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342章 这是诱饵

第342章 这是诱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片刻,屋里的女人打开了门。

    孙健面前的女人长着一张大众脸,算不上好看,也不会难看。一米六五个头,留着过肩长发,穿着一套米黄『色』睡衣。从那高耸的胸型来看,女人有戴文胸。

    她穿的睡衣很宽松,看不出身材,而最让孙健留意的还是女人的嘴唇。嘴唇偏厚,有那么点儿的『性』感。

    “进来吧,”说着,女人让到了一侧。

    待孙健进来后,女人将门掩上,但没有锁上。

    见客厅很『乱』,还对着两个大小不一的行李箱,孙健问道:“准备搬家了吗?”

    “我要搬到我妈那边住。”

    “那这边呢?”

    “这边是出租房,当然是退租了,”给孙健泡了杯茶后,一直很戒备的女人问道,“你要调查我老公什么?”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42

    “有个男人说老婆可能有外遇,然后给了我一份名单,让我逐一排除,”将茶水放在茶几上,依旧站着的孙健道,“名单里就有你老公,然后我又没能在他上班的地方找到他,所以只好不请自来。除了你老公外,还有一个男人应该是你老公的朋友,叫江伟,是个矮胖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知道的,”拿了张塑料凳子摆在孙健身后,女人道,“椅子白天就搬走了,只剩这种十几块钱的凳子,你将就着坐吧。”

    坐下后,看着坐在旁边的女人,孙健问道:“该怎么称呼?”

    “许如焉。”

    “许小姐,你觉不觉得你丈夫最近有些异常,比如在外面过夜或者很晚才回来之类的?”

    想了片刻,许如嫣道:“要是你不问的话,我倒是没有往那方面想。我老公今年应酬确实比以前多,至少他是跟我说他在应酬。一般每周有那么两三天会很晚才回来,周五周六会在外面过夜,不过他是跟我说加班得太迟,所以直接在公司那边过夜,怕回来会打扰到我和女儿。他每个月都会将工资交给我,基本上没有剩余,所以我一直不觉得他会在外面拈花惹草的。那个,你能不能说下他到底跟哪个女人有说不清的关系?”

    “这个我得保密。”

    “你保密就保密吧,反正我待会儿打给电话给他就可以了。”

    “他不会说实话,只会说我在骗你。”

    “或许你就是在骗我。”

    见许如嫣一直握着手机,知道许如嫣很戒备的孙健道:“周一那天我有打电话给那个叫江伟的矮胖子,并问了他一些事。后面我直接去他住处找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没有在了。因为拜托我调查的男人很有权势,所以我是觉得江伟应该是怕被报复才去了苏州。然后你老公不是也去了苏州吗?基本上也是和这件事有关。我所在的调查机构主要业务就是调查夫妻出轨,所以说句真心话,我最讨厌的人一方出轨却一直在骗另一半。从你的反应来看,你应该还不知道你老公出轨一事,所以我是希望你能配合我。”

    “他去苏州是为了赚钱,是为了这个家,不可能是为了逃避。”

    见许如嫣情绪有些激动,孙健笑道:“大部分人得知另一半出轨后的是这反应,毕竟谁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哦,不对,我们还不能确定你老公出了轨,所以还必须好好聊一聊。对了,你是不是确定你老公去了苏州?”

    “当然。”

    “你送他上车了?”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42

    “他拎着行李去找江伟,说和江伟夫妻一块坐车去了苏州。”

    “那就是没有亲眼看到了,”想了下,孙健道,“那个男人的老婆偶尔会以和闺蜜逛街为由出门,昨天晚上就是如此。后面回来的时候,男人在他老婆内裤上发现了精斑。男人是想直接质问他老婆到底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但男人又怕他老婆闭口不答,所以才希望我能尽快找到线索。所以现在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你老公其实在外面租了房子,像个小白脸一样被那女人养着,女人有那方面需要的时候就会过去找他。要是方便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你老公的『性』生活怎么样?也就是他能不能完全满足你。”

    皱了下眉头,许如嫣答道:“完全可以。”

    听到许如嫣这回答,孙健倒是皱起了眉头。

    许如嫣这回答明显是在说刘敏那方面很厉害。要是许如嫣说很差甚至秒『射』的话,孙健还会稍微宽慰些。因为要是刘敏很厉害,苏柔被调教的概率非常高。很多女人在和老公**的时候都会表现得很害羞,但内心却是希望老公能野蛮一点。但这种愿望一直得不到满足,恰好出现了能达成她们愿望的男人时,女人很可能就会出轨堕落。

    想着偶尔拍打妻子屁股,妻子会流更多水的画面,孙健非常不安,他真不希望妻子也是这类女人。

    但,概率非常高!

    为什么胸口还是有些闷?

    难道还爱着她吗?

    想到那个撒谎成『性』的女人,孙健不免觉得自己这种感受有些可悲。明明被妻子背叛了很多次,明明已经决定要离婚,为什么想起妻子和其他男人『乱』搞时,孙健还是会难受?如果硬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的话,孙健觉得是因为妻子平时都表现得太过于贤良淑德。哪怕这两天,他一直给妻子脸『色』看,妻子还是像平时那样对待他。这是在赎罪还是在假装?

    不管赎罪还是假装,被揭穿了出轨事实却还不肯说出真相是绝对不能原谅的事!

    贤良淑德?

    能配得上这四个字的女人不多,而孙健知道一个非常浅显的道理,就是越贤良淑德的女人,被人引诱出轨后会变得更加放肆,因为这类女人的欲望洪流一直被这四个字阻挡着。一旦这四个字被欲望激情轰碎时,沐浴在欲望洪流中的她们自然会尽情去享受出轨所带来的强烈刺激,甚至会愿意和丈夫以外的男人打野战。更有甚者,还会被培养出暴『露』癖,也就是在公共场所『裸』『露』『乳』房或者『性』器官之类的。

    假如他妻子曾经经历过这些事,那确实不能说出来,闭口不答并装可怜显然是最好的办法。

    想着妻子曾经在『奸』夫的诱导下戴上面具,并拉起裙子让街上的陌生男人看那私密器官,孙健不免觉得自己这段婚姻简直就是个悲剧。

    见孙健沉默不语,有些急的许如嫣问道:“我要怎么样才能确定我老公有没有在本地?”

    回过神后,孙健问道:“是不是他叫你搬回娘家的?”

    “对的。”

    “那他就是怕我找上门了。”

    “我其实已经住在我妈那边了,但因为还有行李没有打包,所以今晚我才特意过来打包。我是打算将要带走的行李都打包并在这边睡一个晚上后,明天叫搬家公司的帮我把东西都搬过去。我们在这里住了快五年了,东西特别的多。很多东西其实有些旧,但我不舍得丢,反正能用就先用着。反正等他突然叫我立马搬家的时候,我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要是他去了苏州,我跟女儿住这边确实有些浪费,所以搬到我妈妈那边住是最好的选择。反正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可你找上门后,我就知道事情和我想的不怎么一样。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要如何确定他是不是在本地?”

    其实在来的时候,孙健有想过一个办法,就是花钱让吴巧云那朋友查刘敏的通话详单。假如刘敏去了苏州,那么在通话详单里,应该会有几个苏州本地的通话记录。但白天孙健和白薇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说过刘敏是策划者,智商绝对在江伟之上。那么既然孙健能查妻子第二张卡的通话详单,为什么不能查刘敏的通话详单?

    所以要是孙健没有猜错,刘敏会尽量不用那张卡,或者故意拨打苏州那边的号码,以『迷』『惑』孙健。

    这就是为什么孙健宁愿冒险来上门,也不愿意去查那张卡的缘故。

    看了眼许如嫣,孙健问道:“他最在乎的是你是孩子还是钱?”

    想了下,许如嫣道:“应该是孩子吧。”

    “那就简单了,”停顿了下,孙健道,“你现在直接打电话给他,说女儿可能得白血病,明天下午要去医院化验,让他回来陪着你们母女俩。”

    “有必要这样诅咒我女儿吗?”

    见许如嫣有些生气,孙健解释道:“要是不下猛『药』的话,他很可能会无动于衷。反正我跟你说,出轨的女人非常有钱,但她老公那方面很不行,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那女人花钱在外面养着你老公,有需要的时候就去找你老公。如果这个假设是对的,那你老公就是一直在骗你,他更是一点也不在乎你,所以只能用这种办法才能把他引出来。”

    “那我现在打电话给他。”

    “能不能开免提?”

    “你是怕我和他是一伙的吗?”笑了笑,许如嫣道,“我跟他虽然是夫妻,但我最忍受不了的就是他的背叛。要是情况真的和你说的一样,我八成是会跟他离婚。不过他这人花钱很大,有富婆包养着,估计他会很乐意跟我离婚。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免提就免提吧,反正要是他背叛了我,那他就该受点惩罚。对了,要是确定了,那委托你的人是不是会找我修理我老公?”

    “我不赞同这种做法,但可能『性』很大。如果你还在乎他的话,你可以在我和他谈完后让他离开本地。反正要是亮出女儿这张牌,哪怕他是在苏州,他应该也会立马赶回来的。也就是说,我见到他的概率几乎是百分百。然后我会和他好好谈一次,确定一些细节,之后事情败『露』的他应该是会立马离开本地的。”

    “明白了,”说着,许如嫣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她丈夫,并开了免提。

    电话通了之后,另一头的刘敏问道:“老婆,怎么了?”

    “昨天幼儿园有进行血常规检查,说咱们女儿得白血病的概率很高,”顿了顿,声音都有些哽咽的许如嫣道,“所以明天下午要去市立医院那边再做个检查,要是真的确定是白血病,咱们就得倾家『荡』产了。老公,我知道你在苏州那边应该很忙,但你能不能回来陪我们母女俩?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撑下去。”

    “为什么你那边声音那么小?”

    “我在缝纽扣,手机放在茶几上,我刚刚说的你应该都听清楚了吧?”

    “听清楚了,”沉默了片刻,电话那头的刘敏道,“明天下午根本赶不回去,除非我坐飞机。要不然你先带女儿去做检查,等有结果了再告诉我。如果确定是白血病,我就买火车票回去。”

    “你为什么这么冷血?”

    “这不是冷血不冷血的问题,是我跟阿伟现在很忙,所以要是幼儿园那边检查出错的话,那我根本没有必要回去。反正就这样吧,有了结果后跟我说一声。要真是白血病,我会立马回去。”

    “不管是不是白血病,你也应该回来看我们母女俩的。”

    “不是才离开两天吗?”

    听到丈夫这非常不厌烦的语气,许如嫣道:“看来你是厌倦了,所以才不想回来看我们。那你在那边过你的花花日子吧,女儿是死是活你也别管了,滚吧!”

    说完,许如嫣直接挂了电话。

    许如嫣打电话的时候,孙健觉得许如嫣演戏演得非常『逼』真,简直就像她女儿确实得了白血病般。至于刘敏,反应实在是冷淡,完全是将个人利益摆在女儿安危之上,这种男人绝对非常冷血。

    但因为许如嫣贸然挂了电话,所以孙健很担心刘敏不会回来。

    就在孙健想说话之际,许如嫣的手机响了,当然是刘敏打来的。

    对着孙健笑了笑,许如嫣接起了电话。

    “我明天早上直接去买机票,顺利的话能跟你一块带女儿去医院做检查。”

    “嗯。”

    “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就这样吧,我还在忙。”

    “早点睡觉,别太累了。”

    “忙完了就睡。”

    “那晚安。”

    挂了电话后,看着孙健的许如嫣问道:“满意不?”

    “很满意,”孙健道,“那明天他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直接说和女儿还在这边,然后叫他到这边来接你们。我明天中午吃过饭就会过来。至于你们母女俩为什么会在这边,想必你能找出个非常合理的理由来。”

    “这里离市立医院很近。”

    安卓客户端上线 下载地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