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385章 不介意吗

第385章 不介意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聊着聊着,孙健突然问道:“兰姐,怎么不带你老公过来?”

    柳兰原本还笑眯眯的,可被孙健这么一问,她脸上的笑容直接凝固了。

    在沉默数秒后,笑了笑的她道:“他比我还忙,所以我也没有叫他过来。要是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会叫他一块过来吃饭的。”

    “他是做什么的?”

    “他是个投资者。偶尔投资这个,偶尔投资那个。因为我和他的工作完全不搭边,所以我也很少问他现在到底在投资什么。反正我对他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别干些和法律抵触的事就好,毕竟我在税务局上班。”

    “兰姐你指的是偷税漏税吧?”

    笑了笑,柳兰道:“其实我很不喜欢这名词,因为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和这名词打交道。就短期盈利而言,偷税漏税确实是个很不错的盈利方式。但长期盈利来说,偷税漏税是最不可取的盈利方式。很多公司或者名人,他们给大家的印象都很好,且有非常重要的社会地位,可他们都倒在了偷税漏税上。一旦查起来,自个儿要坐牢,公司还可能被连累了。”

    “这还真是个沉重的话题,聊点别的吧。”

    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柳兰道:“其实我蛮喜欢这个客厅的布局的,看起来会给人一种很宽敞舒适的感觉。小柔有跟我说过这边的布置都是按照你的意思弄的,还说怎么看都不腻。我原来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我知道她为什么会夸你了。我问你下,你是不是有学过室内设计这块?”

    “我学的是金融这一块,”孙健道,“只是我从小就喜欢将房间里的东西摆来摆去,觉得就算面积相同,东西相同,但只要通过不同的构思进行摆设的话,也能给人带来不同的感觉。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我对房间布局要求有些苛刻。就因为这个原因,我偶尔去朋友或者客户家里做客时,我都会对一些东西的摆设有意见。当然我知道他们怎么摆设有他们的道理,所以我基本上都不会说。哪怕有时候真的说出口了,那也是对一些很熟很熟的朋友。”

    “说话做事都看对象,这才是处世之道,呵呵。”

    半个小时后,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的苏柔道:“别净顾着聊天,赶紧上桌,菜都凉了。”

    柳兰这人比较健谈,加上孙健打算和柳兰搞好关系,所以哪怕是在饭桌上,他们两个也聊得比较多。苏柔没怎么聊天,她基本上就是偶尔附和几句,或者是给坐在她旁边的女儿夹菜。苏雨平时都是大大咧咧的,但因为吃饭之前苏柔有叫她尽量少说话,所以这会儿她就是默默无闻地吃着。

    白薇没有来,孙健没有问苏柔原因,但他大概猜到了原因。

    柳兰原本不想喝酒,但因为今天聊得非常高兴,所以当孙健给她倒白酒时,她也没有拒绝,就是说自己还要开车回去,让孙健少倒一点。不过当聊到兴致上,又见孙健苏柔夫妻俩如此恩爱时,柳兰倒是主动给自己倒酒。

    柳兰很羡慕他们两个,但她又担心自己帮不了苏柔。

    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愫的刺激下,就算没有人跟柳兰敬酒,柳兰也会自顾自地抿上一口。

    孙健有注意到柳兰眼里偶尔流露出的悲伤,他也知道这是柳兰喝酒的原因,但他没有劝柳兰少喝点。酒后吐真言,这句话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所以孙健希望柳兰多喝一点,这样要是待会儿他负责送柳兰回去的话,也能问出些他想知道的事。

    孙健想知道妻子和唐中坚到了什么地步,想知道柳兰为什么怕唐中坚,更想知道妻子到底有什么把柄在唐中坚手上。

    饭局结束后,孙健、柳兰以及苏柔还坐在茶几前喝起了茶。

    九点出头,柳兰要回去,但因为柳兰脸还是很红,就连站起来都有些摇晃,所以苏柔是让柳兰留下来过夜。但柳兰说她认床,所以拗不过柳兰的苏柔只好让丈夫送柳兰回去。

    和柳兰一块走到一楼后,孙健道:“我开我的车送你回去,你的车就先留在这边吧。小柔有驾照,明早可以让她把你的车开到税务局楼下,这样就不用麻烦你再跑一趟了。”

    “我没事的,”面色绯红的柳兰笑道,“这点酒根本就难不倒我,所以我可以开车回去。你赶紧上楼陪着小柔吧,别让她等久了。”

    “最近查得有些严,你脸这么红,你在税务局有是个领导,要是被交警查到的话,会很麻烦的。”

    孙健这话说到了柳兰心坎上,所以打开包包的她将车钥匙交给了孙健,并在孙健将小车开出车库后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驶出一段路后,孙健道:“兰姐,你晚上酒喝得有些多,而且我总觉得你有心事。其实小柔有说过你们夫妻俩不是很和睦,关系还有些奇怪。如果你们俩有矛盾的话,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说给第三个人听,看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要是兰姐你看得起我的话,我愿意当听众的。”

    笑了笑,正望着窗外风景的柳兰道:“每个家庭都会有矛盾,有些矛盾一辈子都解决不了,所以说不说其实没什么区别。”

    “如果不说的话,会越来越压抑。”

    扭过头看着孙健的脸,软软地靠着座位的柳兰问道:“小柔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和老唐有关的事?”

    “有说过,但不知道是不是和兰姐你指的内容一样。”

    “说说看。”

    “她说有东西在你老公手里,”看了眼柳兰,孙健道,“小柔和你关系很好,我猜她应该是有和你说过。我虽然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但既然真的是那样了,我也不能去抱怨什么,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去弥补。”

    “你不介意吗?”

    听到柳兰这话,孙健倒是有些害怕。

    他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想套柳兰的话,因为他只知道妻子和唐中坚很可能已经发生过关系。但具体到了什么地步,或者有没有被拍**录像之类的,孙健一概不知。所以当柳兰问孙健会不会介意,这不是暗指他老婆已经被唐中坚搞过了吗?孙健一直想否定这个事实,但柳兰的反问让孙健知道有些事哪怕不希望是真的,但却是血一般的事实。

    所以,胸口有些堵却还要强装笑颜的孙健道:“兰姐,如果我说我不介意,那绝对是假话,没有哪个男人能大度到那种地步。但我还是想和小柔继续过日子,并希望能白头偕老,所以哪怕我有些介意,在她问我的时候我也会说我不介意,还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没有必要去计较。兰姐,说下小柔和你老公的事吧。”

    “她不是已经和你说了吗?”

    见柳兰还是有所戒备,孙健道:“她是和我说了,但她没有跟我说得非常具体。”

    “哦,”顿了顿,柳兰道,“那等你回去的时候再问她吧。我现在头有些疼,不想多说什么。”

    还真是够机警的!

    看来,哪怕柳兰喝得有些醉,柳兰还是尚存理智,否则嘴巴不会闭得这么的紧。在柳兰不想说她老公和苏柔的事的前提下,孙健确实无法撬开柳兰的嘴巴,但孙健已经猜到妻子确实已经被唐中坚搞过,否则柳兰没有必要问介不介意。

    孙健非常不爽,他甚至想活活将唐中坚揍死!

    调整了下心情,孙健道:“兰姐,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就是今晚你从来不会说唐中坚是你老公,一直都是老唐老唐这么的叫。这叫法虽然也有些亲切,但总觉得有些距离。一点也不像夫妻之间的称呼,倒是有点像朋友之间的称呼。”

    “因为我跟他有矛盾啊,”略显惆怅的柳兰道,“所以我向来不承认我跟他的这段婚姻。我从来不和他一块睡,哪怕是结婚的那天晚上。我很讨厌他,就像讨厌那些作奸犯科的人一样,但我又没办法把他赶走,所以结婚这五年我一直过得很累。”

    #看,上聚书。阁小,说网

    说到这,声音都有些哽咽的柳兰道:“每当我看到很恩爱的夫妻时,我都会很羡慕他们。但我越是羡慕他们,我就越难过,因为那些都是我得不到的。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为什么不能去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我知道我活得这么累的原因是我怕去坐牢,我怕家里人知道真相。所以只要唐中坚活着的一天,我就得不到安宁。最过分的是,前天我叫他放过小柔时,他竟然说那都是小柔咎由自取,还说如果小柔洁身自好的话,根本就不会有这档子事。我想保护小柔,她就跟我妹妹差不多,但我现在发觉真的是有心无力。我很讨厌这种感觉,却又没办法赶走,该死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