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383章 立场坚决

第383章 立场坚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沉默片刻,喉咙动了下的苏柔道:“如果你再提出无理要求的话,那只能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的含义是什么?”电话那头的唐中坚笑道,“你老公会跟你离婚,而我老婆不可能也不敢跟我离婚,所以根本没有两败俱伤这种蹩脚的说法。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否则你一直想拿回去的东西绝对会流到你老公手里,到时候你老公就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女人了。”

    握紧拳头,苏柔道:“那就先这样吧,我还要上班。”

    苏柔主动挂机的同时,白薇已经走向苏柔。

    “小柔姐,你在跟谁打电话呢?”

    转过身,看着迎面走来的白薇,以为白薇刚从公司走出的苏柔道:“我跟一个朋友聊天,你怎么出来了?”

    “我看你好久都没有进来,我就出来看你了,我怕你又跑到天台去了,”白薇道,“小柔姐,你脸色有些难看,是不是你那朋友说了什么气到你的话了?”

    “他说他妈妈刚刚去世了,”叹了口气,苏柔道,“然后跟我说了好多他妈妈活着的时候的事。世事无常,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所以就一直在听他说话。听着听着,我想起了我妈。过年到现在都没有回过家,都有点想回去一趟了。”

    “那就有空的时候请假回去吧,反正这段时间公司也不是很忙。”

    “再看吧,”笑了笑,苏柔和白薇一块走进了公司。

    坐在座位上,有些不安的苏柔拿起杯子喝了两口茶。但就算不再喝茶,苏柔也是保持着喝茶动作,眼睛则盯着还没有做完的表格。因为唐中坚一通电话,苏柔思绪被弄得非常乱,乱得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明明棋盘一直处于很稳定的状态,但她却和柳兰说了那些话。那晚她其实不想和柳兰说,但她又知道要是不想办法解除来自唐中坚的威胁,她老公迟早会有所察觉。

    要是被她老公发现了,那她之前将罪责推到柳学兵身上将会变得一点意义都没有。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唐中坚竟然不将柳兰放在眼里。

    到底,柳兰为什么会怕好吃懒做,且完全没有社会地位的唐中坚?

    要是不搞清楚这点的话,苏柔知道自己迟早会栽在唐中坚这混蛋手里,所以她必须想办法搞清楚才行。

    回忆着唐中坚刚刚说的那些话,苏柔眉头皱得更紧,眼神都变得有些空洞。

    半小时后,天福茶庄。

    “不好意思,打扰了。”

    听到许如嫣的声音,正在看新闻的孙健扭过了头。孙健知道许如嫣住处离这的距离,所以他原以为许如嫣会在十五分钟左右赶到店里,没想到足足用了四十多分钟。不过当孙健看到明显有化过妆,而且还穿着浅蓝色连衣裙、肉色丝袜以及黑色高跟鞋,使得女人味十足的许如嫣时,孙健这才意识到许如嫣是特意打扮了番才过来的。

    化过妆的许如嫣自然魅力十足,但和他妻子或是白薇还是差了一大截。纵然如此,让许如嫣在店里镇场子已经足够了。

    站起身后,孙健笑着迎了过去。

    招呼许如嫣坐在茶几前,又和许如嫣介绍了苏雨的身份后,和许如嫣面对面坐着并泡着茶的孙健问道:“你对泡茶的理解是停留在哪个阶段?”

    “能不能说得具体一点?”

    “你觉得要泡出一壶沁人心脾的好茶,一般需要几个条件?”

    想了下,许如嫣道:“茶叶要好,茶具也要好,泡茶的人还要有一定的技巧。我暂时能想到的只有这三个方面吧。”

    “差不多,但还少了非常重要的一点。”

    见孙健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不知道少了哪点的许如嫣就盯着正冒着热气的茶杯。在来之前,正在化妆的她特意看了一个和泡茶有关的视频。等她化完妆并穿好衣服,视频也看完了。虽说不能将视频里的对话完完整整地叙述出来,但至少一些要点她还是记得,所以她真不知道少了哪点。

    想了好一会儿,抬起头的许如嫣才摇了摇头。

    见状,目光落在苏雨身上的孙健问道:“小雨,知道哪点不?”

    “你这是对牛弹琴。”

    听到苏雨的回答,孙健笑道:“其实我已经说出答案了。”

    孙健有说答案吗?

    许如嫣苏雨都显得很纳闷,更是用满是疑惑的目光看着孙健。

    故意吊足胃口后,什么话也没说的孙健指了指自己的脸。

    孙健这动作让她们两个更是纳闷。

    就在苏雨打算问个究竟之际,许如嫣突然开口道:“你这明显是在玩脑筋急转弯。”

    见许如嫣猜到了答案,孙健笑道:“这其实是在测试你,看你够不够机灵。我不喜欢太机灵的人,也不喜欢太迟钝的人。”

    许如嫣还没说话,苏雨不满道:“姐夫大人,你的意思是我太迟钝了?”

    “你那是傻得可爱。”

    “谢谢夸奖,”顿了顿,苏雨问道,“答案到底是什么?”

    “不是写在你姐夫脸上吗?”

    看着孙健的脸足足半分钟内,嘴巴歪向一侧的苏雨道:“完全看不出来,看来我真的是太迟钝了。”

    “我这么做的话你应该就知道缺少什么了,”说着,许如嫣端起一杯茶递给苏雨。

    递过去的同时,原本笑眯眯的许如嫣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看不出喜怒哀乐的木讷表情。

    看到许如嫣这表情,苏雨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得罪了许如嫣。不过当姐夫叫她喝茶时,她还是有些不情愿地接过茶喝了口。

    见状,孙健问道:“好喝吗?”

    心里有些不爽的苏雨道:“还好吧。”

    “那你试一下这杯,”说着,孙健将自己面前那还没有喝的一杯茶水递给了苏雨。

    许如嫣脸上没笑容,孙健倒是笑容满面。

    待苏雨品了一小口后,孙健问道:“好喝吗?”

    孙健笑得很阳光,所以苏雨点头道:“好喝。”

    “两杯茶的味道其实是一样的,但你却觉得不一样,现在你知道答案了吧?”

    看着脸上已经出现笑容的许如嫣,苏雨顿悟道:“哎呀!我真的是太笨太笨啦!原来姐夫你指的是微笑啊!我原来还不知道微笑有多重要,但你们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了。不管是喝茶还是喝什么,如果对方那表情差得就像别人欠了他几万人民币的话,那就算是天底下最好喝的茶,那也是食之无味。嗯,明白了!”

    笑了笑,孙健道:“所以在我这边上班的话,笑容非常重要。如嫣,你以前有没有做过销售?”

    “我最早是在卖安利。”

    “那推销茶叶应该也不是问题了,”孙健道,“抽成的话……”

    没等孙健说完,许如嫣打断道:“我要固定工资。”

    见许如嫣突然改口,有些惊讶的孙健反问道:“为什么突然换了?”

    “我说真话,你可别生气啊,”许如嫣道,“其实我一直认为保底抽成这种结算方式适合客流量很大的店铺,这间店铺有点小,人流量想必也不是很多,所以我选择固定工资。当然店铺小不代表买卖少,所以要是你能聘用我,等到了正式期我很可能会选择保底抽成。”

    孙健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所以听到许如嫣这话,孙健道:“那你明天就来上班吧,到时候我先带你几天。对了,既然你决定在我这边上班,那你就不能上几天班突然跑掉,至少也得在满一个月再走。”

    “就怕到时候你会赶走我,呵呵。”

    “那也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了。”

    “那行,那就看一个月之后我能不能让你满意了,”顿了顿,许如嫣问道,“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

    “你家里有没有旗袍?”孙健道,“上班期间最好是穿旗袍。”

    “要很正式的那种吗?”

    “不用。”

    “那行,那我待会儿顺路去买一套。颜色之类的有没有规定?”

    “我这里是私人性质的店铺,哪有那么多规定。”

    “那行,那就先这样吧。”

    “好的,我送你。”

    送许如嫣出店铺后,孙健道:“一个小时前你老公有打电话给我,说那件事江伟才是主谋,还说他完全是被牵着鼻子走。除了这些外,他还希望我能说服你,让你别跟他离婚。”

    许如嫣原本还笑容满面的,可听到孙健这话,脸上没了笑容的她道:“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我只想要一个普普通通的家。他很普通,但我不在乎,反正有钱没钱日子照样过。但我无法容忍的事,他背叛我的事实。每当我想到他竟然和那个老是喊我姐的女人搞在一块,我都觉得这实在是讽刺。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在我面前可以装得一点都不熟,可我没有在的时候,他们却比夫妻还来得亲密。有些事可以原谅,但和出轨扯上关系的事绝对不能原谅。哪怕我以后一个人带孩子会很辛苦,我也绝对不要跟他继续过日子。而且最过分你知道是什么吗?他竟然将我和他存了好几年的积蓄都拿走,和江伟那种人合伙做生意。现在我叫他把钱拿回来,他却说已经投入进去,没办法拿回来。从你口中我知道江伟的为人,所以既然他要继续和江伟称兄道弟,那我就成全他。”

    “确定离婚吗?”

    “当然!”

    “你有没有和你家里人说?”

    “说了,被我爸妈一直说,”许如嫣道,“他们说要是我真的想离婚,孩子也别要了,要不然以后都没有人肯跟我结婚。我说我一定要孩子,他们就说那就别离婚,反正会打电话教育我老公的。要是在旧社会,我很可能不会离婚。但现在这种社会离婚比结婚还来得频繁,我也凑个热闹又有何不可?反正我是铁了心要离婚,我还要让他净身出户。既然他敢出轨,而且还和江伟那种有病的男人做生意,那我绝对要和他划清界限。”

    见许如嫣说得如此坚决,孙健道:“路上小心点。”

    “别替他说好话。原谅他一次,他还是会犯相同的错误。”

    “嗯。”

    看着骑上助力车离开的许如嫣,孙健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许如嫣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曾经想过要原谅妻子,如果妻子是被迫出轨的话。可就算妻子是被迫出轨,妻子身体被玷污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就算孙健原谅得了一时,也原谅不了一辈子。而猜到妻子有主动出轨后,孙健已经没有想过要原谅妻子,哪怕他妻子想断了和奸夫的联系。

    就在孙健站在门口沉思之际,他的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下。

    孙健当然知道是苏雨,所以连头都没有转的他道:“现在是白天,要是晚上,没准我就被你吓死了。”

    “姐夫,我发觉你是少妇杀手。”

    变得有些警惕的孙健忙转过身问道:“什么意思?”

    “就是跟你认识的女人都会莫名其妙离婚了啊,”苏雨笑道,“雪琳姐姐是这样,刚刚那个女的也是这样,所以要是我有闺蜜是结婚的,我绝对不会介绍她给你认识。”

    “这不关我的事吧?”孙健忙解释道,“要是她们的老公会对她们好,她们怎么可能会离婚?所以你别把那种歪理论套在我身上,我可担当不起。”

    “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笑得合不拢嘴的苏雨道,“要是哪天我结了婚,我绝对会第一时间辞职,并和你保持距离,我可不想像她们那样。”

    没等孙健说话,苏雨已经走了进去。

    在门口站了片刻,孙健也走进了店铺。

    在店里待了一会儿,孙健就开车带苏雨往幼儿园的方向开去。

    接到女儿并回到家中,孙健还想看一会儿新闻。可他刚打开电脑,他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柳兰今晚会过来吃晚饭,所以苏柔希望孙健晚上能和她一块下厨,最好是在她们回来之前将要洗的菜都洗干净。

    孙健知道妻子是希望他能给柳兰留个好印象,所以和妻子中断通话后,孙健开始在厨房忙碌着。

    孙健必须给柳兰留下好印象,因为他需要借助柳兰了解妻子和唐中坚的事。他不确定柳兰会不会帮他,但他觉得柳兰帮他的概率很高,因为他妻子说过柳兰和唐中坚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所以要是柳兰肯帮他,他能花最少的时间了解妻子和唐中坚之间的关系。他差不多可以确定唐中坚是奸夫,但他不知道妻子和唐中坚到底搞到了什么程度。

    要是他妻子曾经戴着面具和唐中坚一块参加过婬乱派对,那这简直就是对成天在他面前装贤良淑德的妻子最大的讽刺!

    孙健忙活之际,有些无聊的苏雨则蹲在椅子上,并看着平时基本上只有孙健才用的电脑的硬盘里的文件。

    至于苒苒,她一直很喜欢用ipad看动漫,此时也是如此,所以她正趴在次卧室床上看动漫。

    孙健忙活之际,他突然听到了非常不和谐的声音。

    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后,正在切青菜的孙健立马往主卧室跑去。

    跑进主卧室,孙健叫道:“赶紧给我关了!”

    扭过头,见孙健拿着菜刀,苏雨着实被吓了一跳。加上她是蹲在椅子上,所以她整个人往右侧倾斜了下。这么一倾斜,椅子和她都往右侧倒去。

    没等孙健反应过来,苏雨已经摔倒在地,她的屁股更是和地面来了亲密接触。

    这么一摔,苏雨疼得直咧嘴道:“姐夫大人,我屁股都裂开了。”

    “你的屁股本来就是裂开的,”说着,孙健忙握住鼠标关闭了播放器里正在播放的淫秽画面,并关闭了被苏雨打开的文件夹。

    只要是生理正常的男人,不论有没有结婚,电脑里总是会有一些私货,孙健也是如此。不过这些私货是他和妻子结婚之前下载和观看的,之后都是实战,都没有看过。他已经快忘记硬盘里还有这种爱情动作片,所以刚刚听到女人的叫声,他才会在握着菜刀的前提下跑进来,也难怪会把苏雨吓一大跳。

    看着两只手撑着地板且没有站起来的苏雨,孙健道:“不要乱翻我电脑里的东西。”

    “看来姐夫你比我想象中的还有情趣啊,”苏雨笑道,“难怪昨晚我姐叫得那么大声。”

    “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绝对不能说,哪怕你知道,”孙健教育道,“我不喜欢你这口无遮拦的性子。你应该内敛一点,这样你能交到更多朋友。”

    “我又不是小孩子,姐夫你没有……”

    “你确实不是小孩子,但有时候你表现得就跟小孩子差不多。”

    “老公,我要你再用力一点,我已经快来了。”

    “什……什么?”

    看到孙健那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苏雨哈哈大笑道:“我是将刚刚那个女人的话翻译一遍给你听啊,我日语可是过了1级的,所以那种片子里的对话我基本都听得懂。要是姐夫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当翻译官,将里面的对话都翻译成汉语。如果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咱们现在就试一下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