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冠军之光 > 第九章 红丝巾(盟主加更)

第九章 红丝巾(盟主加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姐姐把荣光送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就折返回去了。她并没有跟着荣光一起回上海,因为在村子里还有修小学的事情,她手里拿着一半钱,她得留下来,直到学校建起来为止。

    荣光返回上海之后,又在家中住了两天,便独自一人乘坐上海飞往德国慕尼黑的航班,告别了父母,再次踏上征程。

    而在这个时候,全中国都掀起了一股“寻找荣光”的热潮。

    在《足球之夜》的节目播出之后,球迷们对荣光的好奇不仅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烈。

    虽然节目中摘取了巴西媒体对荣光的采访片段。

    但荣光接受媒体采访的次数本来就少——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训练了,自然没时间在的媒体前抛头露面。

    所以其实大家对荣光的了解依然不够。

    媒体们四处打听荣光的下落。

    后来他们在一名上海申联青年队教练的口中,得知了荣光的下落。

    但当他们赶去那所中学的时候,再也没有看到荣光的下落。

    还有一些记者另辟跷径,他们决定从荣光的家庭着手,调查荣光的家庭情况。

    不过他们在这里遇到了麻烦。

    因为大家发现,他们根本不知道荣光是哪儿的人……

    巴西媒体也没有给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来。

    大家连他哪个省的都不知道,怎么找起?

    那位名叫李永生的教练说荣光说话的口音听起来有点像是西北那边的。

    但是中国的西北这么大,具体是哪个省的,就完全不清楚了。

    这怎么找啊……

    一群记者犯了难。

    一群人在中国像无头苍蝇一样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荣光。

    荣光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直到德甲球队的报名快到了,大家才反应过来他们真是笨——等拜仁慕尼黑集训丨开始的时候,他们不就能够找到荣光了吗?

    所以一群人又飞向了慕尼黑。

    希望可以在拜仁慕尼黑的塞贝纳训练基地里,遇到这位神秘的中国球员。

    拜仁慕尼黑也不给荣光搞一个转会加盟的新闻发布会,让他们都没有场合用准备已久的问题来轰炸荣光了……

    ※※※

    从上海到德国的慕尼黑,有直飞航班,飞行时间大约是十一个小时。

    荣光上飞机之后,把行李放好,就躺在椅子上头朝舷窗开始了睡觉。

    他上飞机的时候是晚上十一点钟,这个时候也应该睡觉了。

    他必须抓紧时间睡觉,到慕尼黑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清晨五点过。

    他等于是在飞机上睡了一个晚上就到了。

    为了避免时差影响太大,荣光要抓紧一切世间调整时差。

    时差调整好了,他才有精神训

    去了新球队,荣光还是希望表现得更好一些。

    很快他就这么歪着脑袋侧身睡着了。

    对于他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浑然不觉。

    他足足睡了十一个小时,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机舱广播里正在用德语、英语和中文说着:“旅客们,再过半个小时,本次航班就要降落在慕尼黑机场,感谢您乘坐汉莎航空公司的……”

    荣光伸了个懒腰,然后打开了舷窗的遮光板,空中,已经变得明亮。

    阳光正从飞机的身后射来。

    五点钟的慕尼黑,已经要天亮了。

    ※※※

    荣光在慕尼黑机场见到了自己的经纪人黛玻菈。

    这个女孩子在这个夏天一直都在学习经纪人的课程,并且已经报名参加了下半年的国际足联经纪人资格考试。

    现在她只是名义上是荣光的经纪人而已。

    实际上他们俩没有签订任何合同,因为黛玻菈还不是一个真正的经纪人,他们之间的合同没有法律效力,所以签不签都一样。

    两个人的关系现在看起来有些怪。

    只是一个口头的君子协定,就把两个人绑在了一起。

    万一荣光突然把黛玻菈踹了,重新找个经纪人来,黛玻菈都没处说理去。

    因为两个人目前的合作不受法律保护。

    但黛玻菈似乎并没有担心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在这个夏天,她和荣光分开之后,就埋头钻研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

    她和荣光平均每四天通一次电话。

    电话很简单,双方似乎都没什么说的,荣光只是告诉黛玻菈自己这几天做了些什么。

    而黛玻菈则告诉他未来的安排,比如哪天去慕尼黑,去了慕尼黑自己来接他,接他之后做什么……

    说完这些事情,双方就挂了电话。

    不会有多余的寒暄和问候,更不可能扯闲话。

    真是完全公事公办的工作关系……

    但是两个人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对他们来说,或许这种冷冰冰的想出办法才是他们最喜欢的吧——除了工作,其他事情都不要来烦我。

    ※※※

    荣光推着行李车在出口很轻易就找到了黛玻菈。

    黛玻菈并没有傻乎乎地举个写着“XXX先生”的牌子,她就站在出口处接机的人群中。

    但荣光却一眼就看到了她。

    在人群中,黛玻菈显得很突出。

    荣光推着车子径直上前。

    “我们走吧。”黛玻菈见荣光来,也没有任何问候和客气寒暄,转身就走,在前面领路。

    荣光也没有表示不满和诧异,而是沉默地跟在黛玻菈的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出口走去。

    在他们的周围,那些同样接机的人们在看到自己等待的人之后,脸上都会露出欣喜的表情,张开双臂,和对方相拥,甚至还有贴面礼什么的。随后会在一起边聊边走,说到眉飞色舞的地方,还会挥舞着手臂。

    荣光和黛玻菈在这些开心的人群中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但是也没有人关心他们为何会这样。

    两个人就这样走出了航站楼,一直走到停车场,然后在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前面停了下来。

    黛玻菈按钥匙解锁,车子的灯闪了一下。

    荣光很吃惊:“我以为是出租车……”

    黛玻菈打开了后备箱的盖子,简单解释道:“租的车。”

    “哦……”荣光自己把行李一件件往后备箱里放。

    做完这些,他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席上,黛玻菈已经坐在了驾驶席上,正在系安全带。

    “咦?”荣光发现是黛玻菈开车有些意外。

    “我做你的司机,有什么问题吗?”黛玻菈发动汽车。

    “呃……你有驾照吗?”

    “我十八岁的时候就有了。”黛玻菈一边回答荣光的问题一边起步。

    说完,她不再搭理荣光,沉默着驾车驶出了机场的停车场。

    荣光在旁边看她开车,发现这个女人的驾车技术确实很娴熟。

    他突然有些感慨。

    在以前做在这个位置上给自己开车的人是戈多,如今则换成了他的女儿。

    这父女俩都一样,当经纪人都是先从司机于起啊……

    想到戈多,荣光就对未来有了更多的期待。

    戈多,这可是我和你都梦寐以求的欧洲啊

    ※※※

    黛玻菈直接将车开进了一座电梯公寓的地下车库。

    这就是她在慕尼黑给荣光和自己租的一套房子。

    一次交了一年的租金。

    也就是说在未来一年里,她要和荣光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

    为什么不分开住呢?

    因为分开住需要交两套房子的租金,对于荣光和黛玻菈来说这都是不能接受的。

    荣光一向抠门,而黛玻菈如今变得这么抠门也是有原因的。

    她欠了一百万的债,她要努力赚钱,靠做荣光经纪人的佣金,来把这一百万还上。

    而且还债过程中,她不可能不吃不喝吧?

    扣除正常的生活花费,剩下的钱都要攒起来还债。

    她不得不抠门一些。

    她想要早日还完债。

    这样自己就可以恢复自由身了。她再也不用和荣光住在一起,也不用给他做经纪人、司机、厨师和保姆。

    她可以去继续自己的学业,她可以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她甚至还可以去追求自己梦寐以求的爱情,重新开始一份新生活……

    现在她委屈自己和荣光绑在一起,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尽快还完一百万美元的巨额债务。

    好在这套房子是两居室的,所以不会出现两个人共处一室的尴尬。

    黛玻菈带着荣光进了屋子,卫生已经打扫过了,家具都是现成的,添置的主要是床上用品——本着节约的精神,荣光和黛玻菈没有更换家具。

    不过这家房东也是很讲究的人,所以家具并不陈旧破烂。

    这也是黛玻菈挑选这套房子的原因——除了租金,他们自己在需要在房子上花的钱并不多。

    黛玻菈在带着荣光来慕尼黑做体检之后,就没有再回巴西了,这个半月时间她一直都在慕尼黑东奔西跑,做的就是这些很琐碎但是都非常重要的工作。同时她还在自学德语和法律,以准备国际足联经纪人资格考试。

    荣光很满意——实际上他压根儿不在乎住的怎么样。只要有一张床睡觉就好了。

    他放下行李开始收拾东西。

    黛玻菈看了看,然后放弃了上来帮忙的打算——荣光那一堆乱七八糟的行李,她根本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她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坐到书桌前准备温习德语。

    刚刚坐下来没多久,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她起身打开门,荣光站在外面,手里拿着一包黑色的塑料袋。

    “呐。”荣光说着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黛玻菈。

    “这是……”她有些意外。

    “给你的。”再将东西塞给了黛玻菈之后,荣光转身离开了。

    黛玻菈低头看着黑色塑料袋,很轻,几乎感觉不到分量。

    她伸手进去摸到的是有些冰凉的丝滑,她把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

    就像是一道红色的瀑布从天而降一样,顺着她的动作就从黑色的塑料袋里一泻而下。

    没有准备的黛玻菈差点没抓住,一方红色的丝巾就这么展现在了她的眼前

    丝巾很轻,在她眼前轻轻摇摆,就像是跳跃的火焰一样。

    丝巾很薄,阳光从窗户外射进来,穿透丝巾,在地板上映出了一团淡淡的红色影子。

    丝巾很凉,拿在手中,在这样的夏天,有一种沁人心脾的凉爽。

    黛玻菈低头看着手中的这方丝巾,走了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