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354章 神秘的她

第354章 神秘的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将妻子说的话回忆了一遍,孙健也不觉得妻子有挖坑。而且,他说的每句话都是经得起推敲,所以他真不知道白薇说的是哪句话。

    想了下,孙健问道:“是不是她说要听苒苒的话?”

    “何以见得?”

    “我的回答让她意识到了我没有在家里,所以有可能跟某个人在一起,甚至还可能身在建阳。她认为能牵制住我的就是苒苒,可现在苒苒在小琳家里。”

    “其实真正的坑不是这个,”白薇解释道,“站在小柔姐的角度来说,你派人去宾馆确定她有没有在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所以她必须找个办法让前去确定的人相信她有在宾馆里。你知道她是如何做到这点吗?就是让另一个人出场。她刚刚跟你说她浑身黏糊糊的,想去洗个澡,可你不知道她到底多久之后去洗澡,又要洗多久。所以当私家侦探去敲门时,真正开门的绝对不会是小柔姐,而那人还会说小柔姐正在洗澡。当那个人拿到钱时,她会打电话给小柔姐,小柔姐再打电话给你,说已经拿到了那笔钱,让你可以安心去休息。如此一来,你难道不会相信她在建阳,而且还是和一个女『性』朋友在一起吗?”

    听白薇这么一说,孙健这才意识到妻子的心机有多重!

    握紧拳头,孙健道:“看来我得亲自去建阳一趟才行。”

    “我这只是推测,或许小柔姐是真的要去洗澡。其实你要确定这点很简单,只要叫人送钱过去就可以了。如果开门的不是小柔姐,那证明我的推断没错。之后你看是要去建阳一趟,还是直接守酒店。反正按照我的推测,小柔姐回市区找唐中坚的概率几乎是百分百,所以你完全可以选择守株待兔。”

    “你知道我现在最喜欢什么吗?”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54

    和孙健对视了一眼,白薇道:“现在气氛不够暧昧,所以我知道答案绝对不是我。”

    “我最喜欢的是拆穿她的谎言,让她无言以对。”

    “看来你是准备动身去建阳了,那能不能稍上我呢?”

    “等下再说吧,”说着,孙健拿出了手机。

    打电话给身在建阳的私家侦探,并告诉他们该怎么做后,挂了电话的孙健就在焦急地等待着。要是收钱的人真的不是他妻子,那白薇的推断百分百对。老徐守着酒店,之前又确定唐中坚还在客房,且客房里没有其他女人,所以孙健认定妻子还没有进酒店。但比起守株待兔,孙健更想去建阳拆穿妻子的谎言,这样才会更加有趣!

    等了约二十分钟,孙健的手机响了。

    接起电话,孙健问道:“什么个情况?”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并不是你老婆。我有听到卫生间传来水声,所以你最好亲自来确定一下,我们是不能强行闯入的。”

    “行,我知道了。”

    “那我们是守着这家宾馆?”

    他妻子明显没有在宾馆,基本上可以确定是在本地,所以让他们守着宾馆其实没什么意思。但孙健很担心妻子正在赶往建阳的途中。孙健曾经悄悄跑到顺昌查岗,所以在接到电话后,他那极为聪明的妻子可能知道了他的计谋,所以会以最快速度赶到那宾馆等待他来捉『奸』,并在他出现时表明自己很忠贞,让他不要胡思『乱』想之类的。

    想到此,孙健道:“盯紧那房间。如果看到我老婆一个多小时之后突然进去的话,立马打电话给我。”

    “行。”

    结束通话后,霍地站起身的孙健道:“走!”

    “算了,我还是不去凑热闹了,”白薇道,“换衣服很麻烦,上妆也很麻烦,然后要是小柔姐猜到你会跑到建阳捉『奸』而特意赶回去的话,我会被她撞到。所以呢,速去速回,并告诉我最新动态。”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354

    “嗯,”俯下身吻了下白薇唇角,看了眼白薇那若隐若现的高耸胸脯后,孙健迅速往大门走去。

    在走出去的时候,孙健还回过头看了眼白薇,并挤出看上去很阳光的笑容。

    当那道门关上时,微微叹了口气的白薇喃喃道:“这么勉强的笑容,还不如不笑。苏柔啊苏柔,看来大笨蛋的心思还在你身上,这还真是让我恼火。就不知道,当我替代了你身份的那天,他是不是还爱着你。不过他有句话说到了我的心坎上,我和他都想看到你那因为无法圆谎而变得不知所措的表情。这次,你绝对会是这表情。”

    坐了一会儿,有些无趣的白薇回了卧室。

    仰躺在床上,用手机播放天空之城白薇闭上了眼。

    白薇很喜欢听这首歌的八音盒版本,尤其是在这个远离繁华的别墅里。每当她闭上眼静静聆听时,她都会觉得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只有蓝天白云和蔚蓝大海的世界里。她就像一只鸟儿般在白云之间飞翔着,俯视着那被日光照耀得泛着阵阵微波的海面。

    白薇洗涤心灵之际,孙健正开着车赶往建阳。

    私家侦探比孙健想象中的脑残,但孙健不认为他们连个门都守不住,所以哪怕他妻子特意赶回去,那谎言也会被他揭穿。一个刚刚还在洗澡的女人却突然消失,且在一个多小时后才再次回到客房,这是怎么也解释不清楚的!

    近一个小时,孙健将车停在了神洲宾馆附近。

    和守着门的私家侦探通过电话,确定他们一直站在走廊守着后,孙健这才走进宾馆。

    走到六楼,让那两个私家侦探先下楼后,孙健拿出了手机。

    打通妻子电话,孙健问道:“在哪呢?”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难道我不能问吗?”

    “你到底怎么了?语气突然变得这么差,是不是有谁跟你说我的坏话了?”

    慢慢走向608,孙健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神洲宾馆608?”

    “一直在的。”

    “我现在就在608门口,你给我开门。”

    “你怎么……”

    “开门,我不想再多重复一次。”

    “看来你还是不信任我。”

    没等孙健说话,苏柔直接挂了电话。

    约过半分钟,门打开,穿着浅紫『色』吊带睡裙的苏柔出现在了孙健面前。轻薄的吊带睡裙让苏柔曲线尽显,随意披着的长发给苏柔增添了几分美感。

    看着面带哀伤的妻子,仿佛被妻子狠狠扇了一巴掌的孙健惊愕得都说不出话来。

    微微叹气,苏柔小声道:“我下午忙完公事后,我和我的闺蜜就一直待在宾馆,连晚饭都是直接叫人送过来。反正我知道你为什么会跑过来,但既然心知肚明,那也没有必要说出来了。要是你打算在这边过夜的话,那就再去开个房间,待会儿我们好好聊一聊。要是你不想跟我聊,而是想回去的话,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说完后,苏柔往左边走了两步。

    苏柔退开后,孙健看到了一个正靠着床头玩着手机的女人。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面容姣好,五官精致,皮肤也比一般女人来得白。但因为被子裹到胸口,所以孙健不知道这女人的身材如何。

    在正常情况下,孙健应该和这女人打招呼,但仿佛遭到羞辱的孙健压根没这心思,所以什么话也没说的他立马往楼梯口走出。

    见状,苏柔问道:“你是要去开个房间吗?”

    “回家。”

    “那路上小心点。”

    丈夫走下楼后,苏柔这才关上门并反锁。

    转过身,苏柔道:“幸好你临时说要来建阳玩,要不然我已经在你家里了。”

    将手机放在一旁,抬起头的女人道:“虽说建阳没什么好玩的,但我挺喜欢这种感觉的,就好像是在旅游。我平时很忙很忙,基本上没什么私人时间,所以也只能在临近的城市走动。”

    “尽量多给自己一点私人时间,要不然老了以后会有遗憾的。”

    “或许吧,”笑了笑,眼神很温柔的女人道,“我知道现在你心情不是很好,不过难得我陪你出来一次,就别给我脸『色』看了,好不好?”

    “抱歉,兰姐。”

    “过来陪我继续聊天。”

    走过去并和柳兰挨着坐后,苏柔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兰姐你,但我又觉得这好像和我无关。或者说,兰姐你应该不会和我说的。”

    “什么事?”

    “有次和蒋总聊天的时候,蒋总说他有把柄在你老公手里,还说如果我不听你老公的话,倒霉的就会是他。蒋总拥有多家公司,照理来说他不应该会怕你老公才对。要是真的较真,他应该怕的人是你吧?”看着面带微笑的柳兰,苏柔继续道,“好奇心杀死猫,所以要是不方便的话,兰姐你可以不用跟我解释,就当我在自言自语好了。”

    “把柄啊?”柳兰笑道,“我和蒋文杰这人不熟,也很少过问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所以我还真不知道蒋文杰所说的把柄是什么。回头我问下我老公,看他是怎么说的。”

    “不用问的,反正跟我无关。”

    瞥了眼苏柔,柳兰道:“其实我也很好奇啊,所以我会问他的。但你放心,我不会说是你说漏嘴。”

    听到柳兰这话,没有说什么的苏柔点了点头。苏柔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但她却不想在柳兰面前微笑,她不喜欢和柳兰维持这种关系,更不想让丈夫知道。她一直想撬开柳兰的嘴巴,但城府很深的柳兰比她想象中的难对付。

    已经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和柳兰亲近,柳兰却还对她心存顾忌。

    看来,要想拿到想要的东西,苏柔还必须花更多的时间才行。

    只是,苏柔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或许,苏柔应该感到庆幸的是,柳兰并不是真的同『性』恋,而她跟柳兰在一起只不过是演戏给唐中坚看。如果柳兰真的是同『性』恋,苏柔肯定会觉得自己生活在噩梦之中,甚至还会在一些同『性』刺激中恶心得想吐。

    只是让苏柔搞不懂的是,柳兰为什么会不愿意和唐中坚行房,为什么要拿她当挡箭牌。

    想到此,苏柔问道:“结婚这几年,你都没有和你老公做那个吗?”

    “我连结婚那晚都没有和他睡在一块,后面当然就更没有了,”叹了一口气,柳兰道,“其实你有问过为什么那晚我会叫老唐把你带走,更问过为什么要在蒋文杰面前装作已经是老唐的人了。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了,就因为你是学兵曾经爱过的女人。有次我听到蒋文杰在老唐面前说你长得很漂亮,蒋文杰那眼神让我知道他想对你下手。为了确保你不会被他得到,所以我故意和老唐说我其实是同『性』恋,希望他能把你带到我身边。作为交换条件,我允许每次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以和任何女人玩。不论玩得有多激情,只要不是在我眼皮底下,我都会当做没发生过。所以我说自己是同『性』恋有两个好处,一个好处是可以保护你,另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断了老唐对我的歪念头。”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苏柔道:“谢谢兰姐。”

    “互惠互利吧,”望着窗户,柳兰喃喃道,“为打消蒋文杰的歪念头,我才会让老唐说你是他的女人,还是他养的金丝雀。其实我很希望你能离开九天建设,但你说还得待一阵子。似乎这是我很久以前听过的话,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期限?”

    “再待一阵子。”

    听到同样的答案后,笑出声的柳兰问道:“有什么好留恋的?学兵又没有在了,难道你是在怀念吗?”

    “习惯在那上班了。”

    “还真是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笑了笑,柳兰感慨道,“每每想起学兵的死,我还真是有些难过。但生死有命,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要跟他一样坚强。”

    “是的,”看了眼柳兰,苏柔道,“兰姐你明明不喜欢你老公,甚至连最基本的夫妻之礼都没有行使过,所以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跟他离婚,没必要这样一直拖着。”

    “其实像我现在过得也挺好的,他向来不会干涉我的生活,甚至还会为我着想,”伸了个懒腰,穿着丝质睡裙的柳兰下了床,“上个厕所就美美的睡一觉,希望能一觉到天亮。”

    看着柳兰那随着步调微微抖动着的『臀』瓣,苏柔眉头皱得非常紧。她知道柳学兵死的真正原因,也知道身为柳学兵姐姐的柳兰是主谋,但她就是找不出自己所要的罪证。

    但她知道,罪证绝对存在着,否则柳兰不会和唐中坚维持着这段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的婚姻!

    也就是说,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她所要的证据应该是在唐中坚手里。唐中坚对她虎视眈眈,但鉴于柳兰的存在,唐中坚一直不敢对她怎么样。所以要是她真的想拿到罪证的话,岂不是必须接近唐中坚?

    苏柔做过对不起丈夫的事,她不想再犯类似的错。所以利用自己的身体寻获所要的罪证,这明显不是她的行事作风。

    只是让她搞不懂的是,柳兰明明对柳学兵很好,处处为柳学兵考虑。可为什么,如此照顾弟弟的姐姐会是主谋?他们姐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点苏柔一直想不通,她更不敢问,她只能假装认为柳学兵的死是一次交通意外。

    要是哪天找到了罪证,苏柔是不是就会直接交给警方?

    一旦交给警方,她所依赖的后盾会随之消失,到时候那个人很可能会立马提出过分要求。毕竟,苏柔知道那个人之所以一直不敢行动就是忌惮柳兰的身份,这也是为什么那个人只敢偶尔稍微威胁一下。

    所以,对于这盘互相牵制的棋局而言,一旦苏柔拿掉柳兰这颗棋子,倒霉的很可能会是她自己!

    安卓客户端上线 下载地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