在的修为猛然间暴增起来,可他修为的爆发,却无法引起白常在的关注,他的脑海始终回荡小牙九方才的话语。

    “报答当年之恩……此人……此人……”白常在喃喃,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此人是谁。

    “九儿,你说的那个前辈,他长的什么样子。”婉秋蹲下身子,看着牙九,轻声开口。

    “他……”

    “是主公回来了。”没等小牙九说完,一旁的子车忽然开口。

    子车没有说出其所言的主公是谁,可这句话的传出,四周所有人立刻面色变化,呼吸骤然急促,他们的脑海中,全部都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还有,大哥哥问我一个名字,叫方沧兰,方沧兰是谁?”

    ……

    距离南泽岛不算遥远的海域,那里存在了一座岛屿,这岛屿在整个蛮族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这里……不但是命族的部,更是蛮族的圣地。

    那里山峰的宫殿内,居住的是整个蛮族如今的精神象征,蛮妃。

    方沧兰默默地坐在空荡的宫殿中,她拥有高贵的身份,被无数蛮族之修膜拜,甚至宫殿外的命族之修,只要她一句话就可以决定生死。

    只是,坐拥如此地位,对她而言也没有丝毫乐趣,在这宫殿内,就注定代表了孤独。

    甚至她的名字于整个蛮族,也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知晓,那里面包括了南泽岛的几人,再就是那些当年被苏铭册封的各部落强者。

    蛮妃,不需要名字,只有蛮妃二字就可以,这是代价,维持蛮妃神秘的代价,蛮妃只是一个象征,一个活着的雕像,她不能拥有部落,更不能让更多的人知晓她的名字。

    因为,部落与名字,会冲淡蛮妃这两个字的神圣,那是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是所有蛮族之人内心深处的对于蛮神的寄托。

    而神秘,才是象征的最好体现,所以蛮妃,需要神秘。

    这一切,方沧兰承受了,她承受了孤独,承受了离开南泽,承受了与部落残存的族人不见不闻,她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安静的一个人,默默的弹指古筝之声的陪伴。

    这一日的黄昏,似永恒在了天空,仿佛不会了西落,被凝固在了天幕上,使得那黄昏的余晖洒落,穿过窗户,落入这安静的宫殿内。

    方沧兰默默地坐在古筝旁,闭上眼,继续弹奏出了古筝那婉约如等待般的曲乐,这曲乐之声回旋,穿过宫殿,回旋岛屿,散开之时,也落入到了此刻在半空中,目光顺着窗户,怔怔的看着方沧兰的苏铭。

    路过这里,不是因苏铭的神识扫过,而是此地缘法的气息是整个死海蛮族中最浓的地方,故而在走过时,苏铭看了过来,那一眼看去,他就再也无法收回。

    他看到了这岛屿上自己的雕像,看到了这里的命修,还有那山峰上的宫殿,这宫殿的样子绝非寻常,那是典型的蛮族皇宫的风格。

    这一点苏铭可以肯定,因为他……见过大虞皇宫。

    这是整个蛮族如今死海岛屿上,唯一的一个宫殿,而这宫殿所代表的意义,若是苏铭还看不出来,他妄称睿智。

    沉默中,苏铭走入这岛屿,走上那高山,走入这曲乐的源头之处,这大殿中的方沧兰身旁,方沧兰看不到苏铭,可苏铭能看到她。

    她苍老了一些,不像是当年明媚皓齿,可那温柔的婉约却是比当年更加如水,让人看去后,会不由得沉入在那温柔里。

    苏铭默默的在方沧兰的身边,听着那古筝中的诉说,那是千多年的孤独与等待,让苏铭的心,在这曲乐中慢慢似回到了曾经,慢慢似随着方沧兰一起……度过了千年。

    许久,许久,这曲乐之声一顿。

    随着曲乐的一顿,立刻在这宫殿内,有一抹虚无扭曲间,从内显露出了一个身影,这身影一脸冷漠,低头向着方沧兰一拜。

    “尊蛮妃旨意,已查明之前血脉之动,非此地一处,而是整个蛮族大地所有区域,所有蛮族修士,均都血脉沸引!

    此事与外界夕阳不落,存在了必定的关联。”

    “通告所有命族,开蛮守之阵,告知所有蛮族岛屿,时刻准备……这或许是一场兽潮亦或者是外界之凶降临的征兆。”方沧兰沉默片刻,淡淡开口,随着其话语传出,一股独属于蛮妃的威严,自然而然的显露出来。

    “尊蛮妃旨意。”那身影恭敬开口,瞬间消失。

    “蛮……妃……”苏铭一愣,他的神识毫不迟疑的,第一次在这回到蛮族世界后,大范围的轰然扩散开来,他要知道这蛮族世界中,所有蛮族之修的记忆,他要从这些记忆里找出……蛮妃二字的由来。

    -----

    来点月票成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