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170章 不厌其烦

第170章 不厌其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孙健知道妻子想要的答案,可在孙健看来,他对妻子那浓浓的爱早就随着妻子那一个又一个谎言而减淡。所以到了现在,孙健都不知道自己对妻子的爱还剩多少。刚刚等待妻子醒来期间,每每想到妻子躺在卫生间地上那绝望的眼神,孙健的心就疼得不行。

    那一刻,孙健知道自己还爱着妻子。

    可他越是爱妻子,遭到背叛所带来的疼痛就越深!

    见妻子眼里的期待成分变得越来越重,孙健道:“爱。”

    “有多爱呢?”

    “比你想象中的还爱。”

    “那你还会想要跟我离婚吗?”

    “离婚这种事不是说了就能办到的。如果你不肯跟我离婚,哪怕我到法院申请强制离婚的话,那也得好一阵子。所以对于我刚刚说的话,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现在是凌晨两点多,你身子很虚,所以现在不要再说话了。乖,闭上眼睡觉。”

    “我不想呆在医院,这里让我觉得好冷。”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70

    “那我去让护士给你加一床被子。”

    “不是身体冷,是心冷,”看着这个以白『色』为主的病房,苏柔喃喃道,“我很讨厌来医院,每次一走进医院,我就觉得我闻到了很重的『药』水气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到医院打点滴,所以我对医院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抵触。要是让我在医院睡一个晚上,估计我都会发疯的。”

    “那我去问值班护士。如果她说你能出院的话,我就给你办出院手续。”

    “其实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就是身子有些虚。只是流了点血而已,根本不用住院的。”

    “你知道医生跟我怎么说的吗?”叹了口气,孙健道,“医生说如果我在送你到医院之前没有在你手臂上打结,以阻止鲜血的进一步流失的话,很可能在送你到医院的路上,你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看着自己手臂那一圈红痕,苏柔问道:“要是当初我没有教你的话,你是不是就只会在我伤口上缠一圈了?”

    没有说话的孙健点了点头。

    笑出声,眼里尽是柔情的苏柔道:“要真是那样子的话,估计我再也睁不开眼了,所以多教你一些急救常识是好事。老公,别愣着,赶紧帮我办理出院手续。”

    “我去问下,”笑了笑,孙健就往外走去。

    走出病房,孙健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

    在妻子没有割腕『自杀』之前,孙健真的是下定决心要离婚。可妻子割腕『自杀』后,孙健这个念头又开始动摇。他知道此时的妻子很脆弱,所以短期内他不敢提出离婚。最重要的是,他真的搞不懂妻子为什么要『自杀』。如果外头有人,而且比他还来得优秀,那离婚对他妻子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或许,不想离婚的原因是因为『奸』夫已婚,所以要拿他当挡箭牌。

    如果真是如此,那孙健非离婚不可!

    五分钟后,孙健走回了病房,并跟妻子说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

    在护士做了简单处理后,苏柔就下了床。苏柔是想自己走去坐电梯,但孙健知道苏柔现在就像婴儿般的虚弱,所以他直接拦腰抱起往外走。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170

    看到这一幕,年轻护士非常羡慕。可她只看到了两人甜蜜的一幕,殊不知两人的感情已经遇到了狂风巨浪。

    回到小区并停好车,孙健背起妻子往上走。

    走到家门前,早已揣着钥匙的苏柔打开了门,接着孙健走了进去,并在踢掉皮靴后将妻子背进了主卧室。

    让她躺在床上后,孙健『摸』了『摸』妻子的额头。医生说过经过处理的伤口感染的感慨很低,但可能『性』还是存在。而感染的最通常症状就是发烧,所以他才要『摸』一『摸』妻子的额头。当然『摸』额头并不能确定他妻子有没有发烧,所以他还从抽屉找了温度计出来,并让他妻子夹着。

    七八分钟后,看了温度计的孙健这才确定他妻子没有发烧。

    随后,孙健去卫生间洗刷,并拧了把『毛』巾给他妻子擦脸擦手。

    在将『毛』巾挂到卫生间后,孙健还给他妻子倒了杯温开水。

    喝了一大半后,孙健也爬到了床上。

    今晚发生的事还在孙健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播放着,尤其是妻子跟张鸣拥抱接吻以及妻子割腕『自杀』这两幕。正因为如此,哪怕现在已经快凌晨三点,孙健还是没什么睡意。所以躺下后,孙健并没有急着关掉床头灯,他就静静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至于苏柔,她身子虽然很虚,但她也没有睡觉,她正盯着她丈夫的脸。

    片刻,苏柔伸出手抚『摸』着丈夫的脸。

    苏柔的动作非常温柔,眼神也很温柔。而且她抚『摸』丈夫的脸的时候非常慢,就好像在抚『摸』一件艺术品。哪怕这张脸她已经看过好多年,但因为失而复得的感觉还在苏柔心头萦绕着,所以她才会不厌其烦地『摸』着丈夫的脸。

    就这样『摸』了足足十分钟,苏柔问道:“老公你不睡觉,是不是有心事?”

    “没。”

    “不可能没有心事的,”往丈夫那边挪了些许,苏柔那还绑着绷带的手搭在了丈夫胸膛上,“我知道你会问我为什么要撒谎,然后你也知道我的回答是为了咱们俩的感情。事实上呢,确实是为了咱们俩的感情。但我也知道欺骗你是对你的伤害,所以我知道错了。等我完全康复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哪怕你要用力打我的屁股,我也不会喊痛的。这样吧,老公你扮医生,我扮犯了错的护士,然后你边打我屁股边告诉我以后该怎么做。”

    听到妻子这话,有些反感的孙健道:“每次你做了错事想让我原谅,你就会说类似的话。但在我看来,『性』爱只能短暂的缓解夫妻矛盾,根本不是长久之计。你知道长久之计是什么吗?就是完全坦白,不要对另一半撒谎,尤其是在一些容易触怒对方的事情上。”

    “就比如我去跟罗松要照片的事吗?”

    “是。”

    继续『摸』着丈夫的脸,苏柔问道:“那他有没有跟你说照片上是什么?”

    听到妻子这话,孙健隐约感觉到了妻子还想隐藏。

    安卓客户端上线?下载地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