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40章 试探!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40章 试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阁下来此,有何意!”那牧童咧嘴一笑,那笑容极为夸张,嘴角竟直接撕裂到了耳垂的位置,露出了一张森森大口还有那口中存在了无数锋利牙齿。

    更是在他露出这笑容时,他身下这巨大的肉球,立刻蠕动起来,散发出阵阵威胁之意。

    “没有何意,只是路过此地,看这星辰奇异而已。”苏铭淡淡开口时,双目恢复如常,在这牧童身上,苏铭看到了沧桑与远古的气息,这显然是一个不知多少纪前,融合了另一个自身后,得到了能在浩劫中不灭资格的修士。

    这修士修为之强,已到了中期的不可言,故而可以苏醒,但想来也只是在这里苏醒,无法离开这第四界,否则的话,怕是立刻就会再次陷入沉睡之中。

    如这样的强者,苏铭之前意志横扫时,看到了多个,眼前这牧童只是其中之一。

    “既如此,远来是客,道友可愿降临我星,一饮琼浆?”那牧童略一沉吟,笑容收起,看向苏铭。

    “若道友前来,在下还可召集一些好友,想必他们对道友的来历都很感兴趣。”牧童微微一笑,这笑容看起来很是无邪,脚下轻轻一踏,顿时其身下的那肉球猛的一震,出现扭曲时,其内的一切任凭苏铭肉眼如何去看,都还是那生机盎然的修真星。

    除非,以意志去扫,否则的话,看不出什么端倪之处,显然这是牧童不愿让人看到这里的丑陋,故而不惜动用修为之力去弥漫在这肉球之上。

    苏铭看了那牧童一眼,神色平静没有丝毫变化,倒也不在意这牧童会藏有什么祸心,毕竟以苏铭如今的修为。放眼整个桑相的四翅世界,的确也没有几个能多其产生威胁者。

    三荒算一个,但短时间也不可能继续出手,至于桑相……有三荒制衡之下,这只蝴蝶的意识已经变的极为胆小。

    若真说有,那么便只剩下了灭生老人。

    但此人隐藏了很久始终没有露面,显然也不是想要与自己分出一个即刻出现的生死与胜负,而是所图不小,所说如此。但也可让苏铭间接的猜到,他在这桑相蝴蝶的世界,已经处于了一个绝对的位置。

    “这样的优势,或许只剩下了四百多年。”苏铭暗叹,他心知肚明。若那黑袍青年真的会来,那么在其来临的一刻,就是一切真正毁灭之时,将没有桑相,没有三荒,没有浩劫,没有了一切新生。

    即便是他……怕是在那样的幻毁灭中。也无法继续存在,或许摆在他面前的道路,只有如那灭生老人一样,看着自己所在的世界消失。看着亲人朋友的归墟,只能一个人……带着仇恨,带着疯狂,带着一股遮盖夜空的暗。独自离开。

    这样的明悟,让苏铭想到天香阵的天机一幕……

    他始终搞不懂。天香阵天机一幕内,他看到了无数的尸体,在仰天凄悲时,为何要杀入暗晨,杀入逆圣,去将那两大阵营的绝大多数生命屠杀,成为了所谓的魔尊。

    “什么是魔?”这个问题苏铭想过,可即便是现在,也没有太多的答案,唯一的线索就是……灭生老人与暗晨有关联。

    可也仅仅是如此一个线索而已。

    思绪在苏铭脑海中一闪,他看向那牧童,缓缓的点了点头,脚步向前一步迈去,刹那间就降临这虚幻的修真星内,踏在了那这修真星的天地间,那处山峰的半山腰,牧童的身前。

    天空是蔚蓝的,山风柔和,带着一丝凉意,吹动大地的青草,远处的牛羊似乎正温和的吃着草,那牧童靠在山石上,面孔中的微笑,带着天真与无邪,可若仔细去看,还是能看到他双目内露出了一种发自骨子的冷漠。

    世界很大,站在这里的苏铭,似乎能听到来自这修真星的人声鼎沸,能看到有不少修士正因一些口角也好,因一些争执也罢,在相互厮杀。

    他能感受到这一瞬,在这修真星上有不少婴儿诞生,同时也有不少人死亡,一切很是完美的形成了一个轮回。

    “此神通,不错。”许久,苏铭淡淡开口。

    “道友谬赞了。”牧童微微一笑,右手一挥之下,立刻他所在的这山峰顿时扭曲,再次清晰时,赫然成为了一座如火山口的存在,凹下去的位置是平台,四周是岩壁,上方则是蔚蓝的天空,这里……是一座洞府。

    一张巨大的案几放在正中,四周那些曾经的牛羊此刻也都化作了一个个童子,正端着一些水果以及琼浆,来来回回布置在了案几上。

    苏铭坐在一旁,那牧童坐在对面,二人目光对望时,那牧童脸上微笑依旧,取出一枚玉简后按在眉心,片刻时这玉简赫然在这牧童的额头上燃烧起来。

    “片刻后,在下的极为好友便会前来,还没自我介绍,在下名因所在纪元的浩劫而选择了遗忘,道号也在岁月里随明悟而不断改变,如今的我,道友可称呼为……半补子。”牧童话语间,举起酒杯,看向苏铭。

    道号这个说法,不是苏铭所在纪元的称呼,显然是在多个纪元前,属于这牧童所在时间的一种称呼,苏铭拿起酒杯,微微开口。

    “苏铭。”

    “苏道友,远来是客,今日在下便为你接风。”那牧童哈哈一笑,拿起酒杯一口喝下,双手举杯倾斜,示意已尽。

    苏铭笑容淡然,举起酒杯喝下其内酒水,那酒水一如腹中顿时化作一股热流流转全身,然后又从全身各处猛的激发,直奔咽喉,化作了一股难以形容的辛辣。

    可这辛辣只是维持了一息,顿时又变成了一股芳甜,使人张开口时,呼出的气息里都带着这股芳甜之意。

    “如何?”牧童抬头目光落在苏铭身上。

    “很好。”苏铭闭上眼感受了一会,睁开双目时,露出赞赏。他即便是不会喝酒,可也能感受出这酒水的确可称之为琼浆。

    “我半补子的酒,一向只请同道去喝,就算是在这天缺界,能有资格喝下此酒的,也不足一掌。”牧童脸上带着笑容,略有自傲的放下酒杯,抬头看先上方的天空。

    “又再吹嘘,若非你半补子的酒内加入了外界苍茫中的奇兽之血。又岂能如此让人着迷,来来来,快给老夫准备一坛。”一声沙哑的长笑传来时,蓦然间从那上方的天空中,浮现出了一张巨大的面孔。这面孔直奔大地而来,可却并非越来越大,而是越来越小,瞬间降临时化作了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老者,这老者身子高大,脸上尽管有不少皱纹,但也能看出年轻时必定俊朗。

    此刻其身化作一道紫芒。瞬间出现在了牧童的身边,一把拿起案几上的酒杯,一口喝尽后长叹一声,坐在了一旁。

    “这位道友想必就是之前散开了神念之人吧。”这紫袍老者刚一坐下。立刻看向苏铭。

    苏铭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而是目光看向上方天空,却见那天空上此刻。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青年。这青年一脸冷漠,背后背着一把大剑,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赫然是一股凌厉至极之意,迈步间,他就这么的走入到了洞府中,坐在了牧童的另一侧。

    还没等牧童去介绍,一个桀骜的森森笑声,蓦然从天空上传出,化作了一缕黑气,这黑气急速旋转之下,可以看到在其内有一个干尸,那干尸全身枯萎如同骸骨,唯独双眼内露出幽芒,正随着黑气,一步步走来,只走出了三步,就出现在了这洞府内,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后,在看向苏铭时其目光一顿。

    “黑老鬼在其棺木内闭关,估计是无法到来,如今也算人齐,诸位同道,今日在下宴请这位苏铭道友,请诸位前来相识,也算一场造化。”牧童目光扫过众人,哈哈一笑。

    “苏铭道友,我先为你介绍这三人,这位紫袍的老者,是武意纪时的最强者,名字是什么我忘记了,大家都叫他紫真人。”随着牧童的介绍,那紫袍老者向着苏铭点了点头,尽管是第一次相见,但在这紫袍老者内心,对苏铭极为忌惮,可也隐隐有些不服,若非如此,也不会亲自来到这里。

    “至于这位道友,更是在天缺界内有赫赫声名,也是其纪元中的最强,剑仙李邯,此人之剑共出三百九十万七千八百九十一次,每一次,都死一人。”牧童继续介绍。

    “是三百九十万七千八百九十二次,来时遇到一个不开眼的角色,被我拔剑杀了。”李邯淡淡开口,看向苏铭时,眼中露出一抹凌厉。

    “还有这位……”牧童看了眼那全身干枯如骸骨般的身影,话语还没等说完,此人桀桀笑了几声,自行开口。

    “老夫枯木,喜噬血肉,奈何每一纪只有那么两次可以大肆吞噬的机会,如今算来,这一天已经不远了,或许几百年后被老夫吞噬的生灵中,还有和苏道友相识之人。”枯木此言一出,牧童那里瞬间皱了眉。

    ---

    今天很郁闷,因为早上老婆让我洗衣服,我看了一眼堆积小山的衣服,立刻愁眉苦脸,没办法,这个月谁让是轮到我洗衣服了呢。

    可我灵机一动,说我今天要三更啊,还要和读者交流之类的,更是拿出大男子的睥睨,告诉她,老子威信人数过十万,你还敢指使我干活?信不信一个留言,让十万人谴责你虐待我。

    于是被耻笑了,因为昨晚刚看完,人数是9万的样子,一天最多也就加几千,今天到不了十万

    于是我和她打赌今天晚上十点前,一定十万,要是输了不睡觉我也去洗衣服,大丈夫说道就做到,尤其是在女人面前,要是真没到十万,我就得真去洗衣服,要洗很久,这样的话,估计明天手抽筋的话就无法三更了……

    而过了十万,嘿嘿,今天就是耳根翻身做主人啦,这里要说下我家的地位,第一是我女儿,第二是她,第三才是我,第四是瘪茄子。

    求关注,求不输,这要是输了真的就愁眉苦脸了,诸位道友拿起手机打开威信,男人不能输啊,搜索公众账号耳根,来保我作今天家里的主人~我紧张的等待……

    我要是赢了,就发一张自己得意洋洋当主人的照片!要是输了…绝不能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