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16章 这是谁的界!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16章 这是谁的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对于塑冥族而言,往事……只是融入岁月中的一枚记录了过去的玉简,这玉简或许旁人看不到,摸索不清,故而难以知晓。

    可对塑冥族而言,拥有了岁月之术的他们中,一些达到了强者程度的族人,他们可以看到古老的过去。

    而苏铭这里,可以说是整个塑冥一族的巅峰,若没有引子,他可以凭空流转岁月万年,可一旦有了引子,那么有了特定的岁月逆转,则可穿梭更久,看到他想要看到的一切。

    比如那黑衣青年,比如……苏铭的母亲。

    那是一个性格温柔的女子,那是一个默默等待着苏铭的父亲归来的女子,可她没有等待,苏战身亡,苏铭的一同消散,对她的打击之大,让这女子从此……脸上再没有了微笑。

    直至她寿元断绝,直至被埋葬在了这祭坛上,苏铭在那岁月的记忆里,看到了其石碑的字,被一只苍老的手,抹去!!

    魂族,是一个很奇异的部落,这个部落的强大不在于活人,而是已经陨落的各个先祖,这些先祖说是陨落,但实际上因魂族的特殊,所以他们更多的,是可以被称之为沉睡。

    在这沉睡中,他们可以去吸收部落之人的膜拜之念,来维持魂的强大,来让魂越加的凝聚,直至苏醒……

    他们相信,他们必定会苏醒,这是魂族的特殊,如同苏铭掌缘生灭的缘境,他需要外缘来成就自身缘法,而魂族的先祖,则是以类似的力量,来维持某种程度的不灭。

    而这膜拜,需要的是先祖的名字。所以历代魂族之祖,陨落后都有碑,都有其名。

    那只出现在苏铭母亲墓碑前的手,抹去了碑,让这墓碑无字,让后人无法来膜拜这一代圣女,让苏铭的母亲,魂散!

    在那碑的字被抹去时,这一代的圣女。苏铭的小姨,她在旁边,她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她颤抖中想要阻止,但却……被那只手的主人。轻轻的看了一眼后,震慑了心神,忘记了去阻止,任由那只手,抹掉了一切碑的痕迹。

    这是过去,存留在岁月中,被苏铭看的清清楚楚。

    他更是看到。那只抹去碑的手,是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身上没有血肉的气息,那完全是一个魂。一个在抹去了石碑的字后,回到了……属于他自己墓地的魂,他消失的地方,正是此刻苏铭双目看去的地方。

    那里是……上一代魂族族公祭坛之墓!

    苏铭的双眼看去的一瞬。那祭坛上的墓碑,发出了一声刺耳的轰鸣。在这轰鸣中,那石碑之上蓦然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似承受不住此刻来自苏铭目光内的怒火,似苏铭目光所望之处,一切存在都要毁灭。

    哪怕是死人,也要再死一次!因为,要杀他的,是苏铭!

    轰的一声巨响,那石碑彻彻底底崩溃的四分五裂后,苏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右手抬起向着此祭坛一按。

    这一按之下,天地轰隆,这祭坛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从上方挤压,从祭坛平台开始,层层碎裂,只是一瞬就直接粉碎,在那轰鸣中,于大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掌印!

    在这掌印的掌心处,露出了一具……碎裂的棺木!

    那棺木的颜色是红色,如鲜血般的红,此刻在碎裂的瞬间,其内蓦然的深处了一只手,那手干枯如骨,指甲漆黑足有三尺,随着这手臂的出现,一股浓郁的死气蓦然冲天。

    这只手向前一推,顿时这棺木完全碎裂,露出了其内,一个穿着道袍,干瘦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头发花白,双眼如丹凤般,可却蕴含了瞳孔的红芒,一股滔天的煞气从其身上显露时,立刻扰乱了这魂界,使得整个魂界都出现了无尽的波动。

    “你……”带着足以让人惊骇的煞气,以这样的方式显露在天地间的身影,蕴含了仿佛可以威慑众生的威严与妖异,缓缓的向着苏铭开口,那气息,如为其独尊,那诡异,仿佛集合了天地至极之力,就连着芋的阴森,都似乎是从这整个魂界内传来。

    可这话语,只是说了一个字,还没等第二个字说出口,苏铭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这妖异中年男子的身前,其右手抬起在这中年男子还没等反应过来的刹那,就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用力蓦然一捏之下,喀嚓之声回荡间,向着大地狠狠一砸。

    这一捏,苏铭用了全力,至极将这中年男子的脖子完全粉碎,连带着他的头颅都碎裂开来,那一砸,更是让这岛屿轰的一声震动起来,若非是苏铭不愿将这修真星灭去,那么这一砸,可以将这修真星崩溃。

    那中年男子被苏铭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直接撼动了魂,发出了凄厉的惨叫时身体砰的一声消散,成为了雾气后在远处瞬间凝聚,看向苏铭时,眼中露出了骇然,此刻的他再没有了刚刚现身时的诡异与妖异,而是睁大了双眼,露出无法置信的震撼。

    “你是何人!!”这中年男子身为上一代族公,曾多次面见不可言的晨皇,其自身修为之强也是仅次于不可言,若非是其魂族的特殊,他不得不陨落的话,如今极有可能成为不可言,但虽说是不得不陨落,没有了肉身,成为了魂体。

    可这魂体在这些年的滋养下,却是越来越强大,已经再次的凝聚了一些血肉的壳,但却在方才被苏铭的一抓一砸之下,立刻将他这些年来的吸收的所有膜拜之力,粉碎的干干净净,这种强大的程度,那让他头皮发麻的感觉,是他这一辈子从未遇到过的。

    尤其是苏铭的神色露出的愤怒,更是让这中年男子心底一寒。

    苏铭根就不会回答,而是身子向前一晃,刹那间再次出现这中年男子身前,右手抬起一抓之下,尽管已经死亡过一次,但那种强烈的生死危机,刹那间再次浮现于这中年男子的魂中,但他却没有闪躲,而是眼中露出疯狂。

    若是苏铭杀机不强,那么他必定会寻找其他解决的办法,可苏铭的杀机之强,那是必杀之意,那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化解与中和的必杀!

    正因为如此,这中年男子才会瞬间疯狂,因为他不得不疯狂,因为他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因为……苏铭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

    “这里是魂界,先祖庇佑!”这中年男子立刻嘶吼,在苏铭右手抓来的刹那,他双臂蓦然在身前掐出一个印决。

    这印决出现的刹那,立刻这整个星辰内大海上所有岛屿中的祭坛墓碑,齐齐一震之下,无数沉睡的魂,没有睁开双眼,而是瞬间飞出,刹那间就回旋在了这中年男子的身体外。

    这是整个魂族无数年来所有沉睡的先祖,他们有的已经苏醒,有的还在沉睡,但无论如何,这一刻都在这中年男子的呼唤下飞出,融入这里,去一起对抗他们魂族的大劫!

    他们之所以到来,不是因这中年男子有多强的修为,而是因这属于历代族公的一个天赋之力,召唤祖灵!

    每一代的族公,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几乎在这所有魂族先祖的魂都凝聚而来,环绕在那中年男子四周形成了漩涡去对抗苏铭抓来之手的瞬间,天地一片昏暗,整个魂族之界,刹那间波纹无尽,充斥了魂族的气息,这里,仿佛被彻彻底底的变成了魂族的界,甚至……在这界内,还出现了意志,那意志,赫然也是魂族的意志!!

    “不管你修为有多强,在我魂族,你这个莫名其妙对老夫有杀机的疯子,你必须死!”那中年男子嘶吼间,苏铭的手碰到了漩涡上,轰鸣回荡间,这漩涡直接崩溃了大半,卷着那中年男子退后千丈,其魂立刻散了小半,使得其面色苍白时,骇然更浓,但同样的,却也有嚣张之意回旋。

    “这界,是我魂族的界,这里是我魂族的圣地,此地的一切魂,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气息都是我魂族的气息,形成的是此界的意志,你区区一个人,还可以抵抗一界的意志不成!!”

    中年男子神色狰狞,死死的盯着苏铭,声音带着更强烈的疯狂,在他想来,你既然要杀我,那么我就完全将你摧毁,因为他觉得,对方这一击,无法奈他何!

    “也好,你一个人的错,苏某也没打算让你一个人来还,既如此……就拿你魂族一切亡者之魂,来重新写下我母碑!”苏铭冷冷的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开口时话语如寒风传遍八方。

    “你说这界,是你魂族的界?”苏铭冷淡开口的刹那,其右手抬起向着天空扣住虚无,猛的一拽之下,再次换了天!!

    魂族之界的意志,与苏铭比较,根就是萤火与皓阳,被苏铭一抓之下直接将其崩溃,一拽之下,整个此界,瞬间就弥漫了……属于苏铭的意志!

    中年男子一愣,他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天空,怔怔的看着这一切,脑海嗡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