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求魔 >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9章 今天鹤爷爷还没开张

第六卷 三荒劫 第1359章 今天鹤爷爷还没开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阿公,走了。

    有些蹒跚的身影,带着岁月的沧桑,于那彼岸远去,渐渐消失在了彼岸的春季里,看不到了踪影,直至苏铭的双眼出现了模糊。

    那模糊不是因远方的身影渐行渐远,而是因苏铭目中的泪,将他的世界划下了一片雨幕朦胧,看不清了世界,看不清了现在,唯有那过去因在记忆里,所以更加的清晰,唯有那未来在期望中,所以更加的清澈,仿佛秋叶的脉络,要数清楚,也必须要清楚。

    转眼间,又过去了十年,苏铭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度过了九十多年,他的样子更为苍老,他的容颜皱纹更多,他的身上散发出的沧桑,似已经可以与那木屋去比较。

    此刻的他,坐在那木屋的屋檐底,老人,古屋,黄昏下。

    四季一次次的交错,雨水与冰雪在苏铭的眼前不在同一个时间出现,秋叶与春芽并舞,炎热与枯林同在。

    日出,日落,永恒不变中似乎蕴含了某种人生乃至天地的规则,苏铭看着,看着,感受到了要苏醒的痕迹。

    可终究还是没有到苏醒的时候,苏铭也不能苏醒,他要有要等的人没有来,他要渡的舟,也还没有结束。

    “最后三十年……”苏铭抬起苍老的面孔,在一个黎明中,看着面前不变的烛火,在那火光里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一生的孤独,似乎已成为了注定,命运的艰难,也将注定不知不觉中延续下来,直至此刻苏铭去看过往时,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希望拥有的,只是一种奢望,注定了乌山要离开自己,注定了第九锋也是如此,女人也好,兄弟也罢,就连着三荒大界,这桑相蝴蝶,似乎也都注定了……今日的这一幕。

    “我苏铭。不信命。”苏铭双眼内露出执着,这执着的目光从他沧老的双眼内绽放时,可以让一切看到苏铭之人,瞬间忽略了他的年纪,被这执着的目光吸引。如看到了一个刚刚走出家园,准备闯荡天下的学子。

    不知道有多少人欣赏过黎明之前,短暂的黑暗,天亮前最后的疯狂,这都是用来形容黎明破晓前的话语,可又有几人知晓,黎明之前的那段天地最黑夜的时候。又叫做什么名字。

    苏铭在这之前也不知晓,只是他看久了黎明之前,渐渐的,他有了明悟。

    黎明之前。也叫旭暗。

    旭,原是新的开始,是天地一个新的轮回的起始。可在苏铭的思绪里,这个旭字因其旁有了九。而九是一种极致,代表的结束。或许在每一天里,它代表的是黑夜最后的结束,或许在每一个时代里,它代表的是这个时代的终结。

    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九,故而这个旭字在表示轮回起始的同时,在苏铭感觉,它压过了其旁代表太阳的日,而是成为了……一切黑暗的源。

    旭暗……代表的是天地间最黑暗的一刻,再没有哪一个时间要比这个时候还要漆黑,如同苏铭曾经的感悟,他是这天地夜空也沾染不了的暗。

    旭暗之时,就连苏铭面前的烛火也都看起来很是微弱,仿佛在这世界一片漆黑中,它想要挣扎的散出光芒,可最终渐渐没有了力气,直至黑夜将其淹没。

    苏铭笑了,那笑容苦涩,看着面前渐渐微弱的烛火,轻叹一声。

    “我可以将这烛火熄灭,可却熄灭不了……即将到来的黎明,似乎终究也要在这黎明之后,不得不将光明还给白天。”苏铭摇了摇头,就在这时,一只大嘴突然在苏铭身前的烛火旁的黑暗里出现,一口将那烛火的光吞下。

    借着之前烛火的刹那光芒,可以看到那从黑暗中出现的大嘴,仿佛是鸟类的喙子……直至烛火消失,一声仿佛饱嗝的声音传来,在苏铭的眼前,出现了一只鹤。

    一只全身光秃秃的,没有丝毫毛发的鹤,这鹤的神情带着龌龊,小心翼翼的从黑暗里走出后,先是轻蔑的看了苏铭一眼。

    “吓了鹤爷爷一跳,原来这里是个老头,战斗力也就鹤爷爷一根毛发的样子,大龙,出来吧。”秃毛鹤得意的来到苏铭面前,贼兮兮的盯着苏铭,神色上露出一副威胁的样子。

    与此同时,在秃毛鹤后面,一只大狗连跑带颠的赶紧过来,在秃毛鹤的身侧,恶狠狠的盯着苏铭,发出威胁的呜呜声。

    这大狗正发出威胁之声,旁边的秃毛鹤眼睛一翻,下意识的抬起爪子在那大狗的头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呜嗷一声,这大狗立刻趴在地上,两个爪子捂住头颅,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秃毛鹤,似又不明白这一次为什么秃毛鹤还要打自己。

    “你之前在干什么!”秃毛鹤瞪着大狗。

    “我……我在吓唬吓唬这老头……”那大狗神色极为委屈的开口。

    “笨!”秃毛鹤再次抬起爪子拍去时,眼睛一瞪,那大狗无奈的松开握住头的两爪,使得那秃毛鹤的爪子成功的拍在了它的头上。

    “吓唬人,不要是呜呜,你看我。”秃毛鹤一脸严肃,如师傅在教训徒弟一样,身子一晃,变成了一只大黑狗,向着苏铭呲牙,嘴角还特意的挤出不少口水,双目呆滞,让人一眼看去就会联想到疯狗……

    “看到了吧,就是这个样子。”秃毛鹤化作的大黑狗得意的看了一眼冥龙化作的大狗,在对方一脸崇拜的目光里,自己又变成了秃毛鹤的样子。

    “喂,老头,身上有没有银两?有没有亮晶晶的石头,告诉你,今天你鹤爷爷还没开张,你要是敢唬弄鹤爷爷,哼哼。”秃毛鹤趾高气扬的看着苏铭,话语后干咳一声,其旁的冥龙大狗立刻死死的盯着苏铭,呲牙,流出口水,双目呆滞似乎只要秃毛鹤一声令下就会扑上去的样子。

    “没有。”苏铭看着秃毛鹤,看着冥龙,脸上露出微笑。

    “嗨哟,你还笑?”秃毛鹤立刻神色露出怒意,爪子抬起,指着苏铭,一副我很厉害,哪怕你是老头可我也会欺负你的样子。

    “哼哼,罢了罢了,这老头估计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就当是今天鹤爷爷倒霉了……咦?”秃毛鹤正说着,忽然看到了苏铭在忘川河岸的船。

    “那个船不错,这样吧老头,你也看出来了吧,我们可是妖怪,妖怪在你知道吧,是会吃人的哦,不过看你一把年纪,鹤爷爷也不为难你,这船我们要了,你把船给我们划到对岸去,然后你自己在游回来。”秃毛鹤说着,身子一晃直接踏上了舟船,左看右看的,露出勉强满意的样子。

    “估计能卖些银两。”在它的嘀咕中,冥龙大狗也冲了过来,然后又立刻转身呲牙、流口水,盯着苏铭。

    苏铭脸上笑容更多,也不介意秃毛鹤与冥龙此刻的样子,起身缓缓的走到了船尾,拿起船桨,让这船只向着忘川另一边的对岸行去。

    “看到了吧,跟着你鹤爷爷,以后有吃有喝,总比你在林子里吃鸟强吧?看到没有,这不我们开张了么,哼哼。”秃毛鹤在船头,神色带着得意,训斥一片的冥龙大狗。

    这冥龙大狗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秃毛鹤,连连点头,时而还转身,继续呲牙、流口水的用这举动告诉苏铭,它很凶恶……

    “等咱们到了对岸,鹤爷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让咱们黑黄双煞的名头,在那里崛起!”秃毛鹤一脸踌踌满志的样子,右爪抬起如指点江山,让其旁的冥龙大狗,更为崇拜起来,但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老大……我……我不喜欢喝辣的……”

    秃毛鹤沉默,它的意气风发在这一瞬,似乎有了被打扰后的愤怒,缓缓地转身过,盯着一脸无辜的冥龙大狗,忽然抬起爪子,一边低吼一边不断地拍着大狗的头。

    “我让你不喝辣的!”

    “我让你敢不听我的!”

    “我让你……”

    这一路,苏铭笑容常在,秃毛鹤与冥龙之间的交谈,回荡在这忘川河上,直至到了岸边时,秃毛鹤有些气喘吁吁的抬起手,恶狠狠的瞪了冥龙大狗一眼。

    “还不下去看看四周有没有危险,要知道我们是妖怪,妖怪啊你知道么,身为妖怪,我们要时刻警惕,我们要有很高的警觉,尤其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更要做到第一时间去查看四周的一切。

    只有这样,才符合我们妖怪的身份,才可以在遇到那些该死的要吃了我们的村民时,能第一时间迅速逃跑。”秃毛鹤语重心长的样子,让冥龙大狗立刻点头,身子一晃直接冲出,到了岸边后它立刻左右看去,神色警惕,来回跑了好几圈后,这才回到岸边,向着船上的秃毛鹤很是高兴的开口。

    “老大,没有村民,没有敌人,可也同样没有大花……”冥龙大狗说道最后,叹了口气。

    “其实大花还是很漂亮的,那毛发很不错,我其实很喜欢它……”

    “该死的,你是一条龙,你是龙啊,你你你……我觉得小花比大花更性感一些。”秃毛鹤说着,干咳了几声。

    -----------

    月票第五,谢谢大家,可我……还不满足!!求月票助战,你们的热血还没有完全点燃没有关系,我先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