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97章 我,没有见证!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297章 我,没有见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桑相身为蝴蝶,停留在苍茫中恒久,在它的四翅上,到诞生了多少繁华,此事久远,怕是桑相自身都不知晓。

    那一纪一纪的周而复始,一次一次的出现生命,又一次一次的死于浩劫,如同天空飘落的雪,或许那每一片雪花,都是一纪众生,它们飘落葬在的大地,但又有更多的从天空落下,仿佛那雪若无尽,则众生无尽。

    即便是亲眼看着落下,你也永远无法知晓,这一场雪内,到底落了几片雪花……

    一如桑相不知自己的四翅上,诞生了多少繁华。

    这一纪,有四个时代,苏铭所在的正是第四个时代,这个时代的标志,或许在未来有人回首前尘,去翻开远古的历史,隐隐可以找到一些痕迹,那些痕迹里存在的,是这第四个时代中的五大真界。

    第五真界的起落,四大真界的共存,苏铭的身影,还有那暗晨逆圣的回归,这一切,都是第四时代的标志。

    在第四时代之前,是第三时代,那个时代的标志,苏铭已经找到,那是九大真界,那是岁尘子,那是厄苍还有灭生老人。

    而第二时代的标志,只有三个,那是蜀、魏、吴!这是一个充满了部落的时代,一个弥漫了战火与厮杀,拥有灵先最繁荣的时代,天灵老者,就是这个时代的天灵部落的族公……此时代起始于一场浩劫·结束于蜀、吴的离去,成为了逆圣与暗晨,结束于魏在消散后,形成的九大真界。

    天灵老者,是第二时代之人,他诞生在第一时代末期,死于……第四时代的末期,可以说他的一生·近乎贯穿这一纪的所有。

    在他诞生时,那是第一时代,那是一个先灵存在世界,先灵传授众生一切·随着先灵彼此阵营的不同,分化成了三部分,这个时代的起始,源自于上一纪浩劫,这个时代的终结,也同样是一场浩劫。

    只不过这不是大范围的纪劫,这是小范围的残劫·它毁灭的只是那些在上一纪并非是融合了桑相大界另一个自己,而是以一种特殊的方法,逃过纪劫之人。

    如同作弊般·被这残劫抹去,于是第一时代结束了,在他们死亡前,他们召唤出了众灵殿,此殿的传承,在这一纪,开始了。

    在这第一纪前,属于先灵们被毁灭的时代中,也有一些特殊之物·永恒的留下,它们也没有融合另一个自己,但却没有被毁灭·因为它们的存在,或许本身就是桑相所允许,又或者·`····被三荒意志不舍。

    比如······一颗在很久很久的纪元前·曾经于一颗星辰上的大树,那树下曾经有一个少年,在那里说着他的委屈,他的爱情,他的友情,还有他的一生。

    直至很多年后,那大树与少年一起成长·在少年的帮助下此树长青,直至有一天·成为了中年的往日少年,在那大树下默默的说出了一句话。

    “我走了,若我失败,则在我之后定有后人寻我之路继续走下去,若我成功……则你永恒不灭,若你有诞生意志那一天,你会知晓,我成功了。”

    那个少年,叫做三荒。

    那棵树,从此之后,一次次的纪劫中,始终存在,始终不灭,直至它的意志诞生,看着日出日落,看着星辰变迁,看着星空一次次的替换,它明白,当初的少年成功了,只是偶尔时,它会回忆过去,回忆那少年在树下的喃喃低语,一回忆,往往就是一纪。

    因为它能感受到,曾经的少年,已经变了,变的陌生,变的可怕,可唯一没变的,则是对它永恒不灭的承诺。

    今天,正处于回忆之中的它,忽然的感受到了在星空中有一双目光,看向了自己,那目光让它如看到了当年的少年,可仔细去看,他不是他。

    但两个人很像,这不是灵魂的像,也不是样子的像,更与血脉无关,那是……一种感觉,仅仅是一种感觉。

    为了守护一些必须要守护的人与物,从而在内心滋生了强大的信念,要去做一件前无古人的大事者,相同的感觉。

    苏铭看着此修真星上的那颗树,他在其上看到了沧桑,甚至感受到了此树身上浓浓的岁月,这岁月的沉重感让苏铭瞬间就知晓,此树……不是诞生在这一纪。

    他迈步间,踏入这星辰,出现在那苍茫的大海上,站在海面浪中,站在了那磅礴的古树下,一如曾经的某一段很久很久的岁月里,一个少年,站在这树下,说着无法对外人言的委屈。

    默默的站在那里,苏铭可以隐隐听到这古树的树冠山,每一片树叶都如广场般的那里,此刻传来的欢声笑语,那些欢声很假,那些笑语带着阿谀,这里的每一个修士,都带着无形的面具,根据外界的一切变化,这面具会自然而然的改变。

    有的很好,变化时外人看不出来,而有的则还生涩,面具变化之间有些不太协调,但无论如何,这是一场在苏铭看来,充满了虚假的婚典。

    新娘神色麻木,带着满身禁制,新郎神色冷漠,复杂中仿佛还带着苦涩,身为皇子之父的冥皇,更是无法参与其内,只能远处默默看着,道不出的叹息,化作了内心的感叹。

    即便是轩尊,也没有了身为强者的尊严,甘愿低头去成为这场荒唐的见证,父不是父,子不是子,还有那冷笑嘲讽看着众人修的晨皇,这一切…···在苏铭看去,就是一场可笑至极的笑话。

    唯独阿公墨桑,是这场荒唐中唯一的色彩,让苏铭的心,柔软下来。

    苏铭的右手抬起,按在了这古树上,轻轻碰触的一瞬,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那声音绵长,回荡成为了余音缭绕。

    “你……叫……什么名字。”

    “苏铭。”苏铭沉默片刻,轻声开口。

    “苏铭······你给我的感觉……和他一样…···”古树叹了口气,喃喃之声在苏铭的脑海会回旋。

    “他叫······三荒······他告诉我,当我意志诞生的一天会明白,他成功了……”

    苏铭沉默,看着这颗古老的大树,实际上他之前就已经猜出了一些,在这三荒大界,此树能永恒存在,必有原因,这原因显然不是此树融合了其另一个自己,因为那样的存在,如今都在沉睡,即便是有了一些特殊的方法可以暂时苏醒,但却难以永恒。

    一如······苏铭曾经很费解的,为何帝天要隐藏在阴死漩涡不出,在知晓这世间有一类人,他们融合了另一个自己,可以在浩劫下不灭,但一纪只有一个前,一个后,共二百年的苏醒后,苏铭已经有了答案。

    显然,帝天不是帝天,也不是道晨的轩尊,这一切或许的确是有一个轩尊,在与苏轩衣之战后化作了残魂,或许这残魂符合了某些条件,于是……成为了不是帝天的帝天,他凝聚出的分身。

    “阴死漩涡,是一个沉睡的好地方。”苏铭在离开阴死漩涡前往第九峰时,他曾回头仔细的看了眼阴死漩涡,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如果······你有机会看到他,记得告诉他······来看看我,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他了。”古树沧桑的声音在苏铭的心神起伏,带着叹息,渐渐消散。

    “他可以听到,或许···…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出现了。”苏铭沉默片刻,轻声开口,拍了拍这古树,抬头是身子一步迈去,向着那树冠上的婚典,走了过去。

    他的到来无人能看到,苏轩衣也好,炎裴晨皇也罢,若苏铭不想,他们丝毫无法察觉苏铭的到来。

    唯独……三皇子。

    在那此界轩尊含笑的声音,说着这场婚典,蕴含了祝福的声音回旋苍穹时,三皇子忽然抬起了头,遥遥的望着远处,那里······站着苏铭。

    他的神色露出复杂与挣扎,凝望时,苏铭也在凝望他。

    “灭生之种,那么的重要么?”苏铭看着三皇子,他看到的不是当年的纨绔,而是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的存在,苏铭没有意外,他在桑相大界内就已经知晓了这一切。

    那是儿时的发小,那是少年时的挚友,那是拍着胸口,大声告诉苏铭,这一辈子,他会保护苏铭的……伙伴!!

    苏铭的声音回荡,没有传入其他人的耳中,只有三皇子可以听到,沉默,无语,复杂,使得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不懂······”许久,雷辰摇了摇头,喃喃低语。

    “老夫宣布,这一场我冥皇真界最盛大的婚典,将被整个冥皇真界所有家族见证,将被真界意志见证……”

    看不到苏铭的此界轩尊,还在那里笑着说着祝福的话语,看不到苏铭的此界百万之修,还在那里欢声笑语,看不到苏铭的苏轩衣,还在一脸慈祥的望着眼前的一对男女,那是他苏轩衣的儿子,那是他为自己的儿子选择的道侣,那是······灭生之种在温养完成后,即将出现的一次完整!

    还有看不到苏铭的炎裴晨皇,嘴角微笑时内心轻蔑中,抬起右手要落在墨桑头顶,要将阿公灭杀,让红出现在这场婚典,如见红见喜一样。

    可就在这一瞬……

    “我,没有见证。”苏铭的话语,回荡在此地苍穹天地每一个生灵的耳中,淡淡的,可却在出现的刹那,让所有人心神如雷霆轰鸣般,如天意的声音。

    求双倍月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