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激情辣文 >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 第388章 真正死因

第388章 真正死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网一件很小的事如果不加以约束的话,将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甚至会发展到改变某些人命运的地步,这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所以,苏柔才会担心自己那点小疏忽会引起更多麻烦事。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冒险将柳兰带回家,并让丈夫送柳兰回去。

    至于她丈夫会不会说出她曾说过被柳学兵强奸一事,她认为是不会。只要她丈夫猜到那晚她其实是在撒谎,那就绝对不会说出来。

    但要是她丈夫不小心说漏嘴,柳兰很可能不会再帮她。

    所以,她邀请柳兰来吃饭其实就像是一场赌博,输赢概率几乎都一样。但如果不冒险赌一次的话,她很难摆脱来自唐中坚的麻烦。至于能不能完全摆脱,她也不确定。只是有一点她清楚得很。要是她七天后真的去让唐中坚搞,唐中坚绝对会利用相同的手段继续威胁她,直到唐中坚玩腻了,或者她选择报警。但唐中坚绝对猜到了她不敢报警,毕竟有些事她绝对不能让丈夫知道。

    想着想着,觉得非常压抑的苏柔长长叹了一口气。

    擦了擦有些湿的眼角后,苏柔坐在了床边,静静盯着婚纱照。

    而此时,酒店客房里的孙健已经将倒好的一杯白开水递给了柳兰。

    再次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吹着热气的柳兰的孙健道:“那现在事情基本上已经明朗了,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拿回唐中坚拍下的所有照片。”

    “为了小柔,必须这么做,”柳兰道,“你是不是觉得很简单?”

    “如果简单的话,兰姐你也就不会这么头疼了。”

    “是啊,”柳兰笑道,“正是因为不简单,所以我才会跟你说这么多。要是简单啊,我自己早就搞定,这样也不用让你知道小柔曾经被唐中坚扒光拍照的事了。已经洗出来的照片还比较好找出来,但对于电子存档,这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在不想名誉受损,不被亲戚朋友知道的前提下,报警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尤其是对苏柔这种形象非常好的女人而言。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该如何拿到所有电子存档。想来想去,我都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当然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现在真的有点怕唐中坚,所以不敢和他硬碰硬。其实说真的,有时候我倒是希望唐中坚能出事,这样我也就不用提心吊胆的了。”

    沉默片刻,孙健问道:“你是打算让我和他硬碰硬吧?”

    “谁知道呢?”

    听到柳兰这回答,孙健道:“看来你不仅希望我拿到和我老婆有关的照片,你还希望我能搞死唐中坚,这样你就能高枕无忧了。”

    “我确实希望这样,但你办不到,所以你只要帮到小柔就好,”抿了口白开水,眯起眼睛笑了笑的柳兰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用劳烦你的。”

    “说一说你和他的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脸上的笑容像盛开的花朵般凋谢后,柳兰道:“我间接害死了我弟弟,而我成了所谓的主谋。”

    “什么意思?”

    “这个有点复杂,”头疼得皱紧眉头后,柳兰道,“在我弟弟十岁的时候,我妈因为忍受不了家暴跳楼身亡。从那时候开始,我弟弟就非常的恨我爸。至于我,我一开始也非常恨我爸,但因为自从我妈死后,我爸就戒了酒,而且还经常在我面前说着自己有多么后悔后悔。甚至为了记住自己犯过的错,他一直都没有再婚。我知道我爸爸已经洗心革面,所以有时候我真的希望弟弟能看到这一点。或许是因为我妈打小都非常疼爱我弟弟,所以我弟弟不论如何也原谅不了我爸爸。我弟弟创业的目标其实就是要和我爸开的建筑公司竞争,这完全是在复仇心理下做出的行为,所以我非常担心他们父子俩会正面起冲突。有次我约我弟弟一块到海边谈心,让他有空的时候回家看我爸,顺便谈一谈卖掉九天并接管我老爸那公司的事。可他拒绝了他,反应还非常激烈。哪怕我说我爸已经改过自新,但他说他永远忘不了自己背着书包往家里走去时,妈妈突然从天而降,并在抽搐中慢慢死去的场景,更忘不了那个漠然地站在大门口的爸爸。”

    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后,显得极为无力的柳兰继续道:“类似的谈话后面还出现了好几次,可都无疾而终。久而久之,我和我弟弟也出现了矛盾和隔阂。但只要不谈到我爸爸,那我们的表面关系还是非常非常的好。因为蒋文杰也有投资我弟弟的公司,唐中坚又和蒋文杰是朋友,所以那时候我和唐中坚也算是半个朋友。唐中坚这人很伪善,在他没有露出真面目之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居家好男人,因为他每次和我聊天的时候,都会说自己带着女儿去哪里去哪里之类的话。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我对他并不是很警惕。所以有次又跟我弟弟闹矛盾之后,他突然打电话给我,我就说了和弟弟的矛盾。后面有次一块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我就说我现在越来越讨厌我弟弟,甚至恨不得他出门被车撞死。那次唐中坚问我是不是真的要让我弟弟被车撞死,气在头上的我说最好是被车撞死。唐中坚还问我愿意出多少钱,我说多少钱都可以,反正我不缺钱。但我一直认为唐中坚是一个居家好男人,完全没想到他真的这么做了。”

    听到这里,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孙健道:“看来那次车祸有猫腻。”

    “是唐中坚蒋文杰合谋的,但他们把责任推卸给了我,”柳兰道,“当我得知我弟弟出车祸身亡时,我差点晕过去。而当我接到唐中坚打来的电话,说已经帮我搞定时,我就直接跟他说我要报警。他说是我叫他干的,可那是我说的气话,怎么能当真?他说要我当面跟他说清楚,所以我就让他来我家里。我是真的做好了报警的准备,可后面发生的事让我怕了。他竟然暗中录像,录下了我有表达过希望我弟弟死的视频。酒后指使别人去杀人要坐牢十年以上,而我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说希望我弟弟去死,而唐中坚也说可以帮到我。所以如果唐中坚真的将这件事抖出去的话,我根本不知道我要坐多少年的牢。而且,我爸爸一直以为只是单纯的交通意外,如果知道是我害死了弟弟,你觉得他会怎么看待我?最让我憋屈的是,那个撞死我弟弟的司机只被判刑两年半。甚至,我还将我弟弟的公司拱手送给了蒋文杰。”

    看着已经捂着脸哭起来的柳兰,孙健总算明白了柳兰为什么要和唐中坚结婚,又为什么会这么的怕唐中坚。

    要是唐中坚上交视频,柳兰绝对会被判刑。为了不被判刑且不被家人疏远,柳兰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明明只是开个玩笑,却间接害死了亲弟弟,这已经给柳兰造成了非常大的心理压力。之后柳兰还被迫和唐中坚结婚,甚至每天都要和害死亲弟弟的人见面,这就给柳兰造成了更大的心理压力。

    在这双重精神压力的逼迫下,柳兰还想着要保护苏柔,这点真的是难得可贵。

    看来,唐中坚、蒋文杰以及柳兰三个人其实就是互相制约的关系。在不报警的前提下,三个人都能活得好好的。一旦报警,三个人都必定会去坐牢。

    或许要不是柳兰跟唐中坚要苏柔的照片,唐中坚还是会因为资金上依赖柳兰而不会撕破脸皮。

    所以,破坏了他们三个人平衡关系和苏柔有脱不开的关系。

    但就算柳兰没有跟唐中坚要照片,这种平衡关系也会被打破,因为柳兰已经说了最近唐中坚投资得利。

    在唐中坚拥有足够资金的前提下,唐中坚确实可以在柳兰面前趾高气昂,甚至可以提出非常无礼的要求,这要求也包括得到柳兰。在资金完全依赖于柳兰的前提下,唐中坚当然不敢乱来,所以柳兰到现在还会是处女。

    第一次看到唐中坚照片的时候,因为唐中坚脖子上有挂着很粗的金链子,所以孙健认为唐中坚属于那种没什么修养的暴发户。

    现在看来,唐中坚只不过是一个依赖柳兰的无赖罢了。

    只要柳兰顾着社会地位和名誉,柳兰根本斗不过唐中坚。

    哪怕在报警后他们两个都要坐牢,但柳兰的损害明显更大。

    要是孙健没有猜错,就因为这个,柳兰才会一直忍受着唐中坚。

    只可惜,就算现在柳兰想要继续维持之前的关系,唐中坚也不会同意了。

    看上聚。书阁

    想到此,觉得柳兰命运坎坷的孙健问道:“兰姐,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哭着叫出声后,柳兰道,“这几年我一直在想着该如何解脱!可除了自杀或者杀死唐中坚外!我根本想不到任何办法!”

    看着哭得越来越凶的柳兰,有些心疼的孙健坐在了床边。

    孙健还想轻轻拍柳兰的背部以让柳兰好受一点,哪知道柳兰突然抱住了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