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冠军之光 > 尾声 两年后

尾声 两年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圣保罗。

    巴西最大的城市,同时也是南半球最大的城市。

    这座城市早已世界闻名,在这座城市随处可见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这里的人都已经见惯不怪了。

    不过这一次,在圣保罗街头看到黑头发黄皮肤的东亚人的几率比以往任何事都都要高。

    就算巴西是一个拥有一百四十多万日本移民以及他们后裔的国家,在一个城市如此密集地看到东亚面孔的人也是很少见的。

    而且这些人还不是日本人,他们是中国人。

    他们穿着红色或者白色的中国队的球衣,身披五星红旗。他们是中国队的球迷,以及中国来的媒体记者。

    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中国球迷涌入这座城市很简单,因为他们的国家队历史性的第二次杀入了世界杯决赛圈,并且中国队的首场小组赛就在圣保罗市的圣保罗竞技场进行,并且中国国家队将他们的世界杯前集训地选择在了圣保罗。

    当然他们选择圣保罗做集训地,并不只是因为他们的首场世界杯小组赛是在圣保罗踢,其实还有一个原因。

    ※※※

    在中国队下榻的酒店外面,聚集了不少来自中国的球迷和记者。

    球迷们是希望能够获得中国队球员们签名合影的,而记者们则想拿到一些新闻素材。

    无论是球迷还是记者,排在他们目标排行榜上首位的都是一个人,那就是中国国家队的队长,中国队的头号球星,当之无愧的核心荣光。

    球迷们想得到他的签名,如果能够和他合影那就更好了。

    而记者们则想要拍到他的照片,想知道他在难得的休息日会去哪儿玩,做些什么。

    今天是中国队在巴西集训期间的休息日,整整一天时间,没有任何训练安排。

    是球队在紧张的备战中难得的休息机会,让球员们可以充分放松一下。

    不少球员选择结伴出行,去购物逛街。当然也有球员选择留在了酒店里,睡个懒觉什么的。

    记者和球迷们都已经拍到好几拨中国国脚们出门的画面了。

    但是在这些人中,并没有他们最想看到的荣光。

    在这个难得的休息日里,荣光选择在酒店里休息吗?

    记者和球迷们都有些失望。

    又不甘心地记者直接塞给酒店门童小费,问他是否有看到荣光出门。

    门童的回答让记者们又惊又喜。

    “是的,我看到他一早就出去了。”数着钱的门童点头答道。

    出去了?

    一群记者很惊讶,他们完全没看到荣光出门啊!

    难道他从后门出去的?

    不过门童也说了,人家是一早就出去了,也许出去的非常早呢?

    既然出去了,那荣光去哪儿了?

    有记者问门童荣光是怎么走的,是不是做的酒店的车。

    但门童告诉他们荣光并没有从酒店叫车,是有一辆车直接来接他的。

    之下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没有人看到荣光是怎么走的,就算知道他是朝那个方向走的也没用,因为圣保罗这么大,马路四通八达的,就算一开始是朝着西边去的,难道他的目的地就肯定是西边吗?

    不知道荣光去哪儿了,也不知道荣光去干嘛了,于是没事儿干的记者和球迷们开始猜测荣光究竟去干什么了。

    “他曾经在圣保罗踢球,肯定在圣保罗有很多朋友,一定是去看老朋友去了吧……”

    这是大家觉得最有可能的。

    ※※※

    五月份的巴西圣保罗正处于冬天,但一点都让人感觉不到寒意。满目皆是绿色,尤其是墓园里更是如此。

    不管人活着的时候,过得多么艰难,人们似乎总是希望在死了之后都能够过得好一点,“住”的地方要山清水秀,像是人间天堂。

    光看景色的话,这墓园就像是一个公园,那些形状各异的墓碑像是公园里的雕塑装饰。

    荣光站在一个毫不起眼的矮小墓碑前,在他旁边的是已经六岁的荣耀。

    黛玻菈蹲在墓碑前,正在摆弄一束花。

    记者们猜的不错,荣光确实是去看老朋友了。

    摆弄好了花束,黛博拉这才起身。

    “爸,我来看你了。”

    “戈多,我来看你了。”

    荣耀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爸爸和妈妈,然后问道:“我该叫什么?妈妈?”

    黛博拉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轻声说:“叫外公。”

    “外公,我来看你了!”荣耀很大声地说道,甚至惊飞了不远处树上的鸟。

    ※※※

    “六!”正守着自家小超市的张顺发突然朝后面喊了一声。

    “爸你叫我?”很快从里屋钻出一个人来,正是他的儿子。

    “东西你收拾好没?”

    张顺发的儿子一头雾水:“东西?收拾什么东西?”

    “你说什么东西?我们去巴西看球的行李啊!”张顺发瞪眼道。

    儿子听到爸爸这么说,无力地扶住了额头:“爸……今天是几号?”

    “二十五号啊,怎么了?”

    “几月份?”

    “你日子过糊涂了吧?五月啊!”张顺发提高了音量吼道。

    “那就是了!五月二十五日!今天是五月二十五日,巴西世界杯的揭幕战是六月十三日,咱们国家队的首场比赛是六月十七日!还有二十多天呢,你现在让我收拾东西?”

    张顺发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提前做准备不知道啊?我们要在巴西待一个月,需要带多少东西?你不先收拾,还等到出发前一天再来收拾啊?快去!”

    “在巴西待一个月?爸你以为咱们还能打进决赛啊?”儿子很惊讶。

    “怎么就不可以了?我们有荣光!”

    “荣光”两个字张顺发说的很重,似乎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名,而是有着非常特殊的含义的专属名词一样。

    这个名词的具体解释就是对于实现美好愿望的信心。

    在张顺发心中,有荣光,什么都可以,一切皆有可能。

    ※※※

    当黛玻菈问候自己父亲的时候,荣光就在她的身后站着。

    当黛玻菈说完之后,她回头看着荣光:“你要说点什么吗?”

    “当然。”荣光点点头。

    黛玻菈做了一个“你来”的手势。

    但荣光却并没有迈步上来,而是对黛玻菈说:“你先带着孩子在外面等我吧。”

    黛玻菈很奇怪:“干嘛?”

    “我要和你爸说几句悄悄话。”荣光说道。

    “我都不能听?”黛玻菈反问。

    “嗯,你也不能听。”荣光点头道,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黛玻菈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爸爸刚刚去世,她在这里偶遇了同样是来看望自己父亲的荣光。

    当时荣光也是把她赶了出去,因为他有话要和她爸爸讲。

    黛玻菈到现在都不知道荣光究竟和自己的爸爸说了些什么。

    当时她和荣光的关系还比较僵,所以她理解荣光不愿意当着自己面说话的做法。不过现在他们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怎么还玩这么小孩子的一套啊?

    黛玻菈翻了个白眼,然后牵着荣耀的手:“走吧,耀耀,妈妈带你出去看蝴蝶……”

    目送黛玻菈和荣耀两个人离开,荣光这才收回目光,看着戈多的墓碑说道:“我又回来了,戈多。有段时间没来看你了,你还好吗?这次啊,我不是回来度假的,而是和国家队一起参加世界杯的。你一定没想到我可以参加世界杯吧,哈……”

    ※※※

    在一间临时搭起来摄影棚内,巴西国家队的三位代表人物正在接受记者们的群访。三个人并排而坐,坐中间的人是巴西国家队如今的当红球星内马尔,他已经离开了桑托斯,如今效力于西甲豪门巴塞罗那,他是巴西国家队如今的十号。

    而坐在左边的则是巴西国家队的队长,效力于巴黎圣日耳曼的中后卫蒂亚戈·席尔瓦。

    坐在右边的是巴西足球曾经的金童、核心,曾经的十号卡卡。

    内马尔正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我们有信心也有义务在自己的祖国将世界杯冠军拿下来,将欢乐带给我们的人民!”

    他已经不再是当初在世俱杯上被荣光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的青涩少年了,在巴塞罗那一个赛季的历练,以及多年以来在巴西国家队做核心的锻炼,都让他身上多了一份成熟和自信。

    卡卡则始终面带微笑地坐在他旁边,显得非常恬静。

    记者当中的科埃略已经是满头白发了,他的目光却始终都落在卡卡身上。

    还能在世界杯赛场上看到卡卡,这真是让科埃略感慨不已。

    卡卡能够重新出现在巴西国家队,哪怕不在身穿十号,也不是球队的核心了,只要他能够重新回到国家队参加世界杯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就在三年前,卡卡的职业生涯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等待他的要么是返回巴西要么是去美国,反正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曾经无比辉煌的卡卡来说,都是很难接受的。

    谁知道一次出人意料的转会,却反而拯救了卡卡的职业生涯。

    在卡卡刚刚出道的时候,科埃略就是巴西知名的体育记者了,可以说他是看着卡卡一步步从一个邻家男孩变成世界级巨星的。卡卡经理的每一次辉煌欢乐和失败痛苦,他都一起经历过。

    所以,虽然现在内马尔正当红,可是在科埃略心中,他对卡卡的感情还是更深一些。

    内马尔终于回答完了他的问题,科埃略举起了手。

    巴西国家队的新闻官点了他:“《兰斯报》的科埃略先生。”

    科埃略站起来看着卡卡说:“卡卡,我们都知道你在过去几个赛季里的表现一直都很稳定,很不错,你曾经说过能够参加在自己祖国举办的世界杯是你最大的愿望,这是否就是让你一直保持出色状态的动力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科埃略的提问被集中到了卡卡的身上,就连坐在旁边的两位队友也都看了过去。

    在大家的注视下,卡卡微微一笑说道:“是的,能够参加在自己国家举办的世界杯,是我这么多年一直以来的目标。但要说到动力……其实,还有一个动力。我和某个人约好了,一定要在世界杯上再交次手。”

    科埃略追问道:“那个人是……荣吗?”

    卡卡笑而不语。

    ※※※

    荣光站在戈多的墓碑前,他的目光却投向了黛玻菈离开的方向。

    黛玻菈已经带着荣耀走出了墓园,现在是看不到的,只能够看到绿郁葱葱的树林和林间掩映的墓碑。

    这是一座公墓,来的人不是很多,非常安静。

    除了偶尔的鸟叫声,不会有其他什么声音。

    荣光收回了目光,重新看向戈多的墓碑。

    他张开嘴,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马上发出声音。

    他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说。

    考虑了大约十秒钟之后,他对着戈多墓碑说道:“戈多,有件事情我觉得我必须告诉你,毕竟以后我可能就得改叫你‘爸爸’了……嗯,是这样的。耀耀越来越大,而我现在和黛玻菈两个人连夫妻都算不上,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和黛玻菈两个人之间有个孩子,但我们不是夫妻,也不算情侣,黛玻菈是我的经纪人,她和我之间的关系仅仅是靠一纸合同。我觉得这不对……所以我想好了,等到世界杯结束之后,我会向黛玻菈求婚,我要和她结婚。”

    荣光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我还没告诉她这事儿,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反正这么多年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观察过,我觉得……她应该对我不讨厌的吧?嗯……就是这样,就是这件事情,我都说完了。那么就……再见了,戈多。我会好好比赛的,到时候别忘了看我比赛,给我加油啊,戈多!”

    荣光向戈多的墓碑挥了挥手,转身,走向了外面。

    他在墓园外面找到了正在带着儿子荣耀在观察花朵的黛玻菈。

    “完了?”黛玻菈起身看着荣光问。

    荣光点了点头:“嗯。”

    “你们聊了点什么?”黛玻菈看着荣光问。

    在她的注视下,荣光有些心虚地挪开了眼神,看向荣耀。

    “秘密。”

    随后他伸手摸了摸荣耀的头:“走吧,送我回酒店,我也该归队了。”

    “不算就算了……”黛玻菈撇了撇嘴,牵起荣耀。“我们回家了,耀耀。”

    “那爸爸呢?”荣耀起身仰头看着荣光。

    “爸爸要回球队。”黛玻菈说。

    “啊……”很明显,荣耀很失望。“那我什么时候还能在看到爸爸?”

    “嗯……等到爸爸比赛的时候。”荣光摸了摸荣耀的头。“到时候来给爸爸加油,好不好?”

    “好!”

    “走吧。”荣光将手放在荣耀的头上,黛玻菈在荣耀的另外一边牵着他,三个人向外走去。

    安静的墓园里,微风吹过,戈多墓碑前,黛玻菈摆放的花被风吹动,轻轻摇曳着。

    (全书完)

    ※※※

    ps,本书的正文就算是全部结束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感谢大家的陪伴。

    明天我会写一篇后记来和大家摆摆龙门阵,明天见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