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142章 电梯私话

第142章 电梯私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你已经结了婚,就算被人看到有草莓也没事,”说着,猛地往前跨了一步的孙健直接抓住了妻子手臂,并猛地一拽。

    苏柔还想挣脱,可被丈夫这么一拽,失去重心的苏柔直接撞进了丈夫怀里,随后被丈夫压在了床上。

    看着呼吸变得非常急的妻子,知道妻子会反抗的孙健吻住了妻子薄唇,并将舌头伸了进去。在听到妻子那唔唔呻吟后,孙健这才往下吻,并吮吸着妻子的脖子。

    孙健种草莓之际,苏柔眉头皱了好几下,但她现在已经没办法反抗,所以她干脆一只手搂着丈夫,另一只手则隔着裤裆摸着丈夫那根。

    种好草莓后,孙健其实想跟妻子分开。但发觉妻子眼神变得迷离,明显是很想要,孙健孙健再次跟妻子接吻,并将手伸进了妻子领口内,亲密无间地揉着那颗。孙健并不是真的想跟妻子做,但如果他跟妻子做的话,妻子到达公司的时间会跟其他员工一样,这至少不会让妻子跟主管单独相处。

    尽管孙健知道阻止一次没什么意义,但总比不阻止来得好。

    所以,他的手伸进了妻子裙摆内。

    就在孙健打算将苏柔的内裤扯下之际,苏柔突然道:“老公,主管正在公司等我,晚上再说。”

    因为白薇的话,孙健怀疑妻子在公司里跟男人乱来。再加上这狗屁的主管竟然叫他妻子提早去公司,所以孙健怎么可能放走妻子?所以不顾妻子反对的孙健直接扯下了妻子的内裤,并在妻子推搡中狠狠冲了进去。

    二十多分钟后,完事的孙健躺在一旁喘着粗气。

    至于苏柔,她脸蛋极为绯红,气息也非常急,胸前雪峰更是随着急促呼吸起伏不定着。看了下手表,见已经过了这么久的苏柔皱了下眉头。她当然想说丈夫刚刚太霸道,丝毫也没有顾及她的感受,可既然已经发生了的事,再说也改变不了,所以支起身子的她直接走向了卫生间。

    打了些温水放在地面,苏柔蹲在地上捧着温水仔细洗了一遍,随后才擦干并走出卫生间。

    走回卧室,见丈夫还躺着,苏柔道:“老公,快迟到了,我补一下妆,你去把苒苒叫醒,她睡着了。”

    “嗯。”

    十多分钟后,一家三口一块走出了家门。

    送女儿到幼儿园后,孙健在妻子的催促下加快了速度。虽说今天出门的时间比平时晚了差不多十分钟,但看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妻子急得时不时看着手表,孙健当然有些不爽。或许白薇没有跟他说奸夫在公司里的话,他才不会这么反感。不过看到妻子脖子上那颗非常明显的草莓,孙健又有些得意,他真想看一下奸夫看到草莓时的表情。

    要是妻子某天回来,身上突然多了一颗草莓,孙健绝对会勃然大怒。

    送妻子到公司楼下后,跟妻子吻别的孙健当即开车离开。

    走进大厅,苏柔用一只手捂住草莓,另一只手则抓着单肩包。她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搭电梯上楼,而是走进了一楼的卫生间,并在洗手池前打开单肩包。从单肩包里翻出创口贴后,苏柔歪着脖子摸了摸草莓,随后她撕下创口贴覆盖了草莓。

    见草莓还是有点儿没有遮住,苏柔又撕下了一块创口贴贴上去。

    确定没什么问题后,苏柔这才离开卫生间并走进刚好到一楼的电梯。

    见刘海琼快步走过来,苏柔忙按住“开门”按钮。

    待刘海琼进来,苏柔这才按了“关门”按钮,并按了公司所在楼层的数字。

    注意到苏柔脖子上的创口贴,穿着黑色紧身连衣裙的刘海琼问道:“小柔你脖子怎么了?”

    “被蚊子咬肿了。”

    听到这回答,笑出声的刘海琼道:“小柔,被蚊子咬了也没有必要贴创口贴吧?最多就是涂点药水而已。然后创口贴边缘的皮肤一点也不会红,应该也没有受伤。要是我没有估算错的话,你大中午的一定跟他那个,然后他把你的脖子吸肿了。”

    因为电梯里只有她们两个,所以笑了笑的苏柔道:“刘姐你真会开玩笑,我中午都是呆在家里,没有到处乱跑的。”

    “那你老公有在家里吗?”

    “他基本上都在家里。”

    “那就是你老公干的了,”顿了顿,眯着眼的刘海琼笑道,“小柔,你才二十八岁,对那方面的需求应该还没有我强烈。等再过个几年,估计你都不想让你那没能力的老公碰了。到时候估计你的想法跟我差不多,就是因为有孩子的缘故不想离婚,所以就跟老公过着同床异梦的生活。反正吴泉很厉害,他又是咱们公司的客户,所以要是他也满足不了你的话,你可以跟我说一声,我可以让你负责吴泉承包的那个工地的账务,那样你就可以经常去武夷山那边出差了。哦,对了,如果你胆子大一点的话,工地上力气大的男人多得是,有次我跟他们喝了点酒,然后他们几个就轮着……”

    “刘姐,”苏柔打断了刘海琼的话,“马上就到公司,这些话你还是别跟我说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如果我真的有需要的话,我会跟你说的。反正从你口中,我知道吴泉很厉害,但就像你说的,我对那方面的需求还没有强烈到随波逐流的地步。”

    “明白了,”察觉到苏柔有些反感的刘海琼笑了笑,道,“有需要的话就跟我说。哦,对了,如果你什么时候觉得腰或者脖子很酸的,你可以跟我去吴泉经营的那家足浴城,我有折扣最高的会员卡,然后我们还可以边让人按摩边聊天,我一直觉得边按摩边聊天是至高享受,尤其是很累之后。”

    “我不会去那边的,”苏柔直截了当道,“我老公也有那边的会员卡,他偶尔会自己或者跟客户一块去。”

    “你怎么会让你老公去那种地方?”

    “郦馨园足浴城很正规,所以他去那里也没问题,”顿了顿,苏柔补充道,“最重要的是,夫妻关系就像弹簧,你逼得越紧,他就越会反抗。反抗的含义很简单,就是在外头乱来,所以让他去那边按摩足浴之类的,其实有利于巩固夫妻关系。”

    “你怎么知道那边很正规?”

    “我很早就问过了。”

    听到这回答,笑得意味深长的刘海琼道:“看来你一开始也不放心你老公,所以特意找人调查了郦馨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