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371章 实话实说

第371章 实话实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那是因为我很少会去恨某个人,如果我跟你说我非常恨她的话,你绝对会怀疑我跟他是不是有什么过节。要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问,我可能就不得不说出被他强奸过的事,”苏柔道,“为了打消你的顾虑,我宁愿说我崇拜他,也不会说我恨透了他。而且,就工作能力而言,我确实挺崇拜他,只可惜那晚的事让我看透了他。”

    “那为什么你每年都要去拜祭他?”

    “谁跟你说的?”

    孙健当然不可能将白薇供出来,所以他道:“我有找老周谈过话,跟他了解过柳学兵这人。”

    “老周保证说了一大堆柳学兵的好话,”长长呼出一口气,苏柔道,“很多人都是这样,在绝大多数的人面前都表现得良好,所以一旦受到伤害,那根本无法防备。就像我被他强奸的那晚,公司的人都认为他送我回家不会出半点事,结果他直接把我带到了酒店。”

    “为什么去拜祭他,难道不是在怀念他吗?”

    “当然不是,”苏柔道,“如果他不死的话,我绝对会活得提心吊胆的,所以我每年去拜祭他不是在怀念他,我是在感谢老天让他出了车祸。只有他死了,我才能安心过日子,你也就不会胡思乱想。可我真的没想到,他拍的那些照片竟然被江伟看到。江伟为了讨好我,还在那天晚上特意弄到了你和于晓梅的照片。还说只要我拿着那张照片,哪怕你手上有我的**,那也奈何不了我。我知道他是想离间我们俩,然后乘虚而入,但那晚我不能跟你这么说,我不想让你知道我被江伟威胁的事。我是你老婆,我一直在为你考虑。我希望你能安心工作,而不是去找江伟的麻烦。”

    孙健还是觉得妻子没有完全说实话。有个细节他记得非常清楚,就是白薇有说过他妻子在给柳学兵上香的时候,表情非常悲伤,甚至像是快要哭出来。

    这难道不是怀念柳学兵吗?

    嗯?

    难道是因为拜祭柳学兵的时候,回忆起了被柳学兵强奸时发生的事,所以才悲伤得都快要哭出来?

    对于这个细节,孙健不想多问,他知道妻子绝对会说出类似于第二种可能性的话。至于是不是谎话,他现在完全没办法确定。但说真的,他真觉得妻子很可能有被柳学兵强奸过,否则他妻子不可能在照片里显得那么悲伤。想着柳学兵让他妻子在床上摆出各种动作,甚至还要张开双腿,孙健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他更是努力回忆着妻子所说的那天晚上。

    在结婚之前,他妻子有参加过公司多次聚会,也去过好几次kv。去kv玩的话,晚上十一点多甚至凌晨一两点回来都很正常。所以至于他妻子具体指的是哪个晚上,他真的无法确定。但有一点他记得非常清楚。有天晚上他在陪朋友喝酒,喝酒的时候太吵,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妻子发来短信。短信的内容确实是叫他打电话,说怕被人灌醉。可直到晚上十点出头,孙健才注意到短信。等到孙健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是他妻子一个女同事接,说她妻子去上厕所,晚点会回电话。再之后,孙健继续陪朋友喝酒聊天,知道十一点多才回去。而他妻子是零点多才回的家。

    尽管已经过了五年多,可孙健还是模糊记得。因为那段时间,他很不喜欢妻子去酒吧或者kv。不过在结婚后,他妻子去这两个地方的次数明显减少。只有偶尔公司组织,他妻子才会去。

    想起那时候发生的事,孙健眉头皱得非常紧。

    看着站着一动不动的丈夫,苏柔轻轻哼唱张信哲那首回来。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对不对。就算曾经几乎拥有幸福的完美。你的心回不去了,对不对。眼看就要让满心遗憾为爱受罪。你的心回不去了,对不对。不能去怪谁,顶多只能掉眼泪。”

    唱到这,苏柔突然哭了出来,并道:“如果我不说出以前经历过的事,我们或许还可以幸福一辈子,但现在绝对不可能了。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自己的老婆被强奸过的事实,哪怕这件事发生在我们结婚之前。所以如果你真的过不了这道坎,要跟我离婚的话,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我脑子现在很乱,先让我静一静。”

    “老公,”走到丈夫面前,苏柔突然扑进了丈夫怀里,“我一直希望我们能幸福一辈子,所以你能不能实现我这个愿望?”

    看着泪眼斑驳的妻子,孙健眉头皱得非常紧。他还在寻找着妻子说话的破绽,可他发觉他真的找不到破障。只要妻子被柳学兵强奸并被拍照这是事实,而唐中坚还是柳学兵姐夫的话,那他曾经得出的多个结论都会被推翻。

    也就是说,唐中坚没有搞过他妻子,江伟也没有搞过他妻子,刘敏自然就更没有了。

    这个结论会让孙健稍微宽慰了些,可一想到妻子曾经因为他的疏忽而被柳学兵强奸,孙健却有点喘不过气。只要能确定唐中坚是柳学兵姐夫,孙健基本上会相信妻子说的话。可他一旦相信的话,那这些日子所谓的捉奸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他绝对没想到奸夫已经死了。

    最重要的是,这些日子他让妻子提心吊胆,还多次用言语侮辱妻子,这简直比杀掉他妻子还让他妻子难受!

    想着想着,孙健不由自主抱住了妻子。

    被这么抱住后,苏柔直接将整张脸埋在丈夫胸膛上哭了起来。她哭得歇斯底里,娇躯更是随着哭泣剧烈哆嗦着。

    苏柔哭得越凶,孙健心越疼,可他还是在寻找妻子说话的漏洞。

    似乎,这已经变成习惯了。

    凡是他妻子说的话,他都会不自觉地推敲推敲推敲,以核准真实性。

    哪怕听到妻子被强奸,听到妻子那几乎没有破绽的话语,孙健还是会不由自主去推敲。

    该死!

    孙健当然知道这是因为妻子撒了太多谎带来的后遗症,可此时他不想去推敲,他基本上已经相信了妻子说的话。除非,江伟硬盘里有他妻子和柳学兵以外的某个男人的亲密照或者视频。

    “老公,我们别离婚,好不好?”

    “你先去睡觉吧,我现在脑子很乱,”轻轻推开妻子后,坐在沙发上的孙健点起了烟。

    “嗯,我去床上等你。”

    此时,苏雨和苒苒一块下了的士。

    昂起头见七楼有亮着灯,知道李雪琳有在家的苏雨脸上出现了笑容。苏柔孙健都没有和苏雨说李雪琳的事,所以在苏雨的印象里,李雪琳还是一个内向善良的好女人。

    走到七楼,听到里头传来呻吟,苏雨不免皱起了眉头。

    她知道李雪琳已经离婚,所以她有点搞不清状况。

    苏雨有点想离开,可之前姐姐那一巴掌直接将她打傻,让她都忘记拿上钱包。她的身份证钥匙之类的都是放在钱包里。在没有钱包的前提下,她连店铺都进不了,更别说是去宾馆过夜了。她知道她姐姐扇她一巴掌是为了能和姐夫单独聊天,可她也是个有尊严的女人,她才不想回去。

    而且,她不好意思在没有钱的前提下再打车。

    之前坐上车五分钟后,她才发现她没有带钱包。所以她跟司机说她是被老公打得要去找姐姐,还说苒苒就是她女儿,司机才没有收她的钱。

    没有退路,苏雨只好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过了约五分钟,门被穿着吊带睡裙的李雪琳打开。

    李雪琳是透过猫眼看到苏雨和苒苒站在外头,她才开的门。

    见苏雨只穿着吊带睡裙,连文胸都没有戴,有些惊讶的李雪琳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带苒苒过来过夜,”往里看去,苏雨问道,“还有其他人吗?”

    这时,穿着条沙滩裤的吴子龙走了出来,并笑着打招呼道:“你好,我是她老公吴子龙,你叫我龙哥就可以了。你应该是苏柔妹妹吧,你和你姐姐长得真像,呵呵。”

    苏雨知道李雪琳已经离婚,所以看到李雪琳前夫在此,她当然意识到有些问题,所以她道:“小琳姐,你把店铺的钥匙给我,我去店铺过夜。嗯?小琳姐你是要搬走吗?客厅怎么堆着这么多的东西?”

    “你姐夫没有跟你说吗?”

    “说什么?”

    “哦,看来他没有跟你说,”面带微笑,一脸潮红的李雪琳道,“我之前住在这边是因为我和我老公离婚,我没有地方去。最近我和我老公又谈拢,准备明天再去民政局登记。所以呢,我要搬家啦,这边以后就你一个人住了。同时我已经辞职,我要跟我老公一块做事。今天我一直在整理东西,结果还是有些东西没有整理好,所以准备明天早上再开始搬东西。这边不是有两个房间吗?你和苒苒睡一个房间,我跟我老公睡一个房间。赶紧进来吧,外面非常热。”

    苏雨原本不想在这边过夜,但既然李雪琳是要和她前夫复婚,那他们两个滚床单也非常合理。

    想到此,没有说什么的苏雨走了进去。

    苏雨没有戴文胸,所以当她放下苒苒的时候,她那沉甸甸的雪峰被吴子龙看了个大概。尽管没有完全看到,但那种似露不露的朦胧美才是最致命的,所以吴子龙无声咽下了口水。

    吴子龙当然知道自己一直站在门口不合适,所以他走进了主卧室,并掩上了门。

    锁上大门后,李雪琳问道:“小雨,你怎么会和苒苒跑过来的?”

    “我本来就是住在这边啊,”苏雨道,“所以我过来睡是很正常的。至于苒苒嘛,她今天特别黏我,所以我顺便把她抱过来。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啦,就是想给姐姐姐夫二人世界,让他们找一找谈恋爱时的感觉。”

    “哦,挺好的,”注意到苒苒眼里还有泪水,李雪琳问道,“苒苒哭了?”

    “在半路上的时候哭的,”苏雨笑道,“她以为我要将她卖了。”

    盯着苏雨的眼睛,李雪琳皱起了眉头。

    苏雨之前也哭过,所以她两只眼睛通红,眼里还有血丝。而且因为苏雨的裙摆连膝盖也遮不住,所以李雪琳还注意到了苏雨那破了皮的膝盖。尽管没有出血,但已经红了一名,那被磨破的皮更是让李雪琳看得心疼不已。

    李雪琳不是笨蛋,所以她忙问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没事啊。”

    见苏雨显得非常轻松,李雪琳道:“你刚刚也哭过,而且还磕到了膝盖。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别让我净胡思乱想的。”

    叹了口气,苏雨道:“晚上我姐夫酒喝得有点多,然后就跟我姐姐吵了起来。我晚上不是打算在那边过夜吗?所以他们吵起来我当然是要劝架。劝着劝着我就被我姐夫推倒,可疼死我了。我姐姐说我姐夫撒酒疯没有这么快结束,怕我和苒苒再度受伤,她直接叫我过来睡觉。反正等明天姐夫酒醒了,估计会跟我道歉。哎!还是单身好,谈恋爱或者结婚都是非常可怕的事。”

    “那你赶紧去睡觉吧,不早了。”

    “小琳姐你也早点睡,”笑了笑,拉着苒苒手的苏雨走进了次卧室。

    关上门并反锁,苏雨这才打开电灯。

    抱着苒苒,让苒苒坐在床边后,苏雨打开了空调。看着这个布置简单的卧室,苏雨长长叹了口气。她很想知道姐姐姐夫现在是还在大吵大闹还是已经和好,但她连手机都没有带,所以想联系也联系不了。但不管现在处于哪种状态,她都帮不上忙,所以还不如好好睡一觉。

    看着低着头的苒苒,轻轻抱住苒苒的苏雨道:“小宝贝,我问你,他们之前有这样闹过吗?”

    苒苒摇了摇头。

    “是没有,还是不知道呢?”

    “没有,”苒苒小声道,“我从没我爸爸这么的恐怖,呜呜呜……”

    见苒苒又哭了,苏雨忙安慰道:“别哭,别哭,阿姨明天买棒棒糖给你吃。”

    “我想妈妈了。”

    “只要你乖乖睡觉,等你睁开眼,她就会站在你旁边了。”

    “真的吗?”

    “当然了,”擦掉苒苒眼角的泪滴,苏雨笑道,“赶紧躺好,阿姨讲睡前故事给你听。”

    使劲点了点头,苒苒立马躺在了床上。

    见状,苏雨也躺了下去。

    在轻轻抱住苒苒后,苏雨道:“从前有个可爱的小姑娘,谁见了都喜欢,但最喜欢她的是她的奶奶,因为不论她要什么,奶奶就会给她什么。一次,奶奶送给小姑娘……”

    苏雨给苒苒讲睡前故事之际,李雪琳吴子龙俩正在隔壁房间聊天。

    吴子龙一直在问苏雨的事,这让李雪琳有些不安,所以她道:“我大概能猜到你在想什么,但小雨是个好女孩,你绝对不能碰她。如果你碰了她,她保证会去告你。她的性子很烈,就像一匹野马,哪怕你拍**,她也照样会去告你,她的性格和我完全不同。”

    “我又没有说什么,你急什么急?”

    看着正在抽烟的吴子龙,李雪琳道:“我不是急,我是实话实说。”

    “我有说我要去搞她吗?”

    “你没有说,但我知道你有这么想,”李雪琳道,“刚刚你色迷迷盯着她胸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了。我是你老婆,你那点心思我都能猜透。好了,不早了,赶紧睡觉,明天还要搬东西呢。”

    “等我把这根烟抽完,”用力抽了口烟并吐出烟圈,一脸痞子相的吴子龙道,“老婆,你喜欢以前的生活,还是喜欢现在这种经常换男人的生活?”

    “都喜欢吧,”坐在吴子龙旁边的李雪琳道,“在被其他男人弄的时候,我觉得很刺激,尤其是那种被你盯着的感觉。我会有些害怕,却又希望能一直持续下去。哪怕你没有在场,我还是有这种感觉。但偶尔激情落幕时,我又会想着我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我更会想,过几年,等我不再年轻的时候,你会不会因为我曾经被很多男人搞过而抛弃我。要真是如此,我又希望回到以前的生活。”

    “可你回不去了。”

    “是啊,回不去了,绝对回不去了,”低下头,笑得有些牵强的李雪琳道,“其实我知道一个事实,就是我已经尝试过在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男人干,这情况就像吸毒,让我欲罢不能。所以哪怕我回到以前的生活,我也坚持不了几天。老公,你到底是将我当成玩偶,还是真的想跟我过一辈子?”

    “当然是想跟你过一辈子了,”搂住李雪琳,并使劲亲了下李雪琳的脸蛋后,吴子龙小声道,“其实我知道你很想留在孙健的店铺里,你甚至还想每天都跟孙健上床。因为跟我比起来,他在性方面确实能让你欲仙欲死。事实上,你要留在店里也很简单,只要苏雨肯帮你。当然了,要是让苏雨知道你的那点事,她绝对不可能会帮你。要是你想让她完全站在你这边,你只要让她变得和你一样就可以了。老婆,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