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377章 怕你动摇

第377章 怕你动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老板,你在店里吗?”

    听到李雪琳那有些怯弱的声音,望着妻子背影的孙健道:“没在,你直接将钥匙放在那边的桌子上吧。”

    “我已经将钥匙给小雨了,早上她走的时候,”顿了顿,电话那头的李雪琳道,“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手机号码注销了。我买了十点半的火车票去甘肃兰州,我有个亲戚在那边开了个小公司,我要去投靠他,他还说等我到了那边就会请我吃兰州拉面,呵呵。对了,我只带了一个行李包,剩下的东西我都不要了,老板你处理掉就可以了。那个,要是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到火车站送我上车?”

    沉默片刻,孙健道:“不好意思,我很忙,你自己看准时间就去剪票吧。”

    “哦。”

    “要是没事,就先这样,我正在和朋友谈正事。”

    “好的,你忙吧,老板。”

    孙健还想说话,但他还是选择挂机。

    他知道李雪琳其实还想回茶叶店,更知道李雪琳还希望能成为他的情人。但知道李雪琳经历过那些事后,孙健绝对不会给李雪琳任何希望,这也是为什么孙健不去火车站送行。一旦送行,李雪琳更会想留下。甚至哪怕去了兰州,很可能还会想着回来。

    孙健希望李雪琳完全抛弃这城市,所以对李雪琳冷漠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想着曾经内向善良的李雪琳竟然会堕落到那种地步,孙健重重叹了口气。

    就不知,他妻子堕落到了哪种地步。

    又重重叹了一口气后,孙健往回走去。

    孙健知道他妻子晚点会回家做饭,所以他不想在这个充满悲伤的地方逗留太久。

    坐上车后,看了眼正站在路旁抽着草烟的管理员,要下车窗并向管理员招了招手后,孙健这才开车离开。

    在开车的过程中,孙健有打电话给白薇,和白薇说了苏柔的去向。白薇的分析基本上和孙健想的相差无几,但白薇告诫孙健不要心软,要继续查下去。至于要不要揭穿他妻子这次的谎言,白薇观点也和孙健一致,那就是装白痴。白薇这么说的前提很明确,就是孙健要抚养权。昨晚孙健当着苒苒的面发飙,使得孙健在苒苒心里的地位直线下降。在这个前提下,他绝对拿不到抚养权。所以孙健现在能做的就是装白痴,像之前那样紧锣密鼓地寻找他妻子出轨证据。只有拿到了确切证据,他妻子才无法抵赖。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拿到抚养权!

    十点半,孙健将小车停在了幼儿园边上。

    走进幼儿园,站在班级窗户前的孙健看到了正玩游戏玩得乐颠颠的女儿。

    看到女儿那不带半点欺瞒的笑容,孙健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昨晚将吴子龙丢出去后,孙健直接走进次卧室,并想安抚女儿。可当他抱住女儿时,他女儿却哭得更凶。那一刻,孙健知道自己不应该在女儿面前和妻子吵架。可因为妻子一次又一次欺骗,孙健真的没办法再忍下去。当然,要不是喝多了酒,孙健或许还是会选择隐忍。

    只要他想拿到女儿的抚养权,他都会隐忍。

    现在和女儿的关系变得更差后,想拿到抚养权的孙健能走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找到妻子出轨证据,并让法院将抚养权判给他。

    “你是苒苒她爸爸吧?”

    看着迎面走来,且笑得非常甜的园长,报以微笑的孙健道:“对的。”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店里没什么事,所以就过来了。”

    站在孙健边上往里看去,园长道:“你的眼神很温柔啊,尤其是看着你女儿的时候,看来你对她一定非常好。对了,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园长孟渝,之前就是我负责带小班的。”

    “我叫孙健,”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孟渝后,孙健道,“要是想买点正宗的茶叶的话,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送我女儿的时候会一块捎过来。”

    看了下名片,穿着一袭白裙的孟渝道:“嗯,记住了。对了,你要不要一块进去玩游戏?这样可以培养你跟你女儿的感情。”

    “不用了,我就站在这里看。”

    “真不进去?”

    “不了。”

    “要是想进来的话,你直接进来就好,”笑了笑,身为园长的孟渝走进了教室。

    看着像小兔子般跳来跳去,还时不时哈哈大笑的女儿,孙健脸上自然是带着笑容,但他心情却有些沉重,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搞好父女关系。或许,在他和妻子没有离婚之前,他都不可能搞好父女关系。毕竟,他妻子在他女儿心目中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而,昨晚的事件在一定程度上还巩固了他妻子在他女儿心里的地位。

    十一点出头,陪小孩玩闹出一声汗的孟渝拉着苒苒的手走出了教室。

    当苒苒看到孙健时,她却往后退,小脑袋更是像拨浪鼓般摇晃着。她心里尽是害怕,就像看到了坏人般。

    看到女儿这反应,强装镇定的孙健道:“苒苒,该回家了。”

    使劲摇了摇头,苒苒道:“我要妈妈,我不要你。”

    “妈妈在家里等你,她叫我过来接你。”

    “你还会打妈妈吗?”

    “当然不会了,”蹲在地上并拍了拍手,孙健笑道,“走,跟爸爸回家。”

    怯生生地看着孙健好一会儿,苒苒这才有些不情愿地走过去。

    当孙健抱起女儿时,他顿时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可当他凑过去想吻女儿的脸,女儿却有些嫌弃地避开时,孙健都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要是可以的话,”孟渝道,“就别在孩子面前使用暴力吧。”

    “我知道了,”笑了笑,孙健往大门走去。

    回到家中,孙健很想和女儿交流,他女儿却直接抱着苏雨大腿,让苏雨讲故事。孙健知道短期内他都无法再获得女儿的信任,所以没有再勉强的他直接坐在电脑前看新闻。

    十一点四十出头,他妻子和白薇一块走了进来。

    将包包放在客厅沙发上,走进主卧室且笑容满面的苏柔道:“老公,早上我没有去上班,我去了海边散心。我不想被人吵到,所以手机一直关机。你应该很担心我吧?”

    “当然担心了,”盯着屏幕的孙健道,“下次散心的话可以提早和我说一声,这样哪怕你关机了,我也会安心。”

    “嗯!记住了!”俯下身吻了下丈夫的脸,将长发扎成一束的苏柔立马往厨房走去。

    走进主卧室,白薇小声问道:“是不是真的动摇了?”

    “没有。”

    “我看你是真的动摇了,”白薇道,“我记得我有跟你说过,我这人是将个人利益摆在首位,所以如果你真的动摇,我很可能会助纣为虐。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意思,所以就让我跟你说得更明白一点。一旦你选择原谅她,甚至不去确认唐中坚到底是不是奸夫,或者到底有几个男人搞过小柔姐,那我会立马跟她说出咱们之间的事。”

    “你说了也没有意义了,”孙健道,“她现在活在自责之中,所以哪怕知道我跟你一块睡过,她也不会轻易和我离婚。她有污点,那就算我有污点,她也不会说什么。最可能的情况是她会疏远你,并让我跟她好好过日子。”

    听到孙健这话,白薇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没等白薇说话,突然面向白薇并笑得非常阳光的孙健道:“我们是共犯,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在我没有查出真相之前,我们这关系绝对不会改变。我希望你能继续帮我,这样我才能早点解脱。”

    “那你刚刚干嘛说那种话?你难道不怕我突然大喊大叫的吗?”

    “失而复得是种很不错的感觉。”

    意识到自己被孙健调戏了,白薇脸上都红了一片。要不是苏柔正在厨房忙活,白薇绝对和孙健抬杠。

    往外看了眼,确定没有人往里看,白薇俯下身道:“大笨蛋,希望你真的能让我体验到失而复得的感觉。”

    “难道你刚刚没有体验到吗?”

    “有一点点,但和想要的完全不同,”白薇道,“你继续看你的新闻吧,我要去陪苒苒玩了。要是继续呆下去,小柔姐很可能会怀疑。对了,你现在要将重心放在唐中坚身上。比起盯紧小柔姐,我觉得盯紧唐中坚才是上策,我不认为唐中坚会比小柔姐聪明。还有一点,之前打电话的时候你跟我说,说小柔姐有说唐中坚可能会拿照片威胁,还说到时候你要帮小柔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没等孙健开口,白薇自问自答道:“意味着小柔姐很想摆脱唐中坚,很想回到你身边,所以希望你能认为那些照片都是当年柳学兵拍的。要是你愿意当个真正的白痴的话,小柔姐很可能可以摆脱唐中坚。毕竟对于一个重视家庭的女人来说,只要丈夫完全站在她那边,哪怕别人有她的**或乱七八糟的视频,她都会无所畏惧。”

    “你还真是个小妖精,呵呵。”

    “有吗?”白薇纳闷道,“我只是作分析而已。”

    “你其实是在让我做选择题,”看着画着淡妆,但却显得有几分妩媚的白薇,孙健道,“也就是等事情都尘埃落定后,我到底还会不会和她在一起。”

    “聪明,但你现在不用告诉我答案,我不喜欢毫无保障的诺言。”

    孙健还想说什么,白薇已经走了出去。

    白薇之前说的话非常有道理,所以要是他妻子真的想摆脱唐中坚,孙健会帮忙。但如果他妻子只是想隐瞒和唐中坚的关系,并继续让唐中坚搞的话,孙健只会想着拿到妻子出轨的证据。要是他没有猜错的话,他想要的证据很大程度上是在唐中坚手里。

    至于该如何接近唐中坚,孙健其实已经想到了办法,只不过还需要他妻子帮忙。

    吃过午饭,已经不想在家里午休的孙健和苏雨一块离开。

    站在窗前看着缓缓驶出小区的小车,苏柔这才放下窗帘。

    看到苏柔这一举动,正抱着大熊布偶靠着床头的白薇道:“小柔姐,我感觉你今天心神不宁的,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

    “没,”关上门并坐在床边后,苏柔道,“就是昨晚酒喝得有点多,现在还是有些不舒服。”

    “要是有什么心事,记得跟我说,我可是你的好姐妹。”

    “会的,”看着白薇怀里的大熊布偶,苏柔问道,“苒苒给你的吗?”

    “对呀!”白薇开怀大笑道,“以前孙健哥要是有在家里午休,我不是都在苒苒那房间睡觉吗?所以当我跟她说今天我要在这边睡午觉时,她就把大熊借给我,说抱着这个能睡得更好,还叫我别把大熊弄脏了。”

    “看来她挺喜欢你的。”

    “主要还是我曾经买了全家桶贿赂了她,”白薇道,“像苒苒这种四岁的孩子真的很单纯,别人对她好,她也会对别人好。不过从中午苒苒和孙健哥的相处来看,孙健哥似乎做了什么让苒苒很害怕的事,方便告诉我吗?”

    “昨晚他酒喝多了撒酒疯,把苒苒给吓到了。”

    见苏柔还是不想提及昨晚发生的事,跟着孙健装白痴的白薇点了点头。白薇其实很希望苏柔能敞开心扉,但最近她的努力都没什么成效。从这点来看,她确定苏柔是一个不会轻易向别人敞开心扉的女人。至于当初苏柔有没有向孙健敞开心扉,这还真是未知数。或许,苏柔想要隐瞒的只是和出轨有关的事,所以凡是涉及到这方面,苏柔都会选择完全隐瞒。

    当然从苏柔说孙健撒酒疯这点来看,苏柔其实还有在维护孙健的形象,毕竟说孙健使用暴力的话,那明显是在贬低孙健。

    所以,白薇还真有点担心。

    要是苏柔没有出轨,苏柔是一个完美得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女人。而就算被孙健打了一巴掌,苏柔还是在维护孙健的形象,这就意味着当真相大白那天,孙健很可能会动摇。要是孙健最后还是选择苏柔,那白薇这些日子的努力有什么意义?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失去孙健这个共犯。

    要是孙健真的要选择苏柔,白薇是选择退出,还是争夺?

    看着笑得非常甜的苏柔,有些厌恶的白薇低下了头,并更加用力地抱紧大熊布偶。原本笑得很憨的大熊整个脑袋都变了形,玻璃眼珠都凸了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