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冠军之光 > 第五十一章 是时候改朝换代了(7900)

第五十一章 是时候改朝换代了(7900)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比赛最后,谁也没有再进球,就连荣光也没有能够进球。

    因为拜仁慕尼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防守荣光身上。

    毕竟是堂堂德甲豪门,怎么能够让荣光说进球就进球呢?

    让他进了一个球已经很不错了……

    还想在拜仁慕尼黑身上来个梅开二度?

    卡恩这场比赛成了最忙碌的人之一。

    他在比赛中高接低挡,封下了不少荣光的射门。

    有解说员已经表示拜仁慕尼黑这边的最佳球员肯定就是卡恩了。

    至于什么本赛季德甲转会标王马凯啊……早就淹没在了荣光的光芒中。

    荷兰人在这场比赛中基本上没什么像样的表现,甚至都没出现在电视转播的特写镜头中几次。

    当主裁判吹响全场比赛结束哨音的时候,威悉球场的欢呼声陡然增大。

    他们在自己的主场击败了强大的,不可一世的拜仁慕尼黑

    云达不莱梅的球迷们不断高呼着荣光的名字。

    在赛后形成了一股风暴。

    “荣荣荣”

    荣光也被他的队友们簇拥着,接受球迷们的欢呼。

    拜仁慕尼黑不要的,在这里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

    这一幕落在那些拜仁慕尼黑球迷眼中,难免会有些心酸——他本来应该是我们的球员啊……

    而拜仁慕尼黑的球员们在比赛结束之后也急匆匆离开了球场。

    他们并不愿意在对手的地盘上看对手庆祝。

    只有施魏因斯泰格在走的时候多看了荣光一眼。

    真令人羡慕……

    拉姆和荣都在各自的球队取得了成绩,而自己呢?

    自己在拜仁慕尼黑还是一个替补

    我当初留下来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

    “小猪”施魏因斯泰格在心中问自己。

    可是这个问题并没有答案,或者说,没有标准答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拉姆是主动寻求租借,荣则是在努力了一个月之后无奈被动的接受这个结果。

    ※※※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希斯菲尔德被来自慕尼黑的媒体轰炸了。

    问题基本上全都和荣光有关的。

    这一次不管希斯菲尔德愿不愿意回答,都必须面对。因为这是他和荣光的一次直接对话,记者们提荣光也不算和比赛无关。

    这场比赛,主角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荣光。

    他上半场表现糟糕,下半场表现出色,主导了比赛的进程,打进了唯一的一个球。

    “今天的失败是否让你为当初租借荣出去的决定感到后悔?”

    “为什么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在当初的租借合同里没有规定荣不能够在对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中出场?”

    “看到荣如此出色的发挥,有何感想?”

    “拜仁慕尼黑上半赛季表现如此糟糕,是否已经早早告别联赛冠军了?”

    除了拜仁慕尼黑的媒体,中国媒体也没放过希斯菲尔德。

    本来他们和希斯菲尔德非亲非故的,所以对希斯菲尔德也谈不上喜欢还是厌恶。

    不过希斯菲尔德将荣光拒之门外,非要租出去的做法让他在中国记者这边印象不好。

    中国记者们非常乐意看到希斯菲尔德狼狈不堪的样子。

    “拜仁慕尼黑对诺因基兴的德国杯比赛,您是故意不把荣光放进大名单的吗?”

    “请问把荣光租借给云达不莱梅,是不是说明了您对荣光的轻视?否则怎么会把如此重要的球员租借给联赛夺冠的直接竞争对手?要知道当时云达不莱梅可是排名第一的球队……”

    各种各样的问题抛向了希斯菲尔德。

    让希斯菲尔德脸色越发难看。

    最终希斯菲尔德被刺激的拒绝回答问题,直接起身拂袖而去。

    慕尼黑记者们面面相觑,中国记者则发出了笑声,就像是得胜的将军一样

    他们觉得自己也算是为荣光出了口气。

    ※※※

    当天晚上,德国的电视台里就开始讨论这场比赛了。

    “荣光复仇记”是不少人都提到的一个说法。

    经过媒体的披露,大家现在都知道荣光和希斯菲尔德之间的恩怨。

    所以这场比赛显得特别有噱头。

    “……这场比赛荣一个人的表现可以打一分,而拜仁慕尼黑全队加起来都拿不到五分”

    在德国,打分的方式和其他国家不一样,德国施行的五分制,一分最好,五分最差。所以打一分就和其他国家打“十分”的意思是一样的。

    “荣一个人的表现光芒耀全场。云达不莱梅的球员们在球场上心甘情愿地为他服务,给他做陪衬。而拜仁慕尼黑那边则是被迫地被荣的光芒所笼罩,做了荣的绿叶……利扎拉祖更实在比赛中因为防守荣而受伤下场……”

    “……赛后根据我们拿到的最新消息,利扎拉祖右膝十字韧带断裂,将可能缺席本赛季剩下的所有比赛希斯菲尔德最倚重的球员,又倒下了一个……看看拉姆本赛季在斯图加特改打左后卫之后的表现,不知道希斯菲尔德后悔没有呢?”

    “拉姆本来是打边前卫的球员,在拜仁慕尼黑的中场没有位置,所以被租借去了斯图加特,结果在马加特手下被改造成了出色的左后卫。荣本来是前腰,希斯菲尔德借口没有荣的位置,让他打前锋,结果在热身赛中打的一塌糊涂。现如今,在沙夫手下,同样是打前锋,为什么荣就打的风生水起?我想如果只是一个拉姆,或许还不能说明太多问题,但加上了荣,恐怕我们就应该好好问问希斯菲尔德这是怎么回事了……”

    在德国电视一台的体育新闻节目中,迪林再次在内策尔面前提到了荣光的名字:“君特,你还记得你说的话?我觉得虽然还有两场比赛,但已经可以下定论了吧?这半个赛季,荣的表现是现象级的我从未见过有谁像他这样,迅速适应德甲的……”

    内策尔脸色不是很好看,不过他还在死鸭子嘴硬。“赫拉德,还有两轮联赛,上半赛季才结束。我觉得还是不要把话说太满了……”

    “好吧君特,你这头倔驴那我们就等到两轮联赛结束之后再来评价荣的表现吧但我觉得那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想让节目的悬念多保留两轮联赛,我也没意见就是了”

    ※※※

    今天晚上简直堪称“希斯菲尔德的受难日”,希斯菲尔德不敢开电视,也不敢翻开报纸,不敢听广播。

    没一句好话,全都是骂他的。

    第二天更是出了劲爆消息——拜仁慕尼黑慕尼黑正在接触斯图加特主教练马加特

    “……球队在联赛中表现不力,刚刚输给云达不莱梅,败在了自己租借出去的球员脚下……看样子赫内斯对希斯菲尔德的容忍度已经降到了最低。接触马加特,意味着拜仁慕尼黑俱乐部正在寻找接班人……”

    “尽管在执教拜仁慕尼黑的士气,为球队拿到了四个联赛冠军和一个欧洲冠军,但很显然,任何事情都有周期。希斯菲尔德在拜仁慕尼黑的周期看样子是快结束了就像是他所信赖的那些老将们一样,时候退位让贤,给年轻人让路了……”

    希斯菲尔德没有开电视,也没看报纸,所以他并没有马上就知道这个消息。还是与他相熟的记者打电话来问他的对这事儿有什么看法,他才知道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在背着他找接班人了。

    希斯菲尔德挂了记者朋友打来的电话之后,胸膛还在剧烈起伏,有些气不过——我为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工作了五个半赛季,就算对我的成绩有什么不满的,想要换人,是不是也应该先通知我一声?

    现在就这样一声不响地和别人接触,我反而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是不是对我太不尊重了?

    气愤难平的他直接打电话给赫内斯,质问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赫内斯也不是傻子,自然矢口否认。

    “没有的事情,奥特马尔。俱乐部一直都很信任你,不要轻信那些媒体的谣言……”

    希斯菲尔德要是还能被赫内斯的鬼话唬住就见鬼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都不是那么好骗的。

    他很清楚,拜仁慕尼黑确实是在接触马加特。

    见直到现在赫内斯都还在欺骗自己,希斯菲尔德心中那口抑郁之气更盛,在他的胸膛内奔突着,想要发泄出来。

    这一刻,希斯菲尔德做出了一个决定。

    “我不管这是否是媒体的谣言,乌利。我现在要正式通知你。我不会和俱乐部续约了,这个赛季结束之后,我就会离开拜仁慕尼黑。但是请你放心,乌利。我之前说过的话依然有效,在离开之前,我会为你带来有一座联赛冠军奖盘的”

    说完,希斯菲尔德挂掉了电话。

    随后他打开了电视机,里面果然正在讨论昨天的比赛,由头就是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私下接触马加特。

    “……据知情人士透露马加特已经开始认真考虑在下赛季接手拜仁慕尼黑的可行性了……这位曾经在汉堡、纽伦堡、云达不莱梅、法兰克福、斯图加特执教的主教练,有望入主奥林匹克球场……”

    电视中打出了马加特那张皮肤黝黑的混血儿面孔。

    希斯菲尔德没来由觉得一阵心烦,他又关掉了电视机。

    独自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希斯菲尔德想到了昨天的那场比赛。

    荣光利用他灵活的速度和身形晃得利扎拉祖左摇右摆,最后把膝盖都晃断了的一幕,重新浮现在他眼前。

    这一幕真是令他印象深刻。

    在荣光的灵活敏捷面前,利扎拉祖老态尽显。

    他的扭动和反应总是要比荣光慢半拍。

    真的很难想象,这是曾经的世界顶级左后卫——在196年到20l年间,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左后卫,没有之一。

    但是现在的他,却被荣光晃得晕头转向。最终晃断了自己的膝盖。

    这样的情况以前可从未发生在他身上啊,被一个才刚刚登陆欧洲本个赛季的毛头小子搞得如此狼狈……

    很显然,利扎拉祖老了。

    自己信任的球员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步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暮年。

    难道拜仁慕尼黑真的已经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

    而自己一时气急说的离开,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